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间初见

    旭凤接过小沙弥手中的药放置床边,“不知小师傅可知是何人送我到这里来的?” WWW.KanXs.ORG

    “施主乃是前天晚上被一个带着面纱的姑娘送到寺庙里的,当时施主昏迷不醒,那位施主还留下了一张药单就下山了。”

    停留了十天,听闻外界那丞相大人可是准备开始给自己发丧了,旭凤笑了笑,这可真是等不及了。估摸着这外界也正慌乱着,便想早日回去掌管大局,旭凤走的那天托付给了小沙弥一封信若是那姑娘再来到这寺庙中请务必告诉他一定要到那熠王府找我。

    旭凤就这样在这里将伤养的半好,还成想这姑娘可能还会再来这庙中。

    旭凤就一边等她一边养伤,直到伤好了也未见那姑娘的踪影。

    小沙弥将手中的饭篮放下,取出里面的药,顿时中药味冲鼻,回答道:“此乃天安寺,施主尽可放心安养。”

    穗禾蹲下死命地掰他的手,都快没气了,还握的这么紧,哎!叹了口气,认命地拖着他直行,地上被她拖出来一大大的一来。

    旭凤是被一阵木鱼的敲击声给吵醒的,正想起身,胸口却如撕裂一般,又被弹回了床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锦觅本来今天只是上山取采药,谁知半路上遇到了那满身血的男子,当时魂都快被吓掉了,也顾不得都想,转身就跑。

    没过多久,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鞋,想要抬头看看来人的模样,阳光刺眼,唯能看清这姑娘脸上又一素色面纱,感觉自己被翻了一下身,那姑娘后退了一步似是想跑,旭凤未曾都想捉住那姑娘的脚腕,“救我!”

    穗禾没想到今天这么倒霉,亲眼目睹仇杀现场,不过是好奇对方死了没有就被人给逮住了,这还是个老熟人呢!

    “爹爹心中自有分寸。穗禾你先歇下,这几日就别老往外跑,府里近几日也别太过于张扬,你先帮着盯着。”

    “穗禾明白。”

    穗禾从书房出来,就见那父亲的亲信没过多久也进了书房,看着刚才父亲眉心紧锁,有点后悔当初走的太洒脱了,应该临时抱一下大腿的。

    旭凤洗澡出来感觉鼻头微痒,用手背揉了揉,想必是赶路的时候受寒了。

    “秦潼,我要你明日就对外散布我受伤回来身重剧毒的消息。”旭凤说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秦潼正准备出去,“还有若以后有一戴面纱的女子来说是天安寺来的就带她来见我。”

    秦潼没成想还真被自己给猜中了,果然是情书。圣上也是时候该成家了。

    穗禾当天晚上因为老是在回想着白天的事,晚上做的梦也甚是不正经。

    她梦见自己被人绑在了一个大十字架上,不管自己怎么喊,都没有人应自己,没过多久,前面走来一个人,走到面前的时候才发现就是那熠王,只是他的脸上纵横交错的都是疤,在那得意的笑道:“让你拖着我,让你把我弄毁容,让你不识好歹。”忽然感觉周围好热,一看自己身下在着火,而自己变成了火鸡,那熠王拿着刀叉正往身上插。

    “啊.....”穗禾惊醒之后,后背一身冷汗,挥退那些丫鬟,想起自己做的梦又无语有害怕,在想睡就睡不着了,转天盯着大黑眼圈,都不好意思去见人,只听别人在说那熠王受伤中毒回来,穗禾感觉到晴天霹雳怎么就灵验了呢!

    转天穗禾被父亲叫到书房去了,穗禾刚坐下,就听父亲说:“穗禾,你实话说是不是真心不喜欢熠王?”

    “父亲,我自小就从未见过表兄,再说外界都说我是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着穗禾拖动了自己的小板凳,捉住父亲的手摇摇,撒娇说道:“穗禾知晓父亲对穗禾最好,就算穗禾以后没人要了,这不还有父亲养着嘛!穗禾才不要嫁人,穗禾要一直陪着父亲。”

    丞相看着穗禾,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儿自己也知晓这性情,罢了,“真拿你没办法!罢了罢了,我本以为......,哎!这熠王上次狩猎之时遭敌军围堵,此次怕是......哎!凶多吉少了,而那燕王已在准备为熠王出丧。”

    当天,旭凤告别了天安寺一众。没过几日便抵达北苑山庄与秦潼会合。青桐听得守卫来报说殿下回来了,踏步出去迎上圣上。

    “圣上,”秦潼抱拳,查看了圣上,关心问道:“可无大碍?”

    “无事,”旭凤现在还穿着从寺庙里面的衣服,连夜赶路,实在忍受不了身上的烟尘味,“帮我安排沐浴,其他事宜等我收拾齐整再说。”

    穗禾听着默默地看了自己的脚踝,呵呵呵。这千年的王八命还长着呢!

    穗禾不曾想到爹爹竟也参与此事,问“爹爹可要参加。此时天下太平,若是那熠王没死,这无非是犯上作乱。”

    秦潼转头去唤丫头去准备,回身就见那圣上正在那书房里,从衣襟里掏出一张信纸,轻手轻脚地往那暗格里放好,嗯!这出去一次莫非还有艳遇。

    而穗禾自从那寺庙里回来别说这日子过得潇洒,只是脚踝处被勒得一串青紫了,现在就剩下一点印子。

    说着将药单从衣襟上掏出递到旭凤手中。

    “嘎吱......”一个小僧鉨从门外进来,见那旭凤已经醒来了,说道:“阿弥托佛,施主醒了,身体可有什么大碍?”

    旭凤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现在这身处寺庙之内,才放松了藏在被窝里的拳头,“无碍,小师傅不知此为何处?”

    旭凤自己趴在地上,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地渗透地底,滴答滴答,视线所及之处一片模糊,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越想越觉得可笑。

阅读香蜜沉沉之希望世界和平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重生之天运符师》《电影的世界》《绝世护花高手》《快穿之炮灰有毒》《漫威之万界红包》《苗疆道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86/6417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