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江湖上的大事

    曾经赖在怀安城的不肯走的年轻公子陆安,近来在家中过的正滋润呢,拿起桌上一个空茶杯,自己斟了一杯茶,细细品尝。

    “这天下江湖论不是马上就要开了吗,你怎么还有这闲工夫在这儿喝茶?”陆安答非所问的说。

    ————

    陆安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细细品茶。

    杨舒望摇头晃脑好似好醉了酒。

    杨舒望打眼一瞧,呦,稀客呀。不禁打趣道:“哎呀呀,陆公子怎么有空来找我闲聊?” WWW.KanXs.ORG

    竟陵城是茶都,这里有着世界文明的天下茗茶簿的收录人,其中现已经收录在内已有八百多种茶叶,其中包括田野不知名的普通茶叶,也包括年年只往皇宫供奉的洞庭碧螺春一类的天下名茶。

    当真不愧为茶都。

    红日高挂,暖和的日光洋洋洒洒的落下来,照在竟陵城前门城墙上高挂的那块匾额上。

    取的一代茶圣陆大家所作,全诗为: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

    惟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甚至就连梁生筠都忍不住附和道:“是啊,三百年前的杏园观,一代观主陶元庆,斩杀了多少邪魔外道,一时间令江湖上所有的黑道大家闻风丧胆,真可谓盛极一时。”

    只可惜,自从陶元庆仙逝之后,杏园观遭到报复,再也难以恢复往日的气派,一代代衰落至今,只剩下一个老道士守观了。

    “好了,不提这些伤心事。”老观主转身偷偷的摸了一把眼泪,然后回头对他们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客房休息。”

    梁生筠走在前面,小丫头彩萤紧随其后。

    客房是一人一间,二人分别进了房。

    梁生筠观其屋内,一座未点燃的小火炉,一个没装水的大木桶外加两只小木桶,一张木板床加一套被褥,墙上还贴着几张画,不过尽是一些普通的山水画而已。

    梁生筠想了想,拿起那两只小木桶走到院子里,果然有一口井立在那里。

    打好水后,梁生筠走到彩萤门口喊了声,“彩萤丫头,需要水吗?”

    房门被打开,彩萤点了点头,行了一个万福礼,说道:“谢谢少爷。”

    梁生筠笑了笑,又给彩萤送去了两木桶水。

    这才给自己也打了几木桶水,脱掉全身的衣服,把自己泡到水里,被清凉的井水一激,原本疲惫的身躯瞬间清醒了许多。

    梁生筠躺在水桶里,闭着眼睛,很是享受。

    ————

    木盆里的水还是温的.还带着莲花的香气。

    贺小龙刚洗过澡,洗过头,他已经将全身上下每个部分都洗得干干净净。

    现在给他梳头的是小月,一会儿还要给他束发。晓鸢正在为他修剪手脚上的指甲。

    在此之前,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一套全新的衣裳,从内衣到袜子都是蓝天的,像天一样蓝。

    他们都是这座城里的名妓,都很美,很年轻,也很懂得伺候男人,用各种方法来伺候男人。

    可是贺小龙从来没有碰过她们,而且他也已经斋戒了三天。

    因为他正准备去做一件他自己认为是世上最神圣的事。

    因为他要去杀人,杀一群人。

    那一群人都姓石,他们是石山上石家的人。他们作恶多端,烧杀抢掠。

    他不远千里.在烈日下骑着马奔驰了五天,赶到这陌生的城市来,熏香沐浴斋戒了三天,只不过是为了锄奸惩恶。

    他真的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石家家主看着贺小龙,他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样的人,会做这么样的事。

    贺小龙静静的站在院子里.静静的在等着石家家主拔刀。

    江湖中大部分人都知道石家有一套快若惊雷的刀法。也是这套刀法,斩杀了无数过路的落单侠客书生、商人客旅。

    当石家家主问他的来意时,他只说了两个字,“杀你”。

    石家家主再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却摇了摇头,石家家主又问“阁下难道为了帮那些冤魂报仇,就不远千里赶来杀我?”

    贺小龙又回了一句话,“不是杀你,是杀你全家。”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石家脸色已变了,他早就认出了这个人,也听说过这个人的剑法和脾气。

    贺小龙的脾气很怪,剑法也很怪,他决心要杀人时,就一定会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现在石家家主也已发现自己只剩下这两条路可走,他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冷风吹过长街,树叶瑟瑟落下。

    高墙内的庭园里突然有一群昏鸦惊起,飞入了西天的晚霞里。石家家主突然拔刀,轰然攻去。

    贺小龙却在原地消失。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石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的清。

    众人呆立在原地,咽喉全都被悄然划开,血水流了一地。

    ……

    萧翰回忆着从传说中听来的小道消息,“石家虽说品行不太端正,可这实力也没有那么不堪吧。竟然连一个贺小龙都挡不住就被人单枪匹马的灭了满门?”

