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现在正是初秋,暑气褪去,不再像先前那样令人难以忍受,但空气中仿佛还是带着几分热气,工作人员都在空调房里呆着,楼道里空无一人。

    许岱对冷热的感受都不算太敏感,没有到非要空调不可的地步,再加上实在不想回去感受那种气氛,索性就在外面溜达着。

    许岱从来没听过她用这种难以描述的语调说话,至于是什么感觉,许岱没法精准地形容出来,综合来说……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管,就不劳您费心了。” WWW.KanXs.ORG

    是曲溪的声音。

    许岱出去透气,出门前向着曲溪先前的位置看了眼,躺椅上已经空了,放着个帽子。曲溪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莫名其妙的,许岱突然被自己这个设想给逗笑了,再看向曲溪之时倒也不觉得尴尬,反而觉着好玩。

    在经历过一番互相折磨式的拍摄后,卜宇跟李芊芊都处于暴走边缘,摄影棚中眼刀横飞,许岱跟陈雅萱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hapter 13

    可随着一点点熟悉之后,就逐渐推翻了第一印象。

    她就像是一只颜值极高的布偶猫,安静的时候优雅又漂亮,可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能亮爪翻脸不认人。

    说完,曲溪就把电话给挂了,转身上了楼。

    许岱没想到她这通话结束得这么干净利落,半点铺垫都没有,愣是没留出来溜号的时间。于是,就惨烈地跟上楼的曲溪目光相撞,面面相觑。

    两人隔着一段台阶,一个站在最下面,另一个在最上面,遥相对望着。

    场面安静又尴尬。

    许岱恨不得回到李芊芊跟卜宇互怼的现场去调停,也不愿意在现在这场景下再呆一秒。

    偷听被发现已经很尴尬了,尤其还是这种敏感的内容。

    要了命了。

    虽然内心戏已经丰富到狂刷弹幕,但许岱表面上还是很冷静。

    只不过表面冷静是没什么用的,她压根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能拿来说,缓解现在尴尬的情况。

    “你都听到了?”曲溪冷不丁地开口。

    明明是她站在台阶最下面,仰头看着许岱,然而气势足得很,开口说话的时候仿佛许岱欠她一笔巨资一样。

    许岱心虚地回答:“也没听多少。”说着,她准备找借口溜号了,“拍摄估计要开始了,我先回去……”

    “等等,”曲溪打断了她这拙劣的借口,“你既然听到了,那我们就挑明来说吧。”

    原本曲溪是没准备这么早就挑明的,不合适,也没到那种地步。可今天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插曲,从天而降,改变了她的想法。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并不是出于理智,更多的是任性,但她就是想这么做。

    曲溪说:“我喜欢同性,你知道的吧。”

    这挑明可真是直截了当,半点都不含糊。

    许岱:“……知道。”

    曲溪慢悠悠地上了楼,倚在楼梯口的墙边,一句话不说地看着她,仿佛要她给一个回应才好。

    许岱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了。”

    曲溪见她想走,抬脚拦了下,这动作痞里痞气的,活似调戏人一样。曲溪又问:“那你也觉得我有病吗?”

    许岱:“……”

    她倒不觉得曲溪有病,只想问一句“你有事儿吗”?

    如果能让许岱重新选择,那她一定不会出来透这个气,搞得现在气没透成,倒是差点被噎死。

    然而时间是没法倒流的,所以她也只能打起精神,给眼前这只炸毛的猫顺毛了。

    现在的曲溪很反常,但原因也不难猜。

    从刚才偷听到的内容来推测,许岱觉着电话那边应该是曲溪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身价不菲的名裕创始人李世超。曲溪自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出了国,想来跟这位父亲是没什么感情的,现在被隔空教育了一顿,心里不爽也是自然。

    至于她这个问题,许岱觉着,应该是她那渣爹刚才在电话里训斥了她,说她离经叛道是有病。而这小姑娘,虽然说着跟渣爹没半毛钱关系,可实际上还是有点在乎他的评价,所以就炸毛了。

    而她就纯属是运气不好撞枪口了。

    许岱的推理能力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然而情商还是跟不上,想了半晌也没想明白到底该说什么才合适。

    最后只能干巴巴地说了句:“我为什么要觉得你有病?”

