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蔚蓝清河·兵魂传说·蔚蓝第一派

    曾有传言,上官彧虽没能寻到翁不老一人,却偶然发现一块石壁,其上刻满了象形文字,似乎是在讲述着一段传奇故事。

    石壁似是非凡之物,临壁观之,有天地自然大道迎面袭来。而上官彧虽然只坚持住了五息的时间,但是却一步踏入结丹期。

    南湖派虽然只是普通的入道仙宗,但却有着一件神奇的法宝,“乾坤器”。这件兵器不属于攻阀,亦不能作为防御,而是可预测未来命数的玄級宝器。修为从凝丹期修者起始,可催动预测,期限为十年一次。

    翌日,他意欲再次寻临壁观画,原路折返找寻不老仙山时,却怎么地再也找不到了入口。

    三年前,南湖派掌派风凌度冲击结丹境界失败,寿元耗尽。仙逝前传位上官凌,并对外散布消息,谎称太上长老上官彧在外出游历时偶然发现一处仙人遗迹,然在谋取遗迹宝物时被护宝罡气反伤,从此失联,可能已经不慎陨落。

    三十岁时,他因战力同辈超凡,君海境中期就代表蔚蓝国参加了南疆百国之地大比,夺得头筹,号称年轻一代天骄之王。之后入凝丹境界,更是无敌于同辈。还曾多次寻上翁不老,只求一见不老仙山山主李仁翁。

    抬头看去,眼前的男子一人容颜清秀俊美,风度翩翩,看上去才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另一人正值中年,外貌俊朗,正气无边。青年放下手中的棋子,中年搁下手中的茶杯,皆是笑意盈盈的看着问候之人,如送出春风拂面。

    这问候之人赫然乃是南湖派凝丹境界高手掌派上官凌。

    蔚蓝国南湖之畔南湖派后院

    此人微微一躬,面向两位对饮对弈的英俊青年拱手行礼。

    “拜见上官师叔祖!见过石师叔!”两道问候的语气温文尔雅又不失掌派风度。

    上官彧安返南湖派,大长老石伦也是一大早才用信鹤秘法传音告知上官凌的。

    此时的石伦看着上官凌,似乎猜透了对方的心思,“师叔确实是突破了金丹境界。” WWW.KanXs.ORG

    上官凌此刻再也难掩心中的喜悦,发自内心的兴奋化成了微笑写在了脸上,“恭喜师叔祖得获金丹境界,此乃我南湖大喜,亦是我南湖大兴之兆!”

    此时的上官凌,幸福得言语之间都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凌儿莫因喜而慌,都是一派掌派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此时的上官彧确实是心情大好。

    “你石伦师叔亦是突破了筑基境界。”

    这淡淡的一句话,却像一个惊雷般,炸昏了上官凌的脑袋,思绪已经开始混乱,这不可思议的修炼速度,短短三十年间,简直无法想象是要有什么样的天大奇遇才能到如此地步。

    修武道这么快,这还要不要脸了?

    上官凌胸脯又一次起伏,内心顿时波澜壮阔,恭敬的看着上官彧和石伦:“师叔祖是有奇遇在身得以突破金丹,却不知师叔常年坐镇仙阁,怎么也会如此神速?”

    “我如依照平常修炼,确实无法这么快突破结丹境,还亏你师叔祖给我带回来的半滴太初神水,虽然只服下半滴,竟然通脉养心,重灌经骨,这便是我修炼神速的缘故。”石伦平静回应。

    “太初神水……半滴”上官凌疑惑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思绪收回,上官凌道:“两位老祖今日传音唤我前来,是否还和乾坤器有关?”

