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陶暮直勾勾的看着蹲在角落里的两个发小。脑海中萦绕的,却是这些天做梦时看到的,王家破产王野他爸跳楼时,王野跪在太平间痛哭的场景。还有小胖临死前那张满是血污的脸。再然后就是脑海中莫名出现的各种“书评”。

    嬉皮笑脸的大毛,痛不欲生的大毛,太平间内满脸血污脸色青紫的小胖,蹲在墙角下埋头吃东西的小胖,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暮哥?”留意到陶暮的不对劲,正在谄笑的大毛和埋头吃饭的小胖疑惑的抬起头:“你怎么了?” WWW.KanXs.ORG

    直到今天,准确的说是2008年7月7日上午10点到11点之间,那些困扰着陶暮的梦境终于有了一个了断。仿佛是被摔碎的玻璃碎片终于拼凑出了一张完整的镜面,陶暮恍然回想起来——他是真的死了一回,又重生到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认真说来,今天确实是他的头七。那个众叛亲离绝望自杀的陶暮,回魂了。

    不过这么一个家里有矿的富二代,此刻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群演戏服蹲在墙角里吃盒饭。还有庞岳这胖子,明明最怕热,为了跟哥们同甘共苦,宁可扛着庞爸爸的教鞭和庞妈妈的鸡毛掸子,也要跟来h影视城。

    用上辈子沈家人的话来评价,跟陶暮这种脾气火爆不讲道理城府深沉性格乖张的混不吝相比,根本就是两个极端。

    陶暮面无表情的盯着大毛手里的盒饭,他最近几天过的特别不好。尤其是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总会莫名其妙的冒出各种各样的影像和声音。搞得他都快成神经病了。

    第二章

    小胖将一个带有五星级酒店logo的外卖盒递给陶暮,颇有些白胖圆润的脸上眉飞色舞:“今天也是小王子的生日。他们家为了给他庆生,特地跟剧组请了一天假。小王子还让他的经纪人在五星级酒店订了高级外卖,就连咱们这些群演都有豪华版的盒饭吃。”

    小王子是大家给这部戏的男主沈毓起的外号。因为人家是货真价实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王子,相貌精致,举止高雅,最重要的是性格也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纯善可爱讨人喜欢。

    “我看老大也不想吃了。我帮他吃了吧,免得浪费!”五星级酒店豪华盒饭,挺贵的呢!

    * * * * * *

    “……我在剧组里找了你半天,原来你躲在这儿!”叶瑶手里捧着一个小蛋糕,看着靠在青砖仿古墙上吸烟的男孩儿,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盛暑的骄阳似火,阳光恣意倾洒下来,穿透斑驳的树叶,落下点点光斑。容貌俊美的男人一袭白衣,神情慵懒的靠着仿古城墙。他漫不经心抽烟的模样,在午后日光的氤氲下有种淡漠的性感,恍惚间竟让人萌生出一种……凑上前去把烟拿下亲吻唇瓣的冲动。

    叶瑶的脸颊微微一红,将手里的小蛋糕递到陶暮面前:“我听说今天也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陶暮叼着烟,漫不经心地看着叶瑶。漆黑的眼眸中清晰的倒映出叶瑶的身影,那不经意的凝视给人一种情深若许的错觉。叶瑶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整个人都沉迷在陶暮的男色中。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帅成这样!

    叶瑶有些娇羞的咳了一声,故意找话题:“我听说,你考上了京城电影学院,九月份开学,趁着暑假来h影视城锻炼的。那你很有想法嘛!”

    来h影视城当武替,跟着导演学走位练习镜头感什么的,对于一个刚刚考上京影,还没学会演戏的未报道新生来说,确实很有想法。更何况陶暮不仅有想法,外形条件还这么棒,武打动作也很漂亮。叶瑶觉得陶暮未来肯定有发展,所以才愿意放低姿态主动示好。

    【绿茶黑化绿茶婊,段数不是特别高,手段倒是恶心人!】

    又来了!

    陶暮低敛着眉眼,头疼的抽烟,不想搭理人。

    叶瑶也不介意:“我考的是燕影,今年大三,也算你学姐吧?要不要叫一声学姐听听?”

