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十五丶帝王再现

    答案就在双目所及之处,而死亡却像一道旨意,由内而外蔓延开来……

    很快男孩将成为一具焦炭……

    一条螺旋的金光,逼出了体内阴暗的蓝色电气,犹如一条盘旋而踞的神龙,把钴蓝色的电光驱赶出男孩的体内。

    有人想让他死,而有人偏偏想让他活!

    那道金黄色的光芒仿佛有着压轴到场的从容自信。不迟不早,不偏不倚,稳稳命中男孩。

    他永远无法知道是谁杀了他,即使那位神明就在他的眼前。

    连思考和忏悔的机会都没有……

    男孩的记忆永远停在了清刚投影出的画面:骑着八腿骏马,金甲白须,那个优雅且强大的身影。

    钴蓝色的闪电把男孩体内的所有生机都抹去了,细胞全部破裂,所有神经溶解,体内百分之七十多的水被电离成了氢氧原子。

    电击后升温灼烧,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让一个焦炭般的恐怖人形呈现在面前。

    表面一幅好端端的模样,委实让人难以想象其内部已经完全熔融瓦解……

    万事休矣!

    “把身体的控制权给我。”,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传唤。

    “哦……欸?!!” WWW.KanXs.ORG

    透明色的炁从男孩体内滚滚涌出,炁朝天涌,垂发一揭而起,磅礴的力量仿佛喷射的火焰,啸空而上,焰尖汇聚处仿佛洪流灌顶。

    电球被小手一点而灭,魔法一般。

    他龇牙一笑,玩世不恭,“那边的翅膀龙,麻烦去死一下吧。”,掏了掏耳朵,“杀你会脏了我的手,自己去死的话会好一些。”,他眼眸通红如血月!那样的眼神,只属于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王者,绝对的帝皇!

    “因为那样,才不会死得那么惨不忍睹!那么不堪入目!”

    雷电蝠龙振动骨翼,飞过男孩的头顶,准备身凌危穹,射出雷电一举横扫整片低空!

    “杂畜,谁允许你站在比我还高的地方?”

    雷电蝠龙喉中闷雷滚动,天空正是它的主场!云层中充沛的雷电之力都会为它所用!

    “畜牲就该有畜牲的样子,乖乖跪在地上仰视本尊不好吗?”

    他揎拳掳袖,技痒难耐,扭了声脖子,松松筋骨:“你百年的修为,虽没像狐精,滑头鬼那般修会人语,但也应该能听懂我说的话吧?”

    手臂在胸前伸直,五指交叉着屈了屈手腕:“对了,还有那个放蓝光的家伙,我知道你刚才只勉强打开了一瞬间的空间裂缝,你现在应该正在另一个位面,隔着梣皮树根旁的圣泉,通过湖面观察着我吧?”

    “呵丶呵丶呵丶呵丶呵……”,头戴鹰盔,身擐暗金甲胄,长着白色长髯,悠久而深邃地端坐着,发出冰冷的笑声……

    “我不是告诉你,而是警告你,我的人,你别碰!”

    他准确对准了湖面的方位角度,与那位神明面对面,嚣张说道:“本尊没空与你多言,得先秒了这丑陋的翅膀龙!”

    他单手展开,扳了声响指,就消失在雷电蝠龙的视野中,速度之快,凭空消失,不见踪影,再现之时已一脚踏在在雷电蝠龙的背上,踩出个血腥大洞!

    器脏乱飞,兽血漫天喷撒,场面令人咋舌!

    通天一脚,力贯天地!

    濒死之兽哀鸣着从万丈高空跌落,随着血雨一起。

    雨这种东西总是多多少少会令人感到惆怅,何况是这温热的血雨呢?

