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二十一颗糖

    下午的运动会是允许高三参加的,她频频分心去看高三的方阵,却没看到章鱼的人影,倒是严雨菲,时不时地出现在田夏眼前,仰着下巴,似是很骄傲的模样,就连看叶阳希的眼神也都带着淡淡的不屑。

    田夏还不知道严雨菲和章鱼之间的联系,对于她这样的态度她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叶阳希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让你是我的女朋友。” WWW.KanXs.ORG

    在严雨菲第n次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叶阳希冷冷地勾了勾唇,低头跟田夏讲话的时候却温柔如水,“一会我要去跑接力赛,决赛你自己加油。跑完了赶快过来给我加油,要是我跑完了没看见你,那我又要亲你了。”

    田夏的脸瞬间变红,低着头和他拉开距离:“你能不能别这样。”

    田夏却一直走神。

    叶阳希笑,“笨蛋,就是因为你答应了我,我才更要去。”

    “为什么?”

    出了餐馆,许天奇和贝雷两个人走在前面,时不时回过头来偷笑两声,田夏和叶阳希落在后面。

    “以后叫我的名字。”叶阳希想牵着田夏,可她的小手攥的紧紧的,怕硬掰她会疼,干脆就把她的拳头包在手心里。

    田夏挣扎了两下无果,有些气愤地鼓起腮帮子道:“可是你明明说,我答应你,你就听我的。”

    方芳拉着田夏又是夸又是抱,等她放过田夏,叶阳希和许天奇早就已经跑没影了。

    田夏找了一圈没见着他们两个,只看见急吼吼收凳子的贝雷,她跑过去扶着膝盖喘着气说:“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贝雷懵了,糟糕,叶阳希没说让她去还是不让她去,那他到底带不带她去?

    四中地处市区中心,从学校后门走,穿过三条街就可以到江滩公园。

    江滩公园里一般是周边的居民锻炼的场所,晚上偶尔可以看见几个穿着四中校服的同学沿着江堤散步。

    江风一吹,配上江面上来往船只的鸣笛声,再有对岸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做背景,这真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地方。

    如今是退潮期,江堤下露出了一小段沙地,上面怪石嶙峋,江水一浪一浪地打上来,潮湿的味道飘在空气里。

    叶阳希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抽烟,江风吹散了烟雾,似乎有些迷眼,他眯起眼睛,望着江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天奇站在旁边打电话,“她要来你不会拦着啊?要么干脆你也别来了,你把她带来了,到时候再给吓出个好歹来,你负责啊?”

    电话里贝雷压低的声音听起来很为难,“那你问问阳希,到底让不让她来,我这正带她买水呢,马上就要顶不住了。”

    这个贝雷,田夏说要跟着过来他就让,简直没用,许天奇把手机递给叶阳希,“你自己跟他说。”

    叶阳希接起电话就三个字:“让她接。”

    电话那头静默了片刻,田夏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听起来更加软糯,“叶阳希。”

    “我要你叫我什么?”

    “……阳希。”

    “嗯。”

    叶阳希唇边的笑意连许天奇看了都觉得刺眼,他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捂住眼睛直叹气,“要死了要死了。”

    田夏的声音停顿了两秒,她软软的声音透着倔强,“我要过来。”

    叶阳希嗯了一声,“我没说不让你来,我只是要跟你说,来的时候给我带包口香糖,要大白兔味儿的。”

    “……口香糖哪有大白兔味道的?”

    “我不管,你想办法。拜拜。”

    许天奇一脸震惊地望着他:“这、这就拜拜了?你真让她来啊?”

    叶阳希把手机还给他,吸了一口烟,沉声说:“小时候田夏看我打架,哭的叫一个惨烈,我挨揍了她哭,我揍别人她也哭。从前我一直想不通她那个时候到底在哭什么,是在哭别人还是哭我,后来我想明白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太弱。”

    许天奇懵了,“你这是什么逻辑?”

    叶阳希吸尽最后一口烟,起身活动筋骨,“咔、咔”的骨擦音听起来有些骇人。他转头望向正从江堤处下来的那些人,周身的气场一下就沉了下来。

    许天奇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

    章鱼这次是存着不把叶阳希打死也要打残的心理,这次他带来的人足足有三十多个,反观叶阳希这边,贝雷还没来,他们只有两个人。

    严雨菲跟在章鱼身边,见叶阳希竟然一个人也没叫到,不屑地笑:“嗤,我还以为你有多牛逼。”

    叶阳希从石头上跳下来,打量了一下章鱼身后的那些人,“这就是你能叫来的全部?”

    章鱼也打量了一下叶阳希,见他就两个人,还一副无比嚣张的模样,狠狠地啐了一口,“你他妈什么意思?就你们两个,是看不起我们?”

    叶阳希点点头,“是有点儿。”

    猴子见章鱼脸色一下就沉了,他立刻挥舞了一下手上的棒球棍,大喝一声:“给我上!”

