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诊所激斗

    满仓驴打滚第一式——钻裆:面对大型敌人攻击,前滚钻裆不仅不会丢失观察敌人攻击的视野,而且能有效的利用到大型生物攻击前摇露出的空挡,这么做往往比后撤更加有效,如果运气好还能拿到敌人的后背,大型怪物嘛,一般转身笨重,拿到后背紧跟着就能有挠敌人屁股的攻击良机,所谓体大弱菊,就是这个道理。

    狼兽这一击没有什么大收效,自己反而也用力过猛被带的有点重心不稳,只得强行停住爪势,缓慢收招稳定姿势,而霍夫曼在刚刚的后跃中虽然受伤,可在位置上已经重新回到了选拔者大部队的阵线中,这些选拔者们看着他带彩回来了,也都不好在装蒜,只得抽出武器站到他身边,准备开战。

    这狼兽还真就偏偏独宠王满仓一个,只见它四肢飞快交错踩地,身体猛地转了180度,猩红的眼睛再次锁住老王。

    而后娘生的王满仓一个人游离在队伍外面,虽然在狼兽身后,却离敌最近,现在他手中没武器,碍于竹中小鬼的描述,也不敢贸然出击,只希望这头毛畜生别理身后,直接找前面那几个货去。

    有句老话叫怕什么来什么!

    老王戏称他自己的闪躲方式为“满仓驴打滚”,这还是他在暗黑世界里当恶魔大头兵时候积累、学习出来的技巧。

    只见这头可怖的凶兽后肢蹬地,身形猛地向前,右爪抡开弧线,向前一个横扫挥击打,它惊人的臂展完全展现出来,广大的覆盖范围竟然将老王和霍夫曼两个人都笼罩在了这一击之下。

    王满仓二人都是高度集中的状态,看对面来势凶猛,纷纷晃动身形闪避攻击。

    “你有更好的办法么?”霍夫曼被王满仓一阵抢白,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只能反过来大声喝问王满仓。

    俩人相互呛了几句,再次沉默下来,警惕的看着蠢蠢欲动的狼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出手,

    可是狼兽似乎厌倦他们的磨磨叽叽,率先打破了两方对峙的僵局。

    狼兽眼这次的攻击又没有达到致敌人死命效果,也不恋战,立即抽开爪子企图后跃,心中的算盘是再次拉开距离,司机寻找进攻机会,它身高手长,离近了反而不利于自己发挥优势。

    而霍夫曼三人正好就在这时候赶到,看见敌人凑过来把背心送上门,这种绝佳的输出机会哪有放过的道理,三把各式武器齐出,狠狠地招呼在狼兽的后背上。

    三人全力出击,顿时把体型硕大的狼兽也打出一个大踉跄,血花飞溅,怪物惨嚎一声,受到重创的它也不敢继续呆在险地,只得侧跳逃脱攻击范围,缩进病房的一角,生命值眼见得只剩下血皮。

    王满仓老哥正式脱离危险,瞪着牛眼看向霍夫曼等三个近战选拔者,嘴喘着气来不及说话,可是心里已经把这几个瘪三骂了几十遍。

    可人家霍夫曼别说是稍微的愧疚或者尴尬了,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搭理都没搭理老王,整个人奋勇异常,挥舞十字剑从老王身边一冲而过,向狼兽继续冲去。

    不只是他,另外两个近战选拔者也是如此,抡着家伙急冲狼兽,就连玛丽和黑哥们也不甘甘寂寞的握枪在手连续射击,原本的松散且各怀鬼胎的团队此刻人人奋勇争先,和打了鸡血一样。

    啥情况啊?王满仓给眼前的情况整懵了,这帮人本来还是散的跟一盘沙似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打仗就嗷嗷叫了?这是咋的了?难道是看我受伤要冲上去给我找场子?

    当然不是了!

    这些选拔者的动机只有一点,就是随机空间中最能引发混乱和残酷纷争的规定——拾取原则。

    此规则综合了按伤害拾取和末位一击拾取的原则(对目标造成伤害和目标总生命的百分比乘以基数0.7为伤害拾取基数,完成对敌人的最后一击直接计算基数0.3,两基数相加,就是选拔者最后的拾取基数,拾取基数大的,就获得拾取权),也就是说选拔者不仅仅要注意尽可能多造成输出,还要尽量注意在无组队的多人战斗中,尽可能的由自己打中目标怪物最后一下。

    我们的王满仓老哥虽然不是初哥,经历过暗黑世界,但基本上种的都是自留地,自己的庄稼自己吃,队伍是自己的,怪是自己杀的,掉落的分配都是自己,对于这些龌龊的抢宝行为不了解属于正常,可剩下这些选拔者就精多了,眼看狼兽剩的血不多,当即纷纷动手,要抢夺掉落了。

    除了老王,还有小鬼竹中没动,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小犊子给老王的感觉就是不对劲,难不成,还有什么蹊跷吗?

