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千捣水

    “第一,我不是绑票,这些人都是本少爷的家奴。” WWW.KanXs.ORG

    “第二,我知道你一定会问,此车是本少爷的座驾,行驶在前往南海的路上。”

    “大哥可以带我回万壑山吗,我要去找爸爸和妈妈。”天紫毅见青年点头接着问道。

    青年真的很善于交谈,比之天紫毅认识的所有人都要口若悬河。

    “天继烛是我表哥,大哥认识继烛表哥也认识我妈妈吗?”天紫毅满含希望的问道。

    天紫毅艰难的从人堆中抽身而出,先移位到空旷的地方再说否则非被活活压死不可。

    天紫毅坐直了身体透过重重躯体终于望见说话之人,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容貌俊朗且精神抖擞,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折扇轻摇,让天紫毅无语的是,自己这边陷入昏迷的众多人以一种让人牙疼的姿势叠堆的老高,青年那里赫然是置身一块特别空旷的空间以十分嚣张的姿势悠然自得。

    青年手中一颗硕大剔透的水晶球上下抛飞把玩,晕出淡淡光亮将天紫心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仿佛一个冗长深沉且关乎红色的梦魇,睁开眼睛,思绪恍如隔世。

    茫然间,感觉身躯下略显颠簸,应该是置身于正在行走的马车之中。坐起身体,四顾左右,天紫毅忽然就变了颜色。身边横七竖八的堆满不知死活的陌生人。马车相较于寻常马车是大上很多,但那么多人挤在里面就显得让人头皮发麻的踵接肩摩。

    “不用大惊小怪,这些人只是被本少爷用猛药放翻了而已!”声音清亮而明快,说话之人比之天紫毅的父亲青灵要善于言词的多。

    奔跑的车忽然挺住,耳边传来一声兽吼和剧烈喘息的声音。

    天紫毅跟随花名叫千捣水的青年跳下车,却看见半人多高的硬木车轮一多半陷入了细细的黄沙里,一只巨大的牲口伏在滚烫的黄沙上口角吹出些许白沫,这里分明已经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不知道已经纵深了多远。

    “还真是杀人埋尸的好地方!这里能有屁的漂亮姑娘。”天紫毅面色青白的暗暗嘀咕。

    “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冥魔,太丢冥魔一族的脸面了吧!”千捣水大脚踹向已经瘫软在地的巨大牲口,这牲口奇形怪状全身肌肉发达闷声吼叫的时候浓浓的黑气伴随着腥臭从血盆大口中吐出。

    “小鬼,没办法了,跟水哥走走吧。”拉着紫毅就向沙漠的更深处走去。

    一只累趴下的冥魔还有一车横七竖八被药翻的人,就这样被仍在这廖无人烟的荒漠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紫毅不禁为他们捏上一把汗。

    “冥魔可不是一般的牲口,它们修炼了冥法是拥有了神通的巨兽,让它缓一缓就会自行恢复,它认得回家的路,会载着本公子的家奴回家的。没想到你小子倒是个心善的人。”千捣水仿佛是看倒了紫毅的担心出口解释道。不能真让这人小鬼大的小子把自己当成杀人越货的歹人吧,话说唐唐南宫家族的二公子,风流倜傥自命不凡的千捣水打劫那几个憨货,犯得着吗?

    两人沿着沙漠越走越远,极北之地万壑山永远也见不到的烈阳笼罩着整片沙漠,热气蒸腾一双鞋子似乎也要被融化掉。

    “看那边的海市蜃楼,听说在沙漠里最怕遇到海市蜃楼,遇到了就走不出去了,非把人渴死在无边的荒漠里晒成人肉干,你说我们的运气好不好笑。”千捣水掏出一把横扇,一下一下的扇风。

    “呵呵,还真好笑。”天紫毅都快哭了,自己早年跟随父亲也走过沙漠,那时候自己骑在父亲的脖子上,父亲步履飞快。如今自己走时脚底板都感觉要被烧熟了,几乎是一蹦一跳的走下去。这时候好死不死的又碰到了海市蜃楼,难道真的要陪着身边这坏蛋变成人干?

    唯一值得些许安慰的是身边的水哥貌似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自己身边人都是一些神通广大之士,还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被一坏蛋无缘无故的拐进沙漠,又好死不死的遇到海市蜃楼,双双变成人肉干客死他乡,这水哥就是要找人陪他自杀也不会选这种麻烦的死法吧。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着,天紫毅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走不动了就在原地休息千捣水也不催促,渴了千捣水从身上掏出硕大的水壶里面的水还分外的清凉,饿了同样能掏出装满食物的包裹,看着白衣飒爽双手坦坦荡荡的千捣水,也不知他把东西都装哪里了,竟然能无穷无尽的掏出东西来,就连鞋子被烫穿也有备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远处那悬浮半空一副世外桃源景象的海市蜃楼竟被两人到了跟前。随着水流落地的声音传入耳朵,一座高大的石山上一条瀑布如卧龙般携带着奔腾之势飞流直下。各种树木枝叶繁茂其中不乏一些果树累累果实挂满树梢,各种生灵动物成群结队宁静有序的在河边饮水。

