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欲寻老黄卖皮草,马震插手屠狼群

    小半炷香后,赵例站在了一栋小楼前。

    咦,不对劲啊,不是叫黄老二皮草铺么?怎么改成陈结实皮草铺了?

    “陈结巴,怎么是你?老黄呢?” WWW.KanXs.ORG

    赵例推开了陈结实皮草铺的门,走了进去。

    照例一进去看到柜台上趴的人,立即大喊道:

    看着面前车水马龙的景象,赵例捋了捋他那半寸长的银白色的胡子,朝着黄老二的皮草铺走去。

    “哎,多财啊,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赶紧娶妻生子啊!你看,集那头的张寡妇就不错,长的不孬,还挺年轻的,人才二十九喱!”

    …………………………

    赵例此时的心情犹如在干旱的沙漠里走了三天三夜,发现了一汪清泉。

    一两银子能买5只鸡,一两银子能买40斤米,一两银子能买5斤上好的五花肉啊!

    赵例把玩着手里的五十五两白银,喝了口水道:

    陈结巴从腰间拿出钱带子,数了二两银子,三十个铜板放在柜子上。

    “钱放这了,要是卖的话,拿走直接走人,不卖的话,拎起你这些破狼皮,赶紧给我滚,别妨碍我做生意!”

    赵例此时此刻,怒气冲天,食指指着陈结巴,大骂道:

    “你个狗东西!价格降的这么低,让不让人活了?”

    陈结巴不高兴了,猛的一拍柜子,瞪着赵例道:

    “哼,爱卖不卖,你可知道,这方圆百里,就我这一家皮草铺?你不卖给我,等着放在家里上霉吧!”

    赵例此时此刻,心情是无比的沉重的,这陈结巴和上一世的许多企业家一个鸟样,只要垄断市场了,就疯狂的涨价,无情的压榨最底层人民的劳动力以及财富。

    就比如说,什么笛笛出租车啊,烟啊,酒啊之类的。

    一个团体,没有竞争对手,就等于止步不前,产品质量会越来越差,价钱还越来越高!

    这类问题,最著名的就属那些假冒伪劣的烟厂所生产的香烟,比那些正品的香烟不仅味道要好,价格还更便宜!

    这陈结巴的套路,玩的可真是高深莫测!

    方圆百里啊,别无二家呀!

    试问,又有谁,会为了卖个皮草跑那么远呢?

    赵例捋着胡子,打量着这个皮草店。

    “陈结巴呀,我实话实说,你想不想你这店被砸?”

    陈结巴听到这话,两眼一阵失神,爬起来就往后面院子里跑。

    三步作两步,冲到后院,赵例远远的听到,这陈结巴喊道:

    “马老头,赶紧出来,给你那宝贝狼给带着,有人要闹事!”

    话音刚落,后院里头就传来一阵阵狼嚎声与脚步声。

    后院的门被推开,一个人影手拿拐杖冲了进来,人影的后面,还跟着整整九匹狼!

    这,怎么可能,怎么又多了两匹狼?

    此时,赵例的瞳孔急剧的收缩,他修炼的这驭天经,可不是专门来打打杀杀的功法,即使现在他有着炼气一层的法力修为,可是要是这凡俗的野兽多一些,也能置他于死地!

    这人一看到他,立马使唤他的狼将赵例给围了起来。

    这人,正是那马震老头!

    赵例的手指颤抖的指着马震,道:

    “你,你要干什么?赶紧将这群畜生给弄一边去!”

    马震敲着他手中的小拐杖,两眼眯成了一条缝,捋着胡子,朝着赵讥笑道:

    “哎哟喂,这是谁,这不是王威王老头吗?你手抖什么呀!不要急,坐下坐下,我们好好的聊聊!”

    赵例眉头紧皱。

    “别卖关子了,就问你一句话,放还是不放!”

    马震从旁边拿了个板凳,放在他屁股底下,坐了下来,粗糙的老手抚摸着面前的一只狼的光滑的背。

    “哎,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被虾戏,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赵例脸上青筋直冒,怒斥道:

    “你,你,你到底想怎样!两年前那次,你污蔑我在先,再说了,后来我又没伤你一根汗毛!”

