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送人头的凤凰

    润玉轻咳:“是吗?” WWW.KanXs.ORG

    既然是答应了阿锦,他还是好好放下了笔,然后起身。

    #崽崽实在太好看了##夜神殿下的这个笑容,被我承包了#

    实在不是她狗腿,但润玉现下眼神不好,如果摔到了,她要心疼多久!

    润玉见了,默默一笑,这一笑,牵动阿锦的心神。

    当然是盯着你!重伤在身,不好好休息,还处理政务!阿锦心里暗道,但明面上,话不是这么说:“夜神殿下,你昨天答应过我,每天处理这政务,不超过三个时辰,可现在,已经过了一刻钟了。”

    必须用自己的双眼,死死盯着,护佑着,一步也离不开,一刻也离不得。

    所以,现下,润玉正在书房之中,处理从凤凰手里交接过来的政务。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阿锦永远记得,当时,自己身为灵体,无数次想牵润玉的手,却每每只能穿过空气的那种心痛和无力之感。

    让她,就算对润玉内心里的放纵和黑暗有所察觉,她也不会说出一句重话。

    就算这些黑暗的东西,一定会成为他们之后的隔阂,但现在的她,看润玉就像看着自己来之不易的珍宝。

    没过几分钟,凤凰人还未至,声音先到:“夜神殿下,我有要事找你。”说罢,他用丹凤眼斜了阿锦一眼:“锦觅仙子,居然也在,好巧,那倒是方便我不用跑两趟了。”

    那日,阿锦敲爆了他的头就跑了,他在自己的府中,左等右等,也不见她回来。心中不是没有怨气的。

    他本欲直接去找锦觅,倒是要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为何,却没想到传来了更让他震惊的消息!

    他的亲族表妹穗禾,前日哭哭啼啼过来找他,说自己不小心伤了夜神殿下,又被误会是她杀了水神风神!

    而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自己前段时间,对穗禾的冷淡,让她生了妒忌之心。

    而今天九霄云殿上传来消息,润玉要以杀害水神风神之事定罪穗禾!

    他的表妹,他当然了解,不过是小孩子闹脾气罢了,怎么能把这么大的罪扣在她头上!

    之前,他被冤枉为风神水神之案的凶手之时,他的侍卫燎原君就提点过他,此事或与夜神有关。

    他当时不信,但事情发展,却又由不得他不多想。

    看着脖颈上和身上都是伤口的穗禾,他到底还是软了心肠,也怕是夜神润玉夹带私货,暗里为难自己的表妹,所以今天,他是来讨个说法的。

    只是如今,水神风神之案的查案者,是润玉,他倒是不好立即翻脸。

    于是,他直接走近了阿锦和润玉,坐在了他们旁边的矮几上。

    “两位倒是好兴致!”袖子在桌面上一拂,变出一个酒壶,三个杯盏。

    “这是觅儿为我所酿的桂花酒,我觉得味道甚好,我们三人又是难得一聚,据说夜神孝期已过,不如,我们一起喝一杯?”

    当凤凰一提觅儿两字,阿锦立刻觉得身边凉飕飕的。

    润玉倒是神色丝毫未变,指间微动,倒是握起了酒盏:“不知,火神此次来我这璇玑宫,所为何事?”

    一直盯着他看的阿锦,直接双手伸过去,拿下了他手中的酒盏:“你身体未好,怎么能喝酒?”

    润玉笑着,抓住她的手,又要将酒盏取回来:“觅儿酿的酒,我怎么能错过?”

    凤凰见他们争来抢去,自己默默捏紧了手中酒盏,作势要喝,却见锦觅根本没有把任何目光放在他身上,他要喝这酒,锦觅也没有丝毫反应。

    明明,他也是有伤在身!

    气怒之下,他直接把手中酒盏中的酒水,一气喝下。烈酒入肠,似乎熨烫了他的灵魂,他更加觉得愤怒。

    索性不再遮掩,他直接开口:“听说,夜神殿下,要将我亲族表妹穗禾定罪?不知她犯了何罪?”

    润玉一下子,就明白旭凤此次为何而来,他放下手中酒盏:“自是杀害水神风神的大罪。”

    一下子,凤凰急切起来,他直接站起身来,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之意:“穗禾不过是小孩子闹脾气,哪里担得起那样的大罪!我知道她前几日不慎伤了夜神,但她也受了重伤,夜神怎么能如此报复!”

    这一下,他咄咄逼人,拍了下眼前桌子,石质桌子都抖了一抖。

    润玉执着酒盏,眼神都丝毫未动:“她有没有杀害水神风神,不是我一个人可以下定论的。你可明白?”

    他又用眼神瞟了瞟旭凤,目光渐冷:“再者说,她却差点伤了觅儿,此事,又如何去算?”

    凤凰听润玉如此说,心下更加确定润玉夹带私货,要置穗禾于死地。

    他索性直接说:“穗禾性格单纯直接,何况这琉璃净火,她怎么会有!还有,觅儿只是差点受伤,但穗禾却身受重伤!我相信,觅儿不会怪穗禾的!”

    #天啦夭寿啦凤凰人设崩了##你又不是我你干嘛代表我原谅她#

    阿锦听得凤凰的智障逻辑,白眼翻了一个又一个,见他依然咄咄逼人,离润玉越来越近,激动的口水都快喷在润玉身上了。

    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但有些事,又不能当着润玉去说。

    暴躁阿锦索性直接踹了凤凰一下,然后拉了凤凰出门去了。

    百忙之余,她还没忘回头叮嘱自己的小白龙:“不许喝这酒,我一会就回来!”

    .....

