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的男人01

    侍卫顺从的把托盘放在一旁,调拨好香炉,就跪回了他身边,替他捶着双腿。

    “属下跟着公公,不为别的。”侍卫突然开口道。

    裴汀掀起眼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走?去哪儿?” WWW.KanXs.ORG

    侍卫也不反驳,眉目低垂的模样中流露出一丝倔强。

    “公公……陛下走了,太子走了,宫里的娘娘们也都走了,我们……我也带您走吧!”

    裴汀吃完一片糕点,又懒懒地躺回了软榻上,浑身没骨头似的不着力。

    侍卫应了一声,跪行到榻前,将手中的托盘抬高,轻声道:“公公,御膳房里找不着您爱吃的云片糕,属下亲自做了些,您要是不嫌弃……”

    “你啊。”裴汀叹了一声,懒散地直起身子,看向跪伏在身前的侍卫,“现今宫里谁都自身难保,你不赶紧出宫逃命,还跟着我做什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秋云色的帷幕垂落在偏厅中,轻烟似的薄纱随风荡动。宫殿中烛火幽微,暗香浮动,好像织金锦缎上的绣纹,叫人看不穿深浅,只觉得贵气逼人。

    “起来吧,这些年还没跪够?”

    靠坐在软榻上的人不轻不重地笑了一声。声音并不清越,反倒有些细细碎碎的沙哑,好似碾盘在心尖缓缓磨着,不适中又带着点酥麻感。

    “你叫什么名字?”裴汀在对方的小腹不轻不重踩了一脚,得到诚实的反馈后眉头一挑,含笑道,“你喜欢我?”

    侍卫原本张了张口,想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听到第二问便失了声,愣愣的看着他。

    这道视线太过直白,也太灼热,裴汀不用仔细分辨就得到了答案。

    真是稀罕,他一个不能人道的奸宦,竟然也有人真心实意地喜欢。

    “我……属下不敢……”侍卫的额头上冒出了细汗,兴许是因为裴汀的问话,兴许是因为他未曾停下的动作。

    裴汀看得出他忍得极难受。但不管裴汀怎样故意折磨,他从始至终没有做出失礼的举动,咬牙硬挨着。

    裴汀道:“过来。”

    对方便老老实实的跪在软榻前,好像胯.下的异状根本不存在。

    裴汀一手揪住了他的衣襟,手腕不用施力,就把人带到了自己身前。他的手指抚摸过对方的眉宇,在惨无人色的嘴唇上按了按,略过颀长优美的脖颈,探入衣襟。

    侍卫的喘息声变得愈发粗重。

    裴汀虽然身处下位,却有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他攀住对方的肩头,凑近同样绯红的耳垂,道:“赏你的。”

    一炷香后。

    裴汀接过侍卫递来的帕子,轻轻擦着双手。他的手心早年布满茧子,这些年养尊处优,却已变得细嫩白皙,骨节分明,宛若玉雕。

    侍卫望着那双手,目光有些痴缠,在接回帕子时,忍不住低头在指尖吻了吻。

    裴汀陡然收回手,眉头一皱:“行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侍卫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双眼湿漉,像是只被主人抛弃的忠犬。明明片刻前他们才做了那等亲密的事,可现在公公就要打发他走。

    “说了是赏你的,只此一回。你还指望我日日伺候你?”裴汀皱眉时,神情颇冷。

    “没、没有……”

    裴汀勾起他的下颌,轻声一笑:“知道就好。”

    想到对方好歹在大祸将至的时候还对他忠心耿耿,裴汀难得发了回善心,说:“你既然在家中还有薄田,赶紧趁乱逃出去。宫里现下乱的很,他们也不会在意你个小人物。”

    侍卫正要摇头,裴汀从身上解下一块翠色玉佩,塞进他的衣襟。

    “拿去换些银子,好好过活罢。”裴汀说完,撑着榻侧站起身,穿好鞋袜,朝外走去。

    “公公!”侍卫跟在他身后,焦急劝道,“您不能出去!乱军兴许已经入了宫,您还是和我……”

    裴汀回头,朝他笑了笑。

    苍白的脸色在朱红宫墙的映衬下显得妩媚惑人。

    裴汀整了整衣衫,仿佛还是以往那个一手遮天,权倾朝野的司礼监大太监。他听到兵刃交接、厮杀呼喊的声响,隐约还夹杂着快要飘散在风中的追问。

    那个他还不知道名姓的侍卫是个死心眼,似乎仍在劝他出宫,去南边谋生。

    裴汀看着熊熊燃烧的宫殿,泼天射来的箭雨,在心中道:“下辈子吧。”

