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们拿什么来和好 (下)

    “呀——你弄乱我头发了?!”後乔意识到发型被毁阻止道,但还是没有躲过所谓的摸头杀,散落的头发遮住了她半张脸。

    “哈哈哈…”彻一见她一副窘迫,一手扶住她的肩,另只手继续弄着她的头发,还一面冲她大笑着。

    “这样散着不是挺好的…”彻一用手轻轻捋了捋她的头发,觉得垂下来也不错,便建议道。

    “呵呵…至于吗———大不了我帮你梳啊?!”彻一不觉得这是多难的事,看她不开心,便表示愿意帮忙。

    “才不要呢?!”後乔把绑在头发上的皮筋解下,甩了甩头,使发丝都垂了下来。

    “哟,我看你越发不听人话了,哈?”彻一摇着头,伸出手朝她的脑袋轻轻拍了拍,瞧她卸下心房,便开始稍微加力地来回摸着她那颗脑袋。

    “他夸你是因为你都掌握了他能教你的东西,可是你却没运用我教你的啊?!这我有什么好赞赏的?!这画无非也只能应付一下基本的考试,缺乏新意,学校给你挂出来,无非就是你是唯一一个富有心机的把恭维学校的色彩用在自己的画作上,可是对我来说缺乏创意性太商业化了…”不埋怨还好,一被埋怨他倒是有了更多道理了。

    “呵?!我商业化,搞得好像你就没商业过似的?!我可看过你以前那些画作,大多数也是满满得商业元素充斥其中好不好?!”後乔不服了,他自己都做过这种吹嘘拍马屁的事,现在倒是推的干净。

    回暖的感情像是枝头的萌芽,钻动了寒冬的土壤带着春意看到了一丝生机。而连续几日的升温也让後乔的心情脱离了冬季,考试终于落幕画上句话,而後乔的‘勤奋’还是发挥出了一定效用,也算得到了‘业界’的肯定。

    “说什么?明明这幅作品也没有真的很好。”身后的人歪着头看着挂在墙板上的画,觉得自己评价很是中肯。

    “你就不能少打击我吗?!我这幅起码还被帅老师夸过呢,怎么到你这竟是批判性的文词了,鼓舞人心的话你是都用在了别人身上了吗?!”後乔很是不悦,自己难得花了好几天的力作,总是讨不得他半点的赞赏。

    “哦哦…好好,小人知错了。立马就干活!”後乔立马作出反应,略带抱歉的姿态,对负责人认错道。

    两人相互挤了下眼,快步走进画室,很快进入了打扫卫生的正轨,开始收拾着画板,纸张,颜料等一系列杂物。

    说是整理画室其实也不全是为了打扫才安排这些假期中的学生们归校,部分原因还是为了给彻一开小型的庆祝大会,恭祝他提前被某知名艺术大学所录取,大概到了下个学期开始学校便会挂上一份红色告示恭祝彻一君提前被某学校录取的表扬旗吧,并且…止不住还有尚宇的名字。後乔以前倒是从未羡慕过这些学生被提前招入学校有什么所荣耀的,可能人比人比死人吧,她倒是觉得若是自己早些就能被录取可能所谓的这段时光也可以像尚宇和彻一那般轻松些了。

    小小的庆祝仪式结束后,後乔和彻一两人走在餐厅之外的路上,彻一提议先送她回去,後乔没有拒绝,两人打了的士便驱车往後乔家前进。

    “待会到我家了,你先坐会我有东西要给你。”後乔一脸神秘兮兮地说道,好像有惊喜,这才是没有拒绝彻一送他回家的原因,彻一笑了笑,点头答应。

    下了车,两人入了家中,彻一坐在沙发上,等着後乔能给他什么好东西。

    “诶——你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啊?!”见後乔有一会没下来便扯着嗓子冲楼上喊去。

    “等一下?!马上就好了…”楼上传来声音,看来还在准备着。

    “哦…”彻一没力气地小声回道,心里嘀咕着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一会,果然後乔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什么东西啊这是?”彻一看着她手里的东西问道。

    “我专门为你定制而来的?!”後乔仍旧保持神秘的色彩。

    “蛋糕?”彻一可能觉得这个大小的盒子很适合放蛋糕吧,索性就这样猜了。

    “什么蛋糕嘛?!你现在又不过生日,干嘛送蛋糕啊?!”後乔翻了白眼觉得他的猜测太没新意。

    “除了蛋糕能定制,还有什么要定制的?!”彻一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答案来。

    “那就打开吧?!”後乔提议道,反正他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彻一接过盒子,倒是稍许有些重量,他朝後乔看了看,见她笑嘻嘻地便就打开了盒盖。

