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鬼话

    看着这对奇怪的夫妇,王艳心中有些好奇。他看着何建平问道:“建平,怎么还有这么怕老公的人啊。” WWW.KanXs.ORG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碰到,本来我看见老娭毑可怜,想多给她点的。没想到好心却办了坏事。”何建平郁闷的说道。

    两人开始打闹其来,店里顿时被暧昧的气氛弥漫。

    “你喜欢就好了,我就怕你把我吊起来打。”

    “你什么意思?我有这么凶吗?”

    听到这句话,老婆婆马上就转身跟在老阿公身后走了,何建平马上追了出去,想把那些糖果给那老婆婆,可是那老婆也不说话,一个劲的摇手。

    “五毛钱怎么称啊?”王艳小声的在何建平耳边说道。

    何建平对王艳眨了眨眼,拿起了一个袋子就去装糖果。口中也说道:“好的,娭毑,您稍等啊。”说完就大把的抓起糖果放在袋子里面。

    经过肖旭东的事,何建平和王艳心头都好像被一些沉沉的东西压着。何建平也不太会哄人,所以心中有些紧张。女孩子的多愁善感也让王艳有了些慌乱,因为她心中爱慕何建平这个事实是无法逃避的。

    吃完王艳准备的晚饭,何建平拉着王艳的小手坐在店里闲聊着。这时店里走进来了一个老婆婆,年龄目测应该有70多岁,身上穿的衣物显得很是朴素。好吧,说白了就是寒酸。那老婆婆在店门口徘徊了一会才进来的。进来后看着零食有些犹豫,好像在考虑什么。

    何建平马上起身问道:“娭毑,您想买什么?”那老人嘴巴张了几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袋子,袋子里装了一些散钱,她小心翼翼的从中扯出一张五毛的钱说道:“老板,可以给我称5毛钱这个吗?”说着她指着零食堆里面的糖果,眼神有些尴尬。

    何建平朝王艳眉间一抹,王艳看到一个白影正站在店里。王艳认出,就是昨晚扛肥料的那个老阿公。跟何建平一起久了,她也就没有了一点恐惧的感觉。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那道白影有些惊讶,开口说道:“你们能看见我?”

    何建平也不直接回答,悄悄的摸出这一张符纸,然后弹出说道:“您请坐咯。坐下说。”

    老阿公看到后,笑了笑说道:“原来是法师,那我就不担心了。”说着也坐到了符纸变幻出的凳子上。

    “您老来我这里,不知有何贵干?”何建平问道。

    “没什么事呢,家里在给我办法事,一来呢,我嫌有点吵。二来我就是想看看,我堂客昨晚想买什么。”老阿公有些尴尬。

    “就是那个!”王艳站起来,指着糖果说道:“昨天她说怕你打她,最后都没买。”王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对老阿公是有些看法的。

    老阿公也听出了王艳话中的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老婆子啊,也是我不好。你们知道,我们活的年代可比不上你们这代人,以前我们那时候穷啊,哪像现在这样要什么有什么咯。”

    老阿公兴致不错,开始讲起了故事。何建平和王艳也正好没事,就认真的听了起来。何建平起身把店门关了,在老阿公面前点燃了几根香烛,搂着王艳坐下了。

    老阿公道了一声谢,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打趣的说道:“你们年轻人啊,还流行什么谈恋爱,我们那个时候结婚啊,一般不进洞房,不知道新娘长什么样子呢。”

    说着,老阿公在香烛上吸了一下,王艳有些害羞,偷偷的掐了一下何建平。

    老阿公带着一些自豪接着说道:“我算好,我堂客(老婆)是捡的,那时候,她娘带着她讨米,到我家后,我娘就煮了饭给她们吃。怕是看到我家有饭吃,她娘就把她留在我家,给我当童养媳。也是当时社会不行,没东西吃呢。我们生了三个女,都饿的饿死,病的病死。到40多岁生个崽,还掉井里淹死了。”这时候,老阿公的亡魂脸上有了浓郁的悲伤。何建平和王艳听着,也替老阿公感到难受。

