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周默的小麻烦

    陆葭微笑了一下,心理说:“我这熊猫眼谁都能看出来我睡眠不佳吧?”算卦的下一句:“偶有鬼神等困扰。”将眼镜往下压了呀,露出一双清澈又明亮的眼。眼神透过墨镜框在瞟着陆葭,表情神秘小声地说:“姑娘,抽一签吧,不准不要钱。” WWW.KanXs.ORG

    陆葭看着他从怀里拿出个签筒,终于忍不住乐了,学着他的语气说:“大师,我观您骨骼清奇、根骨奇佳,更是解签的好苗子。本来我有三不占原则:无故不占、无异不占、无问不占。但是现在看到大师您也算异数了,我就破例抽一签。说完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枚铜钱弹它了一下让在手心里转了几圈。“香山,西方,兑金。年轻男子,乾。占人。”等铜钱停下来之后,又弹起来,反复几次之后把铜钱藏在手心放回上衣口袋,从算卦人怀里的签筒抽了 一支竹签。

    陆葭提着画箱越走越远,“石中剖玉,凡事着力可成。”她自言自语,不知道是在说那个算卦的,还是在说自己。

    陆葭心道出师不顺画不成了,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打道回府,嘴里还没闲着的自言自语:“宝在石中,异人少知。”收拾完提起画箱就走。

    “姑娘,我有破解之法,可使你无忧啊。”算卦的还有些着急,“姑娘,你这解签钱还没给呢。干我们这行啊不走空卦……”陆葭转回身来,掏出一百块钱递给算卦的,“初九,潜龙勿用,你只是时机未到。”

    算卦的摸了摸下巴上打着结的胡子,”小姐姐你面色发暗,体质虚脱,时常噩梦不断,还运气不佳,我说的可对?”

    陆葭看着他黏在一起的胡子打着结,头发乱成草像鸟窝一样扣在自己脑袋上就想笑,瞅着他除了鼻梁子上的墨镜是干净的之外,全省上下都根在草丛里睡了三天一样:衣服、裤子、头上都沾着草叶、树叶、还有苍耳,一件早已分不清本来颜色的短袖T恤外面套着个不知道从那个垃圾桶里捡出来的牛仔马甲,但是若仔细看上去T恤做工质地应该还很精良的,油污和土屑什么的混合在一起黏在牛仔裤上,脚上的一双露着几根脚趾头的灰色破洞运动鞋上画着不知道是真假大阿迪标识。

    陆葭想笑,但是终究没有笑。

    周默本来正在他租的房子里把玩着那个陶埙,研究着这个“镇店之宝”有什么不同,但是这埙始终没什么反应,和普通的器物一样。

    有一年秋季去香山写生,刚选好一个风景不错的地儿,颜料画布都拿出来了就准备开工,蘸满颜料的笔还没点下去,眼前就出现一张脸,脏兮兮的脸,要多脏就有多脏。

    这张脸的主人就这么大剌剌的坐在陆葭面前都地上:“小姐姐我看你骨骼清奇,面目不俗,给您算一卦如何?”

    “谁知道,至少没有光看不到吧?说不定就是你拿回来那个【镇店之宝】招来的。”陆葭敷衍了一句。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晚上周默看着陶埙就好像看着一条毒蛇,心里盘算着好像还真是拿回来陶埙开始看见那个影子的。周默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验证一下,他拿起陶埙吹奏的时候眼睛看着周围,吹着吹着感觉那个影子又来到背后,他转过身去,果然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可是那个“女人”不是实体,只是个透明的影像,并没有对他做出什么举动。即使这样他内心也是有些恐惧的。

    周默恐惧的同时,又是一阵火大,这东西一直是跟着自己也不是办法啊,周默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壮起胆子试探了一下。

    “那个姐姐,您有什么未了心愿您说,我不一定能帮的上,但是可以尽量试试,不然您老跟着我也没用啊。”周默说完,影子似乎能听懂他说的话就原地消失了,周默也松了口气心道可以睡个好觉了。之后周默把陶埙扔进抽屉里,打算明天就还给异宝阁的老板。

    但是,扔进抽屉里的陶埙并没有安静下来,而是在周默睡着的时候,呜咽的声音自己响了起来。从抽屉里散发出无数根透明的白丝,伴随着声音顺着周默的呼吸,进入了他的梦里。

    周默看见了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在切着什么肉,那肉切的很均匀,每一片都很薄,顺着这个男人往下看,他脚边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女人只有头还是完整的,她前胸和手臂上的肉已经被剃光,露出肋骨和内脏。男人把切割下来女人身体上的肉,一片一片的放进一个碾磨里,然后开始转动碾盘……

    周默着晚上都在这个梦里,看着那个转动的碾盘。第二天周默发烧了,陆葭和七七来到他的房间里时候,周默还在昏睡之中,偶尔说着胡话“疼!”“别过来……”陆葭看到那从床头柜的抽屉中飘出来的白丝钻进周末的鼻息內,陆葭从抽屉内拿出陶埙,从包里抽出一张符贴在上面,白丝果然中断了。

    周默醒来以后,看到两个大美女就走在自己床边一阵窘迫,虚弱的问:“小师傅你们俩怎么来了?”

