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明月青风

    “去了就知道了。”白衣男子并不情愿的回答了一句,少年不想再多问了,他宁愿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也不想听对方说话的语气。

    马车在黑暗里狂奔着,越跑越快,少年能感觉到这条路越来越颠簸了,他也跟着紧张起来,手中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剑,手心都快冒出汗来了。

    “啊!不要!”上官明月再次在危机的时刻大喊一声,少年瞬间改变了剑砍下去的位置,他飞到了紫衣男子的后面,以迅雷之势反手就是一剑,架在了紫衣男子的脖子上,印出了一道血印。

    少年随即跳下马车,眼前的一幕让自己不敢相信,一座宫殿般的楼房,有四层高,每一层的外面都吊着好几个很大很大的灯笼,把整栋楼房照耀得光芒四射。院子是被围起来的,在院子的大门口,也挂着两个大灯笼,灯笼的光芒可以把大门上面牌匾的字照得很清晰:“玉满楼”。少年跟随白衣男子进了院子,只见上官明月站在一楼的门口,刚要向前打招呼,忽然一股强大的杀气扑面而来,一位穿着华丽的紫衣男子拔剑向他飞快的刺来,少年差点来不及闪躲,要不是上官明月大呼一声:“小心!”,很有可能少年就被这紫衣男子刺中了。少年反应奇快,他迅速拔出手里的宝剑,并突然腾地而起,飞了起来,待紫衣男子再次向他进攻而来的时候,少年使出了他熟练很久的逍遥剑法迎面攻过去,两人的剑拼在了一起,随着两人飞快的往上飞起的速度,剑摩擦出一道道火花,如烟花一般灿烂的盛开在半空中。他们一边往上面飞,一边快速而灵活的使出自己的剑招,半空中只听见哐当哐当一声声剑碰撞的声音,火花也依旧在喷射而出。

    “住手!你们俩个住手!”上官明月在院子里大声呼喊着。少年听到呼喊,想要停手,但是眼前的男子却趁他走神瞬间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击,少年被激怒了,他一脚踩着二楼的屋檐,噌的又往上飞,最后他飞到了屋顶,紫衣男子也很快跟了上来,继续进攻。少年被彻底激怒了,他使出下山前一天师傅教他的最后一招:“凌空逍遥”,刹那间,只见少年再次飞跃到楼顶上空,双腿并拢,身体拉直,双手把剑,迅速的以凌空之势向正准备飞起的紫衣男子砍去。

    “请问上官兄在哪里?”少年见坐在对面的白衣男子没有说话,他只能看到对方一身白衣,却无法看清对方的脸,这种气氛有点紧张,少年想要缓和一下。

    少年打开信,里面只有一句话:“速来,兄,上官。” WWW.KanXs.ORG

    少年很快把信收起来,拿起墙壁上挂着的剑就下楼了。果然,在门口见到一个年轻的白衣男子,他走向前向对方行礼作揖:“兄台,我是上官的朋友!”

    夜深了,楼下的街上已经灯火通明,一眼望去,少年的内心暖暖的。从楼上的房间可以看到远处的河面,波浪照应着旁边的灯火,银色的水面闪烁着暗黄的灯光。虽然是夜晚,虽然已经入秋,但河边的夜市还是有很多人在走动,这些闪烁的灯火与来来往往的人群仿佛在告诉人们,即使夜再深,欢乐却不能停止。

    “客官,我不是你的上官兄,我是楼下的小二,这里有封信给你,麻烦你出来收一下。”少年懒懒的走过去开门,接过信,随口问道:“送信的人呢?”

