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七爷一如既往的不紧不慢,温润有礼,“多谢父皇关心,儿臣已经大好了、、、咳咳、、、” WWW.KanXs.ORG

    康顺帝瞧了他一眼,“你看一个谎话都不会说。”

    康顺帝不再言语,又埋头开始批阅折子。

    “也好,你病好了就继续在南书房帮衬着朕,你看这开朝之后的折子,都快把朕给埋在里面了。”

    “是,儿臣遵旨。”

    “这么样,感觉身体好了吧?”

    仿佛就像是一个从未有过交集的人。

    他顿了顿,看着她消瘦的下巴,和她无言的反抗。

    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哟,请太子爷万安,皇上在里面等着您呢。”林德远弓着腰,将太子爷领进去。

    卿暖和小福子站在殿外,只是低头行礼,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放下吧。”康顺帝依旧眼睛都不抬一下。

    林德远接过卿暖递上来的糕点,随即便退了下来。

    她连一个眼神都吝啬得不愿给我了吗?

    七爷直直地站着,眼光看似没有一丝游动,但是余光却始终注意着卿暖。

    注意着她的平静的脸,注意着她毫不关怀的眼睛。

    她静静地跟着林德远进来,有不泛一丝波澜地走出去。

    眼睛里面的灵动,再也看不见了。

    走出殿外,卿暖轻轻地呼一口气,动作很小,不想让仍和人发觉。

    “还得修炼呀。”林德远不前不后的说了一句。

    卿暖有些疑惑地看着林公公,正想细问,林公公却又走开了。

    “今天师傅可真怪对吧?”小福子朝卿暖眨眨眼,悄悄地说道。

    “你在这样说小心你师傅扒了你的皮。”卿暖又白了小福子一眼。

    额……你们都突然爱上翻白眼了?!

    傍晚,天蒙蒙黑,明心来换卿暖值夜。

    看着紧闭的殿门,皱着眉头,“太子爷还在里面?”

    卿暖锤了一下有些僵硬了的膝盖,淡淡地点头。

    “那我先回院子了,晚一点再过来。”

    在殿外站了一天,卿暖感觉有些疲累。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卿暖看着明彩将饭菜都暖着,热烘烘的,却暖进了心里。

    屋里的温度还真是让人舍不得离开,卿暖抱着手臂搓了搓。

    迎面走出来的人面色铁青,却挺直的背脊迎着冬风。

    仿佛就要擦身而过。

    “你就这样无视我吗?”

    你一向谨慎,如今连行礼都懒于向我应付了吗?

    “你我心里都清楚,又何必相互做戏。”卿暖狠狠地看着他,眼中有那么多的伤。

    “所以你就背弃我了,选择老九了,和你老爹一起?!”七爷冷冷地讽刺,嘴角含着鄙夷的笑。

    “啪!”

    卿暖一个耳光甩在七爷脸上,眼眶有些湿润,“这个耳光是让你记住,尊重别人。”

    “这一个,是替十爷打的。”

    卿暖挥手,却被七爷冰冷的手掌紧紧握住。

    “你就这般厌恶我了?!不是你教我的吗?自己的东西当然要保护好,别人对自己有威胁便要狠狠地除掉。所以,这个太子之位,甚至之后的皇位,我都不会拱手他人,包括你。”

    “可是十爷从未想过跟你抢!你又何必让他如此身败名裂?!”

    “因为我要让他永远不可能登上那个宝座。”

    卿暖感觉有些无力,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七爷吗?!

    不,他不是,不是七爷。

    他,是北汉太子。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儿,感觉好似过了很多年。

    “不要再继续了,我不想看到你有一天落魄的样子。”

    “太晚了”他的眼神里含有太多的冷冽和……哀伤,“我们终究成为敌人了。”

    卿暖不再说,慢慢,继续走。

    七爷也转过头看着宫外,抬腿继续走。刚刚一动,僵硬的膝盖不能反应,便跌跪在雪地中。

    卿暖仿佛没有听见。

    眼泪都已经流干,自己和他之间还剩下什么?!

    他努力支撑着站起来,膝盖却又无法用力,呵,好像被所有人背弃。

    “怎么跪在雪地里呀?!”

    一个清脆的声音,好像要打破冬日的冰层。

    “我扶爷起来。”

    云裳敛去惊讶,伸手将他扶起来。

    温度从那个纤细的指尖传来,自己好像有点贪恋这样的温暖。

    “怎么来了?”

    “爷进宫这么久都没回来,又没个信儿,妾身担心便进宫来看看。”

    云裳感觉到七爷腿脚的不适,又看着那个远去的丽影,叹了一口气。

    “爷不舒服就靠着妾身吧,妾身力气大。”

    七爷不禁想笑,但是笑容却连挤都挤不出来。

    过了良久云裳都没有听到反应,以为是自己说的话不得体,刚想解释……

    一股力量就靠了过来。

    一个略显清冷的声音说:“好。”

    自己是真的疲累了吧,才会这般没有丝毫戒心的靠近这个异国女人。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没事。”十爷有些好笑的看着卿暖,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被别人拿那样的眼光看着。

    同情又怀疑,对,就是这样的眼神。

    “没事就好,我还担心你会想不开。”卿暖倚靠在廊柱上,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

    “对了,那徐老板怎么办?”

    十爷的眼光一闪,“他们本身就是各地跑到,最多以后京城就看不见他们精彩的表演罢了。”

    “对不起。”卿暖低着头。

    “带他道歉?”

    “嗯,这辈子,最后一次。”

    以后,都不再有仍和瓜葛。

    林公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师傅,你即摇头又点头是什么意思呀?”小福子挠着脑袋,有些疑惑的问道。

    林德远白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的事儿,稳重点!”

    过了一会儿,林公公见康顺帝似乎已经忘记了太子爷还在那儿站着,想开口提醒,“皇上,这太、、、”

    “林德远,去换杯热茶来。”

    康顺帝打断林公公的话,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但是林公公心里却明了了,不做声的下去换茶。

    小福子讪讪地低下头。

    “皇上,吃点糕点再批吧,这儿午饭都没进多少。”

    “去准备点热茶和糕点吧。”林公公吩咐站在殿外侍候的卿暖下去准备。

    “是。”卿暖转身往茶房走,稳重不惊。

    “儿臣确实是已经大好了,只是病了这么久,体力还未恢复。”

    “皇上,太子爷来了。”

    康顺帝从垒起的奏折中抬起头,放下朱笔。

    这场风波,以刑部尚书发配边疆,其族人没收为奴结束。没有人再来谈这件事,但是十皇子的断袖之癖的谣言,虽然给出了澄清,但是有多少人信了,无从知晓。

阅读步步谋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我的1979》《仙路至尊》《善良的死神》《唐骑》《重生之狂傲神女》《destiny命运之始》《午夜惊魂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618/5670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