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其他类型 > 世界的咸鱼观察者

第61章 组织名字是终身大事啊喂

  • 作者:暴君星辰
  • 分类: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10-11
  • 本章字数:9111

凌雀淡淡的笑了:“怎么?不敢拿?”

“我是帝国所属的观察者,可不是什么暗影主宰”

这是因为她将所有的手牌打出来之后估摸着对方只能投降了

章恒被这话一激:“我不相信自己这么抢手”

“爱信不信,反正在一些灵皇的眼中,你已经是我们的天才种子了”凌雀的笑容越发灿烂

章恒已经猜到了那另外一块名牌是谁的了

以他的视力,自然可以看见那块名牌上镂刻的字体

离世庭院——网络攻击部负责人

看见希尔文自然而然的接过凌雀手中的莹白色卡牌,然后戴在胸前

那架势,好似战士们擦拭自己的狗牌,马上就要上战场冲锋

章恒顿时默然了

“嘿嘿嘿,这套战斗服可是凌雀小时候留下的战斗服,你如果敢不用……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乘着章恒挣扎的工夫,宋致轩凑到章恒耳边,阴冷的威胁道

“但是她的身高看上去没什么两样啊!”章恒推开那件百褶裙,气急败坏

“好吧……心云帝国的战斗服穿上之后就可以自由调整好的,不用担心身材不对这种小事”希尔文看似体贴的安慰着章恒,但是众人心里都清楚他已经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炸

见自己无路可退,章恒便也放弃了,泪眼汪汪的看向凌雀:“老大……”

“噗嗤”凌雀看着这三个活宝,终于忍不住笑了:“哈哈哈!你们是傻瓜吗?”

她走到那套女装前,极其熟练地在衣兜里摸索一阵,掏出一个电子设备丢给了章恒:“这是希尔文研发的物理型反入侵的光屏设备,虽然难看了一点但是起码不会被大数据系统读取”

章恒接住那块方方正正的黑曜石,一边腹诽着希尔文的审美观是有多么糟糕:“恕我直言,这玩意儿怎么开机啊……”

很明显,凌雀和宋致轩以及希尔文当场就傻了

离世庭院创建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徒弟拿到PDA之后没有喜滋滋的回去研读反而向师傅询问怎么开机的!

“这个是不传之密,所以你得自己回去研读,研读知道吗?”希尔文作为凌雀的老家臣(自封的),自然要为主子的面子拼命解释

“哦”章恒恍然大悟

就在众人以为这个耿直孩子终于想要回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候

章恒面不改色的吐槽:“你们从来没有把怎么开机的方法告诉别人吧?一群坑货啊……”

“宋兄,希兄,这家伙交给你们了”凌雀朝着宋致轩和希尔文的方向拱拱手:“我先走了”

说罢,凌雀脸上就挂着和煦的微笑走进了那个小空间中

留下章恒一个人面对两位究极Hantai

宋致轩和希尔文多年共事的默契让他们下意识地的展开了引力场

“莫!挨!老!子啊啊啊啊!”章恒看着重新抓住那一套女装的宋致轩,面如死灰的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

“咦?你怎么了?”凌雀背着双手,俯下身子睁大眼睛问道

如果说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这么向你问候,一定会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可惜章恒并没有看到凌雀的良苦用心

他正蜷缩在会议室的角落里,手里紧紧的抓住那块铭牌,身上的服饰已经从普通的白板舰艇操作服变成了战斗服

虽然凌雀没有发现章恒身上的伤痕,但是根据他那一双失去高光的眸子,凌雀很容易的猜测到宋致轩和希尔文这两个崽种是把章恒的灵体毁到没办法再修复的状态之后再给他办理了灵体状态解除后的更换机体

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的灵体状态膨胀病,只是动作有点粗暴罢了

虽然这家伙看上去很惨,但是凌雀还是要毫不留情的打击章恒,不然这个滑头绝对会想办法换个工作

“别过来,我已经堕落了……”章恒木然的回答道

“人们不是常说社会是一个大染缸吗,别伤心了,就当是体验好久不见的地球生活”