    陶暮斜睨了叶瑶一眼:“小丫头片子,想占我便宜?”

    陶暮的嗓音很特殊,他从小就在京城长大,说的一口京片子。可是上辈子回归沈家后,又沪城呆了近十年,因而腔调里还带着那么丁点沪城话的和软,听上去既慵懒撩人又带着那么些玩世不恭。

    听的叶瑶耳朵一烫,笑嘻嘻的搭话:“哪儿能啊,我本来就比你大嘛。”

    顿了顿。又没话找话:“我发现你语言天赋不错嘛。来h镇这么几天,一口京片子都串味儿啦!”

    陶暮兴趣缺缺的把烟掐掉。他抽烟的时候,不爱在人前,也挺烦有人跟他说话。前者是礼貌,后者是毛病。

    叶瑶当然不知道这点。见陶暮把烟掐了,还觉得陶暮很绅士风度。谈话的兴致就更浓了:“说起来,你和沈毓同年同月同日生,要是从命理学的角度讲,你们两个的命应该差不多……”然而现实中,陶暮只是个孤儿,为了攒点经验,高中毕业不得不跑来h影视城当群演。而沈毓却是沈家最受宠爱的小儿子,随便进圈玩票一下,也有家人成立经纪公司投资电视剧当男一号的捧着。

    似乎意识到这种话题不太对味,叶瑶讪讪的住嘴。眼巴巴地看着陶暮:“我的意思是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考上京城电影学院,将来肯定能大红大紫。”

    这话倒是真的。只不过大红大紫之后,又因为作死,被沈毓的爱慕者联手挤兑的滚出娱乐圈而已。

    陶暮轻笑一声,漫不经心地慵懒性感让叶瑶眼前一亮。

    不管任何时候,俊男靓女的搭配总是让人赏心悦目。

    可在某些人的眼中,这一幕却叫人怒火中烧。

    “你们在干什么?”在这部戏里扮演男三号的穆华庭跑过来。他看到了叶瑶捧着的小蛋糕,不乏嫉妒的追问:“今天不是沈毓的生日吗?小瑶,你怎么给这个小子送蛋糕?”

    “你别叫的那么亲热,我跟你没那么熟。”叶瑶皱了皱眉,颇为冷淡的说道。

    在这部戏里,叶瑶扮演的女三号和穆华庭扮演的男三号是一对,而穆华庭的经纪公司好像也有意借助戏里的关系炒炒绯闻。对于偶像出道的明星来说,这种操作司空见惯,就连双方的粉丝都不会当真。既能博关注度又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本来是双赢。

    可惜叶瑶对穆华庭这个人不太感冒——主要是穆华庭那张卸妆以后勉强能过及格线的脸实在不合叶瑶的胃口,所以叶瑶平时见到穆华庭也都是冷言冷语的。这让一出道就颇受粉丝喜爱的穆华庭大感不平。今天又看到原本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叶瑶居然对剧组里的一个小群演大献殷勤,这让出道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的穆华庭更加不能忍受。

    “我说小瑶,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跑龙套的吧?”穆华庭颇为自傲的挺了挺胸膛,自以为居高临下的看了陶暮一眼,以过来人的口吻劝说道:“这种人除了一张脸,根本就一无是处。你别太天真了,他跟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根本不合适。”

    话虽如此。穆华庭却心知肚明,在这个圈子里,很多时候本来就是看脸的。更何况陶暮不仅有张脸,还考上了京城影视学院,是科班出身。不像他,去年选秀出道的,资历根本不被业内人承认。

    想到这里,穆华庭又羡又嫉的看着陶暮那张俊美到极具攻击力的面容,忍不住说道:“小瑶,你要是再这么拎不清,我可给虹姐打电话了。”

    虹姐本名万美虹,是叶瑶的经纪人,对旗下艺人管理的相当严格。因此叶瑶一听穆华庭的话就是脸色一变,立刻解释道:“你别多管闲事,今天是陶暮的生日。我只是想祝他生日快乐。”

