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尤玮从容的来到三人面前,坐进沙发椅里。

    娄副总笑道:“尤玮啊,来的正好,我们正说起你。”

    年底的时候才选出来两个获奖者,一个是尤玮,一个是娄小轩。

    娄副总说:“哦,对了,明天有几个很重要的客人要过来,是上头亲自发的话,特别从美国请来的团队,说是要帮咱们酒店找找问题,看下一步怎么改革。经过大家讨论,决定让去年的年度优秀员工来负责招待,为期可能要三、四个月吧。” WWW.KanXs.ORG

    哦,年度优秀员工?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踩响地板,打断方副总的话。

    尤玮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娄副总的声音:“进来。”

    推门而入,果然看到三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组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尤玮直接上了十八楼,娄副总的办公室。

    尤玮脚下一顿,脸上声色未动:“我知道了。”

    娄副总秘书一向和尤玮互通有无,这两年也受到尤玮的帮助,但凡有点上头传下来的风,或多或少都能经她的口传进尤玮耳朵里。

    陈经理差点要当场发作。

    唯有娄副总,大笑两声,说:“其实公推出来的人选是你啊尤玮。小轩啊她不是这块料儿。”

    尤玮挑挑眉,只是“哦”了一声。

    方副总有点着急:“上头很重视这件事,在这几个月内也会递下话,吩咐你怎么做。等忙完这几个月,集团会安排你到更优秀的岗位去,绝不会亏待你……”

    “更优秀的岗位?”方副总并没有说完,尤玮就把话接了过来,“请问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陈经理接着说:“当然是更适合你的地方,让你发挥所长。我记得你四年前是做管家的是吧,那么像是伺候VIP套房的客人应该是得心应手了。等搞定这次的接待任务,你就是集团的活招牌了,平时也不用那么忙,就拍拍广告片,见见来宾,当个吉祥物什么的,薪水照发,待遇还比以前好。”

    陈经理的话充满了讽刺,明显是在贬低尤玮。

    ……

    话,她是听明白了。

    先不管上头把这个团队请回来是要检查什么问题,冲着什么人,如今的意思都是让她来负责接待,而且为了犒劳她的辛苦,还会让她从行政部主管的位子上让开,当个无实权在手的闲人。

    名为升职,实际上却是架空。

    尤玮第一个问题就是:“哦,如果我去当吉祥物了,那么我现在的位子呢?”

    娄副总笑笑:“集团会再安排别的人才。你也可以举荐。”

    陈经理趁机说道:“哎,娄小轩不是挺合适的吗?我记得她也是学酒店行政管理出身的。当然,这也是家族遗传,有娄副总您这样的父亲在,小轩想不优秀都难啊!”

    娄副总仍在笑:“可是小轩并没有在行政部的工作经验,这样调过去,名不正言不顺,大家也不会服啊。”

    方副总出来打圆场:“那不如这样,先让娄小轩去行政部,从基本工作开始做起,给她三、四个月的时间熟悉运作。正好这几个月咱们酒店要忙内部检查的事,企划部也清闲,小轩也有时间。”

    娄小轩在企划部原本就是在陈经理一手帮衬下上来的,陈经理升职之后直接举荐娄小轩接任企划部。

    如今方副总又打算让娄小轩一脚踩进行政部,借此把行政部的权利拿过来。

    好一招一石二鸟。

    陈经理附和道:“哎呀,方副总这安排真妙!接下来行政部注入新血,肯定焕然一新,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这马屁拍的,既捧了方副总的臭脚,也讽刺了尤玮以前的业绩。

    在场三人纷纷笑起来,三言两语的就把尤玮的权利移交给了娄小轩。

    可这样的安排,尤玮怎么可能就范?

    尤玮冷哼一声,耐心等着方副总和陈经理笑完,这才抬眼看向娄副总:“我还以为是多高难度的任务,原来只需要稳住那个检查团队几个月而已?奇怪,这原本就是我身为行政主管的分内事,顺利完成是应该的,就算完不成那也是我的责任,不关其他人的事。”

    尤其,是不关娄小轩的事。

    听到这话,三个中年男人一起安静了。

    陈经理最先开口:“你以为很简单吗,不要……”

    这话很快被娄副总打断,他的眼里多了几分锐利:“你的意思是想兼顾?你有把握吗?”

    尤玮不紧不慢的笑了:“不是我想,而是我既然坐在这个位子上,就必须兼顾到底。再说,这明明是我应该担负的责任,现在却要一分为二,也不知道上头是不是故意慢待客人,这样的工作安排是不清不楚,我有必要给上头发邮件问直接清楚才行。”

    言下之意,要让她让出位子,那她就直接请示上头,把所有事都说破。

    娄副总的目光也瞬间变了,望着尤玮仿佛在计算和估量什么。

    方副总只是观望。

    陈经理更不敢再放屁。

    半晌,娄副总才问:“这么说,即使这个任务交给你,你也能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基础上,顺利完成?”

