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孤幽斜雨针

    年轻自然气盛,虽然齐太凡一时间想到许多,可从下到大的自尊不容许他去低头,不像刘绪那类处事圆滑,被世事打磨得毫无锐气之辈,齐太凡还很年少,没经历过挫折,不懂得弯腰。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滚吧,不跟你计较是因为你有个好祖宗,下次再敢胡作非为被我发现,我断你的腿。”沈渊义正言辞。

    齐太凡把竹筒边缘扒开,里面冒出密密麻麻的银针,银针上泛着乌黑色光泽,就在齐太凡扒开竹筒的同时,一股阴冷的寒气让周围所有人冷得一哆嗦。

    “沈渊,是你逼我的。” WWW.KanXs.ORG

    齐太凡想都不用想,今天要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跑了,这辈子他也没脸抬头做人了,心一横,从怀中掏出一支拳头大的竹筒。

    一个五岁左右二等以上的血脉侧术士学徒,齐太凡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悔,这种妖孽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当然,他不知道他所修行的低级术式就算三十六道术痕完全修成,在沈渊跟韩信这边也只是个一等术士学徒的程度。

    回到齐太凡使出风刃攻击沈渊上来,事情出乎他的意料,齐太凡丢出的那道磨盘大的风刃距离沈渊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被韩信一个照面击碎。溃散的风向沈渊一伙人迎面吹来,带着丝丝凉意,掀起沈渊的衣袍,至始至终沈渊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跟你作对?”沈渊噗嗤一笑:“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要是不看在你家老祖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

    “臭小子,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敢在本少爷面前大放厥词。”

    风刃还未抵达沈渊面前,齐太凡便可预见般的嘲讽起来,他今年十七岁,自懂事开始修炼,足足已有七八载光景,修炼过程中从未有过丝毫懈怠,如今已修成十一道术痕,距离十三道术痕的二等术士学徒只有一线之差,这样经历叫他怎么可能把一个五岁小孩放在眼中。

    “跳跳,保护普通人。”沈渊的周边汇聚一层灰色的光罩,片刻间已把陈子媚,大松小松还有林琅夕罩在里面。

    身体上散发着红色煞气的韩信与齐太凡只隔了三尺,也正是这三尺让韩信措手不及。

    风墙里面的齐太凡似笑非笑的盯着一脸怒气的韩信,又好像一个胜利者环顾着四处逃逸的学员,将双手背在身后、吹起口哨。

    “去你妈的。”听闻沈渊命令的韩信正准备往返救援,抬头见齐太凡一副欠收拾的表情,韩信提腿就是往风墙上一踹。

    “啊~”

    韩信这一脚劲道十足,不但踢碎了风墙,还威力不减的踹在了齐太凡胸口,齐太凡顺势飞出,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下坠的银针落地,无力反抗的齐太凡首当其冲,侧躺着的身体不知道挨了多少针。

    “救命啊~”

    “救我~”

    “啊!”

    学员们纷纷中针,齐太凡求救的声音亦在其中,孤幽斜雨针是有毒的,毒性不浅,只有炼金者才知道解毒配方。

    虽说术士学徒可以使出戏法抵挡银针入体,但万一是银针入体后,术士学徒却不一定也能解毒,就像躺在地上惨叫翻滚的齐太凡一样,显然他并不知道怎么解毒。

    一阵暴雨梨花过后,沈渊阁楼前能站起来的人寥寥无几,而地面上躺着的人都个个面色发黑,咬牙呻吟。

    “鹏哥,你没事吧,鹏哥~”倪蕊从徐遥鹏身下起来,抱着徐遥鹏的脑袋抽泣哭喊。

    “救救我,我好难受~”有学员似乎看到了生命的终点,害怕绝望的渴望着获救。

    沈渊收起魂罩,面带寒霜的走到齐太凡身边:“想死还是想活?”

    “活~救···我~”齐太凡朝沈渊无力伸出一只手,眼神中带着求生的欲望,他还年轻,他还好多事情没有做,他不想死。

    “炼制这套孤幽斜雨针的是谁?”

