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江之刃(八)

    “……我会去帮助夜萝小姐的,药研你就专心辅助大家吧。”似乎是见到药研脸上的不忍和犹豫,从庭院赶来的烛台切又温柔地安慰着药研。

    “好吧……谢了,烛台切。”药研点了下头,又叹息着搀扶自己的哥哥一期一振前往手入室。

    带着眼罩的烛台切眉眼微弯,展露出一个温和好脾气的微笑,又听候着夜萝的指示飞快地离开了她的房间——而夜萝也是一刻不敢怠慢,就用剪刀把神威与阿伏兔上衣衣服剪开、同时把裤子剪裁成短款,为他们拭去身上的污迹与血水。

    在回到夜萝的客房后,她拜托着烛台切往地上铺上几张被单,就把神威与阿伏兔们放上去:“烛台切,麻烦你帮我准备这些东西。如无意外的话,厨房里应该都有,其余的用具就请你帮我到手入室借来。” WWW.KanXs.ORG

    “是的,夜萝小姐。”

    “……夜萝小姐!”轻伤的药研下意识叫住夜萝,见着她已快步走远,又无奈地叹息——明明夜萝不对他那么警惕,他也不会像其他人那般催促着赶走两个暗杀者的。

    在平日,按照武器爱好者云娜的作风,她是绝不会任由历史珍宝的刀剑战斗至破破烂烂的重伤状态的——所以他们在这座本丸生活那么久,也未曾见过受如此重伤的人。而稍微年幼的短刀们见到夜萝脸色阴沉地抬了两个重伤的人回来,在表面上被吓得不敢吱声的同时,心里又充斥着好奇。

    ……但好奇是好奇,因为神威与阿伏兔都在昏迷的状态,刀剑们再好奇也无法从两位新客人身上得到什么消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只好选择一窝蜂地涌向后方中伤轻伤的刀剑兄弟旁边,协助药研带他们前往手入室治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xxx

    本丸。

    在夜萝把浑身是血的神威与阿伏兔扛回本丸后,用鲶尾藤四郎和鹤丸的话来说,如果两位暗杀者是刀剑,那他们看起来就是下一秒会被刀碎的状态——浑身被血染红,奄奄一息、破破烂烂的都和尸体差不多了。

    她的包扎技巧与为伤者处理问题的一丝不苟,比药研来得厉害。

    “烛台切你在看什么呢?你还没给我拿来普通的水。”夜萝皱眉指了指她给烛台切最初的纸条:“我还得用水给这两个人擦身体。”

    “是的!马上就去。”烛台切一愣,又慌忙离开房间——接着,又禁不住眯眼一笑。

    夜萝小姐在陷入认真状态后使唤人的样子,也和主人一模一样呢——只是不论是那一个,使唤人的样子也不让他觉得讨厌就是了。

    ……

    神威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翌日的深夜。

    从什么噩梦中惊醒,神威猛地从床上蹦起来——而伴随着他夸张动作而来的,是那遍布全身的细碎痛楚和疲惫。神威想起了…他在这之前和阿伏兔一起被关在一个空间内进行毫不停歇的战斗。

    神威伸手抚上自己胸膛上包裹着的绷带,又垂眸望向那与自己有着一人之隔、仍在昏睡状态从的阿伏兔。看来他和阿伏兔是成功摆脱那个鬼地方了,处理过伤口后他整个人也显得清爽,让他很有心情打量这里的环境。

    借助着室外的微弱月光,神威注意到这里是一个和式的房间。充斥着榻榻米清香味的和间宽敞而不带多余的杂物,物件就只有他和阿伏兔躺着的布团和远处靠墙的柜子与茶几而已,而茶几上的……神威眯起眼睛,又发现那是一个眼熟的腰包。

    ——唔,那个是那位紫发少女的随身物品吧?

    那么,看来他昏迷前听到的声音是真的了?夜萝该是带着什么人去拯救他和阿伏兔了?这样想着,神威又从床铺上起来,拔掉手上插着的点滴,就拉开隔门往室外走去。实际上,神威身上的伤口并非那么严重,让他如此虚弱的还是七日七夜内不眠不休地战斗的缘故——所以打点滴两天过后,简单的动身行动对他来说还是毫无负担的。

    随着他拉开隔门的动作,一阵深夜的凉风就朝他扑面吹来,除了吉原那次外就没住过和风宅邸的神威有些不适应地赤脚走在走廊的木板上,注意到庭院里一片恬静美好的鱼塘月色,他又鬼使神差地往庭院中心走去。

    他想,他必须调查一下这个地方才行。这里看起来不像是时江,但又不像是那个不毛之地的一些休息地,这让神威感到万分好奇——为什么呢?这片漂亮的土地上,并没有多余的人类气息。这片过分安谧的土地,还处于那个时江星球之上吗?