    阿锦也懒得选教训凤凰的位置,也担心他BGM攻击,于是她时刻准备着,一手攥着拳头,一手攥着凤凰的袍子,打算就在这璇玑宫前和凤凰摊牌。

    凤凰正在愤怒之时,突然被阿锦拉了出来,他一身火气没地释放,反倒是怔在那里。

    睁大眼睛看着觅儿,他索性想着,如果觅儿在此时道歉,他勉强也可以原谅她。

    也只勉强原谅这一回。

    谁知道锦觅一开口,让他几乎伤口迸裂。

    “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夜神?”

    他实在是委屈的不行,觅儿嘴巴里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他想听的!

    “我怎么了?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觅儿,你不要被他骗了,他素来心机深沉,此次,拖穗禾下水,不过是想制衡鸟族势力罢了!他心里,一直想要权势....”

    阿锦实在是忍无可忍:“你知道,润玉被穗禾伤的有多重吗?他身上,受的可是琉璃净火!凶手到底是不是穗禾,你心里没数吗?”

    凤凰只觉得觅儿完全被润玉给蒙蔽了!心中的妒忌和怒火,让他简直开始口不择言:“那琉璃净火,谁知道是不是他自己,为了污蔑穗禾所做!觅儿,你别被他骗了!”

    他一开口,瞬间让阿锦想说服他的心,歇了。

    既知道不同不相为谋,阿锦冷冷看了他一眼,退后几步。

    新仇旧账在心间,让她既冷静又残酷的看着凤凰,直接开口。

    “凤凰,有些事,我一直没说,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太单纯,只是不明白,你只是被你父帝母神宠坏了。”

    “但今日,我要全部告诉你!”

    “其实,你早知天后扩充势力,私蓄隐卫!当时你为何不阻止?九霄云殿之上,天后借口鼠仙,迫害水神,你心底真的不明白吗?你一直说你爱我,但你亦知你母族,几次三番欲加害于我,你提醒过我吗?你一直说兄弟之情,但你明知你母亲对润玉心存如何的恶意,你提醒过他吗?”

    “你总要润玉原谅你母亲,说你母亲有分寸!说你表妹有分寸!但是,最后结果是什么?”

    “让润玉体谅穗禾?你何尝饶过润玉?你什么都知道,你又为我或者是润玉做过什么?”

    “你一直都是这样!看着天后在你面前为你除去一切障碍,花神之死,鼠仙之亡,润玉之伤,水神风神之死,处处疑点,你除了虚弱的劝说和推辞,你做了什么?”

    她看着凤凰怔怔的眼神,又咬牙开口:“如果这就是你给我的爱,那你的爱,也未免太过自私!你的爱,我不要!”

    “穗禾亲手杀我父亲后母,现在,你的态度,斩断了我们最后一丝情谊!”

    “坏人婚姻者下地狱,你走吧!”

    一下子拿出灵袋中的凤翎,阿锦直接放在凤凰手上,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她背后,凤凰怔怔看着手中凤翎,心中且怒且悲,旧伤在身,他一下子倒在地上,吐出鲜血。

    但就算他如此受伤,却也换不回阿锦半点回眸。

    “觅儿,你果真要如此绝情吗?”他躺在地上,看着耀眼的日光,怔怔道。

    ......

    阿锦刚怼过凤凰,再回到璇玑宫的矮几旁,却看见润玉正执着酒壶为自己斟酒。

    她一下子心中慌乱,忙跑了过去,再一拿酒壶,发现酒壶都空了!

    他竟把这些酒,一下子全喝完了!

    “润玉,你在干什么?”阿锦眼睁睁看着润玉又在作死,实在是又生气又难受。

    润玉微微一笑,笑声如珠玉落地,因着酒意,他一时间,像个占了便宜的小孩子:“觅儿酿的酒,当然我要一个人喝完,我若不喝,岂不是便宜旁人?”

    说罢,他就头枕石桌,睡了过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啊夜神殿下好可爱!!

    锤凤凰和宠玉鹅都让我感觉快乐。

    所以今天的快乐是双倍。

    啊我好快乐

    润玉眉毛一挑,修长的手指敲动了几下木质桌面,看起来心情倒是甚好:“既如此,请他进来罢。”

    因大学四年学的新闻,阿锦靠着自己敏锐的新闻第六感,察觉到了润玉愉快表现之下的暗潮汹涌。她憋了半天,还是叮嘱邝露:“大殿下身子未好全,不宜见外人吧?”

    “外人?”润玉看着阿锦的眼神,含了更多深思,他又敲了几下桌面,声声像敲入阿锦心底:“我们之间,你与他,他和我,哪里有外人之说?邝露,请他进来。”

    阿锦深感美色误国,如果她穿成皇帝,肯定是周幽王之流,烽火戏诸侯,裂帛博取美人笑!

    她每日,只盯着润玉,就能多吃三碗饭!

    ......

    阿锦几乎咬碎银牙,简直不用想也会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会多么尴尬。

    ......

    不过,她的得意和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邝露从门口匆匆过来对她和润玉说:“夜神殿下、锦觅仙上,火神殿下求见。”

    阿锦连忙从善如流的握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去往一旁的矮几。

    虽他眼神不好,但还是感觉到,阿锦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看。

    “觅儿,你在干什么?”他淡笑开口。

    也永远会记得,自己如果再迟一步,润玉就会身死消亡的事实。

阅读香蜜/润玉:保卫我方小白龙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烽皇》《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抗日之兵魂传说》《冠军之光》《合租医仙》《书呆子大战僵尸》《粉妆夺谋》《弃妇之盛世田园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58/6417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