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庆荣华

第六章、默许

  • 作者:千年书一桐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若有了这十二两银子,不但阿富娶亲的银子够了,还能拿出几两银子去买两亩山地,家里的孩子一天天大了,需要的口粮也一天天多了,总不能扎紧脖子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饿死吧?

再有,阿贵也十五岁了,没几年又该娶亲了,这一样样的,那样不需要银钱,总不能到那时又拿阿华去换亲吧?

偏这阿荣也是个拧的,居然跑去跳湖了。

再说了,她也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因而她和牙婆谈的是把曾荣卖去江州,江州那边靠着长江,往来船舶甚多,商埠也多,勾栏酒肆自然也少不了,还能卖上一个高价呢。

最重要的是,江州里安州有几百里远,神不知鬼不觉的,哪知偏不巧,这番话居然被曾富祥听到了,曾富祥和她闹了起来,这件事也就瞒不住了。

可卖曾荣就不一样了,十二两银子啊,这一大家人累死累活这么多年连个银子边都看不见,有几个大子还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给阿贵念书用的,就这样,还是不够,还得东挪西借的。

总而言之,换亲是四角齐全。

可田水兰不答应,一吊钱只够阿贵一年的学费,以后呢?

送走欧阳思之后,曾家人再次聚集在堂屋里商讨起曾荣的去向来。

依他的意思,换亲即可,换亲可以解决老大阿富娶亲的难题,且对方也答应贴补一吊钱给曾家,这一吊钱还能解决阿贵的学费问题。

最重要的一点,换亲不影响到曾氏一族的声誉,曾荣也不用去寻死,也算是给孩子一条活路。

说完,也不待屋子里的人回答,他径自背着手走了,一边走,一边摇头叹息。

堂屋里的人见曾有庆离开了,这才想起来进屋去看看曾荣,也就是他们讨论了半天的主角。

曾荣此时依旧闭着双眼,仍是没有清醒过来,因而也就不清楚这些所谓的亲人在外面说了什么,倒是坐在床沿边守着曾荣的曾华看到这些亲人们进屋,再次吓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细看之下,隐约还有丝丝的怒气。

可惜,这些大人们的注意力都在曾荣身上,也就没有留意到她。

而她终归也因为年龄太小,这丝丝的怒气在看到床上那张紧闭双眼的面庞后,最终也只是转为一声叹息。

正是因为这声不合年龄的叹息,让田水兰把目光看向曾华,“阿华,你大姐这半天一直没醒吗?”

见曾华摇头,王氏一边走上前一边说道:“方才不是站起来了么?这会怎么又闭眼了?”

说完,她把手伸到曾荣的鼻尖下,见还有气,又把手缩了回来,不过很快她又发现曾荣的面色不对劲,一脸的潮红,忙又把手放到曾荣前额试了试。

“不行的话还是花点钱请个正经大夫吧,别因为不舍得这几个钱把孩子耽误了,倒是你们损失的可不就不止几个药费。”王氏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晓得了,娘。”曾呈春点点头,答应了。

田水兰听了这话翻了个白眼,刚要开口,忽地想到了什么,改口说道:“娘,不是我们不愿意掏这几个大子,实在是拿不出来,不如这样吧,还请娘出面去跟小叔子们说说,看看能不能从他们手里挪借几个子来。”

“你?你这婆娘。。。”王氏一眼就看穿了这儿媳耍的什么心计,说的好听是让她出面去找另外两儿子借钱,其实和要有什么分别?到时还不出来,田水兰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因为不是她出面借的。

田水兰正待为自己辩白几句,床上的人开口了,“好吵啊。”

因着曾荣此时还在半梦半醒中,压根就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故而这几个字是用京城那边的官话说出来的,所以屋子里的人没大听懂。

好在曾荣的声音比较小,众人并没有十分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且这会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她的清醒转移了,也就忽略了她方才吐出的那三个含混不清的字。

再不济,万一将来他发达了,他还可以把妹妹赎回来,可以补偿自己的妹妹呢。

曾富祥是唯一一个不赞成卖妹妹的人,因为他心里明镜似的清楚,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压根卖不到这么多银子,所以这个恶毒的女人还是打算把妹妹卖去勾栏酒肆。

作为一家之主的曾呈春原本也不赞成卖女儿,可看着忧心的母亲和低头摸着自己大肚子垂泪的妻子以及一脸急色的二儿子,他抱着自己的头蹲下了身子,算是默许了。

因而,一大早听到阿荣跳湖,她委实吓了一跳,正不知该如何向曾家人交代时,突然听到家婆和丈夫维护她的那番话,这下她倒是有底气了。

不过田水兰也不傻,她虽然拿定主意要再卖曾荣,可因着她是后娘,这恶人不能让她做,所以她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抽抽噎噎地把家里的难处摆了出来,并为自己辩护了几句,同时也撒了个谎,没承认是要卖去勾栏,是卖去大户人家做丫鬟。

倒是王氏记住了之前田水兰念叨的那十二两银子,又听说是卖去城里的大户人家做丫鬟,还有月钱可得,影响不到孙子的前程,故而极力赞成要卖曾荣。

曾有庆见此,顿了顿脚,摇摇头,想说什么,可一看这屋子里的人均是满脸的菜色,且身上的衣裳也都是补丁撂着补丁,也清楚这一家子的日子只怕也委实是撑不下去了,否则,谁会舍得卖儿卖女呢?

因而,话到嘴边,他又咽回去了,耷拉着脑袋出了门,到大门口时,忽地想到了什么,转身对屋子里的人说道:“阿荣那孩子性子刚烈,只怕这事不好转圜,最好还是和她先商量一下。”

同样赞成卖曾荣的还有一个曾贵祥,曾贵祥也清楚家里的状况难以供他继续维持学业,只有卖了这个妹妹才能解决眼前的这一堆难题。

用他自己的话说,换亲也是一种买卖,与其把妹妹卖给一个半瞎子,还不如卖给一个大户人家来的实在,说不定妹妹以后还能有什么奇遇呢,万一被对方看中了,还能拉扯一下曾家呢。

至于曾荣说的什么影响到阿贵的科考什么的,田水兰压根就没往心里去,不念书了才好呢,不念书还能省不少费用呢,家里还能多一个劳动力呢。

再有,她很快就要生产了,手里不得有几个余钱?

另外,这个家一年到头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她不得早点为自己的孩子打算?

曾有庆虽不是曾荣的亲祖父,可因着卖曾荣牵扯到整个家族的声誉,故而他先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赞成卖曾荣,但不反对换亲。

阅读庆荣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