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真相

    而张大洪在走神,因为张巧无意说漏嘴。

    这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呢?

    眼红的人,失去理智的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暗地里却想方设法去销毁证据,利用各种诱惑和手段去堵住那些知道他或者她就是真凶的人的嘴,

    这里面包括亲人,父母妻子丈夫甚至儿女,有些人丧尽天良,逼到绝路连自己亲人都不放过,要生存要活下去,就得给自己找活路,

    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张大洪,她在害怕他,

    难道张巧口中那个死去的可怜的小女孩和张大洪有关?

    萧墨没有办案的经验,平时只跟周凌风分析案情,算是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而已,但是凭着直觉,张大洪的变化,仿佛在透露着什么。

    萧墨注意到张巧神情突然的变化,她好像在害怕什么,尤其是当接触到张大洪的目光时,小脑袋就会迅速的低下来。

    萧墨转过头看着张大洪,他就站在饮水机旁,手里拿着一个一次性塑料杯,杯子里面的水已经溢出来,但是张大洪的手指仍然按在饮水机接水的按钮上,

    他在走神。

    他敢肯定张巧口中的八岁小女孩是和张大洪有关,至于小女孩的死,萧墨暂时还不清楚。

    这时,小丫头再次看了看张大洪一眼,不在说话了,只是低下头快速的跑进厨房。

    嗯?

    萧墨眉头轻微一皱,疑惑的看向张大洪,

    张巧跑进厨房,显然是在躲避什么,他觉得里面肯定有事瞒着他。

    张大洪也是注意到萧墨投来疑惑的目光,重重咳嗽了几下,就好像是吸烟时,猛地一口吸进肺里的感觉,刺激到肺部,

    饮水机里面的水[咕咚咕咚]的响个不停,唤醒走神中的张大洪,地上溢出来的流到萧墨的脚前,张大洪连忙收回手,尴尬的朝着他笑了一下,

    笑得很不自然,

    萧墨不说话,一直看着他的脸,

    仿佛是要把他看穿,

    把他看透,

    看得他发现自己在看他,

    发现自己已经知道他的事情,

    然后毛骨悚然,

    神情崩溃,

    再然后,

    在承受不住理智和精神的相互冲撞下,要么当场走掉,要么把心中的那股压抑一股脑的发泄出来,犹如洪水决堤,

    这就是被人盯的感觉,

    有时候,别人不想说出来的秘密,你只需一直盯着他,盯得他难受,盯得他毛躁,盯得他思想混乱,精神高度紧张。

    张大洪暗暗的吐出一口浊气,他的眉头纠结成一团,神情落寞,

    他猜到萧墨的想法,

    也知道萧墨这样看着他的目的是什么。

    自己的女儿一说到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两父女的神情同时变化,这在外人看来肯定有问题,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女儿还无意提到一个[死]字,非常敏感的字眼,

    生活中,世人对于自己未来将会如何死去,相信大多数人会联想到生老病死的人生常态,

    但是对于别人的死,或者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他们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遐想,

    他们害怕自己死,却对别人的死很感兴趣,尤其是有些死相极其恐怖的人,他们的兴趣会更浓,

    是自杀?谋杀?中毒?还是跳楼?

    先奸后杀?茶园抛尸?还是切成碎肉片,装进垃圾袋扔进垃圾桶里,等着第二天清晨有人去发现它……

    只要他们能想到的,都会忍不住去猜测,而且有的想法能夸张到超出人类的理解范围内。

    就像鬼一样,

    明明很怕鬼,

    却忍不住深更半夜去看那些鬼故事,鬼电影,或者三五人坐在小黑屋内兴奋的谈论着鬼故事,

    害怕,

    并刺激着,

    很矛盾的思想。

    当一个人的死去,和另外一个人有关,旁人看来,肯定会联想到什么。

    张大洪知道萧墨心中的想法,

    [其实这件事说来话长,有时间我会当面告诉你,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张大洪递给萧墨水,虽然是在跟他说话,目光却一直瞟向厨房,特别是他老婆身上,

    但是,

    萧墨没有要接水的意思,仍然看着他,不说话。

    正应了那句话,看得张大洪毛骨悚然,神情崩溃。

    [老婆,我们去外面买点酒,晚上准备好好的喝上几杯,]

    张大洪被盯的实在无奈,直接起身冲着厨房喊了一声,就闷头闷脑的朝着门前走去,

    萧墨自然跟在后面,

    买酒只不过是一个幌子,避开他老婆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从张巧的神情变化上,萧墨知道张大洪一家人都是清楚这件被张大洪搞得如此神秘的事,