    血雨潇潇,不禁对这凶兽有了一丝哀怜之情,此情此景让人分不清谁才是凶兽,换谁都会觉得这踏出“通天一脚”的才是真正的凶兽吧……

    巨大的兽尸携血雨而下,紫红的雨在小沐青头顶上空飘落,温热的兽血打在洁白的脸蛋上,雨声凄凉,歃血而歌……

    而后一声坠落,飞沙走尘,尘灰许久而散,深坑中一具尸骨分离的残骸,就地为坟。

    女孩哭哭啼啼,“小周尚他赢了……可是这么高地地方摔下来,他一定会死的……哇呜~呜呜呜……”,“小周尚,他是为了我才死的,呜呜呜……”。

    “别哭了,你的小周尚还活着。”,他踏着透明的蒸气,像个盖世英雄一样凯旋而归。

    “小周尚,你没有死!哇呜呜……”,满身是血的女孩张开怀抱扑向男孩。

    本以为会是生死重聚后的一个温暖拥抱……

    万万没想到!

    男孩侧身一个虚晃,小沐青摔了个狗吃屎。

    生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小周尚了,她没多在意自己的摔倒,拍拍身上的泥土就又站了起来扑向男孩:“小周尚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喂,你用着我的身体就不听听我的意见吗?”

    “小毛孩的话也配让我听?”

    男孩这回一个假动作,小沐青又摔了一个狗吃屎!

    “哇!你不懂得怜香惜玉也就算了!送上门的豆腐也不吃?”

    “吃吃嫩豆腐也就算了,这豆腐怕是还在豆子阶段,要胸没胸,要腿没腿,我可不想吃这样的豆腐。”

    “小周尚,你没事吧……”,小沐青又扑了过来。

    “哈麻批!这丫头是一根筋吗?”

    “哈麻批是什么意思啊?喂!我说,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不过你不会就这么一直霸占着我的身体吧?你究竟是哪里的鬼魂啊!”

    男孩又是一个风骚的走位,小沐青又是一个狗吃屎!

    “我类乖乖,恁大爷嘞!”

    “虽然我听不懂,但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在骂人啊!”

    小沐青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小周尚,你是不是嫌弃我,你变了,哇呜呜……”

    “沾了兽血是有点脏,可她都摔成这样了,你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臭不要脸!”

    “说谁臭不要脸呢!什么叫连一个小女孩也不放过,说得我好像准备三年有期徒刑一样。你小子不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就算了,还敢骂我,要不是看在……”

    “看在什么?”

    “你不知道自己老祖宗是姬昌吗?你可是纯正周氏一族啊,父母长辈没和你提起吗?这么保密,对自己孩子都不说?”

    “不知道……从出生起就没见过我的父母。”

    “总之你的血统很厉害就是了。看来人间也不太平啊,是时候收拾旧山河了!本尊埋下的血脉也敢动,这帮人真的不识好歹!”

    “喂!不仅欺负小女孩,还要戳我伤疤。什么血统血脉的,你到底不打算把身体还给我了?”

    “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还给你。”

    “什么事?”

    “和我去一趟天堂,帮我打破封印。”

    “去天堂?是要我死翘翘吗?打破封印?听上去好高端的样子。”

    “当然不是,以你的认知当然会认为天堂是人死了之后才能去的,但事实上现在那里没有一个人,虽然曾经有过。”

    “那里有什么?”

    “猿猴。”

    “猿猴?”

    “咳咳,是……神明吧……用你们的理解来说。那里有着长着羽毛的神,还有个喜欢搞事情的神。”

    “那不就是天使嘛……你说的那个爱搞事情的,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上帝了……”

    “差不多,陪我上去,干翻他们!你负责解开封印,我负责耍帅。”

    “你这个转折来得太快了,让我缓缓……去天堂,然后我帮你解开封印,最后干翻上帝,这听起来就像是在讲故事啊,大叔你真的靠谱吗?”

