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别。” WWW.KanXs.ORG

    “啊?”

    “离了好,不然天天吵,烦。”可能我有点儿感情缺陷,说是叛逆吧……还他妈有点脸红不想承认,反正夫妻间没有感情的爸妈各自在外面有人,谁都不想带我这个累赘,我肯定高兴不起来。

    全是打火机,装身上安检我都过不去。

    越阳秋沉默了半天,最后道,“真离婚呢?”

    他在那边笑了起来,“行,马上就去找你。”

    “喂,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心情不好?”

    “还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越阳秋突然喊我去蹦迪,可现在一听到里面的音乐我就浑身疲惫,呼吸困难。

    结果那家伙在电话里骂我煞笔,说:“我给你买两斤枸杞,放鸡尾酒里泡着,保你延年益寿,宝刀不老,快起来,穿上秋裤我们还能再浪一回。”

    “不去。”

    难以抉择。

    总住宾馆也不是个办法,我妈强势,我爸那点儿钱因为离婚可能也被她剥削的不少了。

    “什么时候走啊?”越阳秋的语气一点都不像之前那样欢快了。

    “不知道,收拾完就走。”

    “徐扬,别走了成不成,你就住我家……好歹把高三上完。”

    我倒是想过直接去越阳秋那儿,不过……不是很敢。

    这家伙武力值很强,人也浪,经常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虽然看起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受不了他那群朋友总觉得我和越阳秋有一腿。

    确实年少轻狂的冲动过,和越阳秋打过啵儿,甚至一起撸过管儿,但他妈的……他老想上我,我就有点儿受不住了。

    “扬子,我……我不会再带那些人回家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住,你过去吧,你要是害怕,我也可以不回去。”他说。

    “你得了吧还不回家,我还有事儿,挂了啊。”

    越阳秋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可惜不能碰感情,我俩都清楚的知道在一起没什么好结局,等俩人热乎劲儿一过连朋友都没的做。

    再说了,我也不喜欢越阳秋这种类型的。

    什么时候走我也不会告诉他的,怕他去车站送我,搞不好要强吻。

    挂了电话,我爸进我这屋四下里看了看,红着眼睛问,“等着让我给你收拾呢?”

    “没什么好收拾的。”我说。

    主要是连衣服都没的带,最近一段时间突飞猛进的长个儿,连校服都短了一截,以前的衣服更不用说,穿上都滑稽,只能买新的了。

    他没说什么,低头看了看表,“还有三个小时,我送你去车站。”

    “你不回去吗?”

    “我还有事没办完。”他道。

    “成。”

    两个人离婚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各自的新家在哪儿,不打算融入也不问那么多。

    就背了一个背包,口袋里揣了一个钱包,背包里一双鞋,别的没有,钱包里都是卡,他们平时在钱上其实不亏待我。

    路过客厅的时候我妈瞧都没瞧我。

    我也不知道她受什么刺激了,从小就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甚至好几次问我爸我是不是他在外面和别人生的儿子,他说你瞎几把想,赶紧滚蛋。

    带着十七年的记忆一路坐上向南的高铁。

    高铁很快,好像离的也不是特别远的样子。

    但仍旧是个极其陌生的地方。

    在车上盛晓博就开始兴奋的联系我。

    【盛晓博:来了没来了没!几点到?车票拍给我看看,我提前去接你!】

    这家伙天生的热心肠。

    【徐扬:还有四个小时吧。】

    【徐扬:对了,我还是先去我奶奶那边,你家人太多了,我撑不住。】

    【盛晓博:没事儿!我可以接你回补习班!】

    【徐扬:什么补习班?】

    【盛晓博:我爸办的,他租了一间工厂房,里面都是住宿生,白天上课,晚上打牌喝酒烧烤,可热闹,你要是嫌我家挤,等着要个床位就行。】

    【徐扬:那还成。】

    【盛晓博:你东西多吗?要是多的话我让邵嘉开车去接你,他爸跑货车的,今天不用车,正好都在家闲着呢。】

    【徐扬:得了吧,我就一个包你开什么货车。】

    我没注意盛晓博说的邵嘉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往后的人生里,会和他从此纠缠不清。

    【徐扬:手机快没电了,我先睡会了。】

    【盛晓博:充电啊,高铁上能充。】

    【徐扬:我忘了带充电器。】

    【盛晓博:……行,没把人忘家里挺好的,你睡吧。】

    我也没睡,就是呆呆的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百分之二十五的电我还是坚持听了歌,可惜没来得及伤春悲秋我他妈就到了目的地。