    有意避开她,显然是不想把这件事当着她们的面再次说出来,让往事再次重演,甚至那些隐藏的秘密,也很可能会随着接下来的一言一语,慢慢的土崩瓦解,

    而他的老婆孩子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心里默默地承受着煎熬。

    只是,

    这种煎熬,

    是无助的,

    是绝望的,

    是没有任何办法弥补的,

    不像当初发生的时候,大不了说我还可以帮你隐瞒,我包庇你,

    这种煎熬,是要见光的,

    这种回避,就好比罪犯走上蹲监狱的道路,这条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有些罪犯在后悔后,走上这条路时,心中非常害怕让亲人看到,

    不知为何,萧墨把张大洪和罪犯联系到一起。

    而张大洪的确很无奈,萧墨的目光就像是有两条隐形的毒蛇,在他面前露出两颗白森森的毒牙,让人根本招架不住,

    不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就誓不罢休,会一直盯着他看,盯得他浑身不自在,盯到那两条毒蛇钻进他眼睛里,撕裂他神经,

    他被萧墨盯怕了。

    两人下了楼走在街上,萧墨递过去一根烟,张大洪从来不抽烟,这次却接了过来,

    萧墨倒是没怎么在意,尼古丁能让人染上烟瘾,也能让人敞开心扉,很奇妙的感觉。

    到张大洪这个年龄,不抽烟的人抽烟,显然是想借住烟来释放些情绪,

    不管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或者做过什么,萧墨现在只需要静静的听着,走着,

    [咳咳……咳咳……]

    张大洪第一次抽烟,根本不会,大口大口的吸进肺里,被呛的眼珠直打转。

    [你是不是在想那个八岁小女孩是我杀掉的?]

    没有老婆和孩子在身边,张大洪直接进入主题,态度很干脆。

    萧墨抽了一口烟,没说话,静静地听着,竟然张大洪首先开口,就算他不问,对方也一定会说下去,

    说出来,兴许会好受点。

    张大洪再次抽了一口烟就直接扔掉,目光看向远处,黯淡无光,

    [那孩子不是我杀掉的,也不是被别人杀掉的,她的死和任何人没有关系,但是她却和我有着……血缘关系,

    和我女儿张巧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虽然张巧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她妈却知道,不过也是在最近半年里才知道的,以前我牙齿咬的很紧谁都没有告诉,

    直到那孩子出事后,那段日子我很低迷,甚至想过把包子铺关掉回农村,你王姐发现我的异常,多次问我后,我主动找她说出来这件事,

    那次我和你王姐因为那孩子的事情吵的很凶,甚至闹过离婚,但是张巧年龄还小,我们都不想她这么小,心灵上就受留下阴影,你王姐就这样忍了下来,是我对不起她,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张巧,只是你王姐经常告诉张巧不要提她,不然她会不高兴,今天小丫头无意间提出来,其实不是因为害怕我,而是害怕她妈不高兴,]

    说到最后,张大洪的情绪有点异常,牙齿开始打颤,内心里极力压抑着浓浓的自责。

    萧墨基本听出个大概,原来真的是他想多了,张巧害怕是因为她妈,而不是因为张大洪的缘故,

    更不是在替张大洪包庇着什么不能拿出来见光的秘密。

    往事被抛开,

    萧墨真没想到张大洪年轻的时候居然还是这样的[风流]人物,

    同父异母的姐妹,按照张大洪这样的说法,那女孩八岁时死去,年龄比张巧现在的年龄还要大,那他最后为什么会选择王姐呢?

    萧墨脑海里下意识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他不相信,张大洪的性格,萧墨是知道的,老实本分,踏实憨厚,根本做不出杀人的事情。

    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画皮画虎难画骨,又有谁能真正意义上知道一个人的性格呢?

    也有的人是被逼无奈,脑袋发热,一时冲动犯下不可弥补的罪过,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但是他还有家庭,放不下家庭,同样家庭也不能放下他,

    于是,家人都在替真凶隐瞒,都在包庇真凶。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纸是永远也包不住火的,

    [怎么可怜呢?]

    萧墨压低声音,随意的问道,他不想气氛继续僵持下去,很压抑,

    张大洪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张巧提到死去的女孩时,两人的神情同时变化,非常异常,

    张大洪杀人?

    现实中有很多案例,凶杀杀过人后,并没有当即出逃在外,而是表面看起来像个正常人,该上班上班,该生活生活,心智远异于常人,

    张巧无意说出,

    说到最后,才发现说漏嘴,

    她在害怕张大洪?

阅读你好地狱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偷香高手》《花豹突击队》《大圣传》《六道》《新婚难眠,总裁意犹味尽》《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无敌古树分身》《都市最强兵魂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594/5669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