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

    月连绵点点头,却迟疑了一小会儿才问道:“姐夫,你就是阿姐嫁给的那个人吗?” WWW.KanXs.ORG

    夏温言却是不想月连绵竟会问他这般的问题,是以他怔了怔后才点了点头,“嗯,怎么了?”

    “可是阿姐为什么和姐夫住了就不回来和连绵还有娘一块儿住了呢?”问这个问题时,月连绵又回过头来看向夏温言,“是,是姐夫抢走了阿姐吗?”

    “我不叫小豆芽菜,我叫连绵!”月连绵小嘴微噘,一副不服气的模样,仰头看着竹子反驳他道,“我知道什么是嫁的,大伯娘他们说给我听过的,就是阿姐以后要和姐夫一块儿住,不回来和我还有娘一块儿住了。”

    可是他不懂,阿姐为什么非要去和姐夫一块儿住可以?

    夏温言倒是先开口了,“连绵可是有问题想要问我?”

    夏温言觉得这个小家伙长得很像月连笙,尤其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只是这个孩子长得实在太过瘦小了,单单是瞧着就已招人疼了。

    “哦。”月连绵点点小脑袋,却没有离开,依旧扒拉着门框盯着夏温言瞅,然后又问道,“姐夫,我可以进去和你说说话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月连绵双手扒拉着门框,朝屋里探着小脑袋,怯生生地看着夏温言,“你还难过吗?你好些了吗?”

    竹子觉得这颗小豆芽菜不错,挺招人疼。

    夏温言看着他,微微一笑,“我不难过了,好多了。”

    “你阿姐不会死的,别害怕。”夏温言安慰月连绵,“她不会有事的。”

    其实,这话也是在说与他自己听。

    “可是,可是……”月连绵抬头看看夏温言,又看看竹子,最后低下头来,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可是什么?”夏温言看了竹子一眼,无奈道,“看看你,把孩子吓着了。”

    “连绵别怕,他不过是逗着你玩儿而已,他其实个好哥哥的。”夏温言说完,示意竹子笑一笑。

    月连绵再抬起头来看竹子时,竹子朝他笑了笑,却是笑比不笑还难看,让夏温言真是无可奈何。

    “连绵方才想说可是什么?”瞧着月连绵脸上的表情没那么害怕了,夏温言才又问他道。

    “可是大伯和大伯娘他们都说,都说阿姐嫁给姐夫会死的,不会再回来了的。”月连绵说完咬了咬下唇,好像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一般,“这是真的吗?”

    听了月连绵的话,竹子顿时暴跳如雷,“公子,这月家简直——”

    竹子恼怒的声音太大,令月连绵又缩到了夏温言身后,小脸发白,什么都不敢再说,更什么都不敢再问。

    不过竹子的话却是没能骂出来,因为夏温言目光沉沉地看了他一眼,他愤怒的话就立时断在了喉咙里。

    伺候夏温言这么多年,他很清楚他家公子的脾性,他家公子极少极少生气,面上更是从不没有愠色,可这丝毫不表示他没脾气。

    只是竹子并不知道,夏温言这脾气并非是冲着他,只听他语气有些冷淡地问竹子道:“少夫人离开前去打水有多久了?”

    “回公子,有差不多两盏茶的时间了。”竹子赶紧回答道。

    “依你来看走完这月府可需要两盏茶时间?”夏温言又问。

    “竹子觉得一盏茶的时间都用不到。”这窄街的宅邸再大也不会大到哪儿去,不过竹子有些不明白夏温言为何忽然问这么样的问题。

    只听夏温言又问月连绵道:“你可知你阿姐上哪儿打水去了么?”

    月连绵点点头。

    “带我去找你阿姐,好么?”

    “嗯嗯!”月连绵这次将脑袋点得很用力,好像夏温言去找月连笙是件很值得他高兴的事情似的。

    竹子知道自己这会儿肯定劝不住夏温言好好在这儿坐着歇着等着就好,故而他伸出手就要扶起夏温言,谁知夏温言却在这时自己站了起来,大步往屋外走去。

    其实夏温言自己都不知道,他这连抬手都无力的身子在此一瞬之间是哪儿来的气力,竟是他心想着一定要站起来去找她便真的站了起来,甚至不用人搀扶便能走动。

    而他此时,也无心去想这些。

    月府整个东院与夏家府宅比起来,不过与其一个小跨院等同大小而已,但与邹氏所住的西院比起来,却是大去了好几倍,堂屋偏房耳房也一应具有,倒确实像个小府邸。

    只是这庭院里静悄悄的,唯有一背部佝偻的大爷在雨中清扫被雨水打落的木叶,可天还在下着雨呢,这般清扫又如何清扫得干净?为何不待雨停了再打扫?

