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当天就抓着程想想一起吃晚饭,顺道也满足下好奇,也为自己的写作积攒点素材。

    “我前两天看报纸说有人偷女尸,卖给别人配阴婚。你不会也干这事吧?这可是违法的!”

    刘颖抓住她胳膊:“赶什么末班车?我送你回去,正好我上个月刚领了驾照。” WWW.KanXs.ORG

    刘颖闻方才略略放心,大咧咧地一笑:“老同学,我就知道你不会干那种缺德事。来来,吃饭吃饭。”

    两个女生边聊边吃,不觉间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程想想便起来准备赶末班车回程。

    程想想会看八字的事,大学里关系好的同学基本都知道,也都找她算过命。可李颖还不知道她居然还会做鬼媒婆。

    刘塘镇占了城市发展的红利,这里的居民普遍条件都不错,刘颖家也是这样。当年在大学里,刘颖和程想想住上下铺,两人十分亲厚。

    大学毕业之后,大部分同学们都忙着为工作奔波。刘颖在经济上没有太大压力,又不太喜欢拘束的工作,便干索在跑到晋江文学网上注册成了作者,写起了小说。

    上午九点是刘家新娘起灵的日子。所谓起灵,就是起坟的意思。将“新娘”的遗骸从坟里请出来,然后再合葬到“新郎”的坟边上。这样在阴间,夫妻俩才算正式团圆。

    如此忙了一整天,直到下午四五点,事情才算完。主人家对她的细心周到表示很满意,很痛快地就把余款打到了她的卡上。

    事了后,本来准备要回城里去的,恰好在镇口遇到了同学刘颖。

    刘颖被她那一声惊不得轻,急打了方向盘,车身猛地一横,伴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车子一头扎进了人行道上,在一棵绿化树前停住了。所幸这条路上车少,并没有引起其他问题。

    刘颖惊魂未定地环顾了眼身后的马路,又看向程想想:“你乱叫什么?哪里有人?不知道我是新手经不得吓?”

    程想想开了车门跳下车,跑到马路中间看了看,又跑回来在车底下也看了看,自言自语地道:“不对呀,我刚才看得清清的,有人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怎么会没影了呢?”

    刘颖也跟着下了车,绕着车身看来看去,不过她看的是车子有没有碰坏。

    “还好这里的人行道修得矮,要不然这么冲上来,底盘肯定要蹭坏。程想想你是不是这段时间接那种活把人都弄得魔怔了?以前别接那活了,别的不说,晦气你知道不?行了,赶紧上车走吧。”

    这时已经回到了市里,又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程想想租往的城中村外。因怕城中村的路不太好走,再加上时间不早了,程想想不希望刘颖回得太晚了,便在村口下了车与刘颖挥手告别。

    城中村很大,从村口过去要走十几分钟的路才到她租房的地方。

    程想想把手机上的音乐调出,再将耳机塞在耳朵里。一路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前走。

    白天看的时候,城中村的每一幢房子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同。特别是主楼旁边的一些违章搭建的小房子,更是“各有特色”。白天很好辨认,晚上原本也不难认。

    但是今天这一片停电了,家家户户都歇了灯,连村道上的路灯也不亮了。倒是有几个电工爬在电箱那里边抢修。

    冬季的望江市阴冷阴冷的,程想想紧了紧大衣的领口,缩着脖子,借着手机的电筒光往前走。

    走着一阵子后,路灯亮了起来。程想想便也关了手机上的灯,可抬头一看,不禁有些傻眼了。

    周围的建筑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不是城中村特有的农民房,也没有类似于违章的搭建。

    这里路更宽一些,是条单向行驶的马路,路两边是人行道。人行道上种了很多的梅树,树上的梅花结了不少的花苞,看样子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盛开。

    城中村附近什么时候有这么多梅花了?还是说,自己刚才不小心拐错了道,走出了城中村,到了另一条不曾走过路?