    尤玮眉眼平定,只有四个字:“游刃有余。”

    ***

    就这样,尤玮保住了职位,同时立下了军令状。

    方副总奸计没有得逞,带着陈经理先一步离开。

    一出门,陈经理就骂骂咧咧,方副总虽没动声色却是一肚子郁闷,原本想着借此架空尤玮,把位子腾给娄小轩,没想到被尤玮反将一军。

    两人刚走,办公室里娄副总就说了尤玮一句:“你就是不乐意,也范不着这么冲的顶回去。”

    尤玮也一改刚才的横眉冷目,笑道:“方副总来者不善,还牵着看门狗来咬我,我难道不吭声么?”

    “就算今天让你争赢了,未来几个月还有的烦。”

    “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烦过来的,这本来就是我的日常。”

    “你真有把握?”

    “那您觉得呢,真让我退位让贤?”

    如此你一言我一语,娄副总终于笑了。

    “要是小轩也能和你一样帮我就好了。”

    这一次,尤玮没接话。

    娄副总接着说:“自从四年前她跟我闹翻了,这几年就没自己一个人回家跟我吃过饭,过年的时候还是崔圳把她拽过来的。现在还为了跟我唱反调,跟着老方一起混。她也不想想,我是她亲爸,我能害她吗?”

    每次私下说起娄小轩,娄副总无论再生气,尤玮都不会说娄小轩一个不是。

    这对父女血浓于水,就算再置气也不会真的恨上,而她只是一个外人,被娄副总拿来控制行政部权力的一杆枪。

    用的顺手,就继续用,用的不顺手,随时会被人取代。

    换言之,要是娄小轩有一天和娄副总和好了,那么娄副总也不需要尤玮这个外人来管理行政部了。

    尤玮听完娄副总的牢骚,转身就要走。

    直到临出门前,娄副总老谋深算的撂下一句:“切记,要是这次你完不成任务,我也保不了你,到时候你自己打一封辞职信给我。不要让我失望了。”

    尤玮一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

    尤玮离开娄副总的办公室。

    只是刚穿过走廊,就在拐角处撞见陈经理。

    陈经理显然是还在不满刚才的结果,准备找茬儿。

    尤玮却当做没看到这个人一样,径自越过。

    陈经理立刻追上:“姓尤的,你还想垂死挣扎到什么时候,死撑对你没好处,今年之内你肯定滚蛋!”

    尤玮昂首挺胸,脚下的高跟鞋清脆落地,对这些犬吠充耳不闻。

    陈经理继续喊:“一天到晚就知道装!知道位置要不保了,心里怕的要死吧!”

    尤玮实在不明白,这种毫无意义的喊话有什么意思,与其比谁的嗓门大,比谁的话更毒更狠,还不如拿出啪啪打对方脸的成绩,事实胜于雄辩。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电梯前,尤玮站住脚,微笑着扫向陈经理。

    陈经理以为受到关注,越发嘚瑟:“我告诉你,吹牛也得有个限度……哈,还说什么‘游刃有余’,你非得一败涂地才肯让出位子是吗?到时候难看的是谁啊!整个行政部都要跟你一起遭殃!”

    电梯上正在滚字。

    尤玮抬眼看着:“一个大男人整天唧唧歪歪。觊觎行政部的实权四年,都没能从我手里拿到一丁点,事到如今只能亮出最大的底牌,我还以为是什么,结果,只是一个娄小轩。”

    话落,尤玮笑出声:“名为升职,实际上却是当‘吉祥物’,和你一样当个摆设么?像你这样的软脚虾,酒店有一个就够了。”

    尤玮一下子就戳中了陈经理的痛楚。

    他以前在企划部,那是有权利在手的,后来接连办了两件错事,就接到了上头的“升职”安排,头衔上的确比以前好听,手里的实权却没了,不过是集团看在他多年来劳苦功高的份上不愿做得太绝罢了。

    幸好最终企划部的权利是交给娄小轩,那也算陈经理的半个徒弟。

    可想而知,陈经理听到这话心里得有多疼,他气的不清:“让你当吉祥物是给你留脸,你要是给脸不要脸,到时候丢人的可是你!”

    与此同时,电梯也到了。

    尤玮的话轻飘飘的落下:“像你一样丢人么?放心,将来就算要走,也是我自己请辞,绝不会实权架空还死赖在这里,给别人当‘榜样’。”

    陈经理:“你!”

