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相公是病秧

第 7 章

  • 作者:水墨染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8-06
  • 本章字数:6288

“啊!”

楚娆被他不知轻重的手一捏,肩膀传来浓浓痛楚让她惊呼了一声,明明是个病秧子,没病的时候也该虚弱一点才对,怎的这么有劲。

楚娆在家也是娇滴滴的大小姐,肩头现在还被捏的生疼,那半委屈半央求的神情,可怜兮兮的,像极了祁苏儿时,爹娘送给他的小猫崽。

“放开。”

“祁苏,求求你了,就一会儿,”少女特有的娇柔尾音拖着绕了一个弯,“我现在不方便。”

看着眼下的女子一声不吭,狗皮膏药般埋头贴着他,手环着他的腰,甚至比方才还要抓的更紧一些,祁苏拢起眉头,伸手搭住她单薄的肩头,不留情面地向外扳开。

淡淡的声音传来,貌似波澜不惊的语气,但楚娆能听出其中暗杂着的隐忍情绪。

祁苏看来是不怎么高兴,不对,他该是很不高兴才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她胸口的衣饰料峭单薄,软绵绵的抵在祁苏身前,比之刚才无意的碰触要明显的多,发梢淡淡的花香味亦是若有似无,在祁苏的眉心和薄唇之间乱窜,扰的他神色愈冷。

“你干甚么。”

仆从言语带笑,提着旧纸灯,跟遇了辛密似的,高高兴兴的往回走,反正等会儿告诉门房的老李,他肯定是不信的。

...

“抱够了么。”

祁苏的声音原本是清越的,因为咳嗽又带一点细微沙哑,奇异的很好听,他说话时,喉咙间淡淡的震感,顺着胸膛往下,摩挲在楚娆的耳畔酥酥痒痒。

“哦,谢谢。”楚娆向后退了一步,低头道。

谢还是要谢的,当然是谢他虽然不情愿,但最后不知怎的发了善心,妥协着被她强抱成功。

祁苏扯平胸前被她压出的褶皱,瞥了她一眼,不发一言,旋即转身,耳尖的一点粉红隐匿在夜色中,一眨眼消失不见。

楚娆在后头,边跟着走边心中默念,若不是事出突然,她也不想抱着块冰呢。不过,楚娆抬起袖口闻了闻,他身上的龙涎香气,带着甜酸味,还真是好闻。

遇到巡夜人的时候,离喜房所在的四进院已是不远,深更半夜的,之后也再没碰到过其他人,到了四进院,楚娆是彻底不担心了,因为前世祁苏就有个习惯,那就是他所呆之处,不许无关的人在场。要不然,去一趟西间,哪还用祁苏带着,连她的云珠都被暂时赶到了西廊凑活一晚。

进了喜房,楚娆松了口气,在墙柜里随意寻了条披肩,颇为自然地盖住春光乍泄的胸脯,今晚,她觉得自己在祁苏面前,应该是没什么可再丢脸的了。

这样也好,他应该很讨厌她,后头求休书来的更为稳妥,楚娆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今晚也算是她成功的一大助力,如此一想,她心里果然好受多了。

“咳——咳——”

楚娆站在檀木柜旁,看着扶着窗棂的祁苏,他的咳症比出门前重了许多,看来是在西边吹了风。

关切的话刚到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了下去,不说了,反正他也不稀罕。

楚娆脚步拐了个弯,重回到了床边,经过了这一整日,这急事儿一件接着一件的,跟过了三天似的,着实让人困倦的很。

楚娆微微探出头,看了看此时站在窗边的祁苏,按这朝向,看的是院里的水漏,心思当然不在她这处。

她回身,褪开了喜服的腰素和腹带,一并放至床边的懒几上。没了沉重的红色缎袍,身上内里的衣衫便轻薄了许多,丝质的罩裙下,纤腰款款,白色的裹衣朦胧可见,罗袜与裙角的相衔处,凝脂般的肌肤腻如白雪。

楚娆垂头揽过长发,恰看见肩头前后两处淡淡淤青,想起方才在后院门口的事情来,说也奇怪,祁苏明明身体孱弱,但有的时候又好像不是,力气还挺大的.......