    “是···是我祖父的····好友。”齐太凡挨得针最多,体内的毒素发作得更快,说话都得强忍着疼痛。

    “也就是说你家有解药?”沈渊微眯着双眼,等待齐太凡的答复。

    “我···我不知道,应该·····有。”齐太凡也不确定,这管针是他刚刚成为术士学徒的时候,齐家老祖赠与他的礼物,用来防范些世俗宵小还是很管用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中毒。

    “应该有?好,我姑且信你一回。”沈渊环顾四周求救的同窗,一时别无他法,俯首于齐太凡耳旁:“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死都是一种奢望”

    “来人,将我手中的这颗药丸泡水融化成一大锅,分与中毒的同窗一人一碗,我这就去趟荆州城,为大家取回解药。”

    沈渊将之前从术囊中的瓶瓶罐罐打开一个,从中取出一枚碧玉透明的药丸,交给没有中毒的学员,这颗药丸是正式术士用来强化生机的活脉造血丹,术士学徒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住,沈渊把它溶解成一大缸再分而服之,应该能勉强抵挡毒性一个月左右。

    所以,沈渊必须速去速回,从浔水镇到荆州城,就算是快马加鞭也得要半个月,地上近五十号人的性命耽搁不得。

    “跳跳,你去备马,镇上最快最好的马,不论多少金铢,都给我买回来。”

    “好的,老大”

    “倪蕊学姐,你留下照看中毒同窗。”

    “嗯。”倪蕊知道此时不是悲伤的时候,她的鹏哥还有救,她得站出来扛起大梁。

    “陈子媚,你跟我一块去,荆州城的路我识不得。”

    “好。”陈子媚点头。

    就在这时,地上的齐太凡发出呼唤:“带···带我···去,带我~”

    “哼,你就祈祷你祖父爽快交出解药吧。”沈渊冷哼一声,眼前的齐太凡害人害己,沈渊没有直接杀了他已经是忍了又忍。

    “夕哥儿,给我看好他。”

    “嗯。”林琅夕郑重点头。

    沈渊一道道命令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哀嚎呼叫的混乱场面立马得到了控制,此前未曾参与围观的学员听闻纷纷赶来帮忙,安置好一个个中毒不浅的同窗,在服下沈渊指令的一碗药水之后不再大声嚎叫,至于齐太凡则被林琅夕捆绑到了自家阁楼,跟大松小松一起贴身照看。

    这也是迫于无奈,齐太凡是始作俑者,场上不知道多少受害的学员恨不得生啖其肉。

    不要质疑,哪怕是一个蝼蚁,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都会反咬一口,遑论是人。

    不大一会儿,韩信的身影归来。

    “老大,镇上能跑的马我都给买来了,就在塾学门口。”韩信怕办事不利,又不识得哪匹马跑得快,干脆就统统卖了过来。

    “呃····好,陈子媚,我们走。”沈渊招呼过一边帮忙的倩影,带着韩信,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

    倪蕊放下喂完徐遥鹏药水的汤匙,抬头看向沈渊瘦小渐远的背影,心中默默祈祷:“沈渊学弟,一定····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把解药带回来!”

    “晚了。”

    韩信速度很快,但架不住竹筒中银针的发射方式简单,齐太凡把银针朝向天空,按下竹筒底部的按钮,顺便给自己身边加上一堵风墙。

    在韩信抵达前,漫天的飞针已完成飞空下坠的过程,无差别的向周围的学员散射过来。

    “孤幽斜雨针?”沈渊脱口而出,忍不住一阵心神震荡。

    这一套斜雨针已近算作炼金物品了,而一个炼金物品哪怕最低级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抵御的。

    “你想要干什么?”沈渊寒芒在目,冷冷的盯着齐太凡。

    “快跑~”反应较快的徐遥鹏高呼一声,下意识把一旁的倪蕊护在身下。

    “跑啊~”学员们反应过来,顿时四散开来、慌不择路。

    “你不是要护着这群凡人吗?那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把他们全杀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保他们周全。”齐太凡哈哈大笑起来,他被沈渊刺激得太狠,一时间丧失了理智,说话间便要催动竹筒。

    “跳跳阻止他。”

    受君之托,忠君之事,两个壮汉辱骂陈子媚的时候沈渊就在阁楼之上看着,见他们没有动手的意思沈渊也就懒得出头,毕竟被骂一两句也正好锻炼一番陈子媚。

    “怎...怎么可能!”

    齐太凡见状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他知道能正面击溃一级戏法的只能是一等以上的术士学徒,而之前他并未察觉韩信身上有戏法流转的迹象,所以不难推测韩信是一个血脉侧术士。

    齐太凡没想到眼前这个臭小子这般狂妄,顿时被气红了眼,刚刚消散的风刃顿时在掌中凝结,不过这一次风刃的长度是之前的一倍,未作任何停顿直径朝沈渊扔了过去。

阅读荣耀之术士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微微一笑很倾城》《无限道武者路》《猛龙过江》《网游之天谴修罗》《剑来》《花都太祖》《美女你别走》《玄幻之大道学习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521/5668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