第四章 死者苏生

    他自问自答:【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神仙,本爷也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说完还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轩石像一眼。

    【咦,怎么感觉这石像在瞪本爷?】

    雪千御节发现其中的猫腻,情绪稳定下来,观察到这尊石像虽然眼里充满杀意,却不能动弹,登时想道:【这尊石胎想必是困在石像里出不来,是了,要是能出来,早在本爷白天打他主意的时候就出来了,何须等到现在?没错,就算他有天大本事,现在不能动弹,又能拿本爷怎样!更何况本爷都拜他为师了,他总不至于清理门户,对自己的徒弟下手吧?】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双手作揖,恭敬的喊了一声:【师尊。】

    雪千御节霍然看到睁开双眼的轩石像,下意识的以为石像复活了,登时吓得屁滚尿流,【噔噔噔】倒退几步,一脚撞翻了篝火,一脚踩在【魔雨暮天功】上。

    轩琅玕看到昔日爱人之物被踏,眼里的杀意更甚几分,奈何说不出半句话来。

    雪千御节只是感到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不明觉厉,裹紧了身上的长袍,继续看着红纸上的内容,手里撕肉的动作也不松懈,嘴里含糊不清道:【不愧是天地仙经,上面记载的功法足以排上前十了,本爷运气真是不错,哈哈哈,等我练成神功,哪个人会是本爷的对手?】

    雪千御节撕下一块烤肉送到嘴边,心满意足的咀嚼着,眼里盯着一处认真看。

    轩琅玕觉得眼熟,定睛望去,赫然发现是那片红色的纸,雪千御节边吃着烤肉边看着纸上的内容,津津有味。

    山崖上的夜晚甚是寂静,凸显出雪千御节歌声的恶寒,轩琅玕不由身子一抖,满脸诧异,不知道他哪来自信开的口,雪千御节还咦了一声,似乎有所感应,回头看了一眼。

    【有其他人在这里,所以它一直隐藏在老树里不出现,这盏灯笼肯定有自己的意识。到底是谁把它放在这里的?金罗宫吗,等我重生后到那去调查一下,如果真的是他们的手段,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

    【哎呀,终于烤好了,嗯,好香啊,看来本爷的手艺大有长进!】

    骨朵灯笼又重复一遍刚才的话:【等!】

    轩琅玕道:【你给我出来,把话说明白!】

    接下来不管轩琅玕说什么,骨朵灯笼重复的都是一个字:【等!】

    轩琅玕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思索着骨朵灯笼之前说的那句错误的时间错误的醒来导致错误的未来,想道:【难道它的意思是我还没有到重生的时间?】他疑惑的看了一眼骨朵灯笼,咬牙道:【好,我等!】

    轩琅玕听从骨朵灯笼的话,慢慢的等待着,此后骨朵灯笼再没有说过半句话,日出而熄,日落而亮。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轩琅玕只记得老树落了几百次的翠叶,他数到第一百次后,就没再数下去。那天,他的嘴可以说话了,但是找不到能够陪他说话的人,轩琅玕只是大吼一声,以表激动,就再没开口。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绑在轩琅玕双眼上的白布已经腐烂了,脱落在地上,他眼里的世界变得更加澄清,石像上也由古青色转变成浅淡的灰白色,密密麻麻添了许多的细纹。

    ………………

    这天,万里无云,轩琅玕百无聊赖,盘腿坐在山崖上打了一个哈欠。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天地乍然变色,风起云涌,所有的真气朝轩琅玕奔涌而来。

    【哧!】

    石像上迅速裂开了无数条裂痕,愈来愈粗,蔓延了轩琅玕的全身,绽放出白色光辉。这次,老树上的骨朵灯笼没再做其他的动作。

    【咔嚓!】

    石像上传来一阵轻响,所有的石皮脱落在地,云雾缭绕的山崖上,传来脚步的声音,一道青色的身影缓缓从老树下面走了出来。

    【我终于复活了!】

    轩琅玕仰天长啸,惊动周围鸟兽,金阳从云雾中照下来,洒在他容光焕发的面庞,青衣飞舞,长发飘飘,他深呼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向四周望去,第一次看到全景的山崖,藤蔓横生,老树盘根。