    小二说道:“客官,送信的人说你看完信到楼下,有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门口等你。”

    “不是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本来只是想请你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未待上官明月开口,紫衣男子突然大笑起来,古青风转过头去,愤怒的望着紫衣剑客。他不明白紫衣男子为什么要笑,是笑自己死里逃生,还是在笑自己是个懦夫,居然要靠自己的女人求饶来救命。他希望他是因为后者而笑,因为那样,他总算有点自知之明,而对于有自知之明的人,古青风还是会保存着一丝对他的善念的。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我笑你们两个,笑你们俩个当着我的面还打情骂俏!”紫衣男子的话再次彻底激怒古青风,他再次飞起并在空中迅速的拔出宝剑朝紫衣男子刺去。紫衣男子估计也没想到古青风居然会再次向他发出致命的一击,刚从的惊魂刚刚稍稍平定了一些,眼看着又要成为待宰的鱼肉,他的脸色比刚从还要苍白,惊恐,因为他知道,他说出去这句话,即使是自己的未婚妻,也不会再维护自己了。只是,他也错了,大错特错了。

    上官明月也在古青风拔剑的那一刻,飞快的飞过去挡在了古青风面前,古青风被这突入起来的举动惊吓住了,他想要迅速收回宝剑,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剑尖已经刺入了上官明月的左肩。

    世界再次静止,三个人都被吓坏了,紫衣男子吓到向后退了几步,上官明月却没有退步,她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古青风,仿佛在告诉他:“你不能杀他!”古青风此刻也顾不及去杀那紫衣男子,赶紧收剑回鞘,迅速的走过去扶住上官明月。

    “对不起,姐姐,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傻,我来不及收剑!”上官明月倒在古青风的怀里,紫衣男子也走了过来,可是古青风迅速的回头瞪了他一眼,他就不敢动了!

    “傻弟弟,我不怪你!你不要杀他!毕竟,他是我指腹为婚的夫君。尽管,我始终不承认,但是,我们两家还是世交。”上官明月还想说着什么,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瘫在古青风怀里。古青风撕下一块袖子,揉成团按住上官明月的伤口。回头对紫衣男子呵斥道:“快,快去拿金疮药来,再拿一块长一些的白布。”

    紫衣男子这次很听话,飞快的朝屋里跑去,很快就拿来了药和白布,古青风迅速的撕开上官明月左肩的衣服,轻轻地给她擦上金疮药,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给她从手臂下绕上来包住她的伤口。古青风不敢动,只能任由上官明月躺在自己的怀里。

    “好姐姐,对不起!好姐姐,对不起!”古青风不停的念叨着…….

    终于,上官明月醒来了,她喘息着对古青风说:“傻弟弟,姐姐不怪你!别再自责了!”

    “厉万亭,你听着,今天我救了你一命,从此,我们的婚约解除!我们各不相欠,从今后不再来往。”古青风惊讶的看着上官明月,他似乎有一点明白了上官明月的意思,眼前的这个紫衣男人,实在是个讨厌的伪君子,一个气量狭小的男人。

    “这,这怎么可以呢?明月,我们可是指腹为婚的,即使我们答应,我爹和你爹也不会答应的。”厉万亭还想着挽回一点颜面,这时候古青风回头瞪着他,冷冷的说道:“照他说的话去做。”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们就此解除婚约!”厉万亭连忙答应了上官明月的请求。

    “那好,你去写两张解除婚约的协议,我们都按手印,交给我一份。”

    厉万亭此刻没有做任何争辩,只能乖乖的去写来协议,然后按下手印,交给了上官明月。他不敢再忤逆上官明月的要求,因为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少年剑客会不会再次对他发出死亡之招。

    “你,去安排一辆马车,马车里垫几层厚厚的被子,我们要离开!”这是古青风对厉万亭下的最后一个命令。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了,同时他知道,上官明月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一刻了。

    厉万亭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安排了马车给二人。

    漆黑的夜里,马车在缓缓的前行,上官明月安静的躺在厚厚的被子上,她面容憔悴,没有一丝血气。古青风心里很是悔恨,他差点杀死自己踏入江湖以来的第一个朋友,朝夕相处好几天的朋友,陪自己喝酒聊天的朋友,还要一起去查案的朋友。他尽可能的在心里搜刮着自己和上官明月的种种联系,只是还有一种联系很模糊,他不敢去想。今晚发生的一切,他似乎应该能想到是怎样的一种联系,可是,他又不确定!