    手机本还剩一点电,结果越阳秋给我打了个电话,对我不告而别一通乱骂,给我弄的差点自动关机。

    盛晓博家到底要怎么走,他没告诉我,只说会来接我,可我下车后在候车室里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着个鬼,给他打电话还无人接听。

    手机要没电,我还觉得口渴。

    紧接着,我的钱包就丢了,带着身份证一起。

    我出了车站,看到路边有卖芒果的,很想吃,就在我刚才买芒果的时候,我挑了也没多少,老板竟然说八斤,我说不可能。

    老板就让我过去看称,我凑过去一瞧,还真是。

    等我把头挪回来的时候,口袋里的钱包已经没有了。

    略微绝望,提着芒果走了没多久,感觉又渴又热,这才想起来要买瓶水,可钱包没了。

    打车也无望。

    拿出手机给盛晓博发了一个短信,【徐扬:救我。】

    “操……”

    我想打的是【接我】。

    发完只剩百分之一电量的手机就没电了,彻底自动关机。

    就因为这么一个短信,成了邵嘉觉得我是个煞笔的重要□□,他以为我在威胁盛晓博赶紧来接我。

    妈的,神经病。

    反正这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假期。

    问了问路,说前面有公交站牌,我走了有十五分钟,终于明白了,手里的芒果也许不止八斤,八十斤也有。

    在公交站牌上看到终点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可是……也太远了,走不动,也不知道盛晓博到底死哪里去了,我直接蹲在路边开始啃芒果。

    后来邵嘉说他第一次见我就觉得我这个人……难以言喻。

    因为盛晓博总是对他们吹嘘说什么“徐扬这个人,是校草级别的男神”,邵嘉一直都觉得盛晓博不会看人,果然,他那次和盛晓博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坐在路边啃芒果,啃了满嘴的黄色汁水,手上也是……

    我抬头看向眼前那俩人的时候还满眼迷茫,像是个在路边捡屎吃的智障。

    但我不知道他那时候是这样看我的。

    我快把八斤芒果都吃完的时候盛晓博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找到我。

    “妈的……多久了才来,给我点儿卫生纸。”我朝他伸手。

    盛晓博摸变了全身上下的兜,一脸囧态,最后转头问他身边那人,“邵哥,你有纸不?”

    最后邵嘉从他兜里掏出来一块灰色的眼镜布。

    我看着眼镜布不知道要不要伸手。

    结果他不耐烦的说,“你到底要不要擦?”

    “擦。”

    我这才看清叫邵嘉的这个男生的脸。

    怎么形容呢……反正比越阳秋合我心意。

    再确切点儿就是,蠢蠢欲动。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诈尸了,突然更新~想来想去还是想写第一人称T-T求不要抛弃

    围脖:一壶热水啊

    最近事情较多,估计更新不稳定,可以先收藏~

    我奶奶不是很喜欢我,主要是因为她不喜欢我妈,正好我妈也不喜欢她,婆媳关系不和谐,夫妻关系也不和谐,日子确实没意思。

    就是我和我奶奶也不和谐……这就有点儿操蛋了。

    幸好还有盛晓博,和我奶奶住一个地儿的发小,他爹和我爹关系比较好,经常在他放假的时候送到我家来玩,有时候暑假两个月都不带回去的,从小就喜欢在我家住。

    也不是因为被抛弃,就是讨厌这种环境,虽然可以摆脱了,但是短期内闹情绪也是正常的对不对。

    现在心里已经觉得有点儿轻松了,至少可以摆脱现状。

    越阳秋沉默的时间有点儿长,“要上高三了,你他妈去哪儿啊,还考不考大学了?”

    终于轮到我这次去找他了,我他妈都怀疑这是我爸十几年的未雨绸缪。

    不过盛晓博家里人多,还有一个哥哥俩妹妹,她妈她小姑都挤在一起住,虽然是住的老式四合院……可我也不是很懂他们家到底怎么相处的,那我到底是去和我奶奶大眼瞪小眼还是去盛晓博家舔着脸去睡……

    “考,哪里不能考,我爸把学籍都给我转走了。”

    我也不知道转哪里去了,好像是转村里去了吧,我乡下奶奶家……

    “我说别,我家里在打仗,分割财产呢,我被分出去了,在打包行李。”我单手接电话,另一只手在书桌上找了半天也没发现能带走的东西有哪些。

    越阳秋:“那我去你家找你吧?我现在就在大悦城呢,买内裤,你要带两条吗,我知道你比我小一码。”

    “你他妈这不是放屁呢吗,老子比你大两号。”想打爆这孙子的头。

    我说,“老了,骚不动了,不去。”

阅读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重生完美时代》《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慕南枝》《万古天帝》《大圣传》《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试爱90天:豪娶天价宝贝》《重生:帝凰毒后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629/5670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