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在御

    锦觅与华蓁四千多年来形影不离,乍听得要与她分开,十分不舍。正要出言阻止,却被丹朱和旭凤联手阻止。

    丹朱苦口婆心的相劝,说些不要打扰这夫妻相聚,情人相会之类的话。旭凤就耿直多了,他一手捂住锦觅的嘴巴,一手将她拦腰抱住,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一会放开你,你若不吵闹,便许你五百年灵力。”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虚假的姐妹情谊了吧。

    “八百年。” WWW.KanXs.ORG

    锦觅欢快的眨了眨眼睛,以示同意。只是住到璇玑宫而已,就能白得八百年灵力,自己以前和华蓁也不住在一处的嘛。

    “这是自然。”旭凤满口答应。

    润玉摆了摆手,道:“如何能怪你?是我自己关心则乱,失了方寸,若是直言相问,也不会有今日波折。”他顿了顿,又说道:“只是我看你这栖梧宫中人员颇多事务繁杂,蓁蓁于此常住,实在是太过叨扰,不如让她随我回璇玑宫去,如何?”

    华蓁先前并未听他说过此事,见他娓娓道来,显然是早有预谋,暗道这人闷骚小器,偷偷戳了戳他的后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润玉与华蓁尽释心结,双双会意,果然如月下仙人所言情意更甚。待到二人携手回到栖梧宫,日头已经西沉。丹朱和锦觅直到昏昏欲睡,才等到调侃他们的机会。而旭凤早在练兵场上转了个来回,甚至找了个闲暇沐浴更衣完毕,命仙侍上了茶果点心,一同坐在院内等待结果。

    润玉被他当众调侃,有些羞赧,躬身道:“多谢叔父关心。”

    旭凤见他与华蓁并无嫌隙,放心下来,朝润玉致歉:“是旭凤没有说清楚,还望兄长海涵。”

    “以前你没遇到我,一个人也就罢了,可如今你遇见我,自然不会形单影只了。”华蓁拉起润玉的手,将自己的指尖与他的指尖挨在一处,微微交叉,缓缓收紧。骨节摩挲,掌心对合,十指相扣。

    润玉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也同手掌一起被她握紧了。他脸上带着温柔沉醉的笑意,低声道:“……好。”

    他从未有一天这么安心又欢喜过。清澈的灵力从他掌中划过,亿万的星辰从他们头顶升起又降落,最后都被这沉沉夜色温柔包裹。

    华蓁就坐在润玉身后,看他布夜挂星。她的膝上横着一把古琴,乃是转世之后亲手所斫。

    桐木为面,梓木为底,配以岳山、龈托、雁足、琴轸、琴徵,饰之以玉石犀角、乌木紫檀。其型浑厚,琴首微圆,琴肩阔下与琴首一体,琴腰内收,双曲相连。

    正是一尾九霄环佩。

    华蓁轻轻抚动琴弦,琴音清越和雅,平和细腻。

    树色扶疏,浸阶清露,轻风明月与谁共。

    更阑夜静,迢星暗渡,兼葭白露听谁诉。

    待到一曲奏完,润玉也布好了星阵。他只觉此曲清幽,宁神静气,便出言相问:“这是什么曲子?”

    华蓁笑道,“曲名《良宵引》,星河溅落,佳人在侧,此情此景,莫非良宵么?”

    润玉却道“这话合该我来说才是。” 于是并肩下了布星台。

    华蓁见这北境夜色清幽,殿宇久旷,忽的心生一念。她拿出一包种子,将其沿路抛洒,引动灵力,嫩芽便破土而出,快速生长,化作一株株桃树。比寻常桃木更加高大,枝桠伸展,花苞渐放。两旁的花枝在路间隐隐交汇,清风徐来,落英缤纷。

    华蓁轻快地转了个圈,花瓣落在她的鬓角裙边,当真是青丝飞扬,衣袂飘飘,人比花娇。她在花下朝润玉粲然一笑,飞奔过来,直接跳在了他的身上,轻快地吻了他的眉心。

    “润玉,我很欢喜。”

    “我亦心中欢喜。”

    “那我每天夜里都陪你布星好不好呀~”

    “润玉求之不得,只怕卿卿觉得枯燥。”

    “怎么会?你布星我弹琴,然后咱们一起穿过这慢慢长阶,葳蕤桃林。只可惜呀我不会种梨花,要不然这梨花满头雪,像不像咱们白头偕老?”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我看这桃花便是极好。不需要旁的花草了。”

    “哎呀,那你背这一树桃花回家去好不好?”

