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捉虫)

    且不管这些闲的无聊的练习生是怎么想的,沈风很快找到红毛所在的医院,报了名字。

    “周博然?”值班的护士长查了一下记录表,“住院部这边没有记录,估计是在急诊室……哎,你先别走!”

    但几个值班的小护士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好像他不交钱就要冲上来抓人一样。

    然而护士长压根没抬头看他,鼠标在界面上点了两下,说道:“你是他家属吧?先把押金结一下。” WWW.KanXs.ORG

    ……怎么个意思?他来找茬,还要替对方先交钱?

    由于时间充足,沈风今天在浴室冲完澡才走,一度让其他练习生以为他这么快就失恋了。

    沈风不是没想过以牙还牙,但要他跟个长舌妇一样跟人叨叨红毛的私事,未免太丢份儿。倒不如打一架,打痛快了什么都好说。

    然而直到训练开始,也没瞧见红毛的身影,沈风问了老师才知道,他周末跟人打架,进了医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教训完白淳,时间已近八点。

    解除了危机,他脚步轻快回到舞蹈室,摩拳擦掌地等着红毛过来,准备揍他一顿。

    造谣这事儿说大不大,还没白淳招人恨。

    转眼,另一个想法浮上心头,他又问道:“膝盖受伤的话,有没有跟骨裂差不多,但是更严重的病?”

    小护士只当他是好奇,稍微思索了一下,说了个病名。

    沈风把这个名词记在心里,对着小护士爽朗一笑,“谢谢姐姐,你人真好!”

    时下正流行他这种小奶狗,他这么一笑,小护士脸更红了,把他送到缴费处,踱着小碎步慌忙跑走,都忘了监督他缴费的事情。

    沈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当然还是为了报仇。

    那小子受了伤,他这会儿揍人,难免有些不厚道。但周博然当着那群小崽子的面儿说他是三秒男,这口气还是得出。

    毕竟叶镇说了,小白兔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半途而废?

    口袋里的钱将将够交押金,沈风肉疼了一阵,更加坚定要好好虐周博然一顿的心。

    来到急诊室,沈风就瞧见周博然一个人窝在最里边的床位上,脑袋低垂,头上缠了一圈纱布,腿上还打着石膏,看起来格外可怜。

    好歹是一起进公司的同期,之前还当过一阵子好朋友,见他没有缺胳膊断腿,沈风到底是松了口气。

    挂上幸灾乐祸的笑,两手插进空空如也的口袋里,他一步一晃荡地走到床位面前,踢了踢周博然的另一只脚。

    “哎,这不是小然哥?怎么变得这么凄惨?这是让人给揍了?”

    周博然抬起头,沈风这才瞧见,他脸上还有几道擦伤,眼周不知道被谁给揍了,一圈的乌青,嘴角也破了,额头的纱布还被鲜血染红了一小块,比刚才远看还要凄惨。

    见来人是他,周博然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哼了一声道:“你怎么来了?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很开心?”

    沈风走到他身边坐下,视线扫过整个急症室,闻言挑了下眉毛,“你可真没良心,我是那种人吗?”

    别的病人要么有医生围着,要么有家属或者朋友围着,就数周博然这里最冷清。

    看来他的人缘是真不好。

    收回视线,沈风先说了最重要的事情:“我替你交了住院的押金,你到时候可得记着还给我。”

    不是他抠门。对待好朋友,他就算把自己的生活费全搭进去,也不会提还钱的事情,大不了每天中午饿上一顿。

    但周博然现在显然没把他当朋友,沈风也不会巴巴地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算清账,谁也不欠谁的,这样的状态最好。

    “你?”周博然挑眉,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沈风却是不乐意了,“我一直都这么好心好吧!而且……”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瞧了周博然一眼,没往下说。

    “而且什么?”

    沈风摇摇头,吞吞吐吐地说道:“没,没什么。走吧,哥哥带你去病房!”

    说着,他搬过来一把轮椅,让周博然自己坐上去。

    但他越是不说,周博然就越是好奇。他坐在病床上,没有动弹,说道:“你嘴巴便秘?有话就说,别磨磨蹭蹭的!”

    计划得逞,沈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故作沉重,“你确定要我说?我怕你承受不住。”

    周博然怒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快说!”