    这消息怎么听都有点骇人。

    虽然萧翰从来都没想过要杀贺小龙,却依旧恐怖与贺小龙的武功。

    “不知道容容现在怎么样了。”萧翰有些担心。

    蓦然间,一道蓝光出现在萧翰眼前,定睛一看原是石成要他杀的那个人。

    “贺小龙?”萧翰有些惊讶。

    一身蓝衣的儒雅男人面含微笑,说:“当日杀人时漏掉了一人,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后台。”

    萧翰一脸茫然,道:“你是要我?”

    “我要你帮忙,我们联手把那个幕后黑手抓出来。”贺小龙满脸自信的说道。

    幕后黑手?萧翰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个幕后黑手连你都对付不了?”

    贺小龙摇了摇头,“不是对付不了,只是那个人实在狡猾,而且听说已经有好多江湖门派决心跟随他了。”

    贺小龙顿了顿说:“所以我想请七火燎原之一的高手你帮忙,单凭我一己之力肯解决不了这个江湖祸端。”

    萧翰双手抱拳,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口中的那个人,外号“逍遥”,自创门派法外门,座下有金、木、水、火、土五大使者,武功之高皆不低于石家家主。

    尤其是五人联手更是堪比萧翰这样的高手,再加上其他一些小鱼小虾,足以在江湖上翻起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而石成也是早早的入了此门,并在逍遥的帮助下抓到了萧翰的情人丁容容。

    当然了,这些都是江湖事,旁人管不了也管不着。

    贺小龙拜别萧翰,去江湖上寻找蛛丝马迹。

    萧翰则在思考,这偌大个江湖,还有谁能相信?逍遥那么强大,不找几个厉害的帮手,怎么除掉他?

    思来想去,最近江湖上风头正盛的,似乎还有那个被凤阳桥追杀的雪狼少年?

    萧翰起身,直奔不浪山。

    “萧翰萧大侠来我拙地,不知有何贵干?”一位老人笑眯眯自房门中走出迎客。

    萧翰双手抱拳,道:“人人皆知不浪山与那凤阳桥是世仇,所以这次凤阳桥既然大张旗鼓的追杀那个雪狼少年,所以我猜……贵山一定会尽力阻止的,对吧?”

    老人抚了抚胡须,说道:“不知阁下?”

    萧翰干脆利落的说道:“很简单,你们想阻止凤阳桥杀人,而我想保雪狼少年莫易一命,互不冲突,我们可以合作。”

    老人突然放声大笑,道:“好,好,好啊。这次凤阳桥的脸可要打的痛极了,这合作,稳赚不赔啊。”

    萧翰错了搓手道:“那您是,同意了?”

    “老先生,我和我家少爷长途跋涉途径此观,还请给个歇脚的地方。”彩萤很是客气的请求。

    老道士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示意二人进门,至于他则把两匹马牵到了道观旁边的马厮里并抓了两把草放入石槽里。

    回到道观,发觉二人站在庭前看那杏花。

    两人两匹马,在一条人烟稀少的羊肠小路上飞驰,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小道观,道观虽小,却也是有带有牌匾的庄观,其名为“杏园观”。

    “少爷,我们就先在此地落脚吧。”彩萤提议道。

    梁生筠点了点头。

    此时刚三月有余,正是杏花开放的时节,白色的花儿争相绽放,在这小小的甚至还有些破旧的道观里,还是颇有一番风味的。

    “这是我家道观的立观之本,虽然到我这里已经没落,可在三百年前,江湖上哪家不怕我堂堂杏园观?”老道士走近那株杏花树,忍不住感叹。

    二人下马,彩萤上前打门。

    那扇木门应声而开,开门的是一个老道士。

    杨舒望揉了揉头发,道:“这不是还得等梁生筠那小子吗,现在算算估计快到了吧。”

    不过杨舒望倒是对品茶毫无半点兴趣,只是眼前人却让他眸底一亮。

    “来我们这儿干嘛,品茶吗?”一位年轻人走近杨舒望的桌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匾额上除了刻有“竟陵城”三个大字之外,还有两旁的一对竖联:不羡罍杯与省台,只羡西江水门前。

阅读围湖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大自在天尊》《寻找前世之旅》《幽暗主宰》《逆天邪神》《极品术士》《重生之狂傲神女》《超神学院之神级进化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601/5669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