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做你的妖精[娱乐圈]

chapter2

  • 作者:桃子草莓笑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0-11
  • 本章字数:7691

走到近前,钟爱注意到车身上堆了一些雪,不算薄,应该来了挺久的。

她默了默,打开车门坐进去。

但合起来长什么模样,钟爱总有些模糊。

严延长什么样来着。

一双剑眉,皱起来讲事情的时候,很严肃。略深邃的凤眼,半阖着眼说话的时候,能迷倒一大片人,还有□□的鼻梁,以前两人情浓时亲吻时,她总能感受到,哦还有一双略薄情的薄唇,平抿起来时,男性魅力总是暴增。

钟爱走过去。

剧组今天拍的外景,取景点是A市内偏远的郊区。

虽说是郊区,道路修缮的尚可,只是周围建筑有些破败,因此停在破败建筑旁边的一辆黑色迈巴赫尤为注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hapter2

两点半,钟爱的戏才结束,一从片场下来,术术立即将棉服披在她身上。

钟爱快被冻僵了,手指指尖都泛着红,她捧着手凑在嘴边呵了口气,然后接过术术手中的棉服自己穿着,低头想吩咐术术时,余光瞄见什么,话头一时顿住。

钟爱脚尖抵着车前,闷着声,“哦”了声。

严延瞧她,钟爱才答,只不过眼睛没看他,瓮声瓮气地,“剧组赶进度。”

“现在拍完了吗?”

“嗯。”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说着,手握上方向盘,就要开走。

钟爱急,眼神终于偏过来,瞧着他矜贵深邃的侧脸,手直接搭上他的,“别。”

严延:“嗯?”

他手指动了动,钟爱掌心感觉到了男人手背筋骨的微动,半阖了眼收回了手,后背重新靠回去,低低说了声,“之前打过针了,医生说明天再过去打一针就可以,其余时间也可以不呆在医院里面。”

医生其实还说了,不要让她再次受凉。

她没说出来。

但严延猜得到,他上下打量了下钟爱,最后目光落在她裸着的大腿。

旗袍本就开叉,更何况钟爱是坐着,下摆往上搓着,一大片腿暴露在外面。

外面是冰天雪地,钟爱穿着一层布的旗袍。

严延微抿着唇,一声不吭地启动油门。

钟爱听着车响,后脑勺抵在椅背上,声音低低小小地,

“延哥”

“延哥”

严延充耳不闻。

钟爱继续低声,“你别管我了。”

车子启动。

“你也不能再管着我。”

已经起跑的车子猛地一下停在原地。

钟爱没设防,身体往前跌,幸亏安全带拖着她,她脊背重新撞回椅背,力道很重,她微曲着腰身,反手摸到后背,还没来及哼声。

前面一片阴影铺下。

严延探身过来,一只手抵在她肩膀上方,另一只手摸到她下巴,抬起来。

他周身清淡的熏香味围绕着她,太浓了。

两人的距离太近,钟爱能清晰感受得到严延的呼吸声,湍急粗重。

她一只手被她的脊背反压着,只能用另外一只手抵着严延的,手心搁在严延的西装布料上,往外推,“延哥…”

她的力道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严延喘着气,因着他比她高的缘由,眼皮半阖着,语气低低的问,“钟爱你想干嘛?”

听不出喜怒。

钟爱抿唇,向着窗外扭头,嘴唇一张一合,

“我那天在微信上不是说过了。”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那我再说一次”

“延哥,我想离婚。”

“我不想被人背后说闲话”

她每说一句,严延就凑近一分,她话刚说完,严延用了手劲,让她扭头看他。

两人距离咫尺之间,钟爱能感受到严延的呼吸不太稳,她想不明白,严延为什么这么生气。

做错事情的又不是她。

沉默又开始蔓延。

钟爱就这样在严延注视下,垂着头,眼皮微搭着。她的脸本就小,而且还发着烧,两边脸颊都泛着轻微的潮红,瞧着楚楚可怜。

严延喉结上下动了动。

身体却退了回去驾驶室,他说,“钟爱除了你,我没碰过别的女人。”

钟爱“哦”了声。

声音平淡,充斥着不相信。

严延沉默一会,从烟盒里取了根烟,却哪里也找不到打火机。

钟爱余光瞧着,默不吭声的从棉服兜里掏了个东西,递给他,“诺”

严延扭头看,没接。

“这是洛媛给我的,说是你落下的,让我转交给你。”

再具体点的,在哪里落下的,钟爱丁点没提。

他接过去,没说话,打开车门去了外面。

等了一会,钟爱才侧过身去看他。

雪一点一点落在他额前碎发上,夹着香烟的指尖上。严延的皮相好,抽烟这种陋习,在他身上一点也没挡住他的好看,而且钟爱是喜欢严延抽烟的。

是为什么呢?钟爱缩在副驾驶上,出了神。

那年钟爱才15岁,钟爸钟妈自驾游出行,旅行途中出了意外,坠崖身亡。

钟爸钟妈没别的亲人,只钟爸年轻时跟在严延的外公何松军手下当过兵做过下属,情分更重一点的,便是钟爸年轻时曾经救过出任务时差点丧命的何松军。

凭着一条命的交情,无依无靠的钟爱很快被接到何松军家。

何松军住在军属大院,他怕这种环境会压抑钟爱的性子,更怕他跟严延的外婆年纪都大了,怕隔阂太重,孩子有心事不愿意跟他们沟通,长久下去,心理会憋出问题,便商量着由膝下子女照顾,但何松军早年是有一双儿女,但后来儿子出任务没了消息,只剩下已经嫁人的何秀雅。

