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好一条俊俏的狗腿

    声音入耳,他忽然顿住了。这尖锐有有点变声期沙哑的声音决不是自己的嗓音。同时更多的不协调感涌上了心头,他尤其品味了一下身体的感受,那旷远的暖风吹拂着他光溜溜的身子……

    他也顾不得自己可能受的内伤,不太适合太大的动作什么的,凭借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挺身坐直了身子,慌忙揉去糊住双眼的脏污,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也发现,自己的眼镜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这个很正常。关键是自己现在双眼6.0的视力妥妥的,完全不像原来大几百度的近视眼加散光。这个利好非但没让他高兴,反而更加的惶恐。至于听力嗅觉等都有加强,已经无暇细细分辨。

    他身旁及身后是黑压压的森林,高大的树木参天蔽日,仿佛从来没有过人类砍伐的痕迹。面前一条宽阔的大河,河面至少有数百米宽,粼粼的波光在河面闪烁着。似乎偶尔有鱼在水面跳跃,发出一声静谧的响动。河对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地势由近及远缓缓下降,遥遥的收在夜幕中。

    “这还是原来的世界么?”

    他停住了嚎啕,张嘴骂了自己一声“草!” WWW.KanXs.ORG

    很难形容的这种感觉,就仿佛在昏昏沉沉的夏日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又仿佛本来一直被闷在水底难以呼吸,忽然冲出水面吸入了充足的氧气——那种鲜活感陡然灌入了他整个身体。

    他能感到身体各处那清新脱俗的疼痛,正一点点减轻。同时他用耳朵听到四周那独属于夏日原野上夜空里的层层叠叠的虫叫声,高高低低的交织成了交响曲一般。鼻翼嗅到的那泥土的清新和芬芳,还有暖暖的风吹拂他的身体,每个毛孔都似乎在随风摇摆呼吸。

    张楚重重的“pia”在了一片草地上,眼前满是星星。脑袋轰隆轰隆的仿佛有火车在鸣笛。良久才从休克一般的状态中找回了知觉。他身上无处不疼。废了老大的劲,才勉强控制着翻过了身体仰面朝天。眼泪和鼻血糊了一脸,混着泥土什么的,把双眼遮得严严实实。

    “我没死?而且貌似没啥致命的伤?”张楚满脑袋都是奇迹两个字。“为什么这半天了,都没人过来围观一下,或者报个120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狠狠的摔了这一下,或者是经历过死里逃生的极端刺激,他明显的感觉以往萦绕自己的那种跟世界的疏离感忽然消失不见了。

    虽然他现在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但大难不死忽然穿越,而且身体莫名变幼这种诡异的事情陡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太过巨大的冲击还是让他呆愣当场。前一刻还想着摔下来时候千万不要脸着地,怕老父母认不出自己更加伤心,后一刻自己在那个世界就“渣”都不剩了?这样是不是也好,多少给他们个自己依旧活着的期望?

    汹涌澎湃的愧疚和不安直冲大脑。张楚左右开弓,给自己好几十个大耳刮子,才强逼自己把喷到一半的泪水给强行摁回去了。

    不知所措良久,咸鱼的惯性让他决定把这些没用的情绪暂时放在一边,先考虑一些现实点的问题吧。比如大略探索一下四周的环境,判断自己下一步的动作。总而言之,先设法活下去。

    毕竟穿越在这荒僻的原野,也没有什么文明遗留的迹象。万一是个史前世界,他就歇菜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贝爷的野外求生技巧和鲁滨逊的耐操程度,若是永远找不到人烟,他觉得自己会考虑找个三十三层楼高的悬崖跳下去,或许还能穿越回家。

    除此之外,他对穿越回去的可行性暂时没有什么头绪。

    在那之前他决定先撒泡尿舒缓一下膀胱处的压力。迎着夜色站起来,他对着大河的方向努力尿的更远一点。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突破了那层不知名的屏障,还是重回到十多岁时候的年轻的躯体使然,张楚觉得自己现在的喜怒哀乐,也随着五感的鲜明而一起变得无比鲜活。连尿尿都活力十足。

