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第八百三十五章 远征计划

  • 作者:血红
  • 分类: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一抹惨厉至极、煞气冲天的剑芒扫过虚空,九颗硕大的相柳头颅‘咕噜噜’的坠落地面,九个禁军将领浑身密密麻麻的被切开了十几条剑痕,浑身喷血的倒在了地上,翻着白眼昏厥了过去。

巫铁头顶大道熔炉向下微微一沉,一片火光喷出,九个禁军将领身上穿戴的甲胄,腰间系着的腰带,腰带上挂着的各色印玺、令牌,贴身保命的各色符箓,还有体内藏着的灵宝、灵兵,乃至他们手指上带着的戒指、手腕上戴着的手镯,全都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

巫铁手一指,面前数十万齐齐吐血的燧朝禁军,除了一件贴身的制式内衣,浑身上下无论是祖传的宝贝,还是军中发下来的军械,全都腾空飞起,被大道熔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连带着风熵之前使用的那一口银色古钟,那也是一件威力惊人的古宝。

此刻这口通体星光流转的古钟,也已经被大道熔炉炼化、吞噬,一点残渣都没剩下,大道熔炉的威能凭空又飙升了一大截。

大阵崩碎,巫铁抓出了黑剑,朝着头顶九颗正在破碎的相柳头颅轻轻一挥。

巫铁一声长笑,他身边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涟漪扩散开去,他身边数万里内的时间骤然放慢。

巫铁行走在透明的时间涟漪中,他的动作一切如常,而他面前的数十万燧朝禁军,他们的动作骤然变得缓慢起来。越是修为差的,动作越慢,越是修为高的,动作就略快一些。

‘好不好’?

五十几万燧朝禁军一声呐喊,迅速组成了一座气势浩渺,犹如九曲黄河的军阵。

以九位统领级的‘王神’将领为前锋,大阵内一阵光雾缭绕,一头狰狞凶恶的相柳凶兽呼啸而起,九颗硕大的如龙如蛇的头颅喷吐着雷霆、烈焰、寒冰、毒水,朝着巫铁冲了过来。

你是普通的灵兵灵材,一口吞了。

大道无私,绝不挑食。

被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按在地上一顿爆锤的风熵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愤然怒吼,仰天一声惊天动地的佛门绝技狮子吼,一圈圈红光烈焰混着恐怖的声浪朝着四周急速扩散。

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被近在咫尺的狮子吼震得七窍喷血,尤其是修为最弱的巫铜两颗眼珠都被震得直接在眼眶中炸开。

站在城墙上的娲姆凤眼骤然眯起,眼眸拉长,犹如一对儿利剑一样,通体散发出极其凌厉、可怕的气息。

当着娲姆的面,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了啊!

看到巫铁依仗强大的先天灵宝欺负燧朝禁军的时候,娲姆那叫做一个酣畅淋漓,那叫做一个满腹欢喜。

但是一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娲姆顿时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犹如实质的火气、煞气。

只能是自己的儿子欺负别人,不能是别人的儿子欺负自家的。

和女人讲道理?

呵呵!

五彩神石腾空而起,然后猛地一个下坠,‘嘭’的一下打在了风戎的脑袋上。

这一击沉重异常。

五彩神石,传说之中太古神话时代,娲皇氏用来补天的神物,后来有一些没有用完的五彩神石,就被娲族世世代代供奉传承。

每一个得到封号的娲族部落,都会被赐下这么一小块五彩神石。

这小块的五彩神石,都是从那些用来补天的五彩神石上,用万民念力为工具切割下来的。

拳头大小的一块,沉重犹如一块大陆,其中更蕴藏了补天功德,更有无数黎民百姓的念力加持其中。

不是先天灵宝,却比普通的先天灵宝杀伤力更强,后遗症更加可怕,更加古怪。

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被亿万黎民记恨、仇视的人,莫名的都会遭遇各种灾劫。

五彩神石这种神物,寄托了万万亿黎民念力的神物当头砸在脑袋上,不说**上的伤害……被砸得多了,他会对人的先天神魂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换句话说,被五彩神石砸了……你会变蠢!

砸得多了,哪怕肉身没毛病,你会变白痴!

平日里,不会有任何一个娲族的大主母,如此冒失的用五彩神石这等神物,类似于传国玉玺一般有象征意义的神物去攻击敌人!

但是谁让娲姆生气了呢?

说过了,不要和女人讲道理嘛。

所以风熵只觉脑浆子一震,刚刚跳起来准备和巫金兄弟三个拼命的他,‘嘭’的一下,脑袋又重重的撞在了地上,昏昏沉沉的,天昏地旋的,他半天没回过神来。

自己在哪里?

