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撸猫吗

第 17 章

  • 作者:许姑娘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9-14
  • 本章字数:7538

本来走得好好的,但是突然,她的脚底打了一个滑,手里的托盘一晃,瓷杯里新煮出来的滚烫咖啡就撒到了手上。

成梨柚一时吃痛,没能拿稳,先是瓷杯再是托盘,全都声音很响地砸到了地上。

接着,像是注意到了小朵的目光,她抬起头,安抚地笑着用手语告诉她:“没事的,你自己小心一点,地上可能会有碎渣,别踩到了。”

刚走到一半的崔晨和小朵也转过了头。

成梨柚赶紧蹲下,捡起托盘收拾碎片。

于是成梨柚拿了个长方托盘,把瓷杯往上面一放,双手端好往外走。

成梨柚走到她身边,挑了一杯勉强像样的。

“你别急,越急越做不好。你看这杯就很好。”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17

她转了身,看向咖啡操作台。

李露已经做了好几杯了。

但李露却已经知道了。

“又是这个!”

她让成梨柚抬抬脚,从她脚底揪出了一根猫玩具上的白色小羽毛片。

那羽毛片跟地板的颜色差不多,小小的很不起眼,但表面滑不溜手,不留神踩上去,脚底很可能会打滑。

李露对这个很熟。前几天她走路急的时候也踩到过一次,虽然没有摔倒,但是也很厉害得打了滑,虚惊得不轻。所以这次看到成梨柚也被它滑了,她很是感同身受,气得够呛:“滑完我又来滑你,这玩具得赶紧给它们没收了!”

成梨柚倒不是很在意羽毛,她还在安抚小朵。

“别担心了。”

她问:“要不要陪姐姐一起去包扎伤口?”

小朵点点头,看了崔晨一眼,然后就跟着站起来的成梨柚走到了另一边。

剩下的李露则边拖着地,边跟崔晨抱怨说她上次踩了羽毛差点摔跤的事儿。

而被大家忽视了的一个角落,阮绛已经背着包起身,很快离开了。

……

因为手心受了伤、做咖啡做蛋糕都不方便,再加上店里还有李露在,听到动静下了楼的老板陈耀就让成梨柚先回去了。

工资按全天在岗结。

于是成梨柚就带着一盒员工福利蛋糕下班了。

从coffee到news high,成梨柚按以往的习惯,换了两次地铁线路又倒了两班公交。

终于,车拐进了炸里脊街。

成梨柚坐在后排,开着公交车的车窗,撑着脸无聊地向外看熟悉的街景,眼睛里的神采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但就在快要到站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又亮了起来。

她在公交站台上看到了阮绛。

阳光底下看他,好看得更加显眼了。

就是生人勿近地总板着脸这点不怎么好。

明明笑的时候那么好看,怎么平时都不笑呢?

“绛绛!”

她下了车,晃悠着过去:“是在等我吗?”

阮绛不说话,伸手帮她拎了蛋糕,转身就往公司走。

成梨柚这会儿看清楚了。

这不是在生人勿近地板着脸。

这是在生气啊!

谁惹到他了?

周谅?大壮?瘦猴?

总不能是孙大姐吧?

她左晃右晃地走到他身边,肩膀轻轻撞了他一下:“公司有人欺负你了吗?”

她觉得自己很仗义了:“我帮你揍他?”

阮绛停下来。

“成梨柚!”

“我又怎么了?!”

没个正形陀着背踢着地上的石子儿的成梨柚闻声立马站直。

她现在算很能听懂阮绛的语气了。

他这么叫她,就是在生她的气。

最好是能哄一哄,不然就会变得比较凶。

阮绛看着她:“你为什么要故意摔杯子?”

呀……

被你看出来了。

成梨柚露出她的招牌笑脸:“我不是不相信你的技术……”

阮绛:“谁跟你说这个了?”

他问:“你为什么要划伤自己的手?”

哦。

这个啊。

当然是因为小朵见到她受伤,一定不会再拉着崔晨往阮绛的方向走。而且很大可能,她会担心得走回她的身边,陪她去处理伤口。

她足够清楚小朵的性格,所以充分的利用了,事情的进展也没有丝毫的偏差。很成功。

但是这样说出来,好像显得她很薄情的样子……

成梨柚:“我不是故意的,谁会专门去划伤自己的手……”

“你是。”

“我看到了。”

“你就是对准最锋利的那块瓷片去抓的。”

你不是在装窃听器吗,怎么还能一心两用呢……

被揭穿了,成梨柚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阮绛板得紧紧的脸颊,笑嘻嘻地想糊弄过去:“行,你说是就是吧。”

“成梨柚!”

