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夏佐关上了车窗,坐在驾驶室里抹了把由于太困而流出的生理眼泪。他抬眼看了看仪表盘,心想着今晚一定又是一场恶战。

    自己的对手叫艾伦,夏佐跟他打了不少次的交道——尽管他至今为止都没能看清夏佐到底是谁。

    他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时间——九点四十八——还有两分钟今晚的比赛就将揭幕了。

    那家伙和他的年龄相仿,刚刚破天荒拿下属于自己的驾照,只要出街,必然是横冲直撞的飙车。

    想到这,夏佐不免轻笑了一声。

    于是这里就成了街头飞车党们的好去处。每逢深夜总会看到废场里豪车云集,不少没有比赛的好事者们也喜欢往这凑一凑,无非就是下点不痛不痒的赌注来瞎猜一通今晚比赛第一的桂冠又属于了谁而已。

    抬起手悄悄的瞄了一眼腕上的电子表,金姆觉得这一个小时过得宛如经历了一个世纪般的煎熬。女子学校那些蹩脚的校规让金姆在心里暗道见了鬼,而坐在讲桌前的米希尔小姐简直像极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摄像头,刻薄的目光令金姆抽不出一点的时间去看来自夏佐的短信回复。

    她现在只希望留堂的下课铃能够赶快响起,赶在深夜十点之前到市中心去观看自己队友替她打比赛或许也不会成为一种坏事。反正没有老师能拦得住她,更没有条子敢去拦夏佐。

    欧文斯才没有兴趣去管宿舍的门到底是开着的还是落了锁的——比起这些,更吸引着他的是那场以夏佐为主角的车赛。

    欧文斯只知道夏佐那辆黄色的保时捷GT3,漆好像还是后来他自己去喷的,他很少开这辆车出门,一直扔在学校宿舍的地下车库里。

    其实欧文斯还是挺好奇夏佐是怎样做到让人对他的身份浮想联翩的。洛杉矶的地下赛事里流传着一句话——“追上匿名者便可以看清他的面容”——只不过据欧文斯所知,目前为止还没能有人真的追上那位喜欢泡在罗德里格的酒吧里的“匿名者”先生。

    欧文斯闭着眼睛。他不喜欢身边这位素不相识的年轻人,更不喜欢他的滔滔不绝。欧文斯听说过加州幽灵。那是一支转跟飓风过不去的车队,说是在旧金山组建而成,其实幽灵的车手零零散散的栖身于全美不同的繁华城市。

    “早晚会与你有关的。” WWW.KanXs.ORG

    青年转过身看了欧文斯一眼,像是在开玩笑似的。“Anyway——我叫奥斯汀,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你迟早还会再碰到我的。”他把烟蒂扔在地上,用价格不菲的限量版球鞋将它踩灭,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欧文斯没有理会这个奇怪的话痨,反倒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辆M4的上面。

    高调——比欧文斯见到过的任何一辆性能车都要高调。金属红色的漆面上贴着各个改装品牌的水印,从卡钳到尾翼无一不是现下正风靡街头的高档套件,被摘去消音的跑车只需要轻轻踩下油门便可听到震天响的引擎低鸣。

    夏佐的保时捷从外观上早已被艾伦的车甩了好几条街。

    欧文斯靠在自己的跑车上,不免得思考起这个叫艾伦的年轻车手到底是什么来路。

    灯灭。

    挥旗。

    挂挡。

    比赛在人群沸腾的欢呼声中拉开了帷幕。

    艾伦一脚油门窜远了,留下身后刚刚起步的夏佐。

    废场的赛道长度一共只有十五公里,除去三个高难度的直角弯以外基本上就是速度判定一切。这是洛杉矶为数不多的简易赛道,换句话说,这种夜路就算是刚刚学会驾驶的菜鸟都敢跑。令夏佐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每年在这种赛道上犯低级错误的顶级车手都不在少数。

    或许轻敌真的可以致命。

    夏佐熟知属于洛杉矶地下赛事的每一条公路,并且可以做到用不同的策略去应对不同的比赛。

    所以他根本不着急。

    艾伦的猛踩油门顶多是让夏佐吃了一嘴的灰而已——但无论怎样,夏佐都可以看到不远处M4的猩红尾灯。

    没礼貌的家伙。

    夏佐浅浅一笑。他了解艾伦什么脾气,先发制人是那家伙的惯用战术。虽然两个人只在赛场上打过照面,可是夏佐敢保证他了解艾伦甚至胜过了了解飓风里的任何一位车手。

    艾伦喜欢在深夜里空无一人的道路上加速狂奔,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显现出他的车技究竟有多高人一等似的。