    “三十年前,我十二岁初入南湖派,那时我还是外门弟子,师叔祖是我们考核弟子天赋检测的主考官,那时初知您的修为是凝丹境界后期,震惊蔚蓝国,引起许多门派关注。

    然而之后我入门三年修为突破,踏入君海境界初期,您却未有寸进,始终停留在凝丹大圆满境界。

    而那时石伦师叔因修为踏入凝丹境界初期,沾沾自得,终日无所事事,修炼上懒惰不堪,亦是心不在焉,还被师尊出言训斥。

    后来为了突破修行桎梏,您游历南疆百国,遍访仙山神塘,感悟不少遗迹,终于在三年前,您秘法纸鹤传书,已经找到乾坤器预测的仙遗之地,并将已踏入筑基境界的消息传送给师尊,如今的您,以强势的金丹境界回归我南湖派,真是令人惊叹!而石伦师叔这么懒,也突破了筑基境界,怕是也有不少奇遇吧。

    我隐隐有种感觉,若以结丹境界之上的境界再次开启乾坤器,那么它能预测的结果,定然是非比寻常了。”

    上官彧与石伦互相看了一眼,对这个新任掌派颇为欣赏。

    才思敏捷,逻辑清晰,思绪发散,做事严谨,态度认真,修武也还不错。风凌度果然选了一个好徒弟,一个好接班人。他九泉下有知,应当可以含笑、瞑目了。

    上官凌也看出了两位长老的心思,接着道:“南湖派,从今天起,有一个金丹境界老祖,还有一个筑基境界大长老,真正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仙宗——道外仙宗!”

    话锋一转,他手负身后,闲庭信步起来。悠悠的吐出一句话,“照这样发展下去,虽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蔚蓝国最强宗门,只是迟与早的问题。

    但是,若往我心中所向往,那是要成为青州大陆修武一流的存在,那可是差了不止远远一大截。”

    石伦笑意更浓了,“你所向往之事,便是我和太上长老所想所思之事。”

    “今年又可以开启乾坤器,叫你前来,便是准备三天之后的预测仪式。”

    三天之后,南湖派后院,仙阁。

    乾坤器的预测仪式已经顺利完成,以上官彧金丹境界来开启预测之结果,果然与众不同,而且还颇为怪异。

    上官凌死死盯着乾坤器上显示的一段古文字:域外神子错至此,轮回道盘结仙缘,不老仙山传大道,南湖派立须此子。

    其实意思显而易见,并不是难以理解,有一个人,是不老仙山的人,有他帮助南湖派,南湖派必然崛起。

    “既然是翁不老的人,怎么会轻易帮助我南湖?”上官凌询问的目光看向石伦和上官彧。

    从预测之言显现的一刻起,上官彧看了一眼就一直闭目沉思,他似乎是在冥想。

    面对上官凌的疑问,他并无所动。

    石伦倒是面色平静,看向上官凌,“凌儿呀,这个不老仙山你可曾听说过?”

    “回师叔,不曾。”

    “当年凌风度掌派倒是同我说过一个秘闻,就是关于不老仙山的。”

    “哦?弟子愿闻其详。”

    “不老仙山乃天位境界大能开创的上古仙宗。”

    “嗯。”

    “无人能知其位,只有有缘人能寻到山门。”

    “嗯。”

    “进入其中便会有莫大的机遇。”

    “嗯。”

    “嗯?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我就知道这么多。”石伦淡淡的说完,便也闭目冥想。

    “额,这尼玛什么鬼,忽悠我玩呢!”上官凌心里有些窝火。

    枉我这么当真的、认真的、仔细点、耐心的、全心全意的去听。石伦这个老顽童,这种事情你是可以开玩笑的吗!

    “以我看来,这次乾坤器的预测有点....”还没等上官凌把话说完,一直沉默不语的太上长老上官彧开口了。

    “有点什么?”

    “这次的预言有点太不着边际了吧。且不说传闻是真是假,不老翁在哪里世上就无人能知道,就算是找到了,天位境界的大能会轻易的给人吗?”