    狼兽也不是等死的主,它嘶吼一声拖着残血的身子迎着三个近战对冲过来,同时右爪发力一按,竟然陷进了木地板中,然后,它借势前跃,它此时的突进和压地的二力合一,速度奇快无比,左爪挂定风声对着霍夫曼右侧的近战刺过去,电光石火!

    那个正在前冲的近战来不及躲闪,只得咬牙迎了上去,刚才的诱饵对抗狼兽的情况他也看见了,他确定狼兽一招之内不杀自己,而他拼死挥刀却是可以带走它的,只要自己不死,区区以伤换战利品这种勾当,他完全可以接受。

    “噗!”十字剑狠狠地扎进了狼兽的胸口,得手的人是霍夫曼!

    他这一剑抽走了怪物的最后生机,而狼兽的左爪也深深的刺入了那个原本准备换伤的近战选拔者胸口。

    这是个精瘦的阿拉伯汉子,本来和他手中弯刀一般犀利的眼神已经涣散了,垂死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口角处溢出的鲜血混合着内脏残渣已经渗进了他浓密卷曲的络腮胡。

    真主啊,这是怎么了?

    刚才那个黄种人明明挨了狼兽的攻击,而且他还是空手就格挡住了,就算我是偏向敏捷的加点,体力属性不高,生命值不多,可那黄种人样子就是个新手选拔者,就算全部加在体力上,他能比自己多几点生命值和防御力?凭什么?

    不管再怎么努力,脑部剩余的供血量只够他想到这里了,阿拉伯汉子身子一歪,弯刀跌落在木地板上,他的身体和狼兽倒在了一起,随后化作一蓬闪亮的尘埃,消失不见----这就是选拔者的死法,众生皆为尘埃,就算是被选中的人,也不过是略微亮一点。

    这兄弟其实冤了点,他哪里知道王满仓这个土货在新人试炼就莫名其妙的获得了血统,还极其没有气质的把自由点数加在了体力值上,用他的伤害判定来做参考,哪有可比性?

    狼兽的重击,伤害值75点,阿拉伯汉子的体力值是7点,刚好压着线死,可以说憋屈至极。

    王满仓捂着手臂站起来,看着神色如常的霍夫曼伸手从狼兽的身边拾起一只黑色的小皮带,简单询问了一下空间老妹儿,当下明白了他们刚才奋勇向前的额原因,不由得心底泛起来丝丝凉意,可是他偏偏生不出一点骂人的念头,这里是随机空间,只要是为了活着,不管怎么样都没人能说个不字,也是因为如此,老王才更加拒绝把自己变得完全没有人味儿。

    狼兽死掉了,他们的队伍还没出诊所,草鸡队伍现在折了一个,任务环1下一步不知道如何进行,唯一的收获就是霍夫曼手里的战利品,当然他肯定不会拿出来分。

    选拔者都是光棍的人,技不如人没抢到东西,没什么好纠结,纷纷围拢到霍夫曼身边,看看这个野当家的怎么处理下一步。

    霍夫曼也不多说没用的,直接道:“竹中说的没错,看来这个试炼世界的原型游戏血源诅咒相当硬核,追求的就是真实的搏杀感,我们杀怪、怪物杀我们都是三招两式就可以,现在我们应该尽快赶到猎人梦境,不管是为了过任务还是寻求猎杀怪物的最有效办法我们都该去。”霍夫曼表情凝重的对剩下的5个人说到,有理有据,忧心忡忡,像极了一个好领导,不过经过刚才的烂事,现在他的做派直看的王满仓一阵犯恶心。

    竹中这次没有接话,霍夫曼旁边的玛丽出声道:“还有一点,我们需要在猎人梦境弄清楚远程武器猎杀怪物的有效方法,不然我和布鲁姆就是废人。”高瘦的黑人汉子表示同意她的话,沉默的点点头。

    “现在我的时间还剩下大约1小时35分左右,相信大家的时间差距在5秒以内,如果刚刚那样的狼兽来个三只,我们就不用想任务的事了。”霍夫曼默许了了玛丽的提议的话继续说道。

    “本来,游戏里也是需要前往猎人梦境之后才能正式开始猎杀的,但现在我们不能死,最好的就是马上离开诊所,去找提灯,传送回去。”竹中点了一下头道,这小鬼居然看起来很轻松,表情很自然,让老王心底一阵不舒服。

    “走,现在就出发,老三,你的防御力很出色,请开路吧,让娜跟在老三的身后,布鲁姆、玛丽和竹中走在中间,我垫在队尾。”霍夫曼把十字剑在地上顿了两下,沉重的闷响让他的决定听起来不可抗拒。

