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甬道两侧皆是一模一样的锁着铁门的房间,他在这里住了半年,对于每一块地砖的纹路,墙壁上哪儿有蜘蛛爬过的痕迹都一清二楚。

    半年以前,他还是宁安市最大的公司孟氏的副总,前途一片光明。

    也许是骄惯了,孟清轶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天生的霸道乖张,仿佛连天在他眼里都跟蝼蚁似的不值一提,不知哪儿来的自信。

    那时林折庭站在落地窗前接着电话,玻璃上隐约倒映出他的侧脸,眉眼并不多凌厉,扇形的双眼皮生的恰到好处,将他整个人都晕染出一股远山寒意,让人瞬间遗忘了那个在谈判桌上翻云覆雨,谈笑间吞并对手的人,也是他。

    电话那端是孟清轶,宁安市那批纨绔中,按让人头疼他能排第一,乖张放肆又混账,天王老子在他面前照样挨揍。

    那双手形同枯槁,几乎脱力的撑着消瘦的身体前行,脚步虚浮的跟在两个男人后面,随着动作哗啦啦带起一阵锁链声,在长长的甬道里清脆又刺耳。

    “林折庭,出来输液了。” WWW.KanXs.ORG

    林折庭,宁安市最炙手可热的新贵,曾在半年之内以无法想象的低价收购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公司,并凭着过人的手腕将它死而复生,堪称商界传奇。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别说了,我哥不喜欢》

    咔哒!

    寂静无比的小房间内,轻微的开锁声都像是能震碎耳膜,门上的锁链被粗暴的扯开,两个身穿制服的男人站在门口,冷漠地敲了敲铁门。

    陈丽推开门,小心翼翼的交握着手指,斟酌了半天用词忐忑的看着林折庭开口:“林副总,出事了!”

    林折庭蹙了下眉:“什么?”

    陈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的表情,艰难的咽了下唾沫:“城西的项目出了坍塌事故,现场很糟,他们都没有办法了,报到我这里来问怎么办,我也拿不定主意,您还是过去看一眼吧。”

    林折庭一听,立刻走回办公桌边拿过椅背上的大衣,边走边穿的问她:“现场情况怎么样?”

    陈丽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压平气息详详细细的讲给他听,越说他眉头蹙的越紧,不禁慌了起来,连公司里公认的无所不能的林副总都发愁,那这件事一定严重。

    林折庭听闻这个项目的时候曾经调查过,账目一团糟,内部各种见不得台面的暗箱,有很大的麻烦。

    他当时也考虑过公司沾上了会很棘手,总归是弊大于利的,也和总裁孟连震提过意见,不要吃这个项目,最后却一意孤行的拿下了这个项目,还将它交给了他负责。

    林折庭没法,只能接下,花了一年时间总算是把外头的隐患剥干净了,里头那些东西能清则清,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林折庭当时还不知道,这个一直在孟连震的计划中,是他用来肃清内忧外患的工具,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只是因为缺了一个可以让这个项目完美执行的人。

    他千挑万选,用了三年时间挑中了林折庭,看中他沉稳凌厉,做事一丝不苟,是最好的殉道者。

    饶是林折庭心思再深,还是被纵横商场数十年的孟连震算计了。

    林折庭更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也踏进了孟清轶的陷阱中。

    这个项目的翻车,也有一大半都是他的功劳。

    他暗地里搜集项目违法的证据,接近身为负责人的林折庭,他就是个普通人,在他的“真心纠缠”和死缠烂打中沦了陷。

    父子俩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的斗争之中,林折庭充其量只能算是着父子俩交战时殃及的池鱼,他背了黑锅坐了牢,还顺便替他们俩找回了久违的父子感情。

    有时他看着惨白的墙壁,都在想自己自认阴谋算计不输于人,怎么就栽在了这两个人的手上。

    一个利用他报复自己的父亲,一个利用他打压教训自己的儿子。

    他觉得自己运筹帷幄,其实只在这两人的掌心团团转,从来没有踏出过五指山。

    林折庭收回了思绪,踏出阴暗的甬道,微微扬起头想看看外头的天空,却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剧痛,不由自主的眨了眨眼睛。

    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隐约可见额角淡青色的血管,眼窝深深地陷下去,衬得睫毛更长,眼睛如两丸冰冰凉凉的黑玉。