    “其实上官凌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飘渺无踪的话语,要是也能当做预言,那可真的是有些随意了。”石伦也对预言所说之事并不抱太大希望。

    如今的南湖派,就算没有预言的帮助,怕是也能发展成为一股锐不可当的势力,剩下的只能是时间的问题。

    对于要称霸青州的野心,他自己倒是小的很。

    青州大陆第一阁,想想算了。蔚蓝国第一大派,十拿九稳。

    为什么要做那种无把握的打算呢。

    “我去过翁不老,亦上过不老仙山,难道小轮子你不记得了吗?”上官彧说话间已经睁开眼睛,朝着石伦瞪了一眼,走向窗户,极目眺望。

    “我已推算完毕,此次不老仙山之行,有八分把握,关系到我南湖兴衰之大事,绝对不能大意。”

    “凌儿,带上乾坤器,随我面见李仁翁,有九分把握,一月之后随我上仙山!”说罢,转身闭关而去。

    “面见李仁翁?取出乾坤器?太上长老是何用意?”上官凌虽内心不解,但也只能答应,想必老祖是不会害了南湖派的。

    “我也去闭关了,一月之后,我也要冲击筑基境界巅峰大圆满了!”石伦说话间闪烁消失在门口。

    随后上官凌也走了。仙阁,空无一人。

    仙阁之内,此时再次慢慢的亮起光来,从乾坤器上横生出来许多流动的光影,满溢的色彩点亮并填满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好似异宝出世时的场景。

    渐渐的,本来熠熠生辉的乾坤器暗淡了下来,再观其上,出现了一排小字,细看之下,竟然是一首藏头诗:

    王姓本来最寻常,

    俊杰多在市井生,

    宇宙洪荒多奇妙,

    东风待侍无冕王。

    霞光散尽,仙阁又恢复了原貌,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被开了,乾坤器前,上官彧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又瞬间消失在原地。本来被打开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关上。

    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仙阁,仍然静悄悄的矗立在那。

    远处,九宫塔顶,上官彧立于顶层的石室之外,看着手中玉瓶里的半滴太初神水,没有人知道上官彧现在在想什么。

    “此人,名为王俊宇。”

    上官彧狠了狠心,他要赌一把,加上太初神水,应该就有了十全的把握了。

    不仅是为了成为蔚蓝第一派,更是为了成就青州第一阁!

    然而,并没有一家门派相信传言所说,深疑事实真相并非如此。只是碍于现在的南湖派实力雄厚,不敢轻动。

    南湖派后院仙阁

    三人照面而坐,却又尊卑有序。

    南湖派数代掌派,多次靠它预测未来得以避祸趋福,带领南湖派逃过大大小小的数次劫难。南湖也因为此从一个道外仙宗,一步步成长为入道仙宗。

    上官彧甘冒陨落的风险强闯仙人遗迹,并取得了莫大机缘,正是十年之前前太上长老动用乾坤器预测的结果。

    三年前,老掌派风凌度冲击结丹境界失败,寿元耗尽,未能等到上官彧载誉归来,当时新掌派上官凌刚刚接任,周边各派难免各怀心思,对“乾坤器”均虎视眈眈。

    上官彧不愧是南湖派的传奇人物,现在不仅低调隐居于后院仙阁,如今修为又更进一步,看气息已然是迈入了可怕的金丹期强者行列。金丹期,不要说是蔚蓝国,就是南疆整个百国之地的武修只能仰视的高深境界。

    然而成就金丹境界期间的各种辛秘,怕是也只有太上长老自己和大长老两个人知晓。

    为防各派趁乱夺宝,力保南湖传承不受威胁,只好谎称南湖镇派神器乾坤器随上官彧一起陨落,也是兵行险着,乃非常之行事。

    虽然中间略有风波,但所幸均安然度过。南湖派在新任掌派上官凌的带领下,励精图治,重整教务,短短几年间,发展苗头势不可挡,俨然隐隐成为蔚蓝国入道仙宗之首。

    一朝悟道,上官彧赶紧坐下盘腿修行巩固根基。但是待到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然置身于千里之外的QH县。

    而对弈二人正是南湖派真正的倚靠——太上长老上官彧和大长老石伦。

    上官彧,他是什么人,在这蔚蓝国地界,曾经的他,是那一代人心目中真正的王者。

    远远的,一道白袍身影闪入,直奔向房中对弈品茗的两人。

阅读归心界幻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择天记》《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平天策》《文坛救世主》《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末日刁民》《位面之纨绔生涯》《最佳影星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4/324996/6577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