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校和老师的故事

    那个人就是何老师。

    因为死的人是他的助理,而他的助理,是他19岁大的儿子,还在读大学,这次带他来是来实践的,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

    “什么?什么很像?”我不知道孙上校是什么意思。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我看到孙上校脸上露出了悲伤。

    突然他又转向我,“你和他真的很像,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哭了,跪倒在地上。

    十年前,国家派了何老师和几个年长一点的专家去塔克拉玛干沙漠考察,任务是找到那里的古国遗迹,作为曾经的丝绸之路必经之地,那片沙漠在几千年前还是有人类居住的,而且国家还不少。当时因为这些专家并没有沙漠生存经验,就加派了一队解放军去协助保护他们,就是当时孙德庆带领的一个小队。

    进了沙漠以后,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都一一化险为夷,经过了十多天的探查,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处遗迹,经过考察发现,应该是一个叫“精绝国”的古国的遗迹,但是已经只剩下一堆土墙,只有在一些高大一点的遗迹里还能发现少量壁画,也正是根据这些壁画和历史记载对应起来,才确定这就是“精绝国”。

    他笑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你真的想知道?”

    “好,不过,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你已经入了这个坑,这个故事也就不用对你保密了,也许你听完了就知道答案了。”他一脸高深莫测地说,有点像江湖骗子的语气,不过我还是半信半疑地选择了听他讲完。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我知道,但是你还没到可以知道这些的级别,你才刚入这个圈子,等你级别高了,你自然会知道。”他又是一顿莫名其妙的说教,我已经不想再问他任何问题了。

    不过,从他的话里可以分析出来,他和孙老师似乎都在同一个“圈子”里,而且这个所谓的“圈子”里面还有等级之分。我一直都以为我入的坑只是一个保密部门,现在看来,好像另有端倪,否则他不会用“圈子”这个词。难道,在这个大的考古体系里,也有派别之分吗?我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这么多年人情世故的积累,能让我从一个人的一字一句中看出不寻常。可惜我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单凭孙上校的只言片语还无法断定具体的情况。

    当天晚上我睡得极其不舒服,做噩梦,梦见自己去了沙漠,去了一个遗迹,掉进了土坑,然后被黄沙活埋。。。一个晚上醒了好多次,每一次醒过来都能发现孙上校在看着我,每一次他看着我醒过来之后都会露出诡异的笑容,妈的,要不是我是个唯物主义者,我怕不是要怀疑孙上校是个恶鬼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孙上校基本上没说什么话,因为他想告诉我的都已经告诉我了,而我想知道的他就是不说,我也放弃了,等我看到了何老师,我一定好亲自好好问一下这个老狐狸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想着想着,护士妹妹又来给我换药了,这个小护士每次进来都要先对着我笑咪咪地笑半天才开始给我换药,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她们医院的规定,直到有一天一个护士长过来给我换药。艾玛,骂骂咧咧的一口东北口音,吓得我手都不敢抖一下,生怕她故意抖一下针就完了。我对护士妹妹没有兴趣,但是她这个态度实在是太好了,我也只好还以微笑,表示尊重。

    我刚开始微笑,她就拉着我的手!我还以为她要干什么呢!结果她塞给我了一张纸条,还轻轻地附到我的耳边说:“一个老先生让我给你的。”说完又是妩媚一笑,走了出去,笑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莫名其妙地打开了手里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今晚八点,门诊楼下见。

    看字迹,是老何的。这老何,有手机不用,非要传什么纸条,直接来见我多好!搞得这么神秘,搞得我都有点害怕了,感觉自己在拍谍战片儿似的。

    “老何约你了吧?”孙上校倒是一副“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的样子,就差给他粘上一缕胡子让他捋了。

    “你怎么知道?”他这么一说,我就更奇怪了,难道是他们圈子的特殊的传递消息的方式?