    老阿公又吸了一口香烛,沉声说道:“我其实也不是不准她吃零食,只是以前真的买不起呢。我记得以前我在地主家里做长工,有时会偷一些零食给她吃,她喜欢这些东西。但每次都只吃一点点,剩的会藏好久。她怕我打她也是我不懂事,那是我娘刚过,我就准备了一些供果,被她偷偷吃了一点。本来敬神以后是给她吃的,只是她没忍住嘴馋。我就打了她。我们旧社会的男的,总觉得打堂客没什么。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对她不住。我年轻时性格暴躁,她一直都怕我,其实我真的没打过她几次,她又不是好吃懒做的人,我也舍不得打她呢。”

    老阿公明显有些歉意,只是他们那代的人都没读过几句书,心里有些想法,也不知道怎么表达。

    “她跟我一世,怕了一世。没过过好日子,却从来没有过抱怨。我这一世,有这种堂客真的是祖上积来的福分。我知道,因为没有给我留下子嗣,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没用。只是这哪里能怪她咯,又不是没生,只怪我们没那命呢。”老阿公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昨晚她想买零食吃,我真的从没说过不准买,不知道她怎么这样怕我。我以为她买了,我才催她走的,唉。。。。你追出来我才知道。本来打算今天买给她的,谁知道,我昨晚回去就时辰来了。要死的人了,被我害得想吃的都没吃成。我有些内疚,就忍不住来你们这看看她想吃的东西,看看是不是能想点办法。也不让她遗憾。”老阿公脸上有些无奈。

    “你的意思是。。。。。。”王艳好像听出了什么东西,开口想问,却好像有些不合适。

    “嘿嘿,是的呢,妹子啊,你看我的魂魄还这么精神,就是这个原因呢。她也就是这几天了,最主要的是天意,其次也是因为她胆子一向都小,我怕她一个人上路怕,我就在这里等她一起。以前啊,她经常问我和她哪个会先死。我跟她讲,要她先死,要不然啊,后事都不知道怎么办。她就嫌我呢,她说她先死了,我会饿死去。现在啊,我们哪个都不要担心了,天意体恤我们,让我们可以一起上路。”

    何建平和王艳听到这话,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老婆婆也会死,让人有点失落。

    “你们两个一看就是好人,不要为我们伤心,难道你们不觉得,我们能一起上路,是最好的结局吗?她不要怕,我也不要饿。这是福呢。”老人开口安慰起了两人。

    “老阿公,我明天送些零食去你家好不好,帮你了了心事,也不让老娭毑遗憾。”何建平问道。

    老阿公的亡魂突然眼睛一亮,接着却犹豫了起来。

    “老阿公,你今晚给我们讲的故事,让我们懂得了很多东西,我送些东西当报答你了。”何建平说道。

    “对呀,对呀老阿公,本来我有些害怕结婚的,现在不怕了。谢谢你点醒了我,给个机会让我们报答一下嘛。”王艳带着娇羞的语气,做着老阿公的工作。

    看到老阿公还是有些迟疑,何建平说道:“我是法师,必须顺从天意,您老来我这,被我看到,这就是天意安排,望老阿公成全我啊。”

    “行,那就多谢你了。”老阿公终于答应了。他知道何建平二人只是找些借口帮他,这天人永隔的,人情恐怕还不了,但是想到自己老婆,还是接受了这份恩惠。

    “老阿公,这个时辰恐怕是念往生经了,您得回去了。”何建平看了下时间,慌忙提示道。

    “是的,是的,我已经听见有法师叫我了。我这就走了。”

    “等下,你家的地址。”二人同时喊道。

    老阿公慌忙说了自己家的位置,说完就消失不见了。何建平默默记住了,拿着一个袋子,就装着各种零食。虽然不多,但是每种都拿了一点。

    “建平,我在肖旭东的事后,对婚姻有些恐惧,可是今天听了老阿公的故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到底哪里想通了。这感觉好奇怪哦。”王艳两眼含情,看着何建平说道。