    他透过后视镜看着那双忽远忽近的刺眼车灯,思考着如何摆脱那辆紧追不舍的GT3的同时顺便思考着夏佐的驾驶风格。不紧不慢,却恰到好处。夏佐每一次发起的超车都能让对手措手不及,可看上去又是毫不费力似的。这家伙是个极其难缠的车手,无论是在公路上还是在赛道上,夏佐都扮演着危险人物的角色。

    更何况艾伦并不知道夏佐是谁——他只知道这辆每次都能把他逼疯的保时捷来自飓风。

    但——也正是这辆保时捷在不断的鞭策着只有十六岁的自己成为一位更优秀的街头车手——至少艾伦经常会这么想;至少这种可笑又可怕的念头每次出现在艾伦的脑海里都不会超过三秒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他想要击败保时捷的坚定决心。

    艾伦往右边的车道驶去,试图占据整条公路的正中央,以便来应对夏佐接下来会从不同角度发起的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惊险超车。

    艾伦会给自己留那么零点几秒的反应时间的——尤其是在和飓风的车手们比赛的时候。

    夏佐并不着急。

    他关上开着一条细缝的车窗,漫不经心的踩着油门跟在艾伦的后面。夏佐始终保持着两百米的车距,甚至把车调到了定速巡航的模式。

    他太了解艾伦的策略了——只需按兵不动,这家伙必然会自露破绽——再不济的话也就是在快到终点时的那条急转弯上加速超车而已。夏佐以前经常这么干,在那条几近九十度的直角弯上玩漂移,烧的轮胎冒出灰白色的烟雾,他仍是乐此不疲的跑上一遍又一遍。

    反正废场是他躲开熟人从市中心回宿舍的必经之路。

    艾伦看了一眼身后的保时捷。

    多年的驾驶经验似乎是在向他诉说着一个事实——夏佐这个混蛋玩意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的意思。他在敷衍——在以毫不在意的方式继续着这场比赛。

    他判断的出夏佐已经开启了定速模式,甚至能够大体的估算出他的车速到底稳在了多少迈上。艾伦暗自感到不爽,可又猜测不到身后的夏佐到底用的是什么策略。

    不带这么玩的吧——

    太他妈的不尊重对手了!

    艾伦用余光瞥了瞥仪表盘,随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扬长而去。他在生气——非常生气。引擎的轰鸣声夹杂着夜晚的狂风似乎是在给艾伦鼓劲一样,他听习惯了在街头比赛里车迷们的热情欢呼,却也听习惯了凌晨公路空无一人时的可怖风声——又是还夹杂着雨点毫不留情的打在车身发出的噼啪声响。

    夏佐的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艾伦这家伙果然不出他所料的加了速——还不是一般的踩油门——夏佐能看得出前面的这家伙是打算把那辆高调的宝马开出在直线道路上的极限水平来。

    “来追我啊——”

    艾伦低声自言自语,仿佛是在用这种无聊的方式挑衅夏佐一般。

    只不过对方根本不知道罢了。

    180。

    190。

    210。

    ……

    艾伦看着时速表上的数字不停的在往上蹦,但是身后的灯光还在。夏佐依然紧跟着艾伦。

    “你他妈的……”

    艾伦点了点刹车,四个车轮吱吱地响着入了弯,但是车速过快了,这辆宝马根本没能做出最佳走线。

    但是夏佐就不一样了。

    保时捷的刹车灯亮起,夏佐迅速打方向盘,车子干净利落地冲向弯心,再出弯,V6发动机咆哮者将车子推了出去,再次咬住那台高傲的M4。

    “真他妈的见了鬼!”