    “那好吧……”沈风叹了口气,用十分遗憾的语气说道:“我刚刚在护士站,听到有两个护士议论你,说你这是关节什么损伤导致的滑膜炎,下辈子可能就要当个瘸子了。”

    周博然闻言倒是笑了,“不可能。他们跟我说的明明是轻微骨裂,回家养几天就可以继续训练。”

    沈风撇撇嘴,演得越发卖力,“我骗你干什么?轻微骨裂要住院吗?医生不告诉你,那是不想让你胡思乱想,留点时间给你做心理建设。”

    住院其实是医院坑人,没商量就给安排了,但沈风交了钱才知道这里头的门道,只能拿来忽悠红毛。

    “我不相信!”

    周博然嘴上说不信,但脸色已经白了下来,嘴唇也开始发抖,显然是已经信了。

    作战成功!

    沈风瞧着周博然的模样,心中暗爽。

    他刚刚特意向护士问了那个问题,就是为了吓吓周博然。

    等过两天再告诉他真相,到时候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这是外头进来一个白领模样的女人,直奔周博然的床位就走过来了。

    这是……女朋友?

    沈风让开位置,就瞧见这女人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粉票子,放在周博然的床头。

    “这是我家老板给你的一点心意,算是感谢你救了他的女儿。”

    女人说话透着一股子冷漠的味道,让人听了莫名觉得反感。

    周博然还没有说什么,沈风先皱了皱眉头,就听见这女人继续说道:“但是拿了这笔钱,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你也不许到处乱说,明白?”

    这虽然是个疑问句,但女人却硬生生说出了陈述的味道。

    说完,不等周博然回答,她便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出去。

    沈风看着她出门,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不是……救人?

    周博然救了那女人老板的女儿?

    那他现在这么吓他,好像还是有点儿不厚道?

    打架斗殴和英勇救人,这里头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沈风回头瞧瞧周博然,只见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膝盖,眼神空茫。

    完了,这回作大发了!他这是骗了一个好人啊!

    沈风心中有愧,沈风决定坦白从宽,重新做人,“咳,其实……”

    然而他刚开了个头,就被周博然打断了。

    “我真的很讨厌你。”他说道,“你好像永远都很开心,长得好看,脾气好,每天在那傻乐呵,运气也不错……好像所有人都喜欢你。”

    突然从他嘴里听到夸自己的话,沈风挑了挑眉毛,暂时没有说话。

    周博然接着说道:“但是我看到你就烦。当你朋友更烦,因为所有人都会先注意到你,你的注意力也永远都在别人身上……没错,我就是嫉妒。嫉妒你,也嫉妒别人。”

    “……”

    沈风心说那可真不怪他,兔子天生敏感,哪里有动静就看哪里,这是食物链底端生物的本能。

    这时,周博然突然笑了一下,“后来我发现,欺负你就可以不那么烦。相反的,看你跟兔子一样气呼呼地瞪着我,眼睛特别亮,我就特别高兴。”

    “……”

    欺负别人的人当然觉得开心,不然那些恶霸吃饱了撑的要这么做?

    周博然垂下脑袋,自嘲地笑笑:“你想笑就笑吧。反正我的腿变成这样,再也当不了练习生了。咱们以后不是一路人……”

    沈风见他眼眶发红,一副要哭的样子,心里一跳,连忙抬手打断他,“不是,你听我说……你没有滑膜炎,那都是我骗你的!”

    “……”周博然顿时就收住了话头。

    这个角落一时间沉默下来。

    沈风感觉有些不妙,回头瞧了眼急诊室里的闹钟,干笑了两声,说道:“那什么……我待会还有急事,就先走了。你自己让护士来送你去病房啊!”

    说完,原地跳了一下,嗖的一下冲出急诊室,转眼就没了身影。

    片刻后,急诊室里突然爆发出一个气急败坏的男声——

    “沈风……你大爷的!你给老子滚回来!”

    笑话,他凭本事偷跑,为什么要回去?

    沈风脚下生风,一溜烟逃出了走廊。

    跑到转角,前面突然冒出个人来,他脚下没来得及刹车,一股脑撞了上去,把对方撞的一个趔趄,沈风自己也崴了脚。

    医院里不允许在走廊里奔跑,这事情是沈风的错。

    顾不得脚上的疼,他连忙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话说到一半,抬头瞧清楚对方的脸,沈风一下子顿住了。

    只见对方一身银灰色的西装,里头搭配着最简单不过的白色衬衫,却将宽肩窄臀修饰的恰到好处,身材比他在杂志上见到的男模都要标准。

    就算被他撞了一下,这人脸上也没有什么惊慌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透着一股子沉稳的禁欲气息。

    是叶镇。

    他不是外出会友去了,怎么会在这儿?