    【叮!检测到宿主符合绑定要求,请问是否绑定?】

    【叮!宿主未作出反应,系统尝试唤醒中……】

    裴汀记得自己被万箭穿心,死于乱军之中,意识却没有立刻消散,反而听到了不厌其烦的提示声。他想要开口呵斥,嗓子却发不出一点声响。

    那道冰冷的提示音安静了片刻,四周死一般的沉寂。忽然间,铺天盖地的回忆画面涌入他的脑海。

    裴汀看到自己刚进宫的凄凉模样,也看到一朝得势后的声色犬马。雪花般的画面闪过,然而只让他觉得厌倦。他早就受够了宫里的藏污纳垢,厌烦了永不停歇的明争暗斗,所以才不愿追随皇帝西狩,甘愿葬身皇宫。

    画面闪动到最后,变得越来越慢,似乎已经放弃这个无动于衷的对象。

    裴汀却忽然被一副画面吸引住了。

    满目清脆的山间错杂着几亩农田,一头老迈迟钝的黄牛正站在田埂上嚼着青草。年轻的主人再三催促,它才不情不愿地犁起地来,远处的村落升起袅袅炊烟。

    这样稀松平常的乡间生活,让他不禁向往起来。

    【叮!成功唤醒宿主!】

    【恭喜宿主绑定JJ虐渣系统!我们的目标是:没有渣攻!】

    裴汀睁开双眼,看着镜中那张陌生的脸,微微蹙起了眉头。

    绑定系统后,他在系统空间停留了不短的时间,把自己遭遇了什么,接下去要做什么事都摸得一清二楚。他接受了系统的虐渣任务,要让六个副本世界的渣攻痛不欲生。作为回报,系统会在任务完成后,帮忙达成他生前最强烈的心愿。

    “我可没想着去乡下种田。”裴汀反驳道。

    系统419好脾气地回应:“好的宿主大大,是的宿主大大。检测到距离剧情人物不足20米,请宿主大大打起精神来,争取早日完成任务哦。”

    裴汀这才把目光从梳妆镜上移开,站起身来。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西装,宽窄合称,勾勒出挺拔身材和细瘦的腰肢。

    这身衣服对习惯了宽衣大袖的裴汀来说,显得太过合身了,他的手指在衬衫领口停了停,想把顶上的扣子解开几颗。

    “嫂嫂,这件衣服可不能脱。”一名青年推开房门,进门后随手关上,靠在墙边笑着望来。

    裴汀解扣的动作一顿,若无其事地转过身:“你怎么来了?”

    青年快步走上前,笑容灿烂,脸上若隐若现的酒窝更是迷人。他一手按住裴汀的肩膀,一手撩起他额前的碎发,感叹道:“嫂嫂生得真好看,我开始羡慕起大哥的福气了。”

    他的语气诚恳,中间还夹杂着不加隐瞒的失望和低落。要不是裴汀早就对这个世界的剧情烂熟于心,几乎要被这毫无破绽的演技瞒过去了。

    裴汀接受的任务全都是JJ渣贱文的平行世界,这个也不例外。

    他这具身体的原主名叫程安,出生在败落的商人家庭。程父一次投资失败,负债千万,走投无路之下不得不把儿子嫁入豪门抵债。

    这个世界的同性婚姻已经合法化,但上流社会中的大多数家族依旧选择男婚女嫁的传统模式。原主之所以能嫁入豪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出在豪门沈家。

    沈家的大少爷,他未来的丈夫,是个下肢瘫痪的残废,不能站立,也……不能人道。

    除了自身残疾外,沈大少在沈家的地位也很微妙。他的生母和沈父早就离婚,进门的后母为沈家生下了一子一女。这位后妈为人精明,能量不小,说动沈父逐步架空沈大少的权力,又给他许了一门不上台面的婚事,可谓后妈中的中流砥柱。

    原主嫁入暗流涌动的沈家,自然过不上好日子。站在后妈那边的人,不把这位“大少奶奶”当一回事,对沈大少忠心耿耿的人也嫌弃他妨碍了对方的事业,至于本该和他相互扶持的丈夫,对他表现得更是冷淡,连话也没说过几句。