    王满仓笑道:“成啊,那再来怪我就换另一只手抗,抗完还有两腿,差不多我抗死了,提灯也能找到了。” WWW.KanXs.ORG

    “老三先生,我们现在是团队,请不要再说出这些嘲讽的丧气话!”霍夫曼金色的眉头皱了皱眉,听出了王满仓的弦外之音。

    “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我要每个人出60点,算我的辛苦费,我不怕干活儿,能有收成就行。”老王现了无赖相,直接谈钱。

    “你听起来为什么像个斤斤计较的乡下人!”霍夫曼听到这话,虽然知道应该给开路尖兵一点补偿,但对老王这种直接露肉的言语还是忍不住的厌恶。

    你爹就是赤诚的庄稼人!

    王满仓在心里暗想,咋的?就见不得你们这些所谓的素质人这幅德行,你王侯将相吃人不吐骨头的时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平民老百姓占点小便宜在你们眼里就惹人烦了?大家都是水贼过江,你和我使什么狗刨!

    老王并不答话,就是癞皮狗一样看着霍夫曼和剩下的选拔者,眼下没有他这么一个敢出头的高体力选拔者还真不行,尴尬的沉默了一阵之后,竹中的笑声打破了沉默:“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大叔,你好有趣哦,不过我愿意转给你60点。”

    有了带头了的,再加上60点数字确实不多,众人纷纷转了随机点,随后排成了霍夫曼安排的队形,在月光中摸出了血疗诊所,在远处传来的兽吼和鸦鸣中,向前探索......

    几声锐器入体的声响传来,老王的小臂上瞬间被开了几个血洞,狼兽爪上传来的巨力更是压得他跪倒在地上,生命值瞬间空掉了三分之一,迅速的像是被刀砍掉一般。

    真疼啊!老王龇牙咧嘴的,他觉得那狼不狼狗不狗的畜生已经把爪子尖已经扎到自己骨头上了。

    不远处,三个近战选拔者目睹着眼前的一切,还是没人行动。

    牲口啊,你咋这么稀罕我呢?老王叫一声苦也,那狼兽已经后再次肢发力,不过这回它的爪上动作改挥击为挠扑,幅度和力量变小些,但胜在速度快了很多。

    老王一看自己不当诱饵也当上了,立即对着霍夫曼大吼一声道:“不是要我当死漂么?抄家伙上啊!”

    他脚下动作不敢停,矮身反着缩进了一张病床下面,还没等人踏实了,脑袋上就是哐当一声,阵劲风略过,吹得他头皮发凉,铁质的病床已经被狼兽打翻,比他脑袋还要大一圈的肮脏黑爪顺势向下一按,奔着他天灵盖抓落。

    霍夫曼瞟了一眼苦苦支撑的老王,再阴沉沉的看看这几个近战,张嘴道:“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不过这个诱饵死了你们能有什么好处,再有一点,下一个诱饵谁来当?”他继续压低了声音,对着身边还在犹豫的“同伴”道:“还要保存实力的话,就等着时间耗干净大家一起死!”金发帅哥温文尔雅的面具这个时候被他自己一把扯落,说出来的话针针见血,句句诛心,直刺人心中最黑暗最容易动摇的部分。

    近战选拔者们的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了几下,同时点了点头,3人不再多话,挺着兵刃对狼兽的后背围拢过去,两个远程默契的没有出手,这时候要是惊动了狼兽,近战的偷袭就要变成强攻,他们暂时帮不上忙,可是也不能添乱。

    姥姥的,躲不开了!

    王满仓发了狠劲儿,双臂交叉往爪子迎上去,硬生生架住狼兽的攻击。

    现在病房中的局势除开两个远程和小鬼竹中,三个近战并排而立,迎着狼兽,看起来精诚团结。

    霍夫曼的选择是向后大跳,却因为不熟悉地形被一张病床绊了下脚,身形轻微踉跄,突进的狼兽抓住机会,锋利的爪子尖扫霍夫曼胸口,带出一抹血色,不过看起来入肉不深,金发帅哥喉头滚动,连哼都没哼就重整了持剑的态势,看起来也是个狠人。

    王满仓的闪躲不同,他是在狼兽扑过来的瞬间看准时机,从它手臂下的空隙翻滚了过去。

    “你憋给我整事儿啊,你咋不上呢?”老王也是混不吝,有人对他大呼小叫的,尤其是那个人还不占理的情况下,他会表现的尤其倔强。

阅读恶性超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未来天王》《美食供应商》《重生野性时代》《间谍的战争》《黎明之剑》《赘婿》《我真不是神仙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219/6582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