    “……谁让你小子下床了?”

    就在神威屏息迈步打算往庭院中央靠近,并且打算探查这个他住着的宅子时,一个他曾在那个战场上听见的清脆声音就在他头顶上响起。神威先是一愣,头顶上的呆毛晃了晃,又转过身来,再仰头视线投向屋顶。

    唔,是夜萝。

    他刚好想找她。

    神威抬眸看去,只见那位少女此刻正逆光而坐在屋顶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和平日不同,此刻的夜萝并不穿旗袍、而是穿着一件紫金色的浴衣。一头过肩的暗紫色长发被月色镀上一圈米白色的光晕,她并无扎着平日那个高高的发髻,长发只简单地披散在肩边、随风轻柔地飘拽着。

    许久不见了——神威在内心这样想着的同时,又对夜萝笑弯了眼睛:“……呐夜萝,果然你很想当我的船员吧?居然会来救我和阿伏兔什么的。”对,虽然那时候的他失去了一半的意识,但他还是对夜萝前来救他与阿伏兔这件事记得一清二楚。

    “哎呀,在这么漂亮的月色下……”听见神威那不带正常人思维的发言,那边的夜萝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她是真的觉得好笑了,哪有人在经历过生死大劫后还能如此任性自恋的?也就只有她面前这个混小子了吧,她把视线定在神威的身上:“你能别一来就说这么恶心我的话吗?”

    夜萝这样说着,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位赤.裸着上身、浑身各处包裹着绷带的橘发少年,又饶有兴致地从屋顶上起来,再翩翩跃下、轻盈地落在神威的面前:“我前天不就在战场上说过了?我是去讨债的,团长先生。”

    落在神威面前的夜萝眸中带笑,但她的视线在神威脸上停留不久,注意力就转移到他身上的绷带上了,夜萝不顾神威的反应,又敬业地检查神威身上的伤口有无任何渗血的现象,同时漫不经心地开口:“唔…你的变态口头禅是什么来着?”

    “对了!…你敢拖欠薪金,我就杀了你哦?”夜萝想起来,就调皮地模仿着神威的口头禅,同时学着神威把她的眼睛眯成弯月。

    而神威怔怔地看着面前这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少女,又发现她身上与发间散发着一阵淡淡的花香气。其实,他从耀华星开始就注意到了,而她前天把他从战场上扛回来,他鼻腔间隐隐约约也是这个气味儿。这个香味有些独特,导致他和她分别后偶尔也会想起,是一种让他有几分宁神感觉的花香。而对象是夜萝的话,或许这香味是来一种她随身携带的药草吧?

    分别几天,他一直有想再嗅一次这个气味、并问她这是什么药材的冲动。但不知道为何此刻见了她真人,他又问不出口了——只懂得傻傻的站在她的面前。

    神威看着她,发现她看起来心情很好,平日闷骚的她此刻看起来非常轻松,居然动不动就对他展露笑靥。她本来板起脸的时候就很漂亮了,此刻笑起来更是有几分反差上的可爱,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想,他还是比较习惯她凶他、对怼他的样子——她突然如此乖巧,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反应呢~

    “……说起来,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了呢^_^。”神威沉默了许久,垂眸看着那个正认真调整着他身上绷带的紫发少女,嗅着她发间淡淡的香气,又煞有介事地开口说。

    “嗯,难得你提起,你打算什么时候还款?”夜萝忽而把手收回来,又交抱着手看神威,表情是装出来的嫌弃:“……听阿伏兔说你们的师团好穷?会不会没钱还我啊?团长先生?”

    “唔…不知道呢~^_^”知道她戏又来了的神威笑眯眯地偏头,脑海里忽地想起了阿伏兔在战场上调侃他的话,又微笑着说:“说起来夜萝不觉得自己收费太高了吗?你是来敲竹杠的吧?”

    “敲你个大头鬼,”夜萝皱起眉来,一脸不满地看着神威:“那可是聘请宇宙情报猎人的公道价喔?还给你们特别打折了的……担心我把你们拉黑、让组织追杀你们哦?”

    “呜哇,那可真让人困扰呢。”神威笑眯眯,脸上没有一丝“真的在困扰”的表情:“拉黑可不行呢~虽然追杀是有点有趣。”

    夜萝一脸鄙夷地盯着面前的神威:“你脑子有毛病。”

    而神威注意到夜萝的不满,又缓缓睁开眼来,一双湛蓝的圆眸带笑看她,又悠悠地开口、把阿伏兔前几天跟他说起的事情照办煮碗:“……要不这样,我过几天去买支手机,夜萝跟我保持联络,我有钱的时候就打给你好不?现在的手机好厉害啊,据说能给人转账呢?”

