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这家伙逃学挺寻常

    那回我调皮溜进某只人类的院子,被那两只大棕狗逮着,当场吓得从小雪豹变成红毛猫。

    就只有我的妈咪没有被我吓跑。她一眼就认出我是她的宝宝。

    不就是一堆玻璃瓶啊什么的,哪里危险?我喜欢玻璃瓶。

    所以我当然是猫啊。不能理解。我不是猫还会是什么物种?人类吗?

    新学校挺有趣,这里教的东西跟旧学校很不一样。旧学校我可以随处乱窜,这里不行,人类不给进,说那里头危险。

    我第一次换皮毛是给吓出来的。当时我们住的地方,附近有两只大棕狗,他们特别喜欢跑来跑去吓唬猫咪,咬人,会不会咬猫不清楚,总之所有猫见了他们都绕着道跑。

    我一直都可以这么做,没有猫或狗能解释这一点。这也是我特别出名的原因,曾经有猫从河的那一边跑来,就为了亲眼看我是怎么换我的毛色。

    妈咪说这是我的天赋,代表我非常神奇,是喵星从远方送来给她的礼物。虽然人类不喜欢我这样的猫,把我扔在垃圾桶,但是她喜欢呀。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样看来我转学的决定很是正确,新知识有助于自我探索的启发。

    购物的时候,我是灰色虎斑。通常我是棕色虎斑,上学是俄蓝。这是为了避免有盗捕者盯上我,我亲眼见过他们抓走街区里好看的猫咪去当种猫,做可怕的实验。那时候我还很小,吓得猛做恶梦。

    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自由更换我的皮毛。

    又是他,怎么到哪都是他。计划被识破,我很不高兴,恼怒地对他龇牙裂嘴张牙舞爪,一秒放弃卖萌反正那本来就不是我的风格。这家伙死定了,要不是隔着玻璃窗,我一定要咬断他的喉咙!别拦我,喵嗷嗷嗷!

    我变脸的画面被教室里的人类拍下来,他们拿着手机对准我,在我舔爪毛的时候赞叹我的优雅和美貌。

    “你被他讨厌了,帕克。”一个黑皮人类冲着蜘蛛侠嚷叫。

    我瞥了黑皮人类一眼,很是不屑。蠢货,我是女孩儿!

    蜘蛛侠叫做帕克,也叫做彼得,或者荷兰豆。我听到这群人类分别用不同的称呼去喊蜘蛛侠,可能代表着交情深浅什么的……根据我的研究,不知为何人类就是会这么做。总之,随便啦。

    彼得比较好听,跟玛丽一样好发音。个人浅见。

    我连着几天蹲在窗外听数学跟文学,观摩了一场小测,跟一节素描课。不知道为什么这间学校没有我以前学的课程,他们教的东西不太一样,比较难,但也更有趣。我准备去旁听生物课程,或许他们会讲到我想知道的。

    更多的学生发现我。

    “这只猫是谁带来的?” WWW.KanXs.ORG

    “不知道。学校给带猫来上课?”

    我才不是家猫,你们这些白痴。

    也有人发现被迫上学的天行者。

    “我的天,那只小猫可爱死了!而且给摸!他看起来很干净,不知道是谁家的猫?”

    我家的,谢谢。不,非卖品。

    对于天行者来说,学校的存在目的,充其量就是给他多了个打滚讨食物讨摸摸的地方。我也想过在学校找个学生、让人类把天行者领走。

    天行者说他不要。

    我觉得他这是野了。最近他越发地朝风流浪子的方向发展,老对人类女性抛媚眼,用他的肉亻本换取点心跟梳毛,连一句谢谢也不讲,倒是挺会亲亲或蹭蹭。

    听说人类幼崽成长过程中,通常都会经历叛逆期。我不知道天行者这情况算不算。我很操心。

    有天我突然发现,蜘蛛侠在学校里从不撸猫。

    这很奇怪,因为当他穿着那套有趣的衣服、在小巷内碰见我们时,他是撸猫的,而且他特别想摸我。有一种可能是他不喜欢蓝猫,只摸虎斑,我不能理解,因为就我身为一只猫的客观审美来说,我更喜欢做一只俄蓝。