正在做什么?

发生什么了?

风熵一时间昏昏糊糊的,拼命的眨巴着眼睛,但是眼前万物都在旋转,半晌没能凝聚精神。

军城中,大魏门阀中,最为精通医道的扁氏、华氏的老祖们右手一挥,虚空中药香气滚滚散发开来,一道道充满强大生机的灵力犹如潮水一样涌来,迅速注入巫铜身躯。

巫铜本身就是巫族血脉,有滴血重生之能。

得到扁氏、华氏老祖的医术加持,巫铜爆炸的眼珠即刻重生,全身所有的伤势瞬间愈合。

巫铜仰天一声大吼,他通体喷出可怕的烈焰,身躯迅速从血肉之躯转化为钢筋铁骨、金属之躯。更有一股厚重的元磁之力加持身躯,巫铜的身体变得沉重了上千倍。

上千倍的重量,挥拳的时候,拳头的杀伤力可不仅仅是区区一千倍。

在巫家秘密战技的加持下,巫铜随意一拳挥出,威能起码提升万倍。

巫铜一拳轰在了风熵的后背上。

一声闷响传来,风熵的脊椎骨坚硬无比,巫铜的手臂骨断成了七八截,而风熵只是出现了一些骨裂。

巫铜兄弟们的潜力绝对不弱于风熵,但是从现今的战力而言,自幼得到燧朝无穷资源灌注的风熵,还是占了绝对的优势。

万倍的打击,双方承受的力道完全相当。

风熵只是骨裂,巫铜直接骨折。

娲姆的脸色越发阴沉。

军城内,十二万巫族儿郎同时大吼一声,他们也结成了军阵,然后一**庞大的法力注入了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体内。

十二万又三人的力量连为一体。

巫铜抬起脚,狠狠的一脚踩在了风熵的身上。

这一次,巫铜的腿骨和风熵的腿骨同时断折。

只是,巫铜好似没感觉到痛一样,咬着牙继续冲着风熵就是一通爆锤。

而风熵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

他痛得嘶声惨嚎,抬头朝着空中正在‘度化’老铁的笑面佛嘶声尖叫:“佛陀……救我!”

笑面佛猛地低头看向了巫金兄弟几个。

巫铁手一指,大道熔炉急速冲上天空,大片火光绕着十万红莲寺弟子一旋。

梵龙、梵鲲等红莲寺弟子齐声惊呼,一个个面皮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就和那些燧朝禁军一样,浑身被扒得光溜溜的。

十万袒胸露怀的光头壮汉呆呆的悬浮在半空中,好些人手指头还在快速的蠕动着,他们本来在拈着佛珠串儿念诵经咒,可是佛珠串突然不见了,他们的身体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

笑面佛呆了呆,然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他终于不再坐着,而是站起身来,朝着巫铁合十行了一礼:“武王陛下,兵战凶险,小僧出家人,最是见不得兵火肆虐,殃及天下。”

很是悲天悯人的抬头看了看天空,轻轻的摇了摇头,笑面佛轻声道:“陛下,小僧这里……”

巫铁摆了摆手,淡然道:“打不赢,就是善哉、慈悲……打得赢,就是降妖除魔……”

摇摇头,巫铁轻叹道:“罢了,少废话,自封法力,乖乖听老子发落……再敢动半点歪脑筋,嘿嘿。”

‘轰’的一声巨响,笑面佛掌心的那朵红莲花被无数条凌厉的枪芒撕成粉碎,莲花碎片化为大片赤红色光雨,纷纷扬扬的飘落四方。

笑面佛的笑容彻底僵硬。

老铁气喘吁吁的站在笑面佛面前,手中长枪,锋利的枪尖狠狠钉在了他圆溜溜的大肚皮上:“别动,死秃子,动……就是一枪两窟窿!”

笑面佛座下,那头老乌龟突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死秃子,你也有今天?武王陛下,武王陛下……老龟我愿意投诚,愿意投诚啊……老龟我愿意带着海族亿亿万子孙,投诚啊!”