    程想想心觉奇怪,想原路返回。

    可刚一转身,一座二层小楼就出现在视野里。红色的砖墙,外表看起来很简单,好像就是八、九十年代随意起的一座旧楼。窗子里透着橘色的光,在这寒冷的冬夜,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然而,让程想想意外的是大门上挂的那个匾额,匾额是纯黑色的,上头写着几个方方正正的金色大字:“444号婚介所”。

    这个名字太过奇特,所以哪怕她早早就删了那条面试的短信,但一时半会儿依然忘不了。

    往前走近一看,果然看到旁边的写着:“梅林路314号”,短信里提过的面试地址。

    可程想想也记得很清楚,梅林路是在新界区,而她所处的城中村是在临江区,距离新界区有不少的路程,就算是坐车没有二、三十分钟的车程也到不了。何况还是步行。

    看了看时间,正好是晚上十点整,今天又是15号,居然是和短信上通知她面试的时间是一样的!

    那一瞬间程想想脑海里想到的只有两个字:邪门!

    莫名地打了个冷战,程想想拔腿就想远远地跑开,这时却听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来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程想想被吓了一大跳,却见444号婚介所的门开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站门口,对她露出慈祥的笑容来,大概是想尽力地表现出亲和力来。那老头笑得是眼眯了,唇角都快要咧到眼角上了。

    无端端的冲人笑成这样,肯定没好事!

    程想想理也不理顾自走了,却听那老头儿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地传来:“就这么走了?带着你身后的鬼一起走?不怕晚上被子上再出现几道血手印?”

    程想想的脚步猛地顿住了,回过身来警惕地看向那个老头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白胡子老头转身进了屋里,声音远远地传来:“外头风大,进来说吧。”

    程想想心道:你让我进去我就进去?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坏人?

    老头的声音伴着嘲讽的笑传来:“你难道不知道你帮别人拉阴媒,结果自己却被鬼新郎看上了?再晚几天,怕就要被他害命了喽!”

    程想想在门外呆站了一阵子,最终还是上前,推开了444号婚介所的门。

    一进门,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间很简单的房间,靠墙的地方有一排椅子,好像是专门给等候的人坐的。墙上还贴了张提示:禁止喧哗,否则后果自负!!!

    连着三个感叹号,哪怕是书面的文字,可依然让人觉得有种不太客气的感觉。

    而程想想心里想的则是,就这种地方的婚介所,就算有哪位不开眼的客人来,数量肯定不多,哪里用得着喧哗这种字眼?

    程想想有些闹不明白:“你有这么多钱,买新车多好,干嘛要买旧车?”

    刘颖道:“当然不一样呀,我这车开得多舒服?外表多棒?别觉得二手车就不好了。我这辆九成新呢,原车主才开了两万公里不到。跟新车几乎没区别。关键是价格超级便宜,我要是转手,30万轻轻松松的出!”

    “那人家为什么便宜那么多卖你?小颖,你这车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程想想犹豫着:“不用了,这么晚了你一来一回的,等到家就太晚了。再说了,你刚学的驾照开夜路也不太稳吧?”

    刘颖不满地道:“你是嫌我技术不好吧?市里到我们镇一来一回也就一个多小时,晚什么呀?走不走,一句话的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程想想自然也不好多拒绝,坐上了刘颖新买的二手宝马车,两人边闲聊边往城里赶。

    “能有什么问题?我买之前找懂车的朋友看过,好着呢。车主是有钱人,有钱人换车不在乎这点小钱。”

    正聊着,程想想忽然大吼了一声:“小心,有人!”

    刘颖的车是家里出资买的,她在晋江写小说的稿费能支撑这她出去玩一趟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时,便也忍不住显摆着:“怎么样?我要不说,你肯定看出是辆二手车吧?才20多万,便宜吧?”

    程想想闻言,一口饭卡在喉咙里差点噎死过去。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一本正经地道:“你瞎想什么呢?我能干那种犯法的事吗?女方就离这里不远的村子里的,死了也有好几年了。父母都还在世,亲口同意了才办的事。”

    据说第一年的时候,人气很低。写了一年,赚的钱才刚过三位数。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才稍稍攒了点人气。

    这个月据说稿费有大几千,为了犒劳自己的辛苦,刘颖用自己稿费跑去旅游了一趟,今天才回来,就听说了镇上有人家在办冥婚。而主持这档事的就是自己的同学兼闺蜜。

    程想想起的重用就是算时辰,指导下程序。

阅读444号婚介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择天记》《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大自在天尊》《回到明朝当王爷》《家园》《尸来孕转》《灯塔》《娱乐之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646/5670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