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梵哲

    其父梵兴武见其烂醉如泥的样子气得不行。

    看着呼呼大睡的梵哲无奈摊手自语道:“哎~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娇皮弱骨是打你不得!叛逆之期也骂你不得!任你继续瞎胡闹下去,定是成不了气候,这该如何是好啊!咳咳…”梵兴武气得有些咳嗽。

    梵兴武一阵唏嘘完吩咐一旁丫鬟道:“迁瑶,侍候少爷休息吧!” WWW.KanXs.ORG

    梵兴武看着梵哲缓缓说道:“也罢!等他明日酒醒,再忠言告知,只希望他能够明白为父我的一片苦心呐!”

    “这梵家大业怕是要毁在我的手中了!哎~”梵兴武摇头叹息着。

    梵哲回到家中便一头栽倒在床上,丫鬟一旁伺候。

    “这还用问?当然是邵关城最好的!”

    “最好的?那岂不是要去城主府内御膳楼?”

    二人出门。袁焯对梵哲郑重地说道:“我看此人尖嘴猴腮不是什么好人。”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钱老板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下次不要再来了。十赌有九骗,余一是出千,“赌博”只不过是闲暇之余,用来消磨时间的一种游戏,不要将它当作生财之道,你不能…”

    梵哲见他讲着大道理,听得是不厌其烦,转移话题道:“行了行了,我下次不来就是了。上回答应要请你喝酒,现在兑现,你挑吧要去哪家?”

    梵哲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有人在喊他。

    他双手握了握,又翻了个身继续抓摸着,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梵哲突然惊坐起,四处看了看失望的说道:“原来是个梦啊!”

    昨夜喝多了酒,梵哲现在还没缓过来。

    “不过要是每天都能做这样的美梦,也是不错的!呵呵。”梵哲傻笑着。

    “少爷又做什么美梦了?”慕迁瑶笑问道。

    迁瑶的问话让梵哲回过神来。方才梦中双手正抓着大把的银子呢,被迁瑶喊醒扰了好梦。

    稍稍有些恼怒的梵哲叉道:“不是让你不要喊我“少爷”的吗?喊梵哥哥亲切些!”

    慕迁瑶继续追问道:“梵哥哥!梵哥哥!做了什么美梦?讲给我听听!”

    梵哲卖关子道:“秘密!我可不告诉你。”

    见梵哲不愿说,慕迁瑶撅了撅嘴道:“梵哥哥,老爷让我来喊你,说是有话要跟你讲。”

    梵哲大概也猜到了是因为喝酒的事,面面相觑道:“什么事?”

    慕迁瑶刚被他吼了几句,当然要反击。

    调皮的说道:“你昨天喝那么多酒,老爷气得不行,肯定没什么好事!梵哥哥,你肯定又要被骂了,哈哈…”

    “死丫头你还笑!再笑我就把你赶出我家!”梵哲似乎生气般说道。

    听梵哲要赶他走,慕迁瑶立刻止住了笑声撅嘴说道:“我不笑就是了!”

    “梵哥哥你快起床吧,老爷叫你过去呢。”

    说着便端来热水,要帮其洗漱更衣。

    梵哲总是拿“赶她走”吓唬她,但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慕迁瑶比梵哲小一岁,很小就进府了,从小就跟在梵哲身边,可以说是陪着他一起长大的。虽然是个丫鬟,但天性善良的梵哲把她当作妹妹一般,哪里舍得赶她走。

    梵哲见她老实不少说道:“迁瑶你将水放下吧!这些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去告诉我爹我一会儿就来。”

    梵哲洗漱完匆匆赶去正堂。来到门口,他朝里看去。见桌上放着一杯茶水,却早已没有了热气,面无表情的父亲坐在太师椅上,似乎等了他许久。

    见情况不容乐观,梵哲装傻充愣道:“爹!您唤孩儿可是有何要事?”

    见梵哲来了,中气不足的梵兴武一拍桌“砰”吼道:“唤你何事?哼~你昨日又去了何处?还喝上酒了?醉得不省人事,把我说的话都当做耳旁风了是不是?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梵哲看着父亲哪要吃人的模样忙认错道:“爹您别生气,孩儿昨天应为比较高兴,才喝了点酒。下次不敢了,您别生气。”

    “比较高兴?何事让“哲儿”如此高兴啊?”梵兴武怒火未消,平静问道。

    梵哲一想到昨天的事情,立刻就来了兴致准备大讲一番。

    “昨日与袁大哥一起去…额…一起去…昨日袁大哥生辰,我俩都很高兴,才喝了点酒。不成想孩儿不胜酒力,才有了昨晚之事,请爹爹不要生气。”

    梵哲心中打着鼓“差点就把去赌庄的事情说出来了,这要是被父亲知道了,那还不得挨家法吗。还好反应快。呼~”

    听着梵哲的解释还较为合乎情理,没有什么大的过错。

    梵兴武通情达理说教道:“朋友生辰,喝点酒也是应该的。你本就体弱,酒多则伤身,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喝了,知道吗?”