老乌龟长脖子一晃,脑袋一顶,趾高气扬的从笑面佛的蒲团下爬了出来。

他身上闪烁着刺目的佛光,一丝丝佛光凝成了一条条坚硬的枷锁,死死的扣在了老乌龟的身上。

一股惊人的妖气从老乌龟体内喷薄而出,一条条佛光枷锁被深蓝色的妖气硬生生的撑爆,老乌龟身上寒光闪烁,很快一个生得‘贼眉鼠眼’,脖子比正常人长了一倍多,四肢比寻常人短了许多,身穿一裘蓝色长袍的老人就站在了众人面前。

“老夫龟无敌,见过武王陛下,见过诸位英雄好汉……哦,见过这位娘娘!”背后背着一个硕大的龟壳,龟无敌笑容满面的向着巫铁一行人深深的鞠躬了下去。

风熵艰难的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龟无敌,喃喃道:“当年,真该将你下了汤锅才是。”

一个时辰后,通过传送阵,巫铁等人回到了神武城。

议事大殿中,巫铁坐在巨大的王座旁,在他身后,厚厚的铁色帷幕后面,娲姆好奇的、东张西望的,坐在了一张规模比巫铁的王座还要庞大三成的宝座上。

武国的文武臣子尽聚于此,一个个目露精光,倾听着风熵讲述燧朝的一应情况。

燧朝的疆土,燧朝的文明,燧朝的经济,燧朝的物产,燧朝的军力,无数新奇的资料,让黄瑯、李玄龟、袁麒麟等人听得是津津有味。

李广、项飞羽、项飞邪等将门首脑,更是面皮通红,死死的盯着风熵。

这感觉,就好像一大块五花肉被放在了一群饿狼面前……他们迫不及待,想要扑上去饱餐一顿。

“所以,风戎继位,是不合常规的。”巫铁手指重重敲击王座的扶手:“按照燧朝的规矩,神皇退位,大典筹备都要十二年之久,而你父亲,明显没有走正常流程,就突兀的退位了。”

“这里面,有阴谋。”被打得骨断筋裂、鼻青脸肿的风熵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被打成这样,身上所有的丹药都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了,巫铁也没给他一颗疗伤的药丸,风熵此刻的状况很不好,浑身都痛得很。

面对武国满朝文武的不断逼问,风熵好容易才提起精神,回答了他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若是,我是说,若是我武国,愿意出兵,帮殷王您,夺回王位……”巫铁笑盈盈的看着风熵:“殷王愿意给我武国多少好处?”

摇摇头,不等风熵开口,巫铁已经笑了起来:“就用燧朝如今的国库,排名前三百的贵族门阀的私库,还有未来你燧朝一千年的赋税收入,外带三百个州治的领土做报酬,这就足够了。”

摆摆手,巫铁淡然道:“就这样定了。我武国,准备远征燧朝……二皇子,你答应,固然很好;你不答应,宰了你,我去找你的弟弟妹妹们合作,似乎,更好。”

巫金‘当啷’一声,将一柄大斧头砸在了风熵面前。

风熵呆了呆,露出了和笑面佛几乎一模一样的笑容:“当然,答应了,答应了……本王,全力配合。”

眸子里,一抹怨毒之火闪过,风熵此刻将风戎,还有风戎身后的那些人,恨到了骨子里。

下一瞬间,风熵的一众贴身太监、宫女、侍卫等,也都被大道熔炉扒得干干净净。

除了一件贴身的内衣,就连那些宫女头上的簪子、脖子上的项链、手腕上的玉镯子,甚至是品阶不低的绣花鞋等等,也都被大道熔炉一口吞下。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在巫铁的大道熔炉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些燧朝禁军普通将士,他们身上的甲胄、军械,都是燧朝的铸造大匠们后天锻造的宝贝。

‘人工造物’!

面对大道熔炉中,混入了一点燧火本源的大道烈焰,这些‘人工造物’只是一旋就被返本归元,化为天地间最原始的一点造化精髓,被大道熔炉吞得干干净净。

万物尽归大道,万物尽为公平。

你是顶级的先天古宝,一口吞了。

随后,巫铁手一指,大道熔炉飞向了后方的燧朝舰队。

一条条长有百丈的制式战舰被大道熔炉慢悠悠的吞下,三条千丈长短的旗舰也在一众风熵贴身太监、宫女的惊呼尖叫声中,被大道熔炉吞得干干净净。

光影闪烁中,九个禁军将领身上零零种种近百件各色宝贝,被熔炉中的烈焰一卷,就化为一团团本源造化之气,被大道熔炉很不客气的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大阵内,禁军将士的法力运转速度立刻失衡,就好像一座精密的仪器中,数十万细密的齿轮转速发生了偏移,整个机构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

数十万禁军将士错落有致的开始逐个吐血,一个接一个,缓慢的,优雅的,血水犹如一朵朵红色的莲花,从这些禁军将士嘴里极其缓慢的喷出。

当然不好!

阅读开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