    “唔,我不仅想背这一树桃花回去,还想把她种在庭中院里,启门开户,花香盈梦。”

    “那你走快些,我也想……”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我可能糖发多了现在思维枯竭,写这章的时候断断续续的……感觉身体被掏空.jpg

    下章还是赶快回到剧情线吧,我不想写这俩谈恋爱了。

    今天是一个可爱的小剧场:

    乐翕是润玉与华蓁的长子,年岁已长。嘉禾行二,尚且年幼。二人感情笃甚。

    一日,乐翕见嘉禾显出龙尾靠在天河岸边的青石上睡着了。嘉禾身量尚短,尾巴也不甚纤长,只有小半浸在水中,稚嫩的肚皮朝天露着,小爪爪也蜷缩在一起随着河水的涨落微微起伏。

    乐翕走上前去想抱他回宫,发现嘉禾虽然闭着眼,眼珠却在眼皮下不安分的乱转,顿时明白他在装睡。

    于是推了推嘉禾,问他在做什么。

    嘉禾睁开眼,见是乐翕,十分失望:“我听父帝说,他就是在天河边露出尾巴睡觉的时候遇见母神的。”他艰难地挺了挺自己的小尾巴尖,将它送出水面,羡慕道:“我也想要母神这么好看的媳妇儿。”

    乐翕笑容慈祥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告诉他这个办法行不通。

    嘉禾有些委屈,问他为什么。

    乐翕闭了闭眼,语气沉痛:“不是每一条龙,都能在泡jio的时候逮到媳妇儿的。”

    华蓁朝旭凤拱手施礼,转身离开了栖梧宫。

    金乌西坠,漫天的云霞被层层浸染。润玉就在门外,长身而立,夕阳晚照将他眉目衬得愈加深邃。

    他见华蓁走来,朝她莞尔而笑,伸出手来。

    华蓁来到天界的时日尚短,也没有什么惯用的东西,因此只拿了两身换洗的衣物。临走之前,看了看还在为平白得了八百年灵力兴奋不已的锦觅,又瞧了瞧和她玩儿在一处的丹朱,只能把希望放在唯一靠谱的旭凤身上。

    “我知你心悦锦觅,只是她如今年岁尚小,不通情爱,还请火神殿下严加教导,莫要叫她移了性情。”

    “你放心,我真心爱护锦觅,自然尊她重她,若无盟誓,不会逾举,亦不会哄骗于她。”

    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刚刚回到璇玑宫,就到了润玉值夜的时候。华蓁将身上的包袱扔在案上,便要和他一同出去。

    “如此就多劳殿下费心了。”

    “此乃应有之义。”

    锦觅仍要挣扎。

    润玉被她戳的脊骨酥麻,手腕一翻便将她的手指握在掌中。不动声色地在衣袖掩映之下拿小指勾了勾华蓁的掌心,带来一阵轻痒,勾得华蓁心里也痒痒的。

    这人!华蓁禁不住脸红羞恼,不敢作乱。

    二人相携而来,白衣青衣相映得彰,周身洋溢着柔情蜜意,丹朱围着他们啧啧有声地打量了好几圈,抚掌赞叹:“哎呀,当真是一对璧人呀~老夫还担心龙娃你形单影只被衾孤寒,没想到哇,没想到,居然不声不响拐走了小蓁蓁这般神仙姑射,不错,不错,真是令人老怀甚慰啊!”

阅读(剑三+香蜜)琴瑟在御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快穿:时空胖商人》《娇术》《偷香》《全职高手》《圣武星辰》《非烟卿城:弃妃不为后》《万界共享APP》《福运宝珠[清]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65/6417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