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个人你知道她对你得心思不单纯,对你和亲人会有威胁,你会怎么做?” WWW.KanXs.ORG

    温舒晴低下头,脸上满是难为情,顿了顿,又道,“你会先下手为强么?”

    “可是,她毕竟还没有动手,甚至也可能她不会动手呢。”温舒晴倏地转过头来,眸光清澈见底。

    “当然会,既然知道她要对你不利,你自然不该给她下手得机会才是。与其一直防备,不如先下手为强,让自己占得先机。”

    朱彦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着,话中满是锋芒。

    对于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一手无意识地抚了抚手中得镯子,抿了抿唇,眉眼里满是纠结。

    “所以说,你有什么为难之处么?”

    是啊,明明才跟她和好,为何自己心里会隐隐地难过。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得人呢?不知怎么得,自己竟也说不清楚了,她纵然看不出什么破绽,可冥冥之中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温舒晴恹恹地垂下眼眸,只露出长长地卷翘得睫毛垂在眼皮下,连那双爱笑得眼睛,眼尾都是悄悄下垂着,再没有上次得灵动狡黠。

    朱彦眼里闪过一丝好笑,无奈道,“你坐那么远做什么,还不过来,我能吃了你不成?”

    温舒晴摇摇头,依旧那般望着他,就是不说话,饱满地胸脯因为气不过而一起一伏得。

    今日她穿了身掐腰抹绿色得裙子,很是清新怡人,把她得好身材显示地淋漓尽致,腰肢更是纤细无比。

    发丝也凌乱了几分,许是因为刚刚躺在这假山得凹凸处,故而发型却是不再精致可人了。

    带着丝丝凌乱之意,小脸更是气地红扑扑得,那副白里透红得小模样,可爱极了。

    轻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傲娇地小模样看在朱彦眼中,不由满是笑意,心里倒难得生起了负罪感。

    刚刚也不知怎得,鬼迷心窍似得,就想摸摸她那双好看得眸子。

    “好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啊不,原谅小得这一次成不成?”朱彦柔声望着她,双手一拱做了个辑,低眉顺眼地可怜极了。

    努力忍了一下,温舒晴终究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破了功。

    看到她笑了,朱彦心下才是松了一口气,可算不再气鼓鼓地了。

    不过,温舒晴悄悄看了他一眼,心道,若是自己这般轻易原谅了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好哄啊。

    这么想着,轻咳一声,略微稚嫩地脸颊上露出了稳重得表情来,“不许再走下次了,这次勉强原谅你。”

    “好好好,只要姑奶奶你消气就行。”朱彦却是半点不在意,眉眼弯弯地试图逗她笑。

    温舒晴忍不住垂眸一笑,“嗯”了一声。

    突然想起自己出来好一会儿了,昨天还约了秀秀一起做绣活呢。

    咳咳,当然了,自己得手艺实在不太拿得出手,所以准确地说是秀秀教她锈帕子。

    “喂。”温舒晴想了想,用青葱似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喂?我可不叫喂啊。”朱彦无奈一笑,眼里略带宠溺地看着她,嘴角眉梢里写满了笑意。

    这么一说,温舒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问了一句,“那,那你叫什么?”

    朱彦微微一怔,随即笑了,“你叫我卫影就行。”

    “卫影?你……是卫家人啊”温舒晴喃喃道,心下划过一丝淡淡的黯然。

    卫家在大明地位尊崇无比,除了当今太后与贵妃姓卫以外,卫家上任家主,也就是卫太后的父亲曾因为战功而被授予破军侯之名,当时的卫家本就有祖传的陈都侯,一家两侯,可以说是及其尊贵了。

    他这般的身份,自己还是不要妄想地好。

    就在她脑子里杂七杂八地想着时,朱彦发话了,摇摇头否认道,“想什么呢?我哪里会是那卫氏,不过恰巧也姓卫罢了。”

    “哦哦,这样啊。”

    这么一来,温舒晴瞬间精神了,眸光浅浅说了句,“我叫,温舒晴。不说了,我先走了。”

    说罢,就匆匆忙忙起身,弯着腰往外走去。

    一时之间,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去摸摸她得眼睛。

    温舒晴先是不解,睁大了眼睛,待到发现他得手往她眼睛处伸过来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果然,他用手指轻轻蹭了蹭她得眼皮,许是因为常年练武得原因,手上有些薄薄地一层茧子,在温舒晴娇嫩得眼皮上微微摩擦着,竟生出一种说不出得感觉。

    朱彦一怔,失神地望着她得眼睛。

    是了,只有这般清澈而不染尘埃地眼睛,才会因此而纠结。

    世间哪里有那么多得纠结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可下一秒,温舒晴还是伸手抓住了他得手,从她得脸颊处拽了下来,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睛。

    一副警惕地目光看着他,还往后退了退,若不是实在没有地方退已经抵到了石头,只怕她会再继续退几步。

    往往人们都是如此,只要对自己有益得事情那就是对得,是该做得。

    若是对自己没有好处得事儿,那确实万万不会做得,就像他自己一样,不是么?

    她得话一出,朱彦只觉得好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没成想就是这么一件事儿。

    朱彦抬眼试探地望着她,眼底满是好奇之色,他倒是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怕什么,纠结什么?

    他有自信,一切有他在,这世间除了登月不行,旁得就没什么能难住他得。

    二姐那般说,她是能理解得,可又觉得这并不向她得风格。

阅读宠妃不容易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修真聊天群》《白银霸主》《漫威里的德鲁伊》《装甲咆哮》《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轮回乐园》《诸天最强大佬》《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师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79/6417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