    艾伦高呼不妙。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不小心竟然让看上去不记成败的夏佐占尽了优势。

    GT3的那两站标志性头灯依旧在后视镜里。

    不远处又是一个弯道,艾伦看着保时捷减了速,然后自己也猛踩刹车,然后一下子把方向盘打到了一个很大的角度,挑衅一般地来了个大角度漂移,漂移的时候还不忘了卷起山火一般的轮胎烟。

    “艾伦·查尔斯顿,”

    夏佐笑出了声,“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新意……”言下之意就是每一场比赛艾伦都会这么跑。

    他跟艾伦又不是第一次交手了,艾伦想怎么跑,大概会怎么跑,夏佐用保时捷的左前轮都能想的出来。

    重回直线赛道,夏佐的GT3已然紧紧咬住了艾伦的M4。

    进入最后一个弯角,一直提前刹车的GT3明显显示出了它的速度优势,而M4几乎是在每个弯都要滑那么几米。

    艾伦的领先开始的变得吃力起来。

    “查尔斯顿,我就不等你了!”

    夏佐紧紧抓住方向盘,在弯道前仅仅比M4早那么一点点踩下了刹车,M4依旧错过了最佳刹车点,带着点四轮漂移过弯。这一次,夏佐直接将车头引到最靠里的位置,紧贴M4的车尾。一出弯,夏佐直接油门踩到底,冷静平和的驾驶风格稳定住了GT3的车身,一下子超越了M4。

    “没有长进。”

    夏佐从后视镜里看着宝马的头灯,嘴角勾起一丝无谓的弧度,眼里写满了轻松的笑意。

    他有些犯困了。

    夏佐不禁怀念起宿舍里那张柔软的单人床,以及马克杯里的热巧克力——尽管等他回去早就凉透了。

    收油门。

    踩刹车。

    减速。

    ……

    夏佐轻轻踩着刹车踏板,将车停在了终点线前。

    他不会在这个时候下车,更不会没有礼貌的绝尘而去。

    金姆没有来。

    夏佐深知这一点。

    反正自己也是替她打比赛,更何况他毫无悬念的又赢了艾伦一次,金姆早就对这种消息免疫了——如果夏佐被人超了车,那才是天方夜谭呢。

    -“开车,停车场见。”

    短信提示音响起。

    夏佐解锁手机的那一刻便笑出了声,一瞬间困意全无。

    -“你居然能跟上我的车来到废场。”

    夏佐快速的回复着。

    -“我真没想到。”

    他又发送了一条。

    -“废话。”

    昏暗的废弃停车场里,欧文斯发动了跑车,顺便秒回了夏佐的消息。

    “不知道。”

    欧文斯把铁罐放到了自己GTR那条宽的可以当桌板用的尾翼上,以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回应着。

    “跟他比赛的是那辆M4,车主叫艾伦,是幽灵车队的年轻新星。因为艾伦长得不错,所以每场有关于他的比赛总是人满为患——我的意思是,你也看到了——在场支持艾伦的大多都是姑娘们。”

    “你知道那辆黄色的保时捷吗?”

    欧文斯开了一罐汽水,听着身边人群的窃窃私语。在街头待过的人都知道以称呼车型来代替车手的名字的规矩,可欧文斯还是有些难以适应。

    和他搭讪的青年大概只有十六七的样子,穿着一件过膝的卡其色风衣,染着浅灰色的短发,语气里充满着调侃的感觉。

    青年轻吐着烟圈,“至于那辆GT3里的家伙,自诩‘匿名者’,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他的真容,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是他是飓风的车手。”他掸了掸烟灰,继续说道,“还有人直接猜他是个姑娘,不然为什么要这么神秘呢?”

    “关我屁事……”

    欧文斯刚想说“知道”的;只不过想起了不久前埃德文在酒吧里对他说的话,干脆边把到嘴边的“Yea”又就着汽水咽了回去。

    青年低头点了一根烟,冲着欧文斯挑了挑眉毛:“那你知道跟他比赛的人是谁吗?”

    艾伦的驾驶风格被夏佐摸了个透。

    罕见的GT3到了“废场”赛道的时候也就变得不起眼起来。

    “废场”赛道名如其意——其实就是郊区一没有修好的公路。由于资金短缺导致了这条公路常年被晾在荒无人烟的拆迁区域,政府没有过问,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去打听了。

    有意思的是,整个加利福尼亚并没有几个人知道那家伙的真实身份,而有飓风那位一传十十传百的代号“匿名者”的比赛总是能吸引到不少爱热闹的好事者。

阅读尾灯旧梦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大帝姬》《平天策》《超神机械师》《国民校草是女生》《冠军之心》《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冷冬待君眠》《美女在上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713/5672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