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切从酋长开始

第四章:平平凡凡的酋长【求收藏,求推荐】

  • 作者:污贼哥
  • 分类: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9-30
  • 本章字数:7870

这也是薛让奇怪的一点,这部落看起来不像是傻子聚集地啊。

部落里的子民们说话的逻辑也挺清楚的啊,不至于连火都不会用啊。

长老一愣,看着自己的“围裙”,怎么了?长老不明白薛让的意思。

这些记录都是晚上薛让通宵刷出来的。

“啊?”

不然哪来的生肉给薛让吃?

薛让发现了一件不对劲的事情,如果以前有人穿越过来,那这小部落怎么还这么的落魄?

在这里呆了三天,该跑的方向薛让都跑遍了。这个小部落薛让已经算是挺熟的了。

“什么???难道以前天上还有人掉下来?”

“不对啊,以前有人的话你们这么还这样?”

薛让指着长老胯下的围着的不知名的动物皮革。

“你就直接说从天上掉下来的就好了,不用在意我...”

薛让知道长老在为难什么,摆摆手让长老继续说。

第一个信息就让薛让有点发愣,金发?外国人?

“那个酋长掉下来之后不会说我们的话,嘴里念叨着什么法克油,法克蜜,然后疯了一般朝外面跑去,结果没一会就跑没了。”

长老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薛让。那眼神好像再告诉薛让,就像你一样。

“。。。看我干吗,继续说。”

薛让读懂了长老的眼神,恼怒的说道。

“哦,那时候我们第一次见到这场景,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就让酋长给跑了...”

长老此时倒是有点委屈,可怜巴巴的看着薛让。

“。。。”

好嘛,好好一个穿越者没看好,跑了是你们的事,看着我干嘛?

“继续说。第一个跑了,那第二个呢?”

薛让无语,让长老继续。

“哦,第二个倒是跟我们一样,是个黑头发黄皮肤的。”

说道这里,薛让忍不住打断了长老,说道。

“黑头发我承认,但是你们哪来的黄皮肤?”

薛让指着长老黑得发亮,如同墨水一般的皮肤说道。

“额...晒黑的,新出生的孩子们都是黄色的...”

长老也不知道薛让为什么发怒,只得弱弱的回道。

薛让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好嘛,这个解释算你过关。

“继续。”

薛让无力的挥挥手,说道。

“哦,第二个酋长说的话我们还听得懂,这次倒是没跑,第二个酋长说他是天神下凡,白骨生肉,永生不死。他还表演给我们看了。当时我们看了惊为天人。”

长老乖巧的说道。

“嗯?表演?怎么表演的?”

薛让有些奇怪,永生不死还能表演?难道还能死一次?

“第二个酋长把一只手给砍了下来,结果我们亲眼看着这个酋长又长出了一只手来。”

长老说道。

“卧槽,这特么是金手指啊,难道我也是这样的?”

薛让心头大喜,我说怎么找不到金手指呢,原来是这样的?

薛让狂喜,继续让长老说下去。

“继续说,后来怎么了?”

“。。。”

长老有点为难,好像很难说出口一般。

“怎么了?继续说啊。”

薛让催促道。

“额...是这样的,当时第二个酋长看我们部落太落小了,让我们跟着他去大一点的部落。”

长老回忆着片段,艰难的说道。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走到哪去了,最后去到了一个大一点的部落...”

长老顿了一下,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道。

“当时第二个酋长也不知道,他只想用他的能力说服那个部落加入他们部下,就如同我们一样,所以直接在他们眼前表演断臂重生的神迹。结果...”

长老说道这里又停顿了一下。

这下薛让不满了,说一件事停顿那么多次,胃口都要吊的倒过来了。

“结果怎么了?”

无奈,面前也只有长老说事情给自己听,薛让也只能继续催促道。

“结果...那个部落是个食人部落,虽然也出去猎杀动物,但是人也是能下口的...他们把第二个酋长抓了起来,每天砍下一点...”

长老说道这里,看了薛让一眼。眼神中满是无奈。

“。。。”

得了,接下去肯定没好事...

“那个酋长不会反抗吗?不是天神下凡吗?”

但是薛让的心里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继续问道

“额...那个酋长只能重生肢体,并没有多少武力...”

长老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结果呢?”

薛让不死心,继续问道。

“结果不到两天,那个酋长就死了。”

长老回道。

“???不是不死之身吗?怎么就死了?”

薛让问道,刚才还说不死呢,现在就翘辫子了?

“那个酋长重生断肢需要吃很多的东西才能生得出来,而被抓去之后,那个部落的人没有给他吃的...应该是饿死的。”

长老继续说道。

“我看他不是饿死的,是委屈死的...”

薛让无语,这么有趣的死法可不多见...

“额...真特么恶心...”

想到那个画面,薛让一阵恶寒,嫌弃的说道。

作为一个穿越者,居然被当地的土著直接蓄养起来当成食物...