    “谁是大叔,我的辈分你就算叫我一声始祖宗我都不是很乐意呢!时间紧迫我也没工夫跟你多扯,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嗯……当然是不答应了。”

    小周尚还想着探索世界,了解各种各样有趣的故事呢,神仙打架这种烂摊子谁敢接手啊,说得好听解开封印之后就轮到他来耍帅了,你要这么牛逼还会被封印?被封印了还来找我一个小毛孩?鬼才信呢!

    指不定今天是被哪里修道成仙的野鬼附体了,虽然这鬼魂能力强悍,弹指间可灭凶兽,但估计在这么长的岁月里游荡人间,早已神智不清,还说干翻上帝,简直痴鬼说梦!

    “好吧,既然这样……”,他控制着小周尚的身体,笔直了食指和中指,其余握拳,在指尖汇聚了一颗透明的小炁珠,能看到热流在珠体周围翻滚,空间热得扭曲变形……

    “你不同意,这个女孩就会死。”

    “那我同意了,你是不是保证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我,同时放了那个女孩?”

    “是的。”,没想到这个男孩在威逼下还能保持沉着,冷静地谈条件,是块难得的好料啊,想到这儿,他就更能安心把这事托付于他了。

    “你有什么计划吗?”,小周尚才不信这个鬼魂的胡话呢,只是一直听见他重复“时间紧迫”,“没空”,这样的词语,必然是快到了某种极限,甩他一个问题用来拖延时间罢了……

    “我以人类身份活过的那辈子,铸了一把剑,它是目前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器,找到它,然后驾驭它。时机成熟之后,我自然会带你去找那把定海神剑。”

    他解除了指尖汇聚的炁珠:“你还要去拜一个老师,如果哪天你看到一件特别的八卦盘,记得把它搞到手,买不到就抢,抢不到就杀,总之把它搞到手。别人不知道它的用法,只有我和你的老祖宗知道。到那时,我会告诉你怎么用。”

    “哦……”,如果真的是编的,也不会编出这么多细致末梢的情节吧,简直栩栩如生啊……小周尚开始有些相信这疑似鬼魂的大叔所说的话了。

    但是这信息量太大了,让他还是八岁的小脑袋有些装不下……什么牛逼血统,老祖宗,八卦盘,定海神剑,彻底被搞晕了。还有比轩辕剑更强的剑?可能是把厉害的剑,但很明显被这家伙吹得太大了。

    反正这种情况先答应了再说,保住小沐青的性命重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你刚才已经死了,是我把你支离破碎的肉身重组了回来,你还记得那个用蓝色电光击中你的人吧?”

    “我只记得有那么一瞬,有一幅不是我眼睛看到的画面映入了眼帘,就好像体外观景,身外所见,却又是那么的真实,和亲眼所见的一样逼真,然后突然没了知觉,回过神来就即将被电球击中了……”

    “没错,正是因为救你,耗费了我大量灵力,我是从我主体中剥离出来的一缕神识,大概有着本体兆分之一的灵力吧,虽说掌握空间之力,但穿越位面还是需要花一些灵力的,更何况我是爆发式的高速逃逸,损耗自然火箭式增长。”

    “兆分之一?那你本体是有多么恐怖?这么强又是怎么被封印的?”

    “说来话长,因为一些蛋疼的原因才被封印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想让你现在知道的是,我在重组你肉身的同时,又顺便帮你洗去体内杂尘,筑了人间有史以来最稳的基,一带打通了全身经脉,你如今八岁便可自由运炁。”

    “哈哈哈哈啊~那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第一人?”

    “咳咳,自恋先打住,据我对人类世界的了解,你现在的状态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一骑绝尘’!”

    “哈哈哈哈啊~天下无敌也不为过,迟早修道成仙,到那时亲自找黄帝寻根问底,共晓这时间长河中,属于这世界的真正记忆。”

    “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嘲笑我的梦想啊!人因梦想而伟大,哼!”

    “小屁孩,你照着我说的做,我包黄帝回答你所有问题,只要不涉及私生活,通通都告诉你!”