    竹子觉得这月家人可恶极了,也奇怪极了,怎的连个主人家的人影都没有?该不是还没有睡醒吧?不会吧?这都什么时辰了。

    月连绵走在前边,不时回过头来看看跟在后边的夏温言,生怕他跟不上似的,好像连他这么个小小孩子也看得出来夏温言走得很吃力。

    月连绵带着夏温言从庭院里的游廊绕过了堂屋小前院,直走向后排房,那儿是厨房所在,水井也在那儿,可他们走到那儿的时候却不见月连笙的身影,便是前边月连绵留在那儿的水桶也不见了。

    厨房里有响动声传来,继而见着一个五十岁模样的老妇从里边走出来,月连绵赶紧跑上前,着急地问道:“吕大娘,你没有看到我阿姐?”

    这老妇长得慈眉善目,可从她面上和手上那深深的褶子看得出她是个饱经风霜的女人,否则这把年纪了还怎会到别人府上来当一个下人?

    吕大娘看到月连绵,慈爱地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摸出一个还没有半个巴掌大的小纸包,像递宝贝似的递给月连绵,道:“这是大娘今晨出门买菜时卖花糕的大婶给的,大娘特意给你留的,拿去吃,啊。”

    “谢谢吕大娘!”月连绵欢天喜地地接过,只听吕大娘又道,“本来大娘想给你把打好的水提过去的,但是你阿姐自个儿急急忙忙跑来提了,然后大小姐正好来叫我给她打水洗脸,瞧见你阿姐,就把她叫去了。”

    “大小姐把我阿姐叫去了!?”月连绵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紧张,小手抓紧得手里的纸包都变了形,继而难过道,“吕大娘,你说大小姐这回会不会又欺负我阿姐?”

    吕大娘叹了一口气,“大娘也不知道,哎!”

    吕大娘这会儿才注意到月连绵身后身披白狐裘衣的夏温言,一时间震惊得有些说不出来话来,“这,这,这是……”

    月连绵回过头,然后笑道:“这是我姐夫呀!会保护我阿姐的人哦!”

    吕大娘浑身一颤,抖着身子就要给夏温言行礼,夏温言却抬手扶住了她,温和道:“大婶可否告诉我你们说的大小姐将连笙找去了哪儿?”

    “回,回……回夏大公子的话!应该是,是找去了大小姐的屋里。”吕大娘战战兢兢,倒不是夏温言长得太可怕,而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富贵的人,打心底里慌张罢了。

    夏温言点点头,“走吧,连绵,去找你阿姐。”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恨周一!对!奏是恨!

    孩子虽天真,却也最是能辨人,谁是真的待他好,谁又是真的好人,他们好似有一种奇特的感知似的,总能知道。

    月连绵反射性地躲到夏温言身后的举动无疑说明他心中认可了这个姐夫。

    夏温言微沉下脸色,轻责竹子道:“竹子,别吓着孩子。”

    孩童的问题总是天真的,有时候又会天真得让人难以回答,至少这问题要是问了竹子,他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答。

    夏温言则很是认真地回答了小家伙这个天真的问题,“因为姐夫身体不够好,随时都有可能死掉,所以你阿姐要陪着姐夫,就没有办法回来和连绵一块儿住了。”

    明明是让人很难过的话,夏温言却说得很平静,因为“死”这个字,打他从娘胎出来开始便一直伴随着他,他是一个随时都会死掉的人,死亡无时无刻不形影相随。

    竹子知错地微微低下了头,心中却替夏温言不平。

    公子就是太好说话!所以什么人都拿公子来说事!这不,连一颗小豆芽菜都能说出这么不入耳的话来!

    月连绵睁大了眼,显然“死”这个字眼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且很令他震惊害怕,只见他忽然握住了夏温言的手,慌道:“不要不要,姐夫不能死的,姐夫说了要保护阿姐的!姐夫不保护阿姐的话,阿姐就会死的!”

    “小小孩子胡说些什么呢!”“死”这个字由天真的孩子嘴里说出来,就像带着无数根针直扎人心,令竹子忍不住轻斥了月连绵一声,吓得月连绵身子一抖,缩到了夏温言身后。

    竹子则是在这会儿忍不住笑了,打趣月连绵道:“小豆芽菜,你才这么丁点大,就知道什么叫‘嫁’啦?”

    “当然。”夏温言笑得嘴角的弧度更上扬了些,真是个乖巧的孩子。

    月连绵这才把小手从门框上拿开,走进屋里,走到了夏温言身旁来,仰着小脸看着他,天真的大眼睛里写了满满的疑问,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似的,可又怯怯的不敢问。

    像豆芽菜一样的小家伙,关切的话仿佛能暖到人心坎里。

阅读病相公和娇媳妇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山洼小富农》《女装文艺人生》《道君》《龙武战神》《小兵传奇》《金枝御叶》《青春有毒》《极品佳人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666/5671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