    又是一个晌午,客栈也开始热闹起来了,来客栈吃饭住店的人越来越多,在门外的走廊上来来往往。窗外,依然想起各种叫卖声,吆喝声……. 这些声音把上官明月吵醒了,她躺在客房的床上,看着屋内的一切,她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她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何况,她的被子上还压着一个重重的头。上官明月温柔的抚摸这个头,看着熟睡的古青风,上官明月感到一丝温暖,她拨弄着他的头发,卷起来,又放下,又卷起来,又放下…….

    古青风被这温柔的抚摸弄醒了,他侧过脸去,看着上官明月,轻声说道:“好姐姐,你醒了?我去给你弄吃的。”说着就挣脱了上官明月的手,飞快的走出门去,大声的呼喊着:     “小二哥,小二哥!”小二听到声音迅速的赶到门前。

    “客官,你有什么需要?”小二热情的问道。

    “来,这是一两银子,麻烦给我来一碗青菜清粥,一碗青菜煮面。然后再帮我拿一些金疮药和白布。”小二接过银子很快的跑下楼去。

    古青风总是很客气很细心的安排着这一切,上官明月看在眼里,暖在心里:没想到这个小弟弟平日里活泼得像个孩子,办起事来果然稳当。

    “好弟弟,没想到你还挺会办事的。”

    “哎,好姐姐,这是小弟应该做的,都是我不好,刺伤了姐姐。”见上官姐姐要坐起来,古青风急忙走过去,搀扶着她,并把另一个枕头也垫在了原来的枕头上,轻轻的将上官明月靠在枕头上。“好姐姐,你小心点儿,有事叫我嘛!”

    “好了,你就不要再自责了,你这一剑,换来我的自由身,值得值得!”

    “姐姐,你昨晚为什么会去他那里?又为何要叫我过去?难道他不让你走吗?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上官明月尽管有些疼痛,但她还是想尽快的向眼前的这位小兄弟解释清楚昨晚发生的一切。

    “我本来只是想去向他打探一下镖车的事,以他们家在随州的势力,可能会有所发现。”

    “他们家势力很大,是吗?看那座金碧辉煌的房子就知道了。”

    “对,厉家在随州也算是富甲一方了,我们镖局也多次给他们押送很大一批物资到中原,在我还未出生的时候,我爹爹就跟厉家伯伯认识了,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也因为这样,我们两家成了世交。”上官明月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后来,后来我爹就和他爹爹为我和厉万亭指腹为婚了。”

    “那你为什么不同意这门亲事呢?那紫衣男子虽然对我态度不友好,但是对你还是顺从的,只不过可能他有点小气,昨天晚上应该是误会我们了。”

    “你知道什么,他虽然对我很顺从,但是我却对他实在喜欢不起来!小时候我们每次见面,他总是缠着我玩耍,可是他缠着我又不会做什么,只知道玩斗蛐蛐儿,而我真的不喜欢那些。我让他跟我一起练剑,可是每次都被我击败。”

    “可是,他昨晚的剑法并不差啊?”

    “我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剑法突然变强大了,而且招式跟以前完全不同,变得更有杀气了。只是,我对他就是喜欢不起来,我讨厌看到他那副面孔。”

    “他长得算是英俊的了,为什么你不喜欢?”

    “你哪有那么多不喜欢?快,去催催我的粥来了没有?我饿了。”

    古青风没有再多问,他跑到外面催小二去了,不一会儿,小二把他要的饭菜和金疮药白布都送过来了。古青风拿着金疮药和白布走向上官明月,想要给她换药,可是上官明月阻止了。

    “你先出去,我自己来换药!”上官明月害羞的转过脸去。

    “我倒是想啊!可是,姐姐,你自己怎么换?要不我去叫个女子来给你换?只是,这家客栈好像没有女小二。”

    “那,那怎么办?”