    没等他想明白,叶镇开了口:“没事。”

    同样是原谅的话,叶镇这会儿的语气,却跟之前对着兔子时完全不一样——字正腔圆、谦和得当,但却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

    沈风有点不适应。

    理智告诉他,叶镇的社交圈子里没有沈风这号人,这样的态度再正常不过。

    但早上还被捧在手心里温声哄了一顿,现在却被对方蔑视,这样的落差太大,他情感上一时不能接受。

    那边叶镇可不会关心他内心的纠结,说完这句话,朝他点了下头,转身就走。

    沈风这才回过神,盯着叶镇走的方向瞧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变。

    那是停车场的方向!

    叶镇的作息一向规律,行程结束就回家休息,几乎没有例外。甭管他出现在这里是做什么,这个时间,他估计是要回家了。

    沈风一拍脑袋,顾不上小白兔那点儿心事,一瘸一拐地往医院外头跑去。

    转眼回到小区,宠物诊所。

    沈风刚要叫人,就发现自己的胡萝卜行李箱还摆在柜台后头,连位置也没挪动一下。

    显然兽医先生并没有照他所说的,把东西收到储物柜里。

    他当即气了个倒仰,可叶镇这会儿说不定快到家了,他顾不上生气,把自己的钱和手机胡乱往行李箱里一塞,脱了鞋站到旁边的脏衣篮里。

    只见他身子轻轻一晃,失去支撑的衣服瞬间落进脏衣篮,接着一只蓬松的小白团子叼着吊牌,从衣服堆里钻了出来。

    “叽叽叽!”记得帮我洗衣服!

    对着门帘后头吼了一嗓子,沈风也不管兽医先生听到了没有,转身奔出宠物诊所。

    给没时间洗衣服的妖精们提供洗衣服务,也是妖精管理局的业务之一。

    据说人类世界里,狐狸精勾引男人的传说,最初就是因为有人类经过妖精管理局的办事处,瞧见狐妖拖着尾巴在院子里晒衣服,这才传扬了出去。

    后来以讹传讹,人类为了给精怪的行为找个理由,就变成了狐狸精为了修炼,勾引男人吸.精气。

    但事实上,人类的所谓精气只是一滩蛋白质,对于妖精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

    而且人类的血气会影响妖气的精纯度,妖精们傻了才会放弃更好吸收的日月精华,勾引人类污染自己的妖气!

    脑袋里想着从其他妖精那儿听到的各种传闻,沈风顺着出逃的路线溜回公寓。

    万幸,叶镇还没到家。

    沈兔子吃完小碗里的食物,转眼瞧见门后头有个熟悉的粉色玩偶,前两天被老管家调侃的悲惨记忆顿时涌上心头。

    他一蹦一跳地挪过去,见果真是那只挖了个洞的粉兔子,心中一阵悲愤,刚想踹上一脚,就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沈兔子转身就跑,却快不过叶镇开门的速度。白绵绵的屁股眨眼就被门板追上,沈风被拱得往前翻了好几个跟头,“啪叽”一下栽在床尾。

    “叽——!”

    叶镇!你大爷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沈兔子学东西很快,某天想要试试当攻的滋味。

    叶镇:三秒够干什么的?

    沈风:……

    叶镇:坐上来自己动。

    那他这仇还报不报?

    揍一个重伤的病人有损他正直的形象,但是不揍,他又咽不下这口气。

    这么想着,他就问了小护士一句:“我朋友他伤得严重吗?”

    “……”沈风只能掏掏口袋,摸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这些够吗?在哪儿缴费?”

    护士长这才抬头,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眯着眼睛看了看,说道:“差不多,先交了吧。跟她走。”

    好么,还派人看着。这是多怕他跑了,没人给周博然垫医药费?

    小护士路上一直在偷看他,见他突然跟自己搭话,脸上一红,忙低下脑袋,羞答答地回答道:“不是很严重。只是膝盖那边有些骨裂,好好休养几天就行。”

    沈风松了口气。

    跟在小护士后头去缴费,沈风心里直犯嘀咕。

    怎么回事?周博然那家伙偷摸接了不少私活,怎么连个押金都要别人替他交?难道真的伤得很严重?

    沈风顿住脚步,还以为护士长想找他要微信。

    之前听女助理汇报行程,叶镇今晚外出会友,要很晚才回。沈风估摸了一下时间,决定去医院找红毛。

    今日事今日毕,这也是叶镇前两天教他的话。

    上班时间,没有人会用到楼梯间,沈风这时候才有机会上楼,把自己的衣服和背包拿回来。

阅读叶总总是假正经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民国谍影》《间谍的战争》《圣武称尊》《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商纣王》《全球高武》《纣临》《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88/6417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