    很快,轩琅玕就发现了一件很难堪的事情,这座山崖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下山的路径,而且他身上的真气被消耗的所剩无几,虽然早就做好了重新修炼的打算,但凭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走不出山崖。

    轩琅玕静下心来,看着老树上的骨朵灯笼,自从他醒来之后,这盏灯笼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立即出声质问道:【我已经等了这么久,你现在应该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个地方了吧?】

    骨朵灯笼摇摇晃晃,依旧没有动静,仿佛沉寂了许久。

    轩琅玕心中疑惑,上前一步,骨朵灯笼忽然发出万丈光芒,扫在他的身上,轩琅玕始料未及,直接被骨朵灯笼打下了山崖。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兀在轩琅玕的心里响起:【等!】

    轩琅玕一怔,看到骨朵灯笼漂浮在树梢上,金色光芒交织出一张好似庄严肃穆的面孔,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骨朵灯笼的声音。

    这盏灯笼果然存在着自己的意识,轩琅玕立刻追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快把我放出来!】

    怎么不至于,轩琅玕想的就是清理门户,不对,他根本就不承认这份关系,只是想杀了他。轩琅玕看到雪千御节冠冕堂皇的站在那里,心中更气几分,恨不得立刻将他挫骨扬灰!

    雪千御节看到轩琅玕凌厉的眼神,也有些心虚,两人对看了好久,轩琅玕的眼神丝毫没有变化,依旧还是那样凌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雪千御节的心里更加惴惴不安,想道:【这老东西的眼神让我瘆得慌,我得赶紧离开这里!】

    他沉思片刻,把身上新换的月白长袍撕下来一块,转到轩琅玕的身后,快速绑在他的双眼上,随即拿起地上的【魔雨暮天功】放在怀里,对轩石像招手笑道:【师尊,后会有期了,等你百年后我本爷再来为你送终!】腾身而起,踩着山峰远去,逐渐消失在夜晚里。

    骨朵灯笼嗡嗡道:【错误的时间错误的醒来导致错误的未来。】

    轩琅玕疑惑道:【什么意思?】

    石皮都困不住轩琅玕的眼睛,更何况一张白布,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雪千御节带走【魔雨暮天功】。登时情绪激动,在心中不停怒吼,石像摇摇晃晃,无数条裂缝从轩琅玕的身上依次迸开,银辉密密麻麻缠绕在他的身上。

    这时,骨朵灯笼重新亮了起来,在树梢上【嗡嗡】作响,一道道金色的光倾涌而出,洒在轩琅玕的身上,迅速愈合了轩石像上的裂缝。青衣簌簌鼓动,在山崖上肆意飞舞,轩琅玕双眼通红,连眸子都染上了红色,怒吼道:【放开我!】

    雪千御节有些疑惑,伸手擦了擦附在轩琅玕眼睛上的石皮,登时【咔嚓】一声,石皮破碎,露出一双蕴藏杀意的明亮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那张红纸是戚羊别姬临走的那天留给他的东西,后来被自己扔了,却不知道为何又出现在他的身上,上面记载着【魔雨暮天功】的秘要,属于不世功典,但对于轩琅玕来说有更深的一层涵义。

    轩琅玕顿时双眼变得凌冽,寒气煞人,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

    星光寥落,轩琅玕发现老树上的那盏骨朵灯笼此时也黯淡无光,丝毫没有要照亮的意思。

阅读仙班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剑神》《赘婿》《盖世帝尊》《校园全能高手》《嫁给有钱人》《心瘾》《都市重生之洪荒至尊》《美女你别走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438/5666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