何松军跟何秀雅联系过后,事情就此定下。

而何秀雅就是严延的妈妈。

钟爱在军属大院只住了半个月,便又仓促搬到了何秀雅的家。

何秀雅的家是独栋三层别墅,当天晚上,何秀雅安排她住在三楼的主卧,钟爱刚进入一个新的环境,什么话都不说,别人怎么安排,她就照做着一声不吭的住了进去。

她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三楼主卧是严延的卧室,只是何秀雅怕钟爱多想,询问了严延后,才让严延住进了次卧,把主卧重新收拾了让钟爱搬了进去。

两人的第一次正式照面也是因为房间。

严延当时正在读大三,不经常回家,只是每周周末回家陪父母吃顿饭。

当天,严延可能还不太习惯换了房间,刚回到家放东西时,脚步自然而然的往主卧走,还顺手打开了主卧的门。

钟爱在里面换衣服。

15岁的钟爱身体发育的很好,腰肢纤细白腻,胸脯隆起的幅度不小,米色毛衣褪到头顶,才听到门口附近传来一声“抱歉”。

年少的严延声音有种青涩的低沉,钟爱听见声音后,慢吞吞地将卷到脑袋处的毛衣放下来,扭头看时,房间门已经关上了。

那晚,下了大雪。

A市处在北方 ,经常下雪,但钟爱生在南方,这样大的雪不常见,因此晚饭过后,钟爱一个人偷偷躲在后花园处看雪。

钟爱是想念她的父母的,这种雪夜,她特别想。

在人前,她安安静静地,不哭不闹,在人后终于能彻底放开,几丝大雪飘到她脸上,转瞬又融化在她有些滚烫的眼泪中。

但她没想到,还有人会在后花园。

等到有人近前,陌生清淡的味道袭近时,钟爱抽抽鼻子,泪眼朦胧的抬头看。

是严延。

21岁的严延,因着家庭教育的差别,有别于同龄男生,有种介于男生跟男人之间的那种青涩的成熟。

他指间夹着烟,烟雾熏绕着他骨节瘦长的手指。

钟爱抽噎了下,又若无其事的把脑袋埋进环着的手臂,等到蹭干了脸上的眼泪时,才抬头看严延。

严延问,“你怎么了?”

这是两人第一次说话。

钟爱没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指了指他手上燃了半截的香烟,用哭过后干哑的声音小声地问,“我可以抽一口吗?”

严延微皱着眉抬着手腕,重复了一遍,“你要抽?”

钟爱点点头,瞧着乖巧的眼眸微阖,眼角是红色的,瞧着可怜。

严延没同意,打算随手将烟按灭在身侧树干上时,钟爱动作快,一只手摸上他的手腕,嘴巴往上凑。

尼古丁燃烧后的味道太冲,钟爱只抽了一口,便捂着嘴巴低声咳了几声。

严延没想到钟爱会这么大胆,怔了一秒。

手腕上暖和细腻的触感让他想起了晚饭前进错房间的那一幕。

出神也不过两三秒,便醒了神,将烟按灭。

皱着眉头,还没来得及教育这个未经同意就吸烟的未成年少女,耳边又传来一声少女的低声,“延哥?”

“我可以这个叫你吗?”

“还有……”

停顿很久,

“我们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

严延:“……”

十五六岁的女生,思维跳跃的总是很快。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钟爱的性子不乖

从小就看的出来

么么哒

钟爱又目视前方。

两人谁也没说话,好像两人之间也没什么话说。

静默了两分钟,车内暖气越来越足,钟爱裹着厚重的棉服,身体开始发热,额头上有薄汗,她动了动手臂,不想在车内脱衣服,便轻咳了咳,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的嗓子还在发炎,有点哑,“怎么早回来了?”

车里开着暖气,热烘烘的。

其实严延平常不喜欢开那么足的暖气,男人总是热血翻涌。

她坐进去,扭头去看严延。

不是说周一才回来的吗?

严延开口,声音是听惯了的沉稳低哑,不过没回答她的话,只说,“怎么不在医院呆着?”

两人半个月未见,男人只是头发短梢了些。

剑眉星眸,英挺的鼻梁,薄削的嘴唇,深刻立体的五官,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衬衫领口扣得结实,出了领带略有一些松动凌乱,其他的倒是一点没变。

进去的一瞬间,钟爱闭着眼还想了想。

她停了脚步,喊了术术一声,“术术,你去帮我买杯热饮。”

郊区热饮店不多,最近的热饮店离这里也有些距离,术术怕钟爱再次受冷病上加病,拿着伞就跑开了。

下午一点钟,雪又一点一点飘起来。

阅读做你的妖精[娱乐圈]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