    “是么?”穆华庭挑了挑眉:“巧了,沈毓也是今天的生日。”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始终不发一言的陶暮,嗤笑道:“都是同一天生日,有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有人就是爹妈都不要的孤儿。怪不得俗话都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这话说的就过分了。叶瑶立刻板下脸,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怎么说话呢?快给陶暮道歉。”

    “他算老几,我凭什么给个跑龙套的道歉——”

    “这话说的不对。”陶暮将手上的香烟弹进一旁的垃圾堆里:“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那都是气话。现实是人比人得活着,货比货得留着。”

    陶暮说到这里,漫不经心地打量穆华庭一眼,漆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玩味的打量:“就像有些人,长的不行,演技不行,智商更也不行,不也天天搁这儿白日做梦,活的还挺梦幻。”

    只要长脑子的,都能听出陶暮是在讽刺穆华庭。出道就以脸上位,并且以花样美男自居的穆华庭闻言大怒,伸手指着陶暮的鼻子:“你说什么啊啊啊——”

    陶暮握住穆华庭的手指用力一掰,漫不经心地教育道:“说话的时候别用手指人,弄残了怎么办?”

    “你放手!”穆华庭抱住自己又红又疼的手指大退两步,又惊又怒的瞪着陶暮:“野蛮!”

    陶暮嗤笑一声,瞥了一眼色厉内荏的穆华庭,转身离开。

    不想吃沈毓给剧组包括群演在内定的生日宴,陶暮在影视城外随便吃了一碗牛肉面——差点没被大厨的手艺齁死,又狂灌了两瓶矿泉水,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剧组。他下午还有两场给男主角沈毓当武替的威亚戏——

    重生回来,陶暮最腻歪的一个人就是沈毓。本来是想毁约不干的——他实在腻歪了上辈子跟沈毓和沈家人纠缠的日子,搞得他自己都快成了神经病了。

    可惜他当初面试的时候,因为沈毓特别满意他的武打动作,给的待遇特别高,所以相对来说合同的违约金也很高——为了确保陶暮不会中途撂挑子,违约金是报酬的十倍。

    《紫霄》这部戏是由网络ip改编的一部玄幻古装偶像剧。原定四十集,其中男主的戏份就有足足三十二集,而这三十二集当中,至少有二十集的打戏。按照合约规定,剧组要给陶暮这个武替五万块的薪酬,这个要比市场价高出几倍。主要是因为沈毓特别满意,再加上陶暮的武打动作行云流水,尤其是在镜头里看着特别有张力特别漂亮。沈毓的经纪公司大概也是为了表示对陶暮的重视,才会这么大方。

    再加上沈毓这位纯良心善的小王子在得知陶暮的身世后心生怜悯,所以额外加了价——按照小王子的心意,本来是想加到十万块的。不过沈毓心善,他的经纪公司可不是做慈善的。最后两边各退一步,给的五万块。十倍的违约金就是五十万。

    重活一世,陶暮兜里虽然还有点儿钱,可绝对没有五十万,当然就算有他也不想浪费在沈毓身上。所以思前想后,陶暮还是耐着性子做下去——他这人就是这样,只要利益足够,即便是唾面自干也能忍。

    所以上辈子,沈家那些人才会觉得他城府深沉又没骨气,比不上他们从小养大的那朵白莲花。

    心脏猛地一跳,仿佛被针扎了的疼。陶暮收回思绪,面无表情地走回剧组,远远的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怎么回事儿?”看着片场休息区围的密不透风的一群人,陶暮皱了皱眉。

    在人群外看了一出好戏的大毛和小胖凑到身边,小声八卦:“这部戏另外一家投资商来探班了,听说是叶瑶的男朋友。结果被段晴晴勾搭上了。两人坐在休息椅上打情骂俏,让叶瑶看到了。”

    段晴晴是这部戏的女主角,今年二十岁。跟叶瑶是同一个影视学院的大三学生。因为形象相似星路相同,两人从出道起就开始掐,在剧组里也是明争暗斗。

    “叶瑶闹起来了,大骂段晴晴不要脸,还撸袖子要打人,那男的拦着不让打,叶瑶一气之下就说要分手,还打了那男的一巴掌。那男的也生气了,就说分手也行,但是叶瑶能进这部戏当女三号,靠的都是他的关系。如果叶瑶真的要分手,就退出剧组。”