“可是我这不是染色,而是在大染缸里一头淹死了啊!”章恒悲伤的抚摸着自己的战斗服,在他的腰间有一件短到比一条皮带还小的超短裙

心云帝国的战斗服可以自由设定穿在身上的形态,包括性别和大小

(ps:其实这种设定一般来说没什么用,因为心云帝国里的女孩子上战场的时候穿的防护装甲和男的没什么区别)

章恒发现这一点时还满心欢喜,但是下一秒他就发现宋致轩强制套在他身上的超短裙不在灵子能够变换的范畴之内

也就是说,章恒能把身上其他部位的衣物全部变成或帅气或简单干净的休闲装,但是得对这条超短裙放尊重一点,不能变成男性装备……

凌雀的肩膀在颤抖,章恒早就看出来了

他叹气:“想笑就笑吧,我回房之后就会把这身行头撕碎的”

凌雀正色:“不,我觉得我需要一台光屏把你的样子拍下来……”

章恒捂住自己的脸

凌雀被他逗得咯咯直笑

宋致轩的触手抓住了一台摄影用光屏,偷偷的从会议室的通风管道处倒垂下来

章恒马上站立起来,神色如常的把那块黑曜石外壳的“手机”从裙底掏出来:“凌雀,快告诉我这玩意儿怎么开启”

凌雀还不解章恒的心情为何转变如此之快,直到她无意间撇到了暗影大佬伸下来的触手才了然道:“哦,这个嘛……你是要靠悟的”

“哈?”

凌雀羞恼:“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赶紧给老娘回去口牙!别在这里丢脸!”

章恒脸上浮现出了恶趣味的好奇:“哦?你们这群坑货不会是把怎么开机的方法全都忘记了吧!”

这是显然易见的事实:当一群人装模作样的互坑的时候,他们迟早会忘记自己这么所做的本心的

章恒把玩着手里温润的黑曜石方块认真思考着怎么把这玩意儿弄到垃圾站卖一个好价钱才好

要不就骗那群收藏家说“这其实是一个古老种族留下的最后火种,如果能够有幸破解那么就能掌握一些失落的技术,足够你纵横星际无敌手!”

不过转念一想,人族以前的技术再怎么牛逼能比得过发展到现在的心云帝国?人家一艘民用运输舰艇可都是带着亚空间折叠设备的,不计能量的发动可以把一个星系整体降为二维

这么一想他连卖的心思也没了,人家有空钻研这种乱七八糟的古代技术还不如向心云帝国共享点资料自己来爬科技树

章恒砸吧砸吧嘴,估摸着他只能把它混在古神遗骸里卖掉了,那些克鲁苏爱好者会对上面微弱的暗影波动感到兴奋的——那可是一滴暗影主宰的血液!

虽然没有什么卵用就是了,暗影大佬对章恒拿这个自卫的举动毫不在乎

[叮——检测到访客数据,隐藏资料库开放]

章恒的手指在摸索石块时无意间点到了黑曜石上一个暗淡不可见的符文,从他身上逸散的灵能液体便迫不及待的流入其中,好像章恒压根没法控制这些灵能一样

也不是没办法控制,而是章恒体内的那些灵能看见稀奇古怪的东西却比他本人还要兴奋

说好的个人灵能随个人性格呢?

黑曜石在章恒手里啪的一下燃烧起来!

章恒低头看了看黑曜石,再抬头看了看凌雀,狐疑道:“凌雀啊,卖给别人假货也比残次品好啊”

然后他随手一扔,将那块熊熊燃烧的石块扔进了会议室自带的焚化炉式垃圾桶

“这是上古遗迹里留下的神物!不是残次品!”凌雀据理力争:“希尔文可是拼了一条老命才带回来这些资料的!”

“上古遗物难道不是一堆残次品、老古董和烧了一半又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奇迹般的保存下来的书籍残页的聚合体吗?而这些物体上铭刻或书写的文字还一般都是小众的远古鸟语……”章恒看着黑曜石里燃烧出的冲天火光若有所思:“你们都拿他当做宝贵的资料,但是我怎么觉着这玩意说不定是以前人族舰队里用的引擎助燃剂呢,你看这火烧的”

自己一向讨厌小说里随便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到纵横天下的古武器这种桥段

因为在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看来,这就是他娘的开文明的倒车的迹象

没有科技树的发展和生长,天天就靠挖老祖宗的东西过日子的种族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

确实很像助燃剂,刚刚还只是在石块表面燃烧起的打火机大小的火苗,在扔进垃圾桶内之后火柱却烧到了天花板处

凌雀这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冲向垃圾桶里关掉了焚烧装置:“咳咳,你傻啊!我们的星舰里都有焚烧炉的!”