    踏步进来,瞬间隔开了炙热荒芜的无边沙漠。瀑布垂落带动丝丝凉意扑面而来。

    “那里有一座雕像!”天紫毅惊奇不已,只见一座高大古朴的人形雕像静静的承受从高处坠落的水流,一手支着齐腰巨剑,一手在胸前摆出一道特殊的手势,几只同样是用硬石雕刻而成的小鸟松鼠等动物静坐在其肩膀上栩栩如生。

    “见到雕像就说明我们找对了地方。”千捣水同样静默在石像跟前,一改浪荡的浮夸姿态,带有十分的郑重缓缓对着石像掐出一个同样的手势。

    天紫毅望着矗立在这里明显已经十分久远的石像小脸上不禁出现一抹诧异,石像菱角分明气质飘逸,就连衣衫的抖动也十分的展现出来,可见雕刻的人技艺之高明。

    令人困惑的是,这雕像在天紫毅的眼中分明和自己的父亲有几分相似:“父亲笨手笨脚总是习惯的沉密寡言远远没有石像雕刻之人潇洒俊逸,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分明是相同的。”

    “小鬼过来,这石像是一个值得敬仰的先辈,你也过来和我一样的拜见一下。”千捣水对着天紫毅吩咐道。

    天紫毅已经被带入沙漠深处,当然不敢拂逆千捣水,此时,天紫毅只是站立在石像的面前就有一股侵入人灵魂深处的气息迎面而来,仿佛置身在一片生机勃勃的草原抑或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天紫殊切实的感受到一股生长之力蓬勃不息,生命坚韧不拔哪怕是最弱小的生灵也可以顶天立地的特殊感触。

    “这位前辈真的是了不起的人呢!”天紫毅一脸虔诚的学着石像的样子将右手抬到胸口认真的做出一样的手势。

    随着手势的形成天紫毅仿佛真正的走进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围绕在石像上的动物忽然被赋予了生命,小鸟顾盼啼叫松鼠探视左右,河边饮水的生灵也散发出深入灵魂的欢快。

    他们以这种形式欢迎牵绊已久的亲人回家。

    天紫毅忽然发现面前的巨剑变成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女孩容颜俏丽平静的站立在瀑布之下,巨大的雕像仿佛在抚摸着她的头顶。

    “流浪在外的族人欢迎你回家,青族会给予你最安全的庇护。”女孩的声音拥有着远超其年龄的成熟。随着面前这个女孩的现身,无数人影从茂密的树林中走出,河边的声音也蹒跚的幻化成人形。

    “青族?”联想到父亲的姓氏天紫毅渐渐确定:“这里就是爸爸的族落吧。”

    “他就是青灵前辈留在人间的血脉。”千捣水语气郑重的对小女孩告之了天紫毅的身份:“规则之力所保护的人,他的母亲就是已经封神的天紫心。”

    “母亲封神?”天紫毅疑惑的望向千捣水。

    随着千捣水的话音落下,一股悲伤弥漫了这个奇异的空间,数不尽的生灵红着眼眶缓缓朝着天紫毅跪下身躯。

    “你就是现在的青主吧?听说你的魂晶传承在了双眼?”千捣水再三犹豫,终于还是问了出来。这是一个特殊的族群,历代青主都会诞生魂晶。

    “这孩子不能留在这里,凭青族的天封幻蛰庇护不了他。”千捣水后面的话给青族带来了更深的悲伤:“我会亲手把他带到南海交给玄黄,他从此会被囚禁在玄黄世界。”

    “不行我不同意,人族非要赶尽杀绝吗?”上代族长青灵退出魂晶,将青族传承给了远没有成年的自己,青灵被迫离开了人间。现在人族却仍然不愿意放过他的孩子吗?

    “欺我青族无人!”

    “大不了鱼死网破!”

    “这样的苟且偷生还有何意义!”

    青族人愤慨于人族的不公,已经逼走了一代青主却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这孩子必须进玄黄世界。”千捣水默默加重语气:“他的母亲是人间界近万年来唯一封神者,我相信关于这孩子今后的路,其母亲自由安排。”

    “玄黄世界是悲惨的地狱,没有人能从玄黄世界走出来,这孩子要在里面过人间炼狱一般的生活!”

    “这是青灵的孩子呀!”

    青族所有人在悲伤中渐渐绝望,青族势微人族当道!苍天何其不公!