    几个人闹的不可开交,连叶瑶和女主角段晴晴的经纪人都赶过来了。一边劝叶瑶的男朋友息怒,一边还得想办法控制局面——至少不能让今天这一幕传到外面去。

    为了尽快恢复拍摄,连一向不怎么掺和剧组事的总导演陈导也不得不上前劝说。眼看叶瑶男朋友的火气马上就消了,一直站在旁边看热闹的穆华庭忽然看到人群中的陶暮,立刻伸出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手指,指着陶暮的身影对叶瑶的男朋友说道:“骆总,叶瑶之所以要跟您提分手,都是为了那个小子。她见那小子长得好,移情别恋了。您日理万机,很少关注剧组的事儿,可千万别被他们骗了。”

    隐藏在人群中的陶暮:“……”

    后来房东阿姨把人送到孤儿院——据说那天是傍晚,金乌西垂,暮色沉沉,孤儿院的陶院长就给陶暮起了个名字叫小暮,跟着院长的姓。陶暮这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哎!所以说同人不同命呢!人家小王子跟咱们暮哥同年同月同日生,看看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被家人捧在手心儿里宠着,过个生日这么声势浩大,连起个名字都是钟灵毓秀。”

    相比之下,也难怪暮哥这么不是滋味儿。

    “没什么。”陶暮低敛眼睛,不动声色地摇头:“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吃吧。”

    蹲在墙根儿底下的大毛微微一愣,若有所思的看着陶暮缓缓离开的修长背影。

    端着盒饭的小胖皱了皱眉:“老大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你可闭嘴吧!”大毛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小胖:“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怪不得长这么胖!”

    这话逻辑何在?!小胖特别无辜的看了一眼高大威猛比自己还壮了好几圈的王野,低头默默吃饭——还不忘把陶暮的盒饭打开!

    顿了顿,又问:“老大是不是又想起他的身世了?”

    他们两个跟陶暮打小就是同学,自然知道陶暮是个孤儿——据说没断奶的时候被亲妈扔在出租房里,要不是饿极了哭的太大声引起邻居的注意,邻居又给房东阿姨打了电话过来开门,估计陶暮能活生生的被饿死在出租屋。

    不同的场景不同的面孔在眼前不断交替,陶暮有些眩晕的闭了闭眼睛。接连做了七天的梦,他恍惚间竟然有种自己已经活了一世又自杀,然后再活一遍的错觉。梦到的场景让他觉得特别真实,不论是那些剧烈激荡的情绪,还是那些钻心剜骨之痛,甚至是梦境最后那一跃而下的绝望自杀,都让陶暮有种心惊肉跳的真实感。以至于每天看到大毛小胖,总是会产生一种物是人非,已经死去的人在自己面前嬉笑怒骂的恍惚惊恐。更令他感到恐惧的,还有时不时在脑海中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陶暮的神色看的大毛心里毛毛的。还以为陶暮又想到自己的身世了。忍不住笑着插科打诨:“说起来,今天也是咱暮哥生日。希望剧组今天晚上的夜戏别拍太晚,哥们也好帮你安排安排。咱们晚上泡吧怎么样?哥们都打听好了,h影视城附近有个酒吧一条街,据说还不错。”

    大毛,大名王野,因为雄性荷尔蒙旺盛体毛重且虎背熊腰,被同学取了这么个外号。老爸是个煤老板,用后世的段子形容,是个名副其实家里有矿的富二代。

    “怎么才回来!盒饭都发完啦!”堆满道具的角落里,大毛和小胖蹲在墙角的阴凉地儿,冲着陶暮直摆手,笑嘻嘻道:“好在我们给你领了盒饭啦。”

阅读恶毒炮灰重生以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牛主神》《大数据修仙》《大道争锋》《牧神记》《刷钱人生》《大道朝天》《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蛊真人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57/641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