    “我也是,我觉得,老阿公是爱着老阿婆的。这种爱无法言喻,可是却真实存在。也许这就是爱,平淡,却在各自心里。”

    王艳把头靠在了何建平身上,轻轻的点着头。何建平看着怀中的王艳,忍不住就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王艳抬起来了头,看着何建平浓情的双眼,缓缓的亲上了他的嘴唇。

    二人心中的情意喷涌而出,当夜燕转莺啼,一番巫山云雨直到天亮。

    一大早,王艳就爬起了床,只是一些疼痛,让她险些摔倒。何建平赶忙扶住,问道:“艳子,这么早起床干嘛?”

    “洗床单啊,笨吧。”王艳脸上红着,娇羞的说道。

    何建平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马上说道:“我来吧。”

    “你来什么呀,不相信你,你快去送东西。”

    “可是。。。。”何建平看着王艳,奇怪的眨着眼睛。

    “没事,你去你的。我坐着洗。”

    “那行,我先去送东西了。”

    何建平费了一些功夫,终于找到了目的地。老婆婆因为自己老公的离开正伤心,丧事还在办着,也没有吃零食的心情。但是听到何建平说是自己老公托梦买的时候,她大哭了起来,开始慢慢的把零食塞到嘴里,就着眼泪慢慢吃了起来。

    何建平没有久留,回到了店里后,就送王艳上班去了。

    当天晚上,何建平抱着王艳说情话的时候,两道亡魂来到了店里。二人看到后,知道老婆婆也已经走了。两个老人携手前来,见到何建平二人后,老阿公开口说道:“两位,大恩不言谢。我们要赶路了,特来辞行。说着两魂深深一鞠躬后就消失不见了。”

    何建平和王艳静静的呆了很久,然后相视一笑。显然两人都有些羡慕。王艳开口想说什么,何建平却没给她机会,粗暴的把她抱了起来,朝着卧室就走了进去。

    “那我倒是希望我看错了。”王艳马上说道。

    当夜,何建平和王艳一人睡一间房间,相安无事。第二天下午,王艳下班后回家接了一套衣服,早早洗完澡就窝在何建平怀里陪他看店。

    到了晚上十点多,他们还没关门,这时候街上几乎没人走动了。因为情话正浓,他们完全忘了时间。王艳的头躺在何建平的腿上,口中剥着瓜子。

    “咦?”被何建平抱住后,王艳突然看着门外发出了惊奇的声音。何建平看向门外什么都没看到,就看着王艳等答案、

    “我刚才好像看见刚才那个老阿公了,但是一晃眼就不见了,可能是我眼花了。”王艳解释道。

    “什么?”何建平脸色有了些变化,“看来。。。。”

    “您老怎么来了?”何建平突然站了起来。

    王艳以为有客人来,连忙站了起来向外看去,可是店里空无一人,顿时好奇的看向何建平。

    “什么?说完啊。”王艳看到他这个样子,好奇起来。

    “人死之前,地魂会离体,把自己去过的地方都走一遍。就是我们说的收脚印。看来那老公阳寿到了。”

    “你呀,心这么好,迟早这店会给你败光。不过,我喜欢的也是你这个。”王艳打趣的说道。

    “啊?怎么这么多啊。不行不行,老板我不要了,我老公会打我的。”老婆婆看着何建平抓了很多,马上现出了焦急的神色。

    何建平正要说什么,这时一个老阿公扛着一袋肥料走了进来对那老婆婆说道:“快走了,这个时候了,回家还要走半天呢。”

    这几天,王艳的家人去临县参加亲戚家的婚礼,王艳本来也应该去的,只是厂里事多,走不开。店里后面有房间可以住,何建平就多准备了一张床,把王艳留了下来,不放心她一个人呆家里。王艳一个人住在水库旁边,确实也会有些害怕。

阅读毛脚道士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妙手小村医》《我要做门阀》《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围城》《九真九阳》《新宋》《黑帝臣服:霸宠萌妻》《娇女谋略

本文网址:http://www.kanxs.org/kan/279/279740/5672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