死了算求...

突然,薛让想到,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之后,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伤痕。

“不会吧?难道我也?”

这个发现让薛让一阵鸡皮疙瘩...

薛让赶紧出门去,拿了一柄锋利的石刀回到了帐篷里。

“试试,喝!”

此时薛让右手持刀,高高的举起,大吼一声之后,奋力的砍向了自己的左手。

“呲呲...”

石刀虽然锋利,但是对于皮肉来说还是有点欠缺,不过在薛让大胆的用力下。

薛让左手的小拇指出现了一道伤口。

鲜血喷涌而出,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

“嗯,那应该不是这种金手指了。”

薛让摩挲着下巴,满意的说道。

“不过...这血喷得挺远的嘛...”

看着喷的一米多远的血,薛让满脸的黑线。

“这特么不过是个小拇指而已,你特么喷那么远?喷的远是我的金手指还是我特么高血压?”

随意找了个东西包裹住小拇指,过了一会,血虽然停了,但是伤口还是在的,说明薛让不是那种“不死之身”了。

“还好...”

薛让此时就怕来个贝爷一般的人物,指着自己说:这东西吃起来嘎嘣脆,鸡肉味,蛋白质是牛肉的五倍...

发现自己没有那种金手指,薛让虽然有点高兴,但是心底还是有着一丝遗憾。

“难道自己真的就这样了?平平凡凡的来?平平凡凡的走?”

这句话是薛让自己心里想的。

甩了甩脑袋,薛让把脑海里的想法甩去,看着长老继续说道。

“好吧...真的是三个倒霉蛋。”

薛让实在无力吐槽了,难道这个部落是穿越者受难地?

来一个死一个?

自己虽然没死,但是没有金手指...

死了算求!

“对了,第一个酋长是什么时候掉下来的?”

薛让突然想到,不会就是最近才掉下来的吧?毕竟自己是三天前才掉下来的,薛让的认知里应该也是最近的事情了。

听到薛让的问题,长老伸出一根手指,向薛让比着。

“一个月前?”

薛让猜测着,自己三天前,中间还有个第二个,一个礼拜前应该不可能,那应该就是一个月前了。

“一千年前...”

看酋长猜测差距这么远,长老只好说道。

“。。。”

“骗鬼呢?一千年前你说的跟你自己见过一样...”

回想起刚才长老说话的形态和口气,薛让还以为他亲眼见到的。

“额...我们祭祀会把大事情记录下来,而且每代都会用口诉的方式传承下去。”

长老说道。

“得了,算你过关,第二个呢?”

薛让继续问道。

长老又比了一个二出来。

薛让见此情形直接一个脑崩敲到长老头上去。

“别给我打哑谜,快说。”

薛让只是急了,却也没有怎么用力,这老不死的,还有心情吊我胃口?

“第二个是两百年前。亲眼看到的。”

长老学乖了,直接说了出来。

“您老贵庚?”

薛让一脸问号,两百年前,亲眼看到?

“二百七十了,再多就记不住了。。。”

长老如实说道。

“。。。”

好嘛,长寿的很嘛。看来这个世界的寿命跟地球上也有着很大的区别。

“所以,我就是你们第三个见到的从天上掉下来的酋长?你们为什么能这么肯定我就是酋长?”

听完了长老的故事,薛让还是有点疑问,他们怎么能确定自己就是他们的酋长?

“因为光芒啊,酋长你掉下来的时候身上泛着神明的光芒。那两个酋长降临的时候就是选酋长的时候,跟你一样,然后身上也泛着酋长的光芒。”

长老如实说道,他确实看到了图腾神灵的光芒,这是肯定的。

“神明?就是中间的那个图腾?”

薛让想到了部落中间那个诡异的图腾。

“是的。”

长老点点头,肯定道。

看来穿越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在那根图腾身上了。

明天白天去看看,现在黑的一比,看啥都看不到。

薛让暗自下定了决心。

薛让摆摆手,让长老不要再在意腰间的裙子了,说道。

“哦。”

长老有些纳闷,不知道薛让到底想知道什么,但是还是听从的说了出来。

“额,就是你们怎么还穿着这个?裙子?”

薛让突然间有点卡壳,不知道怎么形容长老腰间的衣物。

“都是这么穿的啊?有什么问题么?”

“第一个酋长是个金发的男子,降临的方式跟你一样,额...从天而降的。”

长老突然有点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酋长的降落方式才不会让酋长生气。

长老一脸天真的看着薛让,让薛让有点无语。

“好吧,这个问题先不问,说说以前掉下来的那些人?”

其实也多亏了他们不会用火,不然薛让也跑不出三天四十几次的记录了。

这里的生活简直不要太艰苦,非洲难民都没他们穷。

吃的就不说了,连火都不会用才是最骚的。

薛让大惊,穿越这种事情还有扎堆的?

阅读一切从酋长开始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