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字债肉偿

    她即刻揉揉手臂,柔柔道:“嗯,抄了这么久,手有些酸了。” WWW.KanXs.ORG

    旭凤却是一笑,道:“久?不过才抄了一刻钟罢了,你这手臂怕是豆腐做的。”他走到书桌前,看看她抄的心法,又是一叹:“你这字倒是越发龙飞凤舞了啊。”语罢,还拎起一张她刚刚抄好的心法问:“这上面写了什么你自己看得清吗?”

    早些日子狐狸仙来做客,她跟他抱怨了几句修道无聊难捱,狐狸仙便赠予她这话本子,好在这无趣的修道日子里有些趣味。她一直放着忘了看,前天晚上整理东西才将它翻了出来,翻阅之下竟是入了迷,是以白天连心法也没背全便又偷偷拿出来看,这才没背好心法,教旭凤罚她抄写。

    “大致?”旭凤一挑眉,一抬手,掌心躺着一本书,他状似无意地将那话本一翻,念了念书名:“纯情娘子莫出墙?”

    锦觅手一抖,这这这……怎么教他给发现了?

    “怎么?累了?”一旁捧着书的旭凤突然开口问她,教锦觅一惊。她不过是心中叹息,怎的还真叹出来了?不过他既问了,她也寻机撒撒娇也是好的。

    锦觅却觉得心中寒凉。

    为何?她今日背那天杀的心法,四十一条只对了三条,是以此时正在书桌前一脸哀怨地罚抄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冬日的山林间苍茫萧瑟,寒风从光秃秃的峭壁中呼啸而过,刀割一般带走了山中最后一点生机。

    山间小屋遗世独立,却在这凛冬之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屋中不必穿上厚厚冬衣亦不觉得冷,温暖如春,这自然是旭凤的功劳。

    “不要紧,先休息吧。”他淡然一笑,似乎并无什么事,转身铺床去了。

    于是锦觅便在惶然中歇下了。

    半夜里,锦觅迷迷糊糊觉得身边空荡荡的,伸手一摸,果然没人。

    她坐起来环视四周,并未发现旭凤身影,走到窗前一看,发现他正独自站在院中,颀长的背影迎风而立,在这寒夜里显得落寞而沉重。

    她心下一紧,情不自禁地走出去,静静地从背后环住他劲瘦的腰身,只想与他贴近些,再近些。

    旭凤握了握腰间素手,转身看她,不禁眉头一皱:“怎么也不知道多添件衣裳?”

    “你不也只穿着中衣么?”

    “我是火凤凰,这区区寒风能奈我何?”

    “我是霜花,又岂会怕冷?”

    旭凤闻言只好一笑,也不知是谁晚上手脚冰凉需得放在他怀里捂热才能睡着。他也不与她争辩,只揽了她的肩往屋里走,还未踏进去,便见一团白雪,飘然在他眼前落下。

    “下雪了!”锦觅惊喜道,她葡萄似的大眼看着旭凤,“我们赏雪吧。”

    “这么黑,如何赏雪?”

    “你不是火凤凰吗?”

    旭凤颇为无奈的笑笑,只得挥手,将一团火焰置于半空中,在黑夜里散发着点点火光。

    锦觅似乎兴致正高,旭凤怕她冷,从背后拥着她,慢慢将热力传过去。

    两人便就着这温暖的火光,看着白雪静静落下,一点点用冰冷雪白,将罗耶山覆盖。

    “凤凰。”

    旭凤忽听的锦觅轻声呼唤,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

    “失去辨色之力,我丝毫不悔。”

    锦觅感觉背后那温暖的胸膛一僵,继续说:“亲手杀死你以后,我总觉得天道不公。我一出生便服下陨丹,不懂何为情,何为爱。每当我学会一种,便会被夺走一种。肉肉如此,爹爹如此,你……亦是如此。直到我得知你还能救回,才觉得这天道还是有眷顾我的时候。”

    她转过身,柔柔火光下,她的眼睛里闪着星子般的光,直直看向旭凤的眼。

    “只要能救你回来,莫说是辨色之力,哪怕要我用元神交换,亦是值得的。”

    旭凤深深望着她,轻抚她被风拨乱的发丝,眼中不无动容。他又岂会不知?她为自己所付出的,又岂止辨色之力。

    他拥紧了锦觅,低低在她耳边说道:“我只后悔,你为救我拼了性命,我却那般恨你,伤你,最后教你连性命都丢了……”他深深叹气,将锦觅拥的更紧些,恨不得教她融进自己身体才好。他这些年来,寻过药王,找过岐黄仙官,翻阅无数古籍,甚至求过斗姆元君,只想找到能令她真身重塑,双眼复原的办法,却是一无所获。他虽不曾表露,但她缺损的真身,无法辨色的双眼,却是他心上永远的痛,不能触碰,不可提及。