    “等一下。”

    就在众人准备动作的时候,一道男声从江堤上方传来,所有人的视线瞬间聚了过去。

    严雨菲最先认出来江堤上站着的人:“夏冀青?”

    元康手拿黑色的铁棒,蹲在堤边,对叶阳希招手,“嗨,想老子不?”

    夏冀青站在一边,清淡地笑,“东西不好弄,来晚了。”

    不同于那天在小巷里的人数众多,此时他们身边只各站了一个男生,正统一地对叶阳希打招呼:“希哥。”

    见着这两个人,猴子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贴在章鱼耳边轻声问:“哥,你不是说十七中的来不了吗?”

    “老子哪里知道!”章鱼脸上也不好看。

    他本来早就打听好了,十七中高三的组织出去露营,组织者就是夏冀青。露营地点在邻市的一个农村里,每天只有一趟车往返,而且都是在早上。他算准了他们回不来,却没算到他们两个,尤其是那个组织者竟然压根就没去。

    觉得自己被耍了,一股怒火熊熊燃起,章鱼抄起猴子手里的棒球棍,嘶吼着向叶阳希冲过去:“啊!”

    这一声嘶吼像按下了某个开关,他身后的人一拥而上,这一小片沙地立刻变得混乱起来。

    “啊!”

    夏冀青和元康见状,直接就从五米高的江堤边跳了下来,元康兴奋地说:“阳希,好久没跟你一起打架了,老子来了!!”

    夏冀青落地扔给叶阳希一个不足二十厘米的黑色物体,“接着,你顺手的。”

    章鱼身高恐怕还不足一米七,打架全凭着一股狠劲儿,但面对比他更狠的叶阳希,他的身材短板实在太明显了。

    他挥出去的一棒被叶阳希轻而易举地躲开,接着心口一痛,便叶阳希踹倒在地。

    叶阳希看也没看他,接过夏冀青扔过来的东西,用力一甩,手里立刻多出了一根黑色的短棍,他挥舞了两下,破空声听起来格外舒服。

    他对夏冀青笑:“谢啦。”

    许天奇正挥开一个朝他冲过来的人,见着甩棍立刻兴奋了起来,大叫着:“我呢我呢!”

    元康踹翻了离他最近的两个人,捡起他们手上的棒球棍扔过去,“你的!”

    “我靠!凭什么他是甩棍,我只能用棒球棍?”许天奇有些不满,但有总比没有好,他看见正要偷袭的猴子,冲上去对准他的后背就是一棒,“老子打死你!”

    叶阳希这边总共只有六个人,但是除了许天奇,各个都是狠角色,打架斗殴毫不留情,以少敌多更是他们最拿手的。

    叶阳希和夏冀青的甩棍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痛苦嚎叫。

    章鱼这边人虽众多,但比起经验和狠厉,都不及夏冀青他们带来的人,甚至有的还比不上许天奇。

    叶阳希再一次把章鱼打倒,抬眼一扫就看见了在人群里滥竽充数的杨杰,他对元康使了个眼色,“光头,那个绿衣服的怂逼!”

    元康会意,二话不说冲上去,手里的铁棒猛地打在杨杰的腿弯处,“是他不?”

    杨杰痛苦的跪在地上哀嚎:“别、别打我!”

    叶阳希分心去看那边的情况,没注意章鱼从袖口里掏出一把□□,爬起来朝他直直刺去。

    许天奇见状大叫:“阳希小心!”

    叶阳希躲闪不及,眼看刀尖刺上来了,夏冀青却在这时横空甩出一棍。

    甩棍较细的那一头打在章鱼手腕处,如断骨一般的剧痛传来,他立刻就松了手,□□落在了沙地上。他弯腰想去捡,却被叶阳希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

    另一种手想去扒叶阳希的脚踝,却也被人踩住了,夏冀青用脚跟狠狠地在他手背上碾了一下。

    “啊!你们他妈有种放开我啊!”

    叶阳希笑了,“老子是傻逼吗,放开你让你来捅我?”

    擒贼先擒王,眼瞅着章鱼被叶阳希踩在了脚下,他带来的那些人都不敢再动了。

    不过短短十分钟的样子,刚才还趾高气昂的人,如今各个都变得鼻青脸肿。

    叶阳希高声道:“除了猴子、杨杰,其他的人都滚。”

    得了赦令,没有人愿意多留,甚至都没去看章鱼一眼,各个互相搀扶着退场。

    严雨菲眼见着对章鱼一败涂地,也不跑,反而整了整衣服,踏着妖娆的猫步往夏冀青身边凑,“阿冀,我给你发了好多短信,你看见了吗?”

    夏冀青皱了眉,甩棍轻轻一动,严雨菲就跌坐在地上了,“我不打女人,你等着一会有人过来收拾你。”

    叶阳希抓着章鱼的头发把他拎到了江堤下,许天奇留在江边,指挥杨杰和猴子两个人挖沙。

    元康和夏冀青一左一右地站在叶阳希身边,元康用铁棒戳了戳章鱼的肚子,“我说你,你三番两次找阳希的麻烦是在找死吗?”

