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艹。”秦斐生忍不住骂了句,朝匆匆赶来的小何吼道:“快!叫救护车!” WWW.KanXs.ORG

    说话时,他那两道透着戾气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洛妍的手臂,他眉头紧紧拢着,撕开自己的衬衣,低头给她稍微包扎了下。

    洛妍张了张嘴,却疼得直抽气,压根说不出话。她脑子里乱糟糟的,总感觉今晚这一切太突然,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盯着她的伤口,见她疼得眼眶都红了却一声不吭,不由轻嗤一声,“让你多管闲事。”

    凶巴巴的语气,眼角眉梢都吊了起来,似乎对她方才救人的举动,很是不以为然。

    洛妍脸色惨白,唇也惨白,身体在微微发抖,被她紧紧捂住的手臂,正漫出浓重的血腥味。

    混乱之中,两个保安扑了上来,牢牢地反剪住发疯的男人。

    斧头哐当一声落地,刃口处沾了一片殷红的血迹。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去死!”

    洛妍想都没想便冲了上来,随手抄起台阶边一个花盆,哐当一声砸到那人背上,那人晃了下,手里的消防斧砍空了。

    一次落空后,那人迅速暴起,秦斐生闪躲时脚下一滑,眼看要跌倒在地,消防斧要砍在他头上,洛妍猛的冲上前,使出吃奶的劲儿拉了他一把。

    男人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眼神在一刹那变得疯狂而绝望,喉咙里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吼叫。

    “凭什么?”

    “我喜欢女神十年了,为了她倾家荡产去整容,却连和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你凭什么跟她在一起?我哪点比你差,啊,你说…”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男人越发激动地咒骂着。

    秦斐生仿佛听到什么最好笑的笑话,脸上的神情变得很冷漠,他眼皮子一撩,淡淡地道:“喜欢?你也配谈喜欢?”

    说完扭过头,再没看那男人一眼。

    身后歇斯底里的吼叫,在夜色中渐渐低了下去。

    洛妍手臂的伤口有些深,幸好没伤到骨头,医生要她住院观察几天,秦斐生这次倒是大方,二话不说给她批了假,要她安心养伤。

    对于洛妍被自己粉丝袭击误伤这件事,萧释龄十分愧疚,不仅亲自来看望她好几次,回北京前还把助理小于留了下来,贴身照顾着她。

    秦斐生进病房时,洛妍正在睡觉,小于坐在床边给她削苹果,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模样。

    秦斐生轻轻拉了把椅子坐下,小于抬眼一瞅,立刻换了副殷勤脸孔,讨好地问:“秦老师,吃苹果吗?”

    他看都没看小于,低声吩咐道:“你出去吧。”

    小于悻悻地缩回手,拿着苹果出去了。

    打发走小于后,秦斐生坐在床边,手随意地搭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洛妍缠满纱布的手臂。

    病床上的人,看起来那么纤细,雪白手背上显出青色的血管,脆弱如瓷器,仿佛稍一用力,就能把这人的骨头给捏碎了。

    明明是这么的柔弱,可她拉着他闪躲的那一刻,却充满了爆发力。他手腕上那种被她拽痛的细微触感,此刻似乎还犹存。

    秦斐生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腕口,心底渐渐漫起一丝柔软的潮意,就如紧紧闭合的蚌壳终于张开,露出内里鲜嫩的肉。

    或许,他该认真地和她说一声谢谢,抑或是一句迟来的对不起,为着半个月前两人那次激烈的争吵...

    秦斐生鲜少有这么认真打量洛妍的时刻,他静静地看了她许久,脑海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似乎,很久之前他在哪里见过这张脸,可到底是在哪里呢?

    一些尘封已久的可怕的画面浮了上来,秦斐生痛苦地摇了摇头,将那些画面全驱逐出去。

    洛妍睁开眼时,就见秦斐生坐在床边,手指无聊地敲着扶手,眉眼间有种漫不经心的柔和,唇线微微地抿着。

    他轻咳了声,主动开口道:“医生说了,伤口应该不会留疤。”

    与之前凶巴巴的语气不同,他这句话说得缓慢而平和,显得有人情味多了。

    洛妍一怔。

    她没想到他会关心留不留疤的问题,毕竟他之前还嫌弃自己多管闲事,当时看着自己流血不止,还那般恶劣态度。

    其实这半个月以来,当初因她急着回北京而发生的那场激烈争吵,已经在她心中渐渐淡化了,她要完成原主的心愿,就不可能在秦斐生的冷淡面前,回赠以同样的冷战。

    秦斐生是什么样的人,或许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在他那副斯文随和的皮囊下,掩藏了一个冷酷独·裁者的灵魂。

    也正因为他本性如此,他此刻的举动让她感到微微惊讶。

    洛妍抬头看他,他却淡淡地移开视线,理直气壮地说:

    “女人嘛,留个疤嫁不出去。”

    果然,三句话不离毒舌,洛妍倒也习惯了,只看了眼受伤的手臂,满不在乎地道:“没关系,现在美容这么发达,就算留了疤,也可以去做祛疤手术。”

    “你倒是乐观。”秦斐生斜扫她一眼,听不出是什么语气。

    洛妍抿嘴一笑,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试探着问:“秦老师,我这次算是工伤,不会扣工资的吧?”

    秦斐生喉咙滚动两下,脸上那抹温和消失了,一直翻腾在胸口的那点感谢道歉的念头,也在瞬间被击得粉碎。

    他突然意识到,即使自己说出了口,洛妍大抵也是不在意的,她在意的想听的,从来就不是他酝酿许久的肺腑之言。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简直像生生吞下了几只苍蝇。

    秦斐生语气凉凉的,“命都差点没了,还惦记你那点工资呢!”