    “……哇,团长先生你这个勾搭方式,可是老土到我外婆家去了。”夜萝一愣,又被他逗笑了,就缓缓地勾起嘴角。

    “那夜萝要不要考虑跟我交换电话?”神威笑得人畜无害,披散的橘发随风飘扬着。

    夜萝勾着嘴角,和面前的少年只有半只手臂的距离——也不知是不是美丽的月色作祟,教她鬼使神差地学他那般笑得弯起了眼睛,又语调轻松地回答:“虽然我宁愿你把买手机的钱给我还款……”

    “但交换就交换吧!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我要把你的名字登录成臭兔子哦。”夜萝巧笑倩兮。

    ……

    xxx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夜萝就是死傲娇,明明很高兴还要说对方是臭兔子

    而且讨债什么的都是借口嘛(夜萝:杀了你哟~)

    不知你们觉得甜不甜,我觉得很甜,毕竟是团长主动调戏!(逃跑

    既然交换电话了之后必须让我写团长被夜萝已读不回的画面!(神威:杀了你哟)

    P.S.这周的榜单完成了!下周的榜单再见啦!隔壁死神完结了,我决定认真考虑云雀和刀剑的坑了233

    刀剑坑预收链接,走过路过去瞧一瞧嘛嘿嘿:<INPUT type="button" style="cursor:hand; border:3PX #ff6600 dotted; background-color:white" value="委屈少女的本愿" OnClick=("/?novelid=3505375")>

    讲的一个软萌少女被逼成长的委屈日常哈哈哈

    手机党就要点我专栏去看了233你们觉得有兴趣的话我会快点开的!

    -

    专注的夜萝并未注意到烛台切的到来,也是直至她用牙把线咬断、并且为自己拭去汗水时,才发现那愣站在门边的烛台切。

    “把东西给我。”夜萝伸手接过烛台切手上拿着的葡萄糖水,又从自己的包裹里找出几个点滴用的胶袋,把葡萄糖水装好装满后,又为神威与阿伏兔挂点滴。再从包裹里摸出一些药片协助神威与阿伏兔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吞下。

    烛台切还是愣愣地看着夜萝把这一切在瞬间毫不拖泥带水地做好。

    她一双绿眸专注地寻找着他们身上还在渗血的伤口,又使用自己调制的消□□水为他们飞快地消毒外伤口,再寻找尤其严重的伤口,准备一次性为他们缝针。

    “骨折有两处…右肩膀脱臼……有发热中暑的症状。”

    夜萝检查着神威与阿伏兔的皮肤,或许是暴露于白天下太久,虽然是阴天,他们夜兔的皮肤也有点损伤,需要同时处理。

    烛台切记得,他曾经听药研说过——夜萝小姐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甚至比得上他们的主人。他听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太能明白药研的意思,心里只想着那个每次来他们本丸都只会吃拉面的小姐的厉害之处在哪?

    但却没想到,原来夜萝小姐在进入为别人治疗的状态时,那个专注认真的表情能与他们主人锻造时如出一辙。

    “好了,马上开始吧。”夜萝眼神镇定冷冽,给自己的双手戴上手套后,就伸手向两人……

    所以当烛台切捧着两瓶葡萄糖水再次进入夜萝的房间时,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刚才还像两块破烂抹布的暗杀者已经在夜萝的处理下展露原来的白皙肤色,稍微年长的男人已经明显被处理好了,身上受伤的地方都被用绷带漂亮地包扎好、没有一丝渗血的地方。至于稍微严重的那位橘发少年,夜萝小姐在给他一些小创口包扎好后,现正手脚麻利地为神威腹部的伤口缝针,两人的情况也仿佛从重伤变回了一般伤者。

    ……

    “那个,夜萝小姐,我可以……”药研往那因战斗而面露疲态的夜萝身边靠近一步,又体贴的想邀请她和他们一起前往手入室。

    “不,这两人我能处理,药研就专注帮大家治疗吧。”夜萝约莫知道药研的意思,但望了眼后头更需要帮助的中伤的压切长谷部和加州清光,又回绝了药研——接着,夜萝就维持着扛着两个男人的状态,一个人往她的客房走去。

    ……

阅读[综]提督,求放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放开那个女巫》《文坛救世主》《就问你气不气》《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某美漫的一方通行》《超品战兵》《大剑游侠阿豹》《玄幻之大道学习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635/5670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