    马震起开身子,朝着他走来,走到距离他一步远的时候,弯下腰来,脸贴着赵例的脸。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受了多少嘲笑与鄙视?”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那七匹宝贝狼一天都没吃下饭?”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的亲生儿女都对我冷嘲热——讽?”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从此成为了街坊邻居们的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

    赵例咽了一口唾沫,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活该,这怪我吗?谁让你好端端的污蔑我偷了你的银两!”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此时的马震已经魔怔了,双手捂着耳朵,一附怒发冲冠的样子,指挥着狼群们朝着赵例攻击。

    危急关头之下,赵例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将手伸到身后的口袋里,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了金龙杖。

    金龙杖毕竟是练气一层的妖兽法器,刚拿出来的那一刹那间,所有的狼都迟钝了那么一丁点儿时间。

    赵例立马往金龙杖中灌入法力,金龙杖立马化为一根笔直而又坚硬的棍子。

    赵例手持金龙杖的蛇头位置,用蛇尾巴对着面前飞扑而来的几匹狼猛的一扫,眼前的几匹狼便头破血流飞了出去,一个被他打中的狼,更是脑浆飞溅,直接当场死亡。

    马震看到这样子,十分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赵例的身手竟如此厉害。

    “嘭”

    “嘭”

    “嘭”

    那几只被打飞的狼,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不过,仍然有一只狼冲到了赵丽的脚下,朝着赵例的小腿肚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

    顿时鲜血喷涌而出,赵例使着金龙杖狠狠的朝着咬着他小腿的那一头狼打了过去。

    金龙杖直接打到了那匹狼的脖子上,那匹狼直接尸首分离,可是,那脑袋仍然紧紧咬着赵例的小腿肚不放。

    赵例管不了那么多了,拿起金龙杖,朝着眼前的大门猛的一劈,冲出了门外。

    街上的人们看着赵例小腿血如泉涌,一个劲的往边上跑。

    赵例使出吃奶的劲儿朝着前方的集口喊了一声:

    “铜铃——”

    “嗷——呜”

    一声威猛的虎啸声从远方传来,身后追赶赵例的几只狼直接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不知道干什么。

    而站在门口的马震,听到这声音,立马朝着空旷的地方飞奔过去。

    仅仅只是几息时间,一道银白色的光影从人群之中窜出,入眼帘的是一头体型健壮的一丈多长的白虎。

    “嗷呜——”

    一声摄人心魂的虎啸声直接将马震吓的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马震看到这一幕,直接吓的魂飞魄散,爬起来就要往前面跑。

    可是,这跑着跑着,双腿居然断掉了,顿时鲜血喷涌而出,足足飞溅了好几米远。

    原来,是被铜铃放出的剑气打到了。

    赵例看到马震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便弯下腰来,轻轻地将咬在小腿上的狼头给掰了下来。

    将狼头给掰下来后,赵例坐在地上休息。

    倒是铜铃就没有那么老实了,铜铃慢慢的走到马震身边,伸出了他那布满着倒刺的舌头。

    铜铃的舌头往马震的背上轻轻的一卷,带下来一大块血肉与衣服。

    “呃——”

    赵例听着马震老头的这声呻吟,心情愉快的欣赏着。

    ………………………………………………

    PS:亿万分感谢书友傻子牛,一口气投了12推荐票!

    同时书友20170624212112173以及夜雨神武分别投了三推荐票和一推荐票。

    让我们掌声响起来,对他们进行鼓励!

    今天的推荐票成绩让我很是满意,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加更一章!

    今天就这一大章了!

    “哎,也罢也罢,不管谁搞这皮草,只要我这狼皮能卖个好价钱就行了!”

    只见,这陈结巴从柜子底下拿出一个秤,将狼皮上的绳子解开,把狼皮放了上去,一会儿过后,看了看秤上的数,缓缓的说道:

    “23斤!一斤十文钱,23斤,二两银子三十…………”

    这柜台上趴的人,正是陈结巴,这陈结巴天生结巴,家住隔壁大竹村,家里有十来亩竹林。

    一直以来,这结巴都是干和竹子有关的生意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插手皮草了!

    陈结巴面色不善的瞪着赵例,从柜台上站了起来。

    话还没说完,赵例就火了,破口大骂道:

    “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我这狼皮可是上好的狼皮,就值这点钱吗?你怎么用秤称?原来老黄在的时候,还看成色喱!按道理来说,我这么多狼皮,怎么说也能卖个二十两银子!”

    “哼,那傻老头不会做生意,这皮草店,我买下来了!”

    赵例将背上的皮草放在了柜子上,道:

    算了,谁知道这黄老二又出什么破主意,能卖掉就好!

    或许,年老的人都喜欢给人做媒,赵例也不例外,花了一炷香的功夫,将邻近几个村的姑娘都给钱多财介绍了一遍。

    赵例用着一股“不争气的东西”的眼神瞅了瞅满脸黑线的钱多财,叹了一口气,背上了狼皮,踏出门外。

    三百五十五两银子能买什么?

阅读驭天经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无限先知》《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难道我是神》《毒妃在上》《最强妖孽》《诡案组》《都市之越狱大师》《烈途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48/6416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