    洛妍叹了口气,开始在他面前卖惨,“没办法,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的,全靠我这点工资养家呢!”

    也不知秦斐生听进去了没,他脸色丝毫没变,敲着扶手的指节微顿,在她充满期待的目光注视下,一字一顿道:“我们工作室不养闲人。”

    公事公办的冷淡语气,完全不容人质疑。

    洛妍失望地收回目光,整个人焉了吧唧的,只听耳畔响起一声嗤笑,“瞧你这点儿出息,吓你一句,你马上就信了。”

    她猛的抬头,撞进了秦斐生似笑非笑的眼睛。

    他眼睫低垂,眼窝勾勒出两处深邃,被他这样盯上一会儿,若换了旁人,定会被他撩得面红耳赤,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洛妍狠狠鄙夷了下眼前的美色,正要移开视线,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点开,洛天奶萌奶萌的声音跳了出来。

    “妈妈。”小家伙亲热地唤她,胖手指熟练地点开视频通话,却被洛妍眼疾手快止住了。

    “妈妈,你怎么不接视频呀?妈妈不想看到天天吗?”小家伙有些不解地问。

    “对不起啊宝宝,妈妈现在不方便接视频,咱们就聊语音好吗?”洛妍低头看着自己蓝白条纹的睡衣,又看看自己那只被包成粽子的手臂,眼底掠过一抹担忧,只是语气依旧温柔笃定。

    “那好吧。妈妈我今天学了一首歌,超好听的,我要唱给你。”小家伙语气很兴奋,拍着小手,大声唱了起来。

    是那首《烛光里的妈妈》。

    这是洛天第一次唱歌给她听,洛妍点了外放,静静地听着。

    歌唱完了,洛天隔着屏幕吧唧亲她一口,奶乖奶乖地说:“妈妈我得去睡觉了,我好想你,我好爱你呀!”

    “妈妈也好爱你,宝宝晚安。”

    放下手机时,洛妍的眼眸微微湿润了。她闭了闭眼,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咕叫了起来。

    “要吃什么?”一直没吭声的秦斐生,突然站了起来。

    “我给小于打个电话,她一会儿给我买上来。”

    秦斐生扫了眼垃圾桶,看到里头塑料碗残余的汤面,眉心突然一皱,声音也放大了,语气透着些不耐烦,“你就吃这些垃圾?艹,萧释龄派的什么人,就是这么照顾你的?”

    “医院食堂的饭菜更难吃,是我叫小于去买的,和她没关系...”

    洛妍被他吵得头开始疼,忍不住解释了几句,还没说完却被秦斐生冷声打断。

    “你闭嘴。”他脸色很臭,冷冷地道:“叫她滚蛋!”

    说完夺门而出,当晚没有回来,而照顾她的小于,再也没有出现过。

    半个小时后,有人给她送过来荤素搭配精致的营养餐。

    洛妍两眼望天,无语地叹了口气。

    秦斐生就这么把照顾她的人赶走,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了?

    这个暴君!还有没有人性了?

    在心里拿针扎了他无数遍,洛妍终于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沉,眼皮重到几乎睁不开,只隐约听到耳畔传来咯咯的笑声。

    迷迷糊糊中,一只温暖柔软的小手,朝她伸了过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看,男主为什么没认出女主,猜对了的小可爱,我发一个大红包。

    推荐基友预收文(近期开):《穿成总裁的情妇》by 夏挽歌 / 大佬,你儿子在我手上!

    书瘾少妇易菲菲温柔娴熟,很少有脾气暴躁的时候

    直到有一天,她看了一本连载的霸道总裁文

    看到最后,她怒火攻心,在文下扔下10000个钻石并留言:“一万个钻石,买情妇死!”

    第二天一睁眼,易菲菲穿成了那个被自己买命的情妇……

    越想越不得劲儿,秦斐生转过身,发泄似的狠狠踢了男人一脚。

    “谁TM派你来的?”他眯了眯眼,恶狠狠地问。

    男人被压在地上,鸭舌帽早在挣扎时掉了,露出那张整容过度的脸,两只眼睛狠狠瞪着秦斐生,脸部肌肉微微抽搐着,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

    她已经死过一次,死的感受太痛苦,所以自从穿书后她一直很惜命,可今晚怎么会奋不顾身去拉秦斐生呢?

    洛妍感到困惑,茫然,乃至讶异,为今晚自己这个举动。

    秦斐生白了她一眼,语气依然很凶,“下次碰到这种事儿,有多远躲多远,拿着卖白菜的工资,少操卖白·粉的心。”

    沿着男人松开的外套看过去,里头显出白色的T恤,秦斐生瞟了两眼,认出这是萧释龄粉丝会的会服。

    他顿时过味儿来,今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冷笑出声,又狠狠踹了他一脚,上扬的嘴角尽是嘲弄:“疯子!”

    他秦斐生活了将近三十年,还是头一回让个女人救,偏偏这女人没个自知之明,为了救他还把自己给弄伤了。

    他什么时候需要女人挡在前头?什么时候需要女人为他流血?

    雪白的手臂上,赫然显出一道一寸多长的口子,泛红的皮肉外翻,血正从里头渗出来。

    异常刺眼。

    秦斐生心中涌起一阵惧怕,仓皇地朝洛妍看过去,只一眼,他的目光陡然变利,直直地落在她身上。

    秦斐生瞳孔急剧收缩,身体本能的朝后一仰。

阅读穿成龙傲天他妈[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圣祖》《大王饶命》《悟空传》《剑王朝》《无限恐怖》《如果你是菟丝花》《玄幻之女帝养成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52/6416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