    我们还是会在皇后区的各处防火巷内碰面。这只人类,居然只花一些猫饼干,就雇用了天行者帮他看顾背包跟运动鞋。

    殊不知实际上执行任务的是我。天行者只负责吃。吃吃吃,这熊孩子。

    基于我总是跟天行者绑定出现,蜘蛛侠现在认识我了。他勉强能从一些虎斑中分辨出我来,靠着自言自语……或者某只能够不被看见的人类,我搞不懂,他总是在跟一个凯伦讲话。

    有个下午,我跟天行者在等蜘蛛侠来拿他的包。我在学校看见他行色匆匆地从课堂间开溜,这有点不寻常,不我的意思是,这家伙逃学挺寻常,但那么惊慌的脸可不寻常。

    在天行者的游说下,我们尾随他,蹲在巷子里等他出现。

    远方传来焦味。天行者睡得很不安稳,因为那些警笛吵得要命。

    然后蜘蛛侠跌跌撞撞地出现,朝我们扑过来。他一把抱起我跟天行者,不顾我的抗议,把脸埋过来,死命蹭不停。

    “天啊、天啊、天啊……谢天谢地,你们没事。”他不停重复这句话,双手在发抖。这让他看起来很小、很脆弱,给我一种,像天行者会给我的那种感觉。

    “发生什么事?”天行者被蹭醒,一脸懵逼。

    “他以为我们死了。”我悠悠地回答。

    “我们活着啊。”天行者更茫然了。

    “就说了,他以为,以为。”我甩尾巴,不耐烦。天行者的问题都很笨,蜘蛛侠又死抱着我。看在他身上有火灾的味道这份上,我勉强忍耐。

    事情可以很容易地被联系到一块儿;蜘蛛侠从课堂上开溜,插播新闻,火灾跟热炒店的味道。我猜我们之前住的那块地发生了可怕的事。

    “我到的太迟了。我该做得更好。但幸好你们没事。你们搬家了对吗?因为你早就猜到那里会起火?”

    我没猜到热炒店会失火,我搬家只是因为那里不适合天行者这种猫宝宝居住。其实今天就算我们仍住在那儿、不巧碰上火灾,我也有把握带着天行者顺利逃出火场。

    我也没猜到蜘蛛侠会担心我跟天行者。他不怎么撸猫,撸天行者只是因为想让天行者帮他看着包。我猜他是狗派。

    从现在起,我决定换个方式喊蜘蛛侠。就喊他彼得吧。

    总而言之,我搬家了,也转学了。我们没有碰上火灾,天行者一根猫毛都没被烧着。

    我给新学校十三条小鱼,化学教室十条小鱼,彼得七条小鱼,旧学校的校长七十条小鱼。满分一百条小鱼。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

    二更喵

    很想要很想要大家的抱抱摸摸跟收藏

    还有留言

    假如能给我这些

    我会很高兴的喵喵

    谢谢

    你们可以把天行者抓去抱

    玛丽得要混熟了才能摸

    她不是随便的猫(?

    然而这时候。

    就在这时候!

    “我不觉得把猫抱进实验室是好主意……这里对牠来说太危险了,牠可能打翻东西。”

    天行者被我逼着上学,他一个字都听不懂。我把他搁在西班牙文的课堂上,期望他未来成为一只有南美风情的英俊的派对猫。

    至于我自己,我喜欢化学课。那些液体的味道很是凶残,可是,有很多玻璃容器。

    我一直梦想着能把整间教室的玻璃容器都打翻。

    有讨厌鬼阻止了那只金毛人类女孩!

    是蜘蛛侠!最小的那只!

    想想就爪痒,心也痒。啊,好想这么做一次。

    我贴在教室玻璃窗上等待时机蠢蠢欲动,教室里的人类对我指指点点不能专心。有只金毛的人类女孩想开窗把我抱进教室,我期盼地盯着她,为此不惜卖萌甚至出卖皮毛都行。是的是的猫为了达到目的总能不择手段。

    妈咪教我生存,教我搭公交,教我什么是人类什么是狗,什么是鸟什么是公园,让我去学校。自从她死掉以后,我每天都很想念她。

    我的妈咪是最棒的妈咪。她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橘猫,她有两只爪子穿了黑色的袜子,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她脚上那圈黑色的毛。她舔毛的技术一级棒,叼猫的技巧也是完美。她总是能找到干净的地方跟干净的食物,干净的水,她还知道怎么去医院。

    她是最棒的妈咪。她很爱我,她很好。

    天行者还是整天无忧无虑只知道吃。我带他去宠物店购物,他看到什么都想买,不给买就满地打滚,闹到最后店员不忍心,开了罐罐给我们试吃。我实在没脸承认这孩子是我在带。

阅读[综]猫生艰难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山洼小富农》《女装文艺人生》《道君》《龙武战神》《小兵传奇》《金枝御叶》《青春有毒》《极品佳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279/279671/5671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