    随着一泡长长的童子尿飞击在远处发出哗哗的水声,他的烦恼似乎也在这一会儿被尿了出来一般。这会儿他甚至想到了当年的那群跟他比射程的损友。

    “我这泡尿吊打你们所有人没商量啊!”他想象着他们对自己的崇拜表情,甚至忍不住呵呵的笑出了声。

    笑了两声又赶紧收住,对自己偶尔的不靠谱,张楚表示也很无奈。

    打完收工!他悻悻的抖了两下。

    但那哗哗的响声却没有停止。反而是四周一直高高低低响个不停的虫鸣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四下一片沉默的安静,显得那哗哗的声响特别鲜明。

    是产生幻听了?张楚的听觉明白无误的告诉他那绝对不是幻听。他甚至能清楚的分辨出来那声音来自他左后方约10米远的地方。

    而且有道目光正落在他光溜溜的后背上。他一瞬间感觉汗毛倒竖,陡然一个转身,做出了个破绽百出的防御的姿势。

    只见身后一方半米高的青石台上,挺立着一只翘着一条腿正在撒尿的浑身银白的——狗型生物?

    那泡尿明显尿的比他长,甚至比他还远。为了尿的远这个目标,那狗不得不用一种怪异的姿势微侧着身体。翘起来的那条腿一晃一晃的很是显眼。狗腿上的毛发散发着很有金属质感的银白色泽,仿佛二次元图画上的色泽,让张楚情不自禁的感叹:“原来是只二哈。好一条俊俏的狗腿!”

    总之同样的位置,还是那熟悉的肉痣。唯一的变化,原来那单身三十多年的老处男,丹田处虬髯纠绕。现在这个鲜嫩的躯体上,月光下只隐约几根稀疏的黄毛。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有后背几处。摸过他记忆中全身长痣的地方,所有的痣一个不少。

    “这还是我自己的身体?就是莫名其妙变得年轻了……二十岁?”

    借着皎洁的月光,张楚愣愣的看着四周,又愣愣的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这是一副瘦弱白嫩的少年的躯体,应该在十五岁左右。不着片缕,细腻嫩白的肌肤在月光下反射着瓷白的光。“这他妈不是我的身体啊,这是个小朋友的身体啊!”他在心中咆哮。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哇嘁在上!不会是变身了吧!”恶寒之意涌上心头,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双腿中间,看到还有。又伸手扯了扯,顿时庆幸的双泪喷涌而出:“幸好幸好,我还能站着撒尿!”

    而且他有了新的发现,在他脐下三分,被称作丹田的位置,一颗熟悉的肉痣傲然挺立在那。这个熟悉的肉痣牵出了他久远的回忆:

    他愣愣的想着:“我这是穿越了?还是身穿?”

    又摸了摸脸。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这还是自己原来的那张帅脸。

    “此乃我内力就要大成,气沉丹田之相啊!等内力练好了,能尿你们三个远!”想当年一群小鬼比谁尿的远,他自诩武林高手没能排上前三名,怒而起身,指着此痣发出了傲娇的申明,唬得身边一群小伙伴深信不疑,对他很是崇拜——当然这种崇拜随着他一直没能尿到前三名,且各个武林项目都排名往后,渐渐烟消云散了。谁能相信一个没有运动细胞,甚至偶尔还会同手同脚的运动废柴会是武林高手?即使他才三年级已经能读武侠小说给大家听了。

    那是当年大家想象力比较贫瘠。那时候如果是移动互联网网文大爆发年代,走火入魔的张楚肯定能自诩废柴流主角了,大喊一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然后坐等老爷爷附身。

    一轮比太阳还要大的满月挂在天边,银辉撒满了整个世界。这个绝对不是他认识中月亮的形象,就仿佛一块板砖迎面拍在了他脑门上一样,让他一阵阵发晕。

    一种生命的悸动伴随着大难不死的后怕犹如滔天的巨浪一般冲击张楚,他控制不住的开始大笑,然后流泪,继而哽咽,最后痛痛快快的嚎啕大哭起来。声音清脆尖锐。

    嗯,清脆尖锐的哭声——良久后张楚才控制着情绪稳定下来。他感到不好意思起来,好多年没哭了,更何况自己居然会哭的“像个娘们”。

    “竟然还是脸先着的地!”这是张楚的第一个念头。

阅读师妹救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神级英雄》《乱世宏图》《超级村医》《女总裁的神级佣兵》《都市之超级懒汉》《都市之愤怒系统》《数码兽之宠物天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492/5667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