    锦觅却轻轻将他推开,一双手捏住他的白皙的面颊,骂:“你这傻鸟!要说后悔,我要后悔的岂不更多?我铸下大错,如今还能与你比肩而立,却只是失了辨色之力,已经是感恩戴德烧了高香!我亦不再为了前尘旧梦耗费心神,你又何苦作茧自缚去想那些改变不了的?”语罢,她双臂圈住他的腰身,听他沉稳的心跳,满足的谓叹:“如今我虽辨不清颜色,可是有你在旁,所有的风景都是美好的,比从前见过的,都美。”

    她这三言两语,他愁绪竟也消散许多。他总说她傻,其实有时候她却看得比他通透。不错,他二人爱恨痴缠千年才终得以相守,他要再为那些过往纠结,反倒不如她一颗葡萄豁达了。他这么一想,便也释怀。她辨不清颜色,他来帮她辨,她看不到的美景,他说与她听,有她相伴,余生已无憾。

    旭凤摸摸她的发顶,叹:“我的傻葡萄何时变得这般聪慧灵秀了?”

    “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她洋洋得意道,“我一直都是这般聪慧的,只不过你这眼光短浅,发现不了我的好。”

    锦觅这般自得令他他不禁一笑,有心逗她,悠悠道:“你既是这般聪慧,那明日便背两篇心法吧。”

    锦觅如临大敌,从他怀里钻出来,道:“我我我……今日的都还没背完,怎的明日又要背两篇了?”

    旭凤闻言,点头道:“说的也是……”

    她刚松口气,便又听他道:“……你今日的罚抄尚未完成,该如何?”

    锦觅瞪大了眼:“你自己说的让我歇息,怎的又出尔反尔同我算起账来了?”

    “我确实是让你歇息,但从未说过就这么算了。”他反倒一脸无辜。

    天雷滚滚!这般颠倒是非黑白,凤凰这厮也忒霸道了!锦觅哭丧了脸,委屈道:“人家说要抄完的,你非说不要紧……”

    旭凤含笑睨着她,道:“你若实在不想抄了,也未尝不可。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这字债……”

    “字债?”锦觅咋舌,竟还有这等债?她傻乎乎地掉进坑里,问:“如何偿?”

    他凤眼灼灼,吐出两个字:“肉偿。”

    “肉……”锦觅话未说完,便教他含住了唇,轻咬慢噬一番,便也有些迷糊了,心道:这般咬她,果然是要肉偿……

    旭凤温柔缱绻,款款相待,锦觅这“债”,便还了一整夜。

    屋外大雪纷纷,屋内炽阳化冬雪,暖如三春。

    她气呼呼地,也不抢了,将身子一背,赌气道:“你想烧便烧了吧,那书里插画太多,我看着亦觉得甚是碍眼!烧了我倒清净!”

    锦觅等了小半晌,却不见旭凤有什么动静,再回头一看,他竟凤眸低垂,眼中一片伤怀。

    “凤凰……”她见他这模样,心中亦是惶然,“你这是怎么了?”

    说起来,这些个情爱话本子一直是狐狸仙的心头好,从前她在栖梧宫当书童时,狐狸仙也曾拿了许多给她看,她当故事看完了,亦不觉得有甚意思,反倒觉得这故事里的男男女女皆是傻子,为了遍地都是的大活人闹得要死要活,真真是傻得没边。可如今她没了陨丹,再去看这些个话本子,却觉得甚是得趣,有时还跟着主角哭哭啼啼,一会儿骂女的笨,一会儿骂男的坏,倒真成了个傻子,唯一可惜的,便是她辨不清颜色,那书中插画看得不大得劲,否则,定然更有趣味。

    “你这话本子,‘大致’是看完了吧?”旭凤凤眸一敛,悠悠道:“我见你白天看了那许久,想必应该是看完了的,既然看完了,那我把它烧了引柴火,也是不要紧的罢?”

    “不行!”她把笔一放,伸手去抢。她正看到关键部分,那女主角马上就要跟男主角和好如初了,怎能教他烧了!

    旭凤看了看那书中的彩色插画,轻轻一叹,道:“既然累了,那便早些睡吧。”

    锦觅更加惶然,轻声道:“我我……还未抄完……”

    旭凤将手一举,睨着她道:“不好好背心法,净看这些不正经的书,那些灵力你怕是不想修炼回来了?”

    他身量高,锦觅怎么也够不着那话本子,反倒累得气喘吁吁。心中不禁气道:凤凰这厮!明知道她白天看话本子没背心法,还特意要她背,背不出来还罚她抄写,真真是只过分的鸟!

    她一心求快,想赶紧抄完好继续看白天没看完的话本子,哪里还管得了字写的好不好,被旭凤一说,还是有些心虚的,讪笑道:“大致还是能看清的罢。”

    她心中抑郁,将一旁悠闲看书的旭凤骂了一遍又一遍,手中却丝毫不敢停顿,唯恐完不成数量,又要被罚了。

    唉,她这夫人当的这般委屈,天下独一个了吧?

    黑夜格外冷冽,呼呼风声吹得人心头发颤,不知何时会落下第一场雪来。

阅读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续写——天地无霜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无疆》《心理罪》《侠行天下》《校花的贴身高手》《翻天鉴》《史上最强店主》《祭炼山河》《跑出我人生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069/6579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