    “还好我有你家钥匙,要不然我陆府这根独苗弟子就这么挂了都没人知道。你发烧了。”陆葭说完接过来七七递过来的一杯水放在周默床头,七七瞥了一眼旁边陶埙上的符,就要去摸。

    “七七,那个埙,有点问题,刚才贴上去的符不能摘。”陆葭连忙说。

    “哦……我就是想看看。”七七表情有些失落。

    周默就这么来到了画室,二人画室也变成了三人画室。

    再回来说周默,此刻他还在认真的研究陶埙,时不时的吹几下,他还没看到背后站着一个影子。周默感觉到背后一阵冷气,但是他一直觉的有一个人就站在自己的背后,他慢慢的转身过去,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一连几次都这样之后,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很不好,周默就准备关了灯睡觉。感觉到面前那股阴冷的气息又出现,周默闭上眼睛又猛然睁开,窗外的月光可以看到眼前一张惨白色的女人面孔,半截身子还在床下,好像从床上长出来的一样,是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只不过这个环境下显得有点阴森。

    算卦的愣在原地,也没想到陆葭会给她一百,本来他以为忽悠个十块二十块的就行了,结果到这姑娘抽完签给了钱人就跑了。想着她最后说的两句:潜龙勿用。不由的觉得这姑娘简直慧眼识人,又反复回味那姑娘所说的“宝在石中,异人少知。”自动对号入座了这不就是在说自己么?

    算卦的越想越觉得这姑娘不俗,于是紧跟着上去:“姑娘,姑娘,您这道行比我高,收我做徒弟吧?”

    任凭陆葭怎么说,这个人都跟在后面不走,就是认定了这姑娘不是俗人,非要拜师不可。而陆葭想了铜钱占的那一卦:“蒙”事物初始生长。这是中暗示算卦人需要良好教育的变数,还是自己即将蒙昧初开?但既然是变数,就有可能喻险,坎下艮上为蒙,即便遇险也要不停值得前进才能避过灾祸。

    周默拿着枕头狠命的砸着面前的女人身影,枕头从空气中穿过去砸到床上,自己的腿上,那个女人的面孔依旧在那。“原来是影像。”周默瞬间明了,然而即便是影像也很很不舒服,周默就这样开着灯,钻进被子里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一夜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来画室上班的周默脸色灰暗,黑青的熊猫眼,一句话也不说。

    当陆葭问起周默昨晚没回短信的事,周默就讲了一下自己昨晚看到的影象,陆葭说了一句:“你以后睡觉应该拉上窗帘。”周默觉的好像很有道理,然后想了一下又反问:“拉上窗帘就看不到那玩意儿了?”

    陆葭周易的六十四卦都不能完全融会贯通,这铜钱爻卦可是用的溜溜的,陆葭打小的时候,江浩摆地摊那会儿有偶尔也带着这个小徒弟,长时间的耳濡目染,陆葭别的没学会,忽悠人的本事也会了不少,用她自己的话说,只不过她平时比较低调。

    她虽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底细,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算卦的眼神明亮清澈,看上去倒也不似坏人。想到这里,她就停下来对周默说:“但是我没什么东西能教你的,我工作的地方需要一名力工,看你愿不愿意去?还有,你的胡子掉了”陆葭说着朝着周默的下巴掉下来一半的示意了一下。

    “渺茫前途事可以,石中藏于有谁址。一朝良将分明剖,始觉其中碧玉奇。”年轻人把墨镜往下推了推,眼睛看着陆葭递给他的这支签:“第三十二签,中下签。”看了之后故意砸吧一下嘴:“姑娘,你这是中下签啊,我就说你运气不济,被鬼神所扰吧?”

    她见过弯下腰去捡一根卡在马路牙子边上地漏缝隙里露出半分火腿肠的民工;也见过地铁里拉二胡的瞎眼老人,在没人的时候摸索着旁边袋子里的食物;还见过瘸腿的孩子们在乞讨;六十多岁的老人推着独轮车在工地上干活;也见过年轻的女人独自拖着几十斤重的大行李袋子挤火车,背上的孩子还在拥挤推搡的人群中,安静的在妈妈背上熟睡着………

    这世上永远都有活的比我们更辛苦的人,很多人都可能会遇到难处,想到这里她收回念头,看着眼前的人,认真的说:“好,按规矩算吧。”

    说起这周默,也是个神奇的人。

阅读算命女画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的1979》《你好,少将大人》《天道图书馆》《超神机械师》《带着仓库到大明》《大文豪》《超级玩家》《超级村医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181/6581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