    “这就是他的命!”千捣水却拉这天紫毅缓缓来到小女孩面前,语气异样:“小鬼,这就是大哥给你介绍的姑娘,你俩认识一下吧。”

    天紫毅受到青族情绪所感染,虽然并不知道所谓的玄黄世界究竟是什么,但可以料想到自己以后会有残酷不堪的遭遇,父母很有可能已经离自己远去,弱小的自己像蝼蚁一般陷身所谓命运中身不由己。

    明明事关自己的命运,自己却连话都插不上,遥想当年的自己,黄口小儿何其可笑,十三岁的自己不但没有进入所谓的天道榜,承天院,连何去何从都如傀儡般任人摆布。

    面对不断承受大水冲刷的雕像,生命之力源源不断的在身体里面流转不息,哪怕是遭受到了人世间最大的不公平,却抱有一种不为人知的信念,始终不允许自己掉下眼泪。

    “你好,我叫天紫毅,谢谢你的善意。”身体的深处仿佛传递出一种力量,一种叫倔强的力量,天紫毅觉得从这一刻开始不能让任何人看出自己有丝毫惧怕。他认真的完成父亲曾经对自己的谆谆教导“要与人为善,要懂礼貌,与人交谈要先说你好”。

    “父亲,你能看到么,这样的毅儿是你希望看到的吧?”

    “父亲你真的很笨,你没有教会的东西毅儿自己学会了!”

    似乎感受到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语气中携带了莫大的且无法解释的力量,女孩稍默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青无双。”

    “紫毅,这女孩是青族的当代青主”千捣水的语气有一丝不容置疑,语气中却分明携带着一股对待亲人的味道:“你跪下磕三个头,永远记住你面前的这个女孩。”

    天紫毅望着对面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陷入迟疑。

    女孩也同样陷入震惊抬头望向千捣水,目光望见了千捣水手中拿着的透明珠子瞬息间了然于心,一股挣扎出现在她精致的面容上。

    天紫毅仍然在迟疑,他从心里其实悄悄的认可了千捣水,这个大哥哥应该和面前所有人一样和父亲有莫大的渊源。

    千捣水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待。天紫毅却望见面前的女孩的神情,没有缘由的读懂了她陷入深深的为难。自己不能理解的为难。天紫毅跪下磕头。

    “不是他父亲。”耳边传来了千捣水说给女孩的话:“是我个人的主意带他到了这里。”

    “他需要一颗魂晶,我要教他一些东西。”千捣水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也许能让他安身立命的东西,可能只是奢望,但我想努力一下。”

    “为表鼓励,本少爷允许你这小鬼从今以后可称呼我为水哥。”

    “那请问水哥,准备带我去哪里玩呢?”这个得问清楚,天紫毅可不认为称呼面前青年为水哥是一件可成为奖励的事情。

    “水哥给你介绍一个漂亮姑娘认识一下怎么样?”千捣水挤眉弄眼道。

    “你爸爸和妈妈都去很远的地方,你回不了万壑山,只能去南海。”青年把玩这水晶球怡然自得,头点向被扔成一堆的人说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放翻他们吗?”

    “我要带你出去玩,不放翻他们是不被允许的。”青年不待天紫毅回答自顾自的说着:“我叫南宫捣水,花名千捣水,没错当年万壑山被你下药的正是家父和长兄。”

    “想不到小弟弟小小年纪也是同道中人呀!”青年千捣水一副孺子可教的拍着天紫毅的肩膀。

    奈何天紫毅刚刚十三岁,人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万壑山,虽随着父亲流浪两年,以青灵的性格天紫毅又怎么可能接触和领悟男人这种富含特有意义的眼神。

    “给我介绍漂亮姑娘?”天紫毅纳闷,暗道不知道哪个可怜姐姐,是否也被这混蛋给用猛药放翻了。

    天紫毅表情讪然。但千捣水接下来的话让天紫毅陷入愕然。

    “听说,下药时你不满十岁,足足比我早了四年,没错,本少爷十四岁那年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第三,你小子很能睡,整整三天三夜,不知道和胖子天继烛谁能睡一些?”

    “小弟天紫毅,是个可怜人,舅舅不疼姥姥不爱,壮士绑架我可一定是桩赔钱买卖。”天紫毅跟随青灵行走世间,去过不少地方,对绑票这项强人事宜还是略有耳闻的。

    “可以啊,小弟弟年纪轻轻,嘴皮子功夫颇有建树呀!”青年闻言眼睛一亮,以扇击掌,一下子被勾起兴致。对着天紫毅连连招手,示意其坐到自己身边来。

    “你终于醒了,话说你有本少爷亲自看护也算福泽深厚,小兄弟人间可有响亮名号?”天紫毅刚刚醒来,耳边就传来一阵明朗轻快却略显吊儿郎当的声音。

阅读天紫变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九界仙尊》《最强狂兵》《我真是大明星》《宁小闲御神录》《捉蛊记》《逆青春》《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阳神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575/5669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