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池骋:“……” WWW.KanXs.ORG

    早知道他就选个妖艳贱货了。

    “今晚那傻屌查房呢?”

    “哎,我包夜啊。你们几个随意,别管我。”

    包夜是要带出去的。

    叹了口气,却什么话都没说。

    他挑了个看着安静点儿的。

    来这里的男人,多数喜欢笑得妩媚迎合,热情似火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很快七八个女人就站在他们面前。

    池骋今天没什么心思,本想任他们挑完自己随便选,但是想到他们之前怀疑的眼神,还是打起精神看了一圈。

    听见方泽在外面吼了声“叼”。

    进去以后的池骋要虚不少。

    他拒绝了最简单直白的需求,也拒绝了手和口的花样。

    那个女人面不改色,笑嘻嘻地问他,“那你是要毒龙钻吗?”

    池骋:“……”

    他下意识都缩了缩臀部。

    他刚想说不是,那女人就素手摸到他臀部,他臀部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还是有什么别的爱好,我都可以配合。”

    她见的花样多的去,总有人口味清奇。

    池骋按住她的手,“正常的按摩会吗?”

    她有点迷茫,“正常的?”

    “是波推吗?”

    池骋想了想,“行吧。就波推,别的不用。你要是会给我按按肩松松骨也行。”

    他补充一句,“有点腰酸。”

    那个女人眼神恍然大悟,颇为同情地看了看他。

    池骋咬着牙,“不是,再给我加一个冰火二重天。”

    服务结束以后的女人,没有再用那种眼神看他。

    倒是真温温柔柔地给他按摩起来,但明显手上功夫一般,揉得不够解乏。

    力气小的池骋都昏睡过去。

    幸好他们今天一下课就出来了,他下楼结账时候也不过八点半。

    等结账时候,他摸了根烟出来点上。

    懒洋洋地撑在大理石台上看周围。

    结完账以后,他从正门出去,然而正好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从旁边的针灸馆出来。

    两人都顿住了步子。

    一时间四目相对。

    刚才接待他们跟林子淇认识的Kate姐追出来,打破了气氛。

    “下次带朋友来啊,很快又有一批美女来的。”

    她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池骋听来并不小声,而且她还暧昧地上前拍了拍池骋的肩,一双涂着艳红指甲油的手在他衣服上抚了抚。

    等Kate姐走了,池骋偏过头。

    施泠正低着头点烟。

    她的动作好像越发娴熟。

    他把手插进头发里揉了揉,把刚刚躺了那么久扁下去的发型弄起来。

    好整以暇地走近她。

    “你怎么在这儿?”

    施泠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是不是又坏你好事了?”

    她的神情里分明是通透的笃定的。

    很快,她又做了修正,“哦不对,是我撞见你好事了。”

    池骋知道,她必定是听见Kate的话了,或许不用听,他从这店里出来再掩饰,多少透着些欲盖弥彰。

    虽然没有酣畅淋漓地动作一场,他刚纾解过的那种饕足神情,是掩饰不来的。

    池骋没接这话,反而问她,“你来这儿做什么?”

    施泠回答他,“本来想拔罐儿,我进了你出来的这家,然而他叫我去旁边这家针灸馆,艾灸了一会儿。”

    池骋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按摩城虽写的各种按摩理疗,但不见得全,多数人手都不齐,遇上请假的就随意了。大部分还是靠皮肉生意赚钱。

    池骋问她,“好端端的艾灸什么?”

    施泠把散着的头发,拨到耳侧。

    “长痘。”

    池骋这才看见,她脸颊侧面,长了好几颗痘痘。

    她皮肤又白又通透,这几颗痘痘不是很大,但是泛红,更显得她惹人怜爱。

    怪不得她这几天都散着头发。

    池骋低了头凑近看,伸手替她把没拢好的一小缕碎发一起拢过去。

    触到她小巧的耳垂。

    他看了看痘痘,就把施泠手里夹的烟拿过来,丢到地上踩灭了。

    “艾灸没用。第一,烟少抽。”

    施泠白他一眼。

    池骋笑了笑,“我这种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你不听我的,之后还有的你长呢。这痘痘就是热气,你水土不服。”

    施泠问:“那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嘛,总共三点,第一别抽烟。”

    施泠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第二,”池骋抬手看了看表,“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他们在路边拦了辆的士。