    “不要骗我,骗我到时候就不帮你解开封印了。”

    “你现在开始好好修行,多为我吸收一点天地灵炁,虽然你有着天下第一筑基,八岁经脉全开,但要一边为自己修行,一边滋养我这缕神识,犹如背石登山,负重前行。”

    “什么天下第一筑基……八岁经脉全开……还以为能事半功倍呢……”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你的根基会比任何人都要稳,想要筑最高的楼,就必须打最稳的地基!一开始也许会有些乏力,但越到后面,好处就越明显,愈发得轻装上路,如履平坡。都要成为千古第一人了,这点苦还吃不下?”

    “说得也是!”

    “梦想可以有,但也要现实,先好好修炼,我休眠的这段时间里,如果这女娃再碰到什么危险,你得有能力保护他不是吗?孩子啊,你的路还长着呢!”

    言之以理,动之以情,先定个“见黄帝”的小目标,再留个小悬念,本尊简直是个天才教育家!

    对小周尚而言,这算是是有史以来,所有人对他说过的话中,最像一位父亲的。

    “嗯嗯嗯。”

    小周尚心里默想,如果他父亲还在的话,应该也会像这样跟他大谈梦想与现实,这种家常便饭的大道理吧。

    连一个愿意在他身边唠叨的亲人都没有,他也想像二手收音机里,深夜电台里,给父母寄上匿名来信的人一样,有着那些平淡却又温馨的故事。

    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还能说着“你好烦啊”,“不用你管”之类的话的人,才是当下活得最幸福的人吧。

    “我就要归于休眠了,这个女孩的记忆我要改动一下。”

    “啊?为什么啊?”

    “她看到了你使出超强的实力,而那实力并不是你的,泄露出去会招来危险的,记住一定要低调!因为人类这种生物啊,有时候比凶兽还要恶毒。”

    “不要乱改啊,你想改成什么样子啊?你可不要乱来!”

    “放心,改成对你死心踏地的样子。”

    小沐青吮着小手指,呆呆地看着样子有些奇怪的小周尚。

    “???”

    一束透明的炁钻入小沐青的人中,她闭上眼就向身后倒去。

    “大叔!快去接着啊!”,小周尚在惊讶自己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之余,冲向前,伸出手,一把搂住倒下去的小沐青,她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

    小周尚突然换气散了劲力,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一种令人喘不过气的惊悚涌上心头。

    他的脑子就像断片了一样,什么也记不清了,但他身体里的细胞和组织不会忘记,那死过一次的痛苦经历。

    这股恐惧不是来自大脑,而是由他的躯体经历了一场肢溶骸解的噩梦而传来的……

    破裂的细胞开始重聚,溶解的神经开始重组,氢氧原子化合成水分子,蛋白质又有了活性,血液开始流动,输送氧气,心脏开始跳动,脉搏跳动正常,肺泡开始运作,男孩呼出了二氧化碳……

    小周尚刚才卯足力道,憋住劲气才刺向兽口,现在莫名其妙地呼了一口,全身的劲力也就散了。

    这是任何决斗比武的大忌啊。

    小周尚不知所然,喘息不定……

    电球脱离兽口,弹道锁定,他却在这个节骨眼散了劲力……

    无论是出招还是挥剑,向来有一式毕,一换气的说法。

    高手过招往往都闭气搏杀,任何一丝微弱的气息变化都将成为破绽。

    可生与死这一事,总是由不得人类自己来做主。

    可惜他再也没有时间去分辨,这个身影究竟是谁?

    大脑失去了活性,氨基酸的空间结构发生改变。

    就在这万分之一秒,男孩已经死亡……

阅读弑途之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间谍的战争》《烽皇》《文坛救世主》《盛唐风华》《盛世帝王妃》《我们都是坏孩子》《御天神帝》《苗疆道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4/324966/6577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