    唯一对原主展露出善意的只有沈家二少爷,沈初冬。

    沈初冬亲自将原主接到了沈家老宅,悉心照料他的衣食,还为他狠狠教训了几个势利眼的下人。也是沈初冬力排众议,让原主进入沈家的公司历练,给予他支持和肯定。

    如果说嫁入沈家对原主来说,无异于坠入冰窟,那么沈初冬就是他在彻骨寒冰中唯一能感受到的温度,是他小心安放在心口,用来熨帖血脉的暖汤。

    原主无药可救地爱上了沈初冬。

    在沈初冬的设计下,原主为了他盗取沈家公司的机密,导致股价剧烈波动,沈大少因此也被架空,排挤出决策层。沈大少追查资料泄露案,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原主,原主走投无路,想要寻求沈初冬的庇护,却撞破了他和其他人翻云覆雨的场面……

    “嫂嫂,准备好了吗?”沈初冬上前一步,和裴汀贴得极近,双唇若有似无地擦过他的脸侧,“大哥在下面久等了。”

    裴汀定定的看着他,镇静地把一只手撑在他胸口:“我没什么要准备的。倒是你,沈初冬,你准备好了吗?”

    沈初冬一愣,随机换上温和的微笑:“为了今天的订婚典礼,大家事先准备了半个月,一定不让嫂嫂失望。”

    裴汀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迈步离开休息室。

    沈初冬看着前方清瘦的背影,觉得先前被抵住的胸口隐隐发烫。他的印象里,程安是胆怯的,柔弱的,像是一只被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只要按时投喂,就能让对方唱出动听婉转的歌。不,没有那么名贵,他不过是一只飞不出囚笼的山雀,迟早要被他,或是被他那位大哥捏碎喉骨,痛苦死去。

    这是他早就料到的事,也谈不上有任何愧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像是有人已经脱离了掌控,一去不回头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了qwq

    前三章留评随机掉落50个红包,没有那么多评论的话就都送~

    侍卫喃喃道:“不用您下地……”

    “不用我下地,难不成你养我?”裴汀被对方认真的神色逗笑了,他没想到宫里还有这么实心眼的小玩意儿。他嘴角一勾,脸上也有了几分润色。

    “我养您!”侍卫坚定道,“我……我能养您的……您就在屋里歇着,我还和现在一样伺候您……”

    侍卫猛地抬起头,清澈的双眼中闪烁着满是希冀的光:“去扬州,属下的故里。属下家中还有几亩薄田,一头耕牛,好生耕种,也能衣食无忧了。”

    裴汀没料到对方当真会回答,一时无话,片刻后才揉了揉眉头,漫不经心道:“你是要我跟你去乡间做个农夫?”

    侍卫猛地涨红了脸,连连摇头。

    裴汀盯着他,想从那张年轻的面庞上看出一分虚情假意。半晌后,他稍稍坐直身子,抬起一足,恰好踩在了对方的心窝处。

    侍卫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随着足尖向下点去,双颊上的绯色变得更浓。

    裴汀自嘲道:“不说我拿不拿得动犁,就说我这双一到阴雨天就废了的腿,如何能下得了地?”

    他幼时进宫,无依无靠,吃了不少苦才爬到现在的位子。当初得罪过他的人都已经死的死,残的残,但当年留下的病根却无法拔除。他的身子比起常人柔弱单薄,肤色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一双腿更是在阴雨天便疼痛难当,几乎无法动弹,只能躺在榻上度日。

    裴汀眯眼享受着,不在意地笑了笑:“那你倒是有心了。”

    他虽这么说,却从托盘里拈了一片软糕,含在口中轻轻嚼着。

    白色碎末沾在嘴角,裴汀也不去取帕子擦拭,伸出舌尖在唇上一卷。嫣红的唇瓣沾上水光,看着倒比他手中的糕点更可口。难怪民间谣传,在宫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裴公公,正是靠着以色侍人才爬上了如今的位置。

    一名身穿青衣的侍卫掀开帷幕,轻手轻脚地走近偏厅。他还没靠近那位贵人身侧,就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

阅读今天公公虐渣吗[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天降鬼才》《大宋王侯》《将军有喜》《流氓艳遇记》《兵临天下》《直播之恐怖进化》《诛唐》《如蜜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634/5670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