阮绛撇开脸不让她戳。

“不准嘻嘻哈哈的,我在很认真地跟你说话。”

成梨柚立马收起笑,严肃地站好,认真回答:“这点伤真没什么,一个晚上就没了。”

阮绛听完,丢下她,一个人上楼了。

成梨柚:…………………………?

她是真的不明白阮绛到底为什么生气。

上次她的脚受伤,是他踢倒的箱子砸的,他自责,她能理解。

但这次,虽说目的是想让他安全一些,但划伤手又不关他的事,是她当时自己下的判断。

啧。

脾气怎么比她还大呢。

……

回了公司,成梨柚直接去找了周谅,把崔晨和寄养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

“……还是得再查一查崔晨。李露虽然对崔晨有点小心思,但对她来说,那也就是个店里的常客,关于他的具体信息,她知道的没多少。”

周谅:“跟阮绛说了吗?让他用他方法,去查查那个崔晨的底儿。”

“别提了,跟我生气呢。”

成梨柚叹了口气,把手给他看。

“我这不是为了引开崔晨和小朵,把手给划了吗?不高兴啦。”

周谅凑过去,故意装作看不见:“伤在哪儿呢?”

“这儿这儿这儿!”

成梨柚把手心怼到他眼前:“你今年到四十了吗就开始老花眼?”

说完,她又没精神地塌下肩头:“哎,你也是打他那时候过来的,你帮我分析分析,他到底为什么生气?是觉得自己没用、害我受伤了,还是自尊心受挫……干嘛这么看着我?”

周谅摇着头砸砸嘴:“去年年底,你跑矿坑村子做调查,两个月,是生是死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在医院拖着个石膏腿,混在矿难受伤的医闹人群里偷偷往后拽其他的病人。我那天被你气得心律不齐,药就吃了好几百,也没见你反省一下原因。怎么换成生气的是阮绛,你就开始知道分析了?”

成梨柚突然就明白了周谅的意思。

阮绛生气,不是为了他自己生气。

而是因为……担心她?

成梨柚用力吸了一口气,把心里奇怪的感觉压下去。

抬起头,她冲周谅撇嘴:”你心律不齐是因为你被人甩了、失恋买醉结果喝多导致的,关我什么事儿?”

周谅:“你有本事跟阮绛也这么说啊。“

成梨柚想象了一下她用这么吊儿郎当的语气跟阮绛说这种话的画面。

嗯………………

“我跟一小孩儿计较什么?”

她往旁边瞥了瞥,直接岔开话题:“哪来的绿萝?”

“小孩儿买的呗。”

周谅抖抖腿,也不戳穿她。

“每人都有份,你的应该也摆你桌子上了。”

“真的假的?我去看看。”

成梨柚就这么溜了出来。

然后,她就在她的办公桌上看了好几盆小小的多肉。

长得特别好。

光看着它们,心情就会好很多。

看她回来,阮绛从包里拿出药水和纱布,朝她伸出手。

“手。”

成梨柚:“我都处理过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手还是很老实地伸出来给了阮绛。

阮绛重新给她处理了一遍伤口,细细地做了包扎。

最后,他收拾着药瓶,跟她说:“今晚回去,脚趾还要热敷。”

啊?

成梨柚:“今天不疼了。”

“真的不疼了。”

“你不说我早就忘了。”

成梨柚叽里呱啦在这边说,旁边,阮绛拿出他的电脑,开始敲一堆谁也看不懂的代码。

得。这就是没得商量的意思了。

成梨柚无赖地踢了踢他的椅子腿:“那你让我揉揉头。”

阮绛敲键盘的手没停,但上半身还是往成梨柚那边歪了歪。

歪到一半,他还专门说了一句:“用没受伤的手。”

“好啦。”

真烦。

我又不是傻子。

“有点东西要你查,我现在跟你说……”

边说着,成梨柚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白色的猫玩具羽毛,随手插到了笔筒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的沙发小天使是 啾!

她轻轻地动了动受伤的手,疼得“嘶”了一声。

看到她在疼,小朵放开崔晨的手,走过来,“呼呼呼”地帮她吹伤口。

李露也拿着拖把赶了过来:“好端端地怎么了?“

小朵却有些着急。

她急急地比划着告诉成梨柚:“出血了!你的手出血了!”

成梨柚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心。

“不知道……”

成梨柚这才想起来找原因。

上面有一道刚才她收拾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伤痕,已经开始慢慢地向外渗出了血珠。

成梨柚握住手腕,看着出血的伤口,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店里的客人全都惊到了,纷纷往这边看过来。

她小声鼓励她:“你再加加油,再做一杯这样的。这杯我先给你送到那桌去,不能让客人等太久。”

李露早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听到成梨柚柔声细语的安慰和鼓励,她一个劲儿地点头。

成梨柚瞄了一眼,阮绛还坐在那儿,但因为被桌椅挡着,她没办法确定他的具体动作。

阅读撸猫吗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