    见曲溪挑了挑眉,似乎对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许岱又补充了句,“我也喜欢同性,难道我要说自己有病吗?那我这十几年也没准备寻求治疗啊。”

    曲溪:“……”

    这下轮到她在状况外了。

    她怕许岱会抱有偏见攻击自己,所以预先就把期待放得很低,自贬到了极点,以免再失望。结果人家风轻云淡地说了句“我也是”,压根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倒显得她小题大做了一样。

    许岱自爆了隐私之后,才想起来当初季乐宁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先不要泄露,无奈地叹了口气,向曲溪说:“你心情不好呢我可以理解,但也不要见谁就挠。”

    曲溪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像是被顺了毛的猫一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等愣了足有半分钟之后,才后知后觉地说了一句:“抱歉,我刚才情绪有些不太好。”

    “没什么,”许岱松了口气,把偷听人家讲电话的事情糊弄了过去,“那我就先回去……”

    然而她这句话还是没能说完,就又被曲溪给打断了。

    曲溪说:“先前我还一直在犹豫该怎么跟你开口,但既然现在已经讲明白,那就容我问一句吧。我可以追你吗?”

    许岱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又卡住了。毕竟这话题转换得实在有点太快,让她接受不来。

    但既然曲溪已经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她也没有找借口敷衍,垂眼想了一分钟,认真地回答:“你想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没有办法拦你,但我建议还是不要。”

    曲溪:“为什么?”

    “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们都不合适。”许岱解释说,“而且你的年纪有些小,性格上我们也是南辕北辙,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长久。”

    对于感情上的事情,许岱要么不回应,一旦回答,就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的神情很正经,倒是让带着点戏谑的曲溪有些不大好意思。

    就从这一点来说,曲溪承认她说的的确有道理,然而又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喜欢就在一起,将来不高兴了再分开,不就可以了吗?”曲溪理所当然地说,“为什么要想那么久远?”

    这就是感情观的差异所在了,许岱笑了笑,并没有去解释,而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我年纪大了呢。”

    曲溪被她成功噎住了。

    “我真得回去了,不然说不准要被摄影师训。”许岱摆了摆手,施施然离开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耽搁了,只写了一章。等到周末再多更吧。

    然而她刚迈开脚步,曲溪就又开口了:“对,她是个模特,您还让人专门去调查了?不必这么费心吧?”

    许岱:“……”

    然后她收回了脚步,准备不道德一次。

    就是很欠打。

    曲溪这个人,脾气性格到底怎么样,这个不好说,但她绝对不是一个情商低的人。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让所有人都感觉很舒适。

    那出现现在的情况,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她不愿意。

    “我想喜欢什么人就喜欢什么人,不用任何人指手画脚。”

    “我跟你的关系就仅限于DNA的相似,”曲溪的声音有些发冷,“以前该管的时候你不管,现在又要来充什么长辈,太晚了吧。”

    “您这又是说的谁?”曲溪顿了顿,嗤笑道,“怎么,您还惦记着那次的八卦通稿呢?”

    偷听别人说话是不好。许岱在心里劝了自己一句,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开。

    她刚到楼梯口,刚好听到了楼道里传来了声音。

    通常来说脾气不好的人是需要身边的人迁就的,然而两个脾气不好的人遇到一起,那就是噩梦了。

    于是再一次的中场休息。

    许岱初见曲溪的时候是觉着她很可爱,笑起来很甜,有点无伤大雅的任性和小恶劣,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阅读你长的美说什么都对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无限先知》《湾区之王》《跑出我人生》《琅琊榜》《超品相师》《鹿门歌》《剃头匠》《美女请留步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89/6417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