    池骋上去以后,身高腿长地瘫坐着,腰倾得极低,脑袋靠着窗户。

    还拿手机打了电话,施泠听不大懂,大约能分辨出来,是让什么人等等他,他马上到。

    打完以后继续瘫着,他开了窗,手里的烟没燃尽,往窗外磕着烟灰。

    或许性事结束的男人,就是透着一股性感。

    等下车以后仔细看了,施泠才发现有什么不同,他往日里都是一副鲜肉打扮,胡子刮的一干二净,今天竟然下巴上见了一层略青的胡茬。

    以前有报道说,性/欲强时候,雄性激素分泌更旺盛,胡子也会长得快。

    看来也不无道理,起码池骋这样嘴下无毛的都见成效了。

    施泠看了眼“中医馆”的招牌,里面确实满墙的小抽屉,上面贴着药材名。

    池骋与老中医极熟,用粤语飞快地聊了几句,老中医就示意她坐下。

    “你这是有火啊,上热下寒。所以又长痘又体寒。”

    施泠确实常年体寒,连夏季夜晚出来,都穿了件薄薄的空调衫。

    但中医靠望闻问切,又问了她新陈代谢的相关问题。

    估计池骋是早知道有这样的问题,在她被诊脉时候,就在门口站着,免了她的尴尬。

    听见老中医唤他才进来。

    “你要不也调理两副药?”

    “行。”

    池骋从善如流地坐下来了。

    “你啊,还是睡得太晚了。老样子,有点湿气。”

    “是不是我妈告的状。”

    “我把出来的好吗?还有你这黑眼圈。”

    “我这卧蚕。”

    把完脉以后,池骋看了眼站在旁边一点儿不知道回避的施泠,提前开口。

    “其他的都跟以前一样,没变化。”

    “明天来拿药吧。今天太晚了,还是煎好吧?”

    “对,谢谢黄叔。”

    池骋冲着在旁边看柜子上药名的施泠打了个响指。

    “走了。”

    施泠回过身问他,“还没给钱。”

    池骋说得轻松,“不用了。”

    老中医也在说,“你还跟他客气,他到时候一起给。”

    施泠也是不了解,广东的中医如此盛行。

    回了酒店,在电梯口时候两人道别。

    池骋还要再上一层,他撑着电梯门跟施泠交待。

    “明天我给你拿,艾灸就别去了,不如中药奏效。其实就是凉茶差不多,在广东时不时就该去调理一下,记住了。”

    施泠问他,“第三点是什么?”

    “什么?”

    “你说的三点,不抽烟,喝中药,还有呢?”

    池骋的舌头在嘴里顶了顶。

    “你凑近点儿我告诉你。”

    施泠已经站在电梯外了,离他有一米的距离。

    听他这话,又近了些。

    池骋笑了笑,“第三点,要及时泄火。”

    虽然他那张极占便宜的脸,说着这话,笑起来也不见猥琐,只是又痞又帅。施泠已经体味到他笑里的意味了。

    “跟你一样?”

    两人对视了几秒,池骋收了撑在电梯门上的手。

    “对。”

    他说的很轻,像带着某种诱导。

    接下来那句话又恢复了正常,“明天见。”

    电梯门缓缓地合上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大家自行搜索专业词汇。

    毒龙钻之类的,不搜无法理解精华。

    “找人P的,反正就是一晚,又不上课请假。”

    他们已经出去,走到房间门口。这种服务是每人一间单独的房间,各不干扰。

    方泽问池骋:“一会儿要不要一起走?”

    他们说的是每天11点定时查房的老师。

    林子淇丢了张病历照片给他们看。

    急诊,扁桃体发炎。

    池骋搂着女人进去,“不要,我时间久,怕你等。”

    说完没等方泽反击就啪得关了门。

    “牛逼。”

    “怎么搞的。”

    林子淇显然是憋久了,搂着他怀里的女人就站起来。

    显然是没人跟他抢。

    旁边的张弈霖拍了拍他的肩。

    林子淇果然轻车熟路,有个年龄稍大的女人接他们,叫Kate姐,带他们上了二楼一个包间。

阅读渡鸭之宴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无限先知》《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难道我是神》《毒妃在上》《最强妖孽》《诡案组》《都市之越狱大师》《烈途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026/6578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