    “你不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只要记住,不管他告诉你什么,你都要照办,他既然选择了避开我,看来我的任务结束了。唉!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说完闭上眼睛,双手搭在自己的腹部,不再出声。又留我一个人在那里莫名其妙随风飘扬。

    思考良久,看一看表,快八点了,我叫来了那个护士妹妹,叫她拿来轮椅,我要出去散散心。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门诊楼下,晚上八点的门诊楼,人也不是很多,我一眼就看见老何在西边的一个长椅上等我,尽管他戴了帽子和墨镜。弄得自己跟黑衣人似的。

    我叫小护士推我过去,然后把她支开,让她到门诊门口去等我,她好像还不太情愿,临走前还要对我做个鬼脸。

    “怎么了,神神秘秘的,我一身都是伤,上上下下很不方便的。你最好能告诉我一点儿我感兴趣的,否则我非,,,”我原本想说,我非骂死你不可,但是联想到之前孙上校说的那些话,也就憋回去了,现在想想老何挺不容易的,心中不免有一丝怜悯。

    “说完了?”老何看向我,双手背在后面,似乎还拿了什么东西,

    “嗯,你说吧,什么事,是不是那边有消息了。”我也正经起来,现在感觉跟他开不起玩笑了。

    “那个先不说,你先看看这个。”说着他拿给了我一个文件袋。

    我拆开,里面只有一张A4纸,顶头就是三个大字:“辞退书”。

    这么一来我倒是知道了原委,不过,这老何干什么去了,这都一天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我拿出手机,打了一下何老师的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手机,没人接,家里电话,没人接。这就奇怪了,何老师平时不是这样的,平时打这三个电话肯定有一个会接的。我估计,又有什么新情况,奈何我动不了,哪儿也去不了,不然我就自己去找他了。

    “你知道何老师接下来会干什么吗?”我尝试性地问孙上校。

    “你和何老师的儿子,简直太像了。那天我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何老师想干什么了,所以就破例帮了他一把,否则你连参加任务的资格都没有。”他看着我,一阵感慨。

    嗯???我和何老师的儿子长得很像?是么?如果孙上校没有骗我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为什么老何一直对我青睐有加,为什么什么任务都带着我,为什么那么照顾我,甚至,为什么要拉我下水,都只是因为我跟他儿子长得很像而已。他这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了,想让我做他的接班人,所以才会一步一步拉我下水。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孙上校又露出了他的特别的笑容,看他这幅贱样我真想跳起来掐着他的脖子刑讯逼供!不不不,不行,我是文明人,不可以这么做,要冷静,冷静。

    “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是说你根本不知道?”我冷静了一下,虽然知道激将法对他没用,但我还是不肯放过任何希望。

    老头子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也苦了他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难得看见一个跟自己儿子长得那么像的,不心生恻隐才怪。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后来他们也没有办法,没法继续考察,只好依靠剩下的物资原路返回,还好,回来的路上没遇到什么岔子。

    他们在那里考察了一天,晚上就在土墙堆里搭了帐篷,准备第二天再考察一天就做下标记,原路返回,等以后条件好了再来继续考察。可是当天晚上起了大风,特别大的风,满天都是黄沙,帐篷都被吹飞了,有的土墙也被吹倒了,突然有人在寻找土墙避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倒塌的墙根下竟然有一个洞口。于是那个人当时就跳了下去准备在里面避风。地面上的人想拦住他已经晚了,风太大,人的声音基本上听不见。这么大的风沙,跳进地上的坑,基本上就等于找死,因为风沙会在十分钟之内填满那个洞。地面上的人虽然着急,但是也无济于事,先保护好自己要紧,于是找了一块石碑一样的东西避风,等第二天风停了再做打算。

    第二天,天亮了,风也停了,可是哪里还有什么精绝国遗迹,放眼望去整个沙漠里唯一的凸起物就是他们身后的这块石碑。昨天晚上跑得太快太急,也忘记了自己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这沙漠的地形一阵风过去就是另一个样子,根本找不到位置参照物。所以他们很着急,不仅着急昨晚跳进坑里的人,还着急自己的物资,他们昨晚只拿出来了一半的物资。

    “当然了,本来我活的好好的,可现在再也回不到以前的生活了,我总得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招的吧。” WWW.KanXs.ORG

阅读从未升起的太阳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凤帝九倾》《传奇再现》《黑暗血时代》《奸臣》《逆天邪神》《独家婚宠》《海贼之神级晓组织》《混在日本当妹控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489/5667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