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生日那天

    陆文昌听烦了她的哭声,感觉这么好的庆祝气氛都被人毁了,气不打一处来,跳下炕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瞬间被打翻在地,哭声更大更响了。

    王引弟急忙拦下即将动手再打的陆文昌,不仅不哄骗陆小云止住哭声,反而冷不防质问她一天到晚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不敢回家。

    张洁见她抵赖,却没说破,佯装是场误会,又告诫一阵才抽身离开。

    张洁怕陆小云再受责打,从院角跑进屋,对他们说从早上到傍晚,陆小云始终跟陆小雨一起玩耍,后来在她家吃过晚饭匆忙离开,天黑不放心,就跟过来看看,手心手背都是肉,劝他们不要再打骂孩子。

    王引弟脸上红一阵紫一阵,反复解释找遍了附近周围,却不见陆小云主动回家来,今天是陆小强的生日,家里很忙,这才生气发的火。

    陆小云见他们围在炕桌旁,摆满了各种吃食,陆小强正捏着一块鸡翅盯着她看,桌上只放有两双筷子,桌角堆满了骨头和菜渣和米粒,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陆小云在陆文隆家吃过丰盛的晚饭,这才返回了家。

    张洁不放心,随即悄悄跟了上去。

    陆小强过一岁生日那天,陆文昌早早赶去镇上,置办了丰厚伙食,一回家就开始张罗晚饭,被忙得屁颠屁颠晕头转向。王引弟也面带笑容,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净整洁,还不停摆弄着给陆小强做的新衣服新布鞋,似乎等不到天黑一样。

    等到傍晚,陆文隆从张洁口中得到消息,气呼呼找到在空地玩耍起劲的陆小云和陆小雨,匆忙带回了家,哄骗她们说今天发了工钱,回家要做好吃的庆祝。

    等看到瘦弱病恹的陆小云,张洁忍不住躲去厨房黯然伤神,陆文隆却将气力使在了烂柴煤块上,每劈砸一下,总会暗骂一句陆文昌和王引弟,咒骂他们迟早会受天谴。

    陆文昌忌惮他和村干部之间的亲密关系,当时没说什么,抱着陆小强去了后院,是在躲避陆文隆的锋芒和势头。

    王引弟个性要强,伶牙俐齿,指着他们夫妇又是一阵奚落和唾骂,已经和泼妇骂街没什么两样了。

    陆文隆和张洁灰溜溜离开了,有些村民早已听到动静,围在大门口争看热闹。

    当晚,陆小云挨了陆文昌一顿打骂,王引弟不仅不制止,反而给陆文昌借胆壮势,一同逼问陆小云到底对陆文隆和张洁说过什么,是不是说了很多委屈,有没有提过要去他们家的想法,等等,变着法地逼问套问。

    陆小云经不起他们如虎狼一般的逼问和打骂,跪地哀求,到最后竟活活招认就是她诉的苦告的状,还提出过要做他们女儿的想法,被父母屈打成招了。

    原本以为这样招认就可以躲过一场打骂,谁知得知事情原委的陆文昌和王引弟火冒三丈,一个比一个气愤暴怒,这个推一下,那个搡一下,直到村干部踢门喊话才停手,还要陆小云隐瞒情况,就说自己摔坏了家中值钱东西才挨的打,和白天的事无关。

    村干部出面狠狠训斥了陆文昌和王引弟一顿,还让他们当着众人做下不打骂虐待陆小云的保证,警告如有违反会去法院状告他们,用法律手段剥夺他们对陆小云的监护和抚养权。

    张洁把在陆文昌家的所有见闻全部告知陆文隆,夫妻两人暗暗为陆小云今晚的安危冷暖担惊受怕,一夜都没合眼。快到天亮时分,他们才决定收养陆小云。

    第二天一大早,趁陆文昌还未出门干活,陆文隆和张洁去了他家,见到睡眼朦胧的陆文昌,就提出要收养陆小云。

    陆文昌这才断定陆小云肯定找他们诉过苦提过这种想法,当即坚决反对,还质问他们这样做的真实用意,很不满这种突兀甚至荒谬的想法。

    等人一走,陆文昌的火气更大了,怀疑陆小云说了很多他和王引弟的坏话和不是,揪住陆小云的耳朵,非要问个清楚明白。王引弟却坐等陆小云开口坦白,还要陆文昌小声一些,免得陆小强受到惊吓。

    陆小云没做过,自然没什么可招认的,索性保持沉默嘤嘤啼哭。

    陆文昌见问不出什么,在她后脖部位扇了一巴掌,就推搡出了门,之后跳回炕上,小心翼翼给陆小强擦手挑骨头吃。王引弟怕陆小云走去外面乱说,又追上去,强行将她锁在了偏房,要她反思错误,威胁今晚再敢哭出声弄出动静来,明天会一并算账。

    王引弟听清原委,也跳出来指责他们没事找事,舔着脸说怎么对待陆小云是家事私事,跟旁人没半点关系,就算渴死饿死别人也管不着说不着。

    陆文隆不想跟他们翻脸,当即退让,说这样做也是好意,不行就拉倒,但如果继续虐待折磨陆小云,相信会有人理睬这事。

    陆小云想哭又不敢哭,只得将头藏在被窝里,小声抽泣,从晚上八点一直哭到夜里十一点多才渐渐昏睡过去。

    王引弟将陆小云“送去”偏房,又把大门反锁好,才安心去堂屋照顾陆小强吃喝睡觉。

    陆小云受到委屈,但却不敢再哭,慢慢止住哭声,蹲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应对他们的指责。

    陆小云一进门,就闻到了一阵接一阵的肉香,循着味道走进去,隐约听到陆文昌和王引弟嘻嘻哈哈谈笑风生,时不时催促陆小强吃慢吃少一些等等之类疼爱关心的话。

    陆文昌一见陆小云颤颤巍巍进屋,不仅不感到羞臊和愧疚,反而大声责怪天黑不知道回家、到哪疯跑撒欢去了。

    陆小云一天到晚总在外面,到了饭点也不见父母召唤寻访,有时会饿肚子,有时会跟陆小雨蹭饭吃。虽知道这一天是陆小强的一岁生日,该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但她不敢回家甚至不敢靠近,平时会在打谷场离家很近的地方玩耍,但今天却破天荒地带陆小雨去了离家较远的空地玩乐,心情不好,却不敢在玩伴面前表露,穿着被洗得发白的陈旧衣裤鞋袜,佯装高兴轻松,但心里却不是滋味。

阅读天边那朵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的1979》《你好,少将大人》《天道图书馆》《超神机械师》《带着仓库到大明》《大文豪》《超级玩家》《超级村医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193/6581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