    梵哲在一旁点头道:“知道了。”

    “刚管得宽松些你就学着喝酒了,看来还是得加以约束啊!”

    梵哲可不想再回到以前那,连门都不能出的日子里。

    “别啊爹,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总不能一直三章六法地限制着我吧?”

    梵兴武唏嘘道:“哎~是啊!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再过几年你也是成年之人了。不能总限制你。但你总得要有条出路吧?年幼时教你习武,你身骨弱学不来,教你读书写字,你却只顾贪玩。你也知道你不小了,以后少出门鬼混,多学些知识,来日考个进士、状元,混个小官当当,也算是延续了我梵家世代官途。”

    梵兴武苦心说教着,梵哲待在一旁默默点头侧耳倾听。

    梵兴武又问道:“你可知道我平时为何很少让你出门?”

    梵哲摇了摇头“为何?”

    梵兴武缓缓说道:“你本性天真善良,不知江湖险恶,生性贪玩,凡事都要看一看、试一试。”

    “这世间有些事,并不是你看上去的那么美好,有些人并不是如你般善良。人心叵测,世事无常,你若是独自一人在外行走,被人卖了,怕是还会帮人数钱吧。梵家就你一个独后,我梵兴武也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只好是让你待在我能看的见的地方,我才能放心。”

    梵哲歪着脑袋认真听着,也不知听懂没有。

    梵兴武继续说道:“我和你娘以是快六十的人了,都老了,也不能看着你一辈子。而你现在什么都不懂,宛如白纸一张,却只顾着四处玩耍,日后行走世间…咳咳…咳咳咳…

    梵兴武今日话说得有些多了,情绪也不是很好,一些旧疾复发了。

    梵哲见父亲咳嗽不止,立即上前,轻拍抚其后背,并询问情况道:“爹!您没事吧?怎么样?好点没?”

    梵兴武见梵哲担心的模样,欣慰地笑着说道:“没事!没事!老毛病了,扶我回房休息一下就行了。”

    梵哲搀扶父亲回到房中躺下,便去告诉了母亲父亲的病况,梵母早已是是见惯不怪,亲手煎了一副药让梵哲端去喂其服下。

    梵哲端着汤药来到父亲房中,梵兴武一边喝着药一边嘱咐着梵哲,要记住他今日说的话。

    这段日子里,梵哲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父亲身边,端茶倒水服侍着父亲,父亲则给他讲着一些大道理。

    每到药点,丫鬟送来汤药,梵哲都会让其退走,自己亲手喂父亲服下。也许是梵哲懂事了,想尽尽孝心吧!如此这般一连半月,直到父亲病情好转。

    自父亲生病后,梵哲几乎就没有出过门了。他每日在家看书写字,袁焯几次叫他他都没去。父亲苦口婆心的教导似乎起了作用。

    喝得烂醉的梵哲哪里听得见,嘴中“嗯啊”着,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夜里梵哲梦中又来到了赌庄。他手气颇好,如赌神降临,不费吹灰之力便赢下金山银山。那赌庄老板钱万贯,几乎是跪地求饶,请他离去,让他下次不要再来。

    这丫头姓慕,迁瑶便是她的名字,梵哲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她照料。

    听闻老爷吩咐立即回道:“请老爷放心,少爷这有我伺候,您就早些歇息去吧!”

    梵兴武点头安然离去。

    梦中梵哲哪里会听?依然是没有离去,一来二去整个赌庄都成了他囊中之物……

    “少爷!少爷!”

    迁瑶走向床边嘴中嘀咕着:“少爷你也真是的,明知老爷受不得气,还要喝这么多酒…”

    “靴子也不脱就上床了!”迁瑶一边埋怨一边帮他脱着靴子。

    一旁丫鬟见梵老爷七窍生烟的的模样劝说道:“老爷您本就有病在身,就不要生气了。少爷他只不过是喝了点酒而已。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得不偿失啊!”

    “哈哈…去到是想去,可人家不让进啊!”

    哈哈哈…二人说说笑笑互相调侃着,挑了一家算是比较好酒楼,一直喝到夜里,酩酊大醉才踉跄回家。

    梵哲纳闷道:“我怎么没看出来,钱老板人很好啊?”

阅读世界无边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侠行天下》《婚然天成:莫少的首席甜妻》《惑国毒妃》《都市重生之洪荒至尊》《美味战国》《侯门继室养儿经》《恐怖游戏》《桃花笑春风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554/5668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