“哦,原来如此”章恒拍拍衣服,嫌弃的啧了一声:“我得回去换套正常的衣服,拉人下水的事以后再谈”

凌雀漂亮的眼睛又又又眯了起来:“你确定?”

章恒挂在大门控制板上的手有气无力的垂了下来:“大姐,你想要我怎样啊?”

凌雀把手伸进垃圾桶里掏了掏,发现这不符合自己女流氓的气质后连忙住手,冷哼:“你用着我的资源,吃着我家大米,怎么就不能给我做点贡献?”

章恒恼了,噔噔噔的走过来(不要误会,他把恨天高版高更鞋给改成了小牛皮军靴),用高过凌雀几个头的身高俯视着她诚心诚意的说:“老大,你也知道小弟烂泥扶不上墙,上战场那就是一个尸山血海里的垫脚石,求求您放过我吧!”

“谁说要把你当做尸山血海里的垫脚石的?我凌雀还没有那么狠心”

“啊?”这回轮到章恒惊骇了,要不是心云帝国机体没有下巴脱臼这一功能他的头骨下半部分早就掉到地上了:“那你让暗影大佬和那个光人逼我干嘛呢?”

“用,用不着你管!”凌雀的散热孔喷涌出灼热的气流,远远看去就好像马力全开的蒸汽机

“还是很可疑啊……”章恒凑近盯着凌雀通红的面庞:“你的散热系统出毛病了吗?”

章恒哪知道他靠近到这个身位在凌雀的心里已经算是肌肤相亲了

“流氓!色鬼!hantai!咩我天马流星拳啊啊啊啊啊!”凌雀的头发好似炸毛的小猫一样根根倒竖,对着章恒柔软的肚脐就是一拳轰了上去

章恒的话语还没有吐出来,就被这石破天惊的一击重新打出了星舰内部

凌雀望着那一块巨大的正圆形破孔,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啊咧,我,我都做了什么?”

“没什么,你只是把某个色狼赶了出去”宋致轩看着春心萌动的凌雀哀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养了个傻女儿似的”

“白菜不会撩猪,猪也不会拱白菜……这算是什么世道啊!”

极细小的触手牢牢的抓住那块在焚烧炉里默默躺着的白色晶块:“一块灵皇的记忆板,上面还有一些初级真理知识……吗”

“最后还是要我来跑一趟啊”

希尔文和宋致轩对视一眼,邪魅的笑着扑向章恒

期间还不忘挥舞着一套从希尔文的狗牌里具现化出来女装……

明明他俩刚才还表现的像个正经的生死仇敌啊!

章恒也不傻,瞬间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你的旋风营救……结果就是把我坑了对不对?”

“对啊,人家做梦都想进来的部门,结果现在忽如其然的开放了大门,你说是不是应该搏一搏?”凌雀轻佻的用手挑起章恒的下巴,吐气如兰

但是她的眼神却让章恒不寒而栗,好像在无声的警告着“你丫的不接受老娘的传承就等着浸猪笼吧!”

“我靠……莫挨老子!”章恒奋力挣扎,气喘如牛,奄奄一息,彻底绝望……

他不得不挣扎,因为让两个非人生物拿着女装扑到自己身上这种事情……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妙好吗?

“我需要做什么?”章恒终于被凌雀的压迫感给击垮,但是他的眼睛依旧直视着凌雀

凌雀退后半步,拍拍手:“说服完成,轮到你们了!”

“哼,要是把你这个会到处穿越的不稳定分子扔到随便哪一个帝国下属的机构我觉得就不用给你收尸了……那边可是管杀也管埋”

阿尔法·希尔文

他盯着凌雀手里的狗牌:“你想要干什么?”

卡牌自动在希尔文的身体表面融化为基础的灵能,构筑他的骨架、血肉、灵液……

阅读世界的咸鱼观察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