    他坐在输液室的木椅上,低低的咳嗽了几声,手指攥紧了病号服的下摆,强自压抑着起伏的胸膛。

    室内的空调几乎等于没开,初春的天气仍然冷的让人发抖,他坐的地方照进一点阳光,柔软温暖的洒在手背上,像是镀了层金。

    窗外的枯枝还未抽芽,在风中战栗发颤,偶有一只不知名的鸟落在上面,东啄啄西啄啄没意思又飞走了,他看的出了神。

    孟清轶将他从牢里捞出来,关在了这里,长期的监禁使他瘦到几乎脱相,原本清俊的脸早已形同枯木,嘴唇惨白蜕皮。

    护士粗暴的扯起他的手腕,将冰凉的针头扎了进去,毫无一丝怜惜之色的胡乱贴了点胶布,垃圾一般扔在了他的膝上,也不管那针头是否会歪,会渗入空气。

    世人眼里,他毫无良心,害死那么多条人命,受多少罪都活该!

    林折庭眉目不动的看着针头扎在血管里,药水一滴滴灌进身体,无声的笑了下,在护士背过身的一瞬间,调快了输液管的滴液频率。

    他的心脏受不了这种输液频率,很快便开始紧缩,呼吸急促艰难的几乎缺氧。

    他在赌,这是他唯一能从这里出去的机会。

    他在闭上眼的最后一刻,死死地攥紧了手指,默默在心里倒数,然后撑着身体,将输液管调回正常频率。

    “林折庭!”护士果然发现了,尖声叫喊:“快来人!!林折庭快不行了,快送医院!!”

    他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毁了他一生、将他害进万劫不复境地的人,他即便是死,也要拉着他一起。

    孟清轶。

    那些快乐的、放纵的、苦涩的回忆都像是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匆匆掠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只会玩乐捅娄子的孟清轶,竟长成了只心有城府的狼。

    只是不知道他在算计自己的时候,有没有哪怕一刻记起自己是他男朋友,是曾经一起走过三年时间,替他善后无数烂摊子的人呢。

    那个混账到让他又爱又恨的二世祖,对他到底有没有一丝真心呢?

    想来没有吧。

    他仍记得,孟清轶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略带笑意的、温柔缱绻的:“早说想我不就得了,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儿上,我今天就回来。”

    林折庭恍惚的想,如果能重来一次就好了,孟清轶欠他的,他一样一样都要拿回来!

    他承受的,也要孟清轶一样样都尝过。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替换新文,久等了~~甜文X3不虐X3,这一世的孟清轶是十八一枝花的傻白甜,从头□□小狼狗,发糖!

    林折庭没接这个黄腔,伸出左手食指在雾气模糊的落地窗上划下一道长长的痕迹,又抹去了水渍,半晌低低的嗯了声。

    “哎哟你早说不就得了,看在你这么诚实说想我的份儿上,等着啊,我今天就回来见你。”孟清轶停了停,压低声音说:“别着急,好好喂你。”

    叩叩叩!!!!

    林折庭听着他的声音,眼前没来由的浮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张牙舞爪的荷尔蒙气息,纨绔又混账。

    可若他收起那个吊儿郎当的表情,规矩站着好好说话,比任何人都还要令人着迷。

    孟清轶吊儿郎当的问:“哎呀,这么快接起来,是正好在想我么?拍张照片我来看看瘦了没有,没瘦就是没想。”

    陈丽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的跑到副总办公室门前,焦躁的敲响了磨砂玻璃门。

    林折庭低低地交代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扬声朝门口道:“进来。”

    林折庭嘴角翘起一点笑意,不无宠溺的笑道:“别闹,待会还要开会,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怎么?现在就想见我了?”那头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像他的人那么放肆:“还是身体想我了?”

    路过一个玻璃门,林折庭侧头看了眼,忍不住想起上一次他站在落地窗前,还是半年前。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禁锢,晃晃悠悠的站起身,眼前立刻泛起一阵阵的黑雾,几欲摔倒,在男人伸出援手的时候按上了煞白的墙壁。

    “不用,谢谢。”

    文/荒川黛

阅读别说了,我哥不喜欢[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藏锋》《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尘骨》《大道争锋》《暧昧高手》《修真世界》《天才召唤师》《流氓高手II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63/6417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