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林子遇刚喝上的茶,瞬间就被呛出一大半,“咳咳咳……我那估计是老眼昏花……”才收了这么一个徒弟,还不学好,估计那时候被他那外表给骗的。

    “听你这么说,那慕尧找你有什么事?”

    “话说,当年你好像追言若,追得猛啊?”林子遇把脸凑了过去,揶揄道。

    林子遇放下茶杯,看向那把琴,似怀念般的开口:“若远清还在,事情也不会这般。唉~” WWW.KanXs.ORG

    “这世间啊最难懂的便是爱情,一旦中了爱情的毒,谁也逃不掉那枷锁……”宋子卿也看向那把琴,看着看着仿佛看到另一男子抚琴的样子,神态自若,故而远清。

    “你别忘了,之言也是你收的弟子。”宋子卿悠悠的吐出这一句话来。

    宋子卿把杯里的茶轻轻一饮,“想我大弟子了。”

    “嗤,我当是干嘛呢?怎么那小子刚回来又找上你了?”

    清晨……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细听还有些丝丝缠绕的琴音……

    弹琴的人微微勾唇,似轻蔑地的这心里翻白眼,“还大老远呢,两人分明就是邻居,给你茶喝都不错了……”一曲终了,宋子卿收了收手,这才不缓不慢地向他走去,坐了下来。

    林子遇帮他倒了杯茶,这才开口,“平时不都是弹钢琴么?怎么今天弹起古筝来了?”

    慕笑的后背一痛,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闷哼声,慕笑蹙着眉头,睁了睁眼,看到近在眼前的人时,一怔:“你……你怎么在这里?”

    傅之言:……难道不应该是你有没有受伤之类的么?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心声,慕笑在触到那压在他身上的梯子时,更是懵掉了,这会儿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有没有事?”

    傅之言:有事啊!大事啊,他的老腰啊……

    “小傅总,你……你没事吧?”说着就把压在傅之言身上的梯子拿开,伸手去扶了他。

    傅之言内心无比的崩溃啊,他看着像没有事的样子么?他真怀疑他这个助理,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看来他要认真考虑考虑要不要辞了他……

    傅之言忍了忍身上隐隐传来的痛觉,伸手扶了慕笑起来,来回检查了一遍,才问道:“哪里受伤了?”

    慕笑动了动手,这才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倒是你,伤着了没?”

    “咳咳……那个小傅总,咱们,咱们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高鹏听着他们的对话,总觉得有些端倪,对慕笑也是非常的好奇,可是,咳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小傅总吧。

    “滚到外面去!!”幽深的眼神,冷冷的语气,高鹏不敢在呆多一秒了,直接走了出去!!坐回车里时,还心有余悸,妈呀,太恐怖了……

    傅之言看了身上的衣服,有零碎的一些染料已经粘到他的西装上,五颜六色的格外显眼。

    慕笑也看到脸上有那么一抹红晕,呃……她好像不是故意的吧!

    傅之言径直往里屋走去,不发一言,慕笑后知后觉才跟了过去。

    慕笑跟着傅之言进入一间房间里,房间里的东西很少,除了一张简单的一张床,其他的便都是一些摆件。慕笑的眼神刚转到目光地方时,眼睛蓦然睁大,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在干什么?”

    傅之言的动作未停,继续解衣服的扣子,道:“眼瞎么?没看见啊,换衣服。”说着就把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和刚刚扔在地上的西装外套扔在一起,露出那精瘦的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那样裸露的在衣柜前找衣服…………

    慕笑的眼睛一直在傅之言的身上来回巡视,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有形,脱衣有肉么!没想到这男人的身材这么好,看着自己都有些甘拜下风了,呃,不对,自己明明是女的,怎么能和他比,不算不算……”

    慕笑的脑子里已经溢满了各种想法…………也不知道是这些想法作怪的原因,她竟鬼使神差的走到床边,坐了上去,盘膝而走,侧着头,便道:“傅之言,你吃了什么减肥药么?怎么身材这么好?”语气软软的,有种好奇宝宝无意问话的感觉…………

    傅之言一个趔趄,膝盖直接磕到了衣柜上,咬了咬牙,减肥药?亏她脑洞大开,这都能想出来?还真是…………若说刚刚还存在一丝诱惑她的心思,这会儿傅之言也顾不上了,他还是赶紧把衣服穿上吧,免得又从她口中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词。

    手刚要把裤子一脱,但意识到这里还有一只小白兔,顿了顿,看向她:“你不出去?”