    “你写的?!”躺在盒里的礼物那是一个数位绘图板背面还特意刻着他的名字,而让彻一有些小惊喜的竟是她附在上面的小卡片。

    “嗯嗯,当然了,但不要嫌我字丑哦。”後乔点头,不忘对自己的字体解释道。

    “可你也太懒了吧?刚刚花时间让我等着,你不会是赶着写这张卡片吧?!”彻一打开卡片,看着未干的墨迹,猜到是刚完工。

    “呵呵…被看出来啦?!我只是一时忘写了,可也把所有恭祝你的话我在这么简短的时间里全写上面了?!”後乔虽是临时写上,但心意还是有的。

    “哦。亲爱的彻一,我…”彻一模棱两可地点着头,便正要开读,可後乔立马插话进来,打断他。

    “我没写亲爱的好不好?!”後乔指正道,表明没那三个字。

    “我自己加点装饰用词来满足下自己不行吗?”彻一觉得朗读者为大,加点词还是无碍的。

    “才不要,你要想加词自己默读好了。”後乔撇撇嘴,表示并不人认同。

    “好好,那我不读出来行了吧。”彻一同意其观点便自己看下去。

    “看完没?!”後乔转了一圈回来问道。

    “嗯…看完了,除了字迹潦草外,其他都好。”彻一回道,“还有…你画的这个卡通头像是我吗?” WWW.KanXs.ORG

    “是啊,不像你吗?我可是专门为你画好让人给你烙在这金属件上的。”後乔走进看他把挂在电子笔上卡通头像的挂件给摘了下来,正绑在自己的钥匙扣上。

    “我总觉得我真人长得要更加好看些?!”彻一倒是毫不谦虚的说道。

    “你走开吧你,要不要这么自恋,我觉得我设计的这个头像还蛮像你的,脸上的缺点我都帮你刻画上去了。”

    “缺点都刻画上去?要刻画也是刻画优点吧,干嘛要着重在缺点上?!”彻一半责问道,打量着金属的卡通小像。

    “优点有什么好刻画的?!你是不是合格的艺术家,人要写实好嘛?!只有缺点才是真正自己独有的特色。”後乔用手把彻一的头扭向自己,观摩了下又看了看卡通版的头像,表示满意。

    “切——我的特色就是太容易听信你的谗言吧……”彻一自嘲着自己那刻画不到小像上的缺点。

    “怎么?!你不喜欢吗?我画的不好吗?”後乔拿起自己的杰作,一脸认真的问起来。

    “没有不喜欢啊,我喜欢好不好,难得你会想到特制礼物给我,这么用心我哪会不喜欢?!”彻一笑道,他怎会不喜欢,嘴巴挑着刺心里可美着呢。

    “这还差不多?!”後乔嘚瑟着突然心生出什么小点子,问道:“诶,彻一,你看我都送你礼物了,到时我要考上了你的学校你送我什么?”

    “呵?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等你考上了再说吧。”彻一咧嘴一笑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的鬼点子还真多,合着自己想要礼物倒是真的。

    “你什么意思嘛?你意思是我考不上啊?!”後乔两手抓着他的手臂霸道地呛声道,好似自己的能力被侮辱了一样。

    “没没没,考得上考得上,有我在怎么会考不上。”彻一看她揪住自己不放的样子着实可爱,便一手扶着她的脑袋,安抚着她。

    “切?!好似没你我就不行一样?”後乔撇嘴不满着,把彻一的手从头上移开,害怕他再把自己的头发弄乱。

    “行行行,你最行。倒时你考上了,你要天要地哪怕要我这条小命我都双手奉上行了吧?”彻一求饶道,把双手平摊一副进献宝物的姿势。

    “呵?谁稀罕要你的小命啊?!”後乔嫌弃着,伸手朝他摊着的手打了一下,表示不收。

    两人鬼扯了一番,眼看时候差不多,也到了彻一该走得时候。

    “假期的课记得要去上,不要趁我不在就逃课知道吗?”临走都不忘补上一句叮嘱,他显然是非常清楚後乔的脉路。

    “哪会啊?!我不会逃课的…”後乔推开家门,两人朝门外走去,後乔拉着长音回复着,心里本来有些类似的小心思,被这一训烟消云散了。

    “你能听话就好。”彻一笑了笑,满意地转身就要离去。

    而在不远处,竟有人刚好走近他们…

    拉近焦距,那人披着一袭黑色衣衫,加上黑发衬得他的肤色格外白皙,硬朗的五官精致而立体,相比彻一他多了傲气,少了温度。双眼横眉冷对着眼前还在玩笑的两人,只有那抹红唇才刚好诠释了此刻他怒火燎心的颜色,而後乔正好目光与他撞上,这才察觉到危机的来临……

    “尚宇…”後乔惊讶着,把焦点集中在将要爆发的小宇宙身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尚宇没有看着後乔,只是径直走到彻一面前。

    “我送她回家,当然会在这里。”彻一直面迎向那艴然不悦的脸,收回了笑容,给了应有的答案。

    “她难不成连家都不会回还要你送吗?”尚宇紧了下眉角,语气强横。

    “会不会回家要看情况,就怕我不送,去错不该去的人家。”彻一话中带刺,直接怼向尚宇。

    “那竟然都送到了,怎么还不快滚?”尚宇勃然变色,直接恶语送上。

    “就怕要滚得人不是我吧?!”彻一回敬,将尚宇的嫉妒之火烧得更为高涨。

    “你什么意思?!”尚宇果然怒火中烧,上前一把抓住彻一胸前的衣服。

    “怎么,该滚的人反而听不懂吗?!”彻一嗤笑,将尚宇的推开,衣服的领口被撕得扭曲。

    “呵?!那看