    叶阳希的手肘搭在元康的肩头,居高临下地问:“说吧,让你不惜拿田夏威胁,也要跟我谈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我现在有心情跟你谈了。”

    元康一听,“我靠?他把小白兔绑了?我擦,来来来,老子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老子不姓元!”

    他说话的功夫,夏冀青一脚踩上了章鱼的脸,踩变形了也不肯抬脚,还是严雨菲见章鱼吐了口血,扑上去扒开了夏冀青。

    “别踩了、别踩了!”

    夏冀青收回脚,极是厌恶地说了句:“垃圾。”

    章鱼这会已经差不多是条死鱼了,他瘫靠在江堤上,眼神却阴狠至极,“我让我爸弄死你们。”

    “□□妈,还兴叫爹的?老子们把你爸弄死还差不多。”元康简直不愿意跟这个败类说话,回头问许天奇:“好了没啊?”

    许天奇高声大:“差不多、差不多,把他弄过来试试。”

    夕阳的余晖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有些刺眼,被江水浸湿的沙地看上去很软,实际很结实。

    猴子和杨杰两个人挖了半天,总算挖出一个大坑。

    元康提溜着章鱼,将他摁在沙坑里,“给我埋!”

    猴子和杨杰面面相觑:“埋、埋?”

    等田夏和贝雷赶到的时候,早就已经散场了。

    叶阳希在江堤上等着她,夏冀青在他旁边,两人均是好整以暇,有说有笑的看起来特别开心,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贝雷见状遗憾大叫:“啊,都结束了?!啊啊啊,我还什么都没看见!”

    叶阳希朝堤下努了努嘴,“还有给你留的,天奇在下边等你。”

    贝雷又兴奋了起来,“太好了!”

    贝雷下去,元康上来了,痞里痞气地对田夏挥手:“嗨,小白兔!”

    几个人碰了头,便约着去喝酒。

    叶阳希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带着田夏,“跟我们一起去。”

    田夏有些担心许天奇他们:“可他们……”

    “没事,有我们的人在下边,不会出事。”夏冀青笑意温和,一点也不像刚才下手又狠又毒的样子。

    “但是……”

    “走啦走啦!”叶阳希推着田夏走,完全不给她再次提问的机会。

    晚上吃着饭的时候,许天奇给叶阳希发了条微信,“[图片]距离涨潮还有半个小时。”

    配图是夜色下的江滩,闪光灯下,沙地上不见章鱼的身体,他只有半个脖子和脑袋露在外边,诡异地像是从地底下长出来的似的。他半闭着眼睛,江水拍在他脸上,水里又是泥又是沙,黏在他脸上,脏兮兮的。

    杨杰和猴子跪在他脑袋旁边,像两条丧家犬一般垂头丧气,其他人在他们旁边比着胜利的手势。

    一会就要涨潮,这条章鱼恐怕要被淹死,不过不让他受点苦头就长不了记性。

    “多淹一会儿。”

    回复完,叶阳希收起手机给田夏夹菜。

    许天奇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我办事,你放心。”

    两人会心一笑,勾肩搭背地往赛场去了。

    决赛的时候因为没有叶阳希在旁边,田夏又心事重重的,随便一跑只跑了个第三名的成绩,在一旁给她加油的方芳又是欢呼又是打气的,带动着其他加油的同学都以为是田夏得了第一。

    瞅见他们俩人又在一起,许天奇怪叫着冲过来揽住叶阳希,“妈呀,又撒狗粮呢?!差不多行了哈,小田夏,60米那开始检录了,还不快去呀。”

    “哦,那我过去了。”田夏红着脸,转身一路小跑。

    叶阳希心满意足地看着田夏的背影,只觉得无比舒心。

    田夏无心去看自己的成绩,她着急往男子接力赛那边去,她已经看到他们好像都跑完了。

    接力赛是下午最后一项比赛,今天第一天运动会,结束后可以直接回家,不用再回班上集合,于是运动员进行曲一响,操场上几乎都散光了。

    许天奇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不满道:“回神了嘿!真的是,你在这谈恋爱,跑腿的事都让我来干,我不惨吗?”

    叶阳希侧目瞥了一眼许天奇,“怎么样?”

    但是叶阳希知道。

    “因为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女朋友,没有人可以让你哭。”

    下午的运动会,除了许天奇和贝雷两个人时不时对叶阳希发射暧昧视线和怪笑,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叶阳希,你下午不要去。”

阅读初恋是奶糖味儿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娘娘嫁到:陛下,好生伺候!》《霸武神王》《最强妖孽》《彪悍的人生》《黑道特种兵》《修炼狂潮》《围城》《少年医仙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17/317002/6418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