楚娆无端红了脸。

恍然感觉肩侧似有视线,楚娆回头看了眼,祁苏依旧望着水漏不动,神色淡漠,也是,他那种冷性子,怎么会多看自己一眼,看来自己是真的累了。

左右旁若无人地折腾了半炷香的时辰,楚娆终于钻进了软被。

楚娆认识祁苏真算起来也有半年多,或许她自己都没发觉,对祁苏,她是天生的没有防范,又或许是真的太困倦,一合眼就睡过去了。

朦胧中,她有听到敲门的声音。

“公子,正子时了。”是四九,唔...她认得出。

“嗯。”

掩门的声音传来,楚娆闭着眼,迷迷糊糊地想,祁苏可真是奇怪,原来是一定要过了子时才走吗。

罢了,不管他,她马上可就是要,要开始筹划了....

楚娆翻了个身,沉沉睡去,枕头下压着的纸条松松露出半张,赫然是四个大字:七出之条。

***

夜院寂静,皂靴踩在枯叶上,沙沙作响。

祁苏第一次觉得这声音聒噪。

“公子,咳症现在好点了么。”四九仔细地垫着脚看着祁苏周身一圈,确认都被他带来的披风遮掩的结结实实了,脚才踩上实地。

“嗯。”

“对了公子,楚家小姐——噢不是,是夫人,是不是生的极美的。”四九憨笑着跟在后头,大概是觉得这黑漆漆的夜路无趣,便也想说点话壮壮胆。

祁苏闻言眸色微闪,脚下几不可见的轻微一顿。

四九这些年早就习惯了祁苏时回时不回的性子,兀自说得高兴,“夫人可是广陵城双姝之一呢,那肯定是顶漂亮的,听楚宅的下人说性子也好——”

“不好。”

祁苏突然开口,比夜风凉的多的声音灌的四九猛地一收声,小心翼翼抬头道:“公子,这才成亲第一日,您就不喜欢夫人啦....”

“咳——”祁苏垂眸咳了一声,“避风亭的棋盘,拿到我房里。”

四九也没准备祁苏会回他,此时恭敬地应了一声,“是,公子。”

公子重养身,很少这半夜了还自弈的,除非是睡不着了,可公子到底有什么睡不着的。

四九想不通,不过公子身上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他才懒得想,腹诽完抬眼一看,祁苏已经走远了三步路。

他赶忙急匆匆赶上,“公子,您走慢些,等等小的——”

....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算是体弱的,也算不是,这个病比较特别。

文案的剧情肯定会发展到,但暂时,咱们夫人还是想专心致志搞离婚啊。

本文暂时又名《在和离的途中老公爱上我》

龙涎香真的是酸甜味,不过我也不知道,我网上查的。。。。听说贵比黄金啊(在古代)。

这是仆从还未看清时,隐约听到的只字片语,当时还不明白,此时他当真是恍然大悟,这月黑风高的后院,公子平日看着冷清,关键时候还是别出心裁啊。

“才看清公子,是奴才唐突了。”仆从满脸笑意,屈身作了揖。

“嗯,西间没有火烛,咳——你也不必巡了。”

而趁着被他支起的两人之间的空档,和居高临下之势,祁苏总算是回过神,她这么折腾到底要干什么。

便是在祁苏这短暂的愣神之间,楚娆揪着这机会,啪嗒,又贴了回去,满以为祁苏会继续推开她,楚娆已经做好准备将他锁的紧紧的,可是抱着的人却突然失了动静。

巡夜的仆从正是在这时候满脑子狐疑地提灯到了近处,向上晃了晃纸灯笼,才看清了公子的脸,还有他怀里的...夫人?

祁苏执起袖子咳了一声,那喜袍袖子长而垂缎,这一伸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便将楚娆周身掩住,最后连个身段都瞧不见了。

“是,公子,那奴才告退,更深露重,还请公子和夫人注意,注意身子。”

【啊!】

【求求你了,祁苏.....现在不方便..】

楚娆忍着痛也想再贴回去,但男女的气力毕竟有别,被祁苏的手执锢着右半边肩头,她想使力都使不上,只能不甘心地被推离开一半,两人中间露出了一条可见的空隙。

可即使如此,楚娆还是只能厚着脸皮鼓着腮帮子,不为所动地贴在他的胸前。

一想起他此时定然比冰块还要冻上几分的脸,她心里就打颤,可她能怎么办,同一个人面前丢几次脸,和在不同的人面前失态,她当然是选前者的呀,更可况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婿呢。

楚娆说完,也来不及等回应,撑开藕似的双臂就抱上了毫无准备的祁苏。

阅读我的相公是病秧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