    他正在想该如何骂回去,电梯门已经开了。

    站在里面的正是娄小轩。

    ***

    陈经理如何气的七窍生烟,尤玮如何淡定的迈进电梯,娄小轩全都看在眼里。

    直到电梯门合上,陈经理愤怒的样子被关在外面。

    娄小轩的目光也移动到尤玮身上。

    事实上,方副总一回到办公室,就找人通知了娄小轩——他们架空尤玮失败。

    娄小轩虽然不在现场,却也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场景,尤玮一定立下了保证,还有她父亲娄副总亲自力保。

    那一瞬间,娄小轩是愤怒的。

    崔圳的父亲拿尤玮当亲生女儿,这无可厚非,毕竟是看着她长大的。

    可是娄副总呢?

    那是她娄小轩的亲生父亲啊!

    一个两个都向着尤玮,就因为尤玮无父无母博人同情?

    思及此,讽刺的声音娄小轩她嘴里溢出:“听说你执意不肯让出位子。它对你就这么重要?还是说,你在防着我,怕我比你做得更好?”

    电梯的门板是半透明的,可以照到两人的身形。

    尤玮看着门板上的影子,只觉得好笑。

    东西没抢到,转眼就跑来唇枪舌战,多么无能的行为。

    尤玮慢悠悠的说:“如果不重要,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惦记?小轩,你人在企划部,却老是惦记着行政部的位子,三心两意,不觉得惭愧么?”

    她们人前是朋友,私下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互相帮助,可以彼此体谅,但就是在工作上谁也没有让过谁。

    犯我疆土者,虽远必诛。

    娄小轩眯了眯眼,看向尤玮身上崭新的制服,嘴里带毒:“你有本事坐在守着位子一辈子?就算不是我拿,也会是别人,与其是别人,还不如让给我。尤玮,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死巴着不放的样子,有多难看。这种嘴脸,再漂亮的制服也盖不住。”

    很好,这才是娄小轩,尤玮所知道的真实的娄小轩,而不是众人以为的那个生活在阳光下,就该像是阳光一样灿烂善良的女人。

    尤玮轻笑出声。

    “原来你这么自信,只要我让开了,你就能坐的稳?好啊,如果真有这个实力,你就来抢抢看。”

    话音落地,电梯门再度开启。

    尤玮也收起笑,优雅的踏出门口。

    娄小轩没有跟上来。

    她们都知道,接下来那几个月才是关键,此时无须恋战。

    ***

    尤玮穿过半个走廊,准备开始巡楼,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接待那个团队的事。

    谁知走到一半,她就接到陈笑的电话。

    陈笑声音很急切:“学姐,我收到老同学的邮件回复了,他还真够意思,帮咱们打听到那个牛逼哄哄的‘酒店医生’团队,根本不是明天到,而是今晚的飞机,八点钟就降落!”

    尤玮脚下顿住,脑海里瞬间出现两个疑问。

    一,为什么通知的时间是明天,却故意提早半天?

    二,老同学的消息来的这么及时,到底是那个团队自己有内鬼,让消息外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陈笑:“哎……学姐,你说他们为什么提前半天啊,还是这么晚,下飞机就得入住啊……啊,会不会直接杀来酒店,来个突然袭击吧!”

    尤玮的眼神瞬间锐利,脚下一转,边走边说:“你尽快查他们的航班号,查到了发给我,我现在就赶去机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尤同学四周虎豹环伺啊,内有隐患,外有强敌,下章大boss要出场了~

    哇哈哈!!(为什么我这么高兴……)

    ……

    红包继续啊~

    只是陈经理刚开口,就被尤玮打断了:“既然已经内定了让年度优秀员工来负责,那么接下来几个月小轩可就要两头忙了,会不会太辛苦了?”

    尤玮眉眼一转,又扫过陈经理:“不知道小轩现在的位子谁来代管呢,陈经理要提早安排啊。”

    她在装傻,两句话就把自己摘出去了。

    而眼下娄小轩不在这里,他们指的就只能是她——尤玮。

    ……

    尤玮领会了这层意思,却没急着接茬儿,依然一动不动的坐着。

    在场三个中年男人一同愣了。

    方副总吸了口气,顺便白了尤玮一眼。

    方副总还以为是她没听懂,转而就给陈经理递了个眼色。

    陈经理说:“尤玮,你可能没听清楚,那我再重复一次,上头……”

    尤玮笑笑,扫过之前才被她噎的差点七窍生烟的陈经理,又看向养着这条恶犬的主人方副总。

    方副总刚好说道:“听说明天就带人过来了,但是人家传过话来,说不用咱们去接机,老娄,你说那这中午的饭局还排不排……”

    他指的自然是即将入住酒店的“酒店医生”团队,听说要登堂入室了,没有一个部门不紧张。

    娄副总秘书就坐在外间,见到尤玮就小声递过去一句话:“方副总和陈经理也在里面。”

阅读顾先生,我劝你善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择天记》《神魔养殖场》《青囊尸衣》《明末边军一小兵》《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灯塔》《功夫少女在腐国[系统]》《血界蛮荒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6/316999/6417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