    “哎呀,我的好姐姐,昨晚也是我给你上的药,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太计较这些繁文缛节了。我会很快给你换好药的。”

    没有办法,只能让古青风给自己换药了,古青风像昨晚一样,小心翼翼的给她换了药。然后端来桌上的青菜粥,一口一口的喂给上官明月,上官明月此刻乖的像个小孩童,变得格外听话,温柔。

    受了伤的上官明月果然恢复到一个正常女子那样的温柔,体贴。女人,毕竟是女人,在遭遇到伤痛的时候,始终是脆弱的,始终会变得格外温柔起来。这是古青风想的!只是,在恐怕在上官明月的心里,应该不是这么想的,她之所变得温柔起来,恐怕还是被眼前的这位少年所感动的,她感谢他为她换回了自由身,感谢他对自己的细心照顾。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恐怕古青风和上官明月两个人都没有想到,那就是在他们这几天的相处中,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渐渐变成一种亲情,甚至也有可能是爱情!想想看他们俩的名字,明月,青风,多么相配的名字,天生一对的名字。

    为什么要放手,你说清楚!”古青风还是没有放手,他只是在等一个答案!

    “因为,他是我指腹为婚的未来夫君。” 古青风心里“嘭”的一声,心中的愤怒瞬间被击溃了,他收起了手中的剑,插入剑鞘!蜻蜓点水似的再次飞起,只不过,这次他是往下飞,落在了院子里,很快就朝院子门口走去。

    “青风,你站住!”上官明月也飞下来了,在半空中她对着古青风大声呼喊:“你给我站住!”古青风没有听他的话,还是朝院子门口走去!上官明月只好朝古青风飞去,堵在了门口。

    夜,很深了,空气很冷,冷如寒冰,冷如寒剑,时间仿佛瞬间静止了,每个人流动的血液也静止了,世界变得很安静,安静的可怕。少年的剑还架在紫衣男子的脖子上,紫衣男子的脸凄凄惨惨,惨惨淡淡,他面如冰霜,他很想抽搐自己的脸,但是他不敢动弹,因为他知道,此刻,自己是一只待宰的小羔羊,只要他动一根手指,这少年的锋利之剑就很有可能削去他的脑袋。

    “为什么?”少年用异常沉静而又充满杀机的声音问道:“为什么要杀我?”这次,他是真的愤怒了,愤怒到他差点就第一次杀人了,如果不是上官明月的叫声,他很有可能,百分之百会自进入江湖几天以来就第一次削去一个人的脑袋,他就很有可能第一次体会到杀人的快感,他也会第一次看到人的脑袋在搬离了身体后,脖子上井喷出来的热血。

    “青风,你住手,快放下你手里的剑!”上官明月再次向古青风求情。

    “让开!”少年还是执意要走,因为他讨厌这里,讨厌这座富丽堂皇华丽无比的楼房,更讨厌院子里那个紫衣男子,那个刚刚被他击败的手下败将!

    “你先别走,你等等我!好吗?”上官明月再次央求古青风,“好!那你说说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们是要试我的武功吗?”

    “不说清楚,我绝不放手!”古青风此刻还是不想给任何人面子,哪怕是这几天朝夕相处的好姐姐上官明月,他只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就会放下手中的宝剑,因为,他根本不想杀人,更不想不清不楚的杀人。

    突然,上官明月也飞了上来,落在他旁边。对古青风说道:“青风兄弟,你快放手吧!”

    过了很久很久,随着车夫的一声长吁,马车终于停下来了,白衣男子率先跳下了马车,轻声说道:“公子,请!”

    白衣男子也向少年作揖,说道:“公子,请上马车。”没有多余的话,却有客套的礼貌。

    “好,多谢!”少年径直朝马车走去,跨了上去。白衣男子也跳上了马车,拉下帘子,说了一声:“走!”外面的马夫瞬间大喊一声:“驾!”马车顿时飞快的奔跑着……

    “砰砰砰……”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少年沉声道:“上官兄,你怎么才回来?说好的傍晚呢?”

阅读玉蝶逍遥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如意小郎君》《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三寸人间》《我的女友是恶女》《电影世界私人订制》《这个明星来自地球》《黎明之剑》《深夜书屋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161/6581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