    “干嘛要出去?”

    呃……傅之言扶额了,这姑娘是在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呢?她……嗯,肯定是后者。

    “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什么这种那种癖好的,从小到大又不是没见过?不是还隔着一条四角内裤么?怕什么?”慕笑脸不好心不跳的反问道。

    傅之言愕然,哼~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欠调教。

    “哦……”傅之言单音发出了一个字,听不出他是什么意思,只见他缓缓地走到慕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的笑意,似诱惑又似邀请,“要不,咱们来回味一下童年的记忆,如何?”

    慕笑有些懵掉了,眨了眨眼,末了才反应过来,猛地站了起来,与他平视,不屑道:“呵,做梦?姐我这可是自然的身材,哪能是你那吃减肥药的身材能比的,想多了吧你……”说完便一把的推开傅之言,蹬蹬蹬的跑了出去……快得让傅之言没有反应过来,也自然没有看到慕笑脸上的那抹红晕…………

    傅之言看着慕笑消失的方向,淡然一笑,出息了……

    慕笑怔怔的跑出了房门,跑到外面的院子时,感觉呼吸一片畅通,拍了拍自己微微发热的脸,忍不住的庆幸,幸好跑得快,不然让傅之言发现了还不笑死她,啊……啊……脸好烫啊……呃……慕笑怔怔的看着坐在车中的人,愣了,自己怎么忘记还有第三个人存在?呃?那是什么表情?笑眯眯?Or 色眯眯?呃……笑什么笑,我脸上有饭粒不成?神经病啊…………

    人来人往的机场,总能让人感受到世间人冷情暖与悲欢离合。

    行李箱滑过地砖时所发出的声音,白色的连衣裙也随风摇曳,女人一手拉着行李箱的拉杆,一手提着一个粉色的包包,太阳镜遮住了她的大部分脸,只露出那如樱桃般的小嘴,粉粉饱满,让人忍不住一吻芳泽。只见那双小嘴轻吐出了几个字:“颐河,我回来了!!”

    慕笑在房间里大概参观了一下,有了些头绪后,便开始捣弄工具,开始画了起来……

    傅之言进来便看到这样一幅画:少女把头发挽了起来,站在梯子上,很认真的画着画,连他进来她也不曾发现,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傅之言几乎没有见到这样的慕笑,十年前,他离开时,她心性未定,做什么都会偷点懒,很少看到她这般认真的模样。傅之言苦笑,看来,在这十年里,我错过了于你成长的每一个瞬间。

    宋子卿嗤笑一声,很不屑的开口:“说得好像你没有追过一样。”

    “哎哎~我们两个至于谈这个嘛,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够闹腾的。”

    也不知道是谁先挑起的,搞笑……

    “小傅总,等会儿有个饭局……”高鹏还没有说完,瞬间悲剧了,耳边只有惊呼声,还有什么东西落在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呃……要不要这么惨啊……

    傅之言刚刚的动作本来就轻,却忽略了还有一个高鹏,他那助理一开口,瞬间把在画画中的人吓了一跳,一个不稳,梯子也抖来抖去,她毫无防备的就摔了下来……

    慕笑按着名片上的地址到这里,忍不住的感叹,这个小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住的起的吧,不行,回头要问莫沫那丫头,那合约上面的价格是多少?改天可要把那些钱都要回来。

    慕笑觉得她买的那个小洋楼已经很不错了,但面前的这个真的是很简约却又不失奢华,且外面的花花草草那么多,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

    “能有什么,还不是当年那些债,看来是时候还了。”

    “这找上还好,还能见一见,关键是他不来找啊,是慕尧……”

    “慕尧?慕尧找你做甚……不是,我说你,你这大弟子明明就是六艺皆通,偏偏要到商场上沾染那尔虞我诈干嘛,你也不劝着点,还有你那小弟子,吊儿郎当一个,有时候竟惹事,我这老头都怕他了,你说你,都收了些什么徒弟啊这是。”林子遇一逮着机会这会儿更是说个不停……

    “我说子卿啊,我这一大老远过来,不是来听你弹琴的,这茶都喝了好几杯了也不见你停下来,你这是变相的考我耐心呢。”林子遇放下茶杯,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看向来人。

阅读十年言笑一世间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妙手小村医》《平天策》《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末日刁民》《校花的贴身高手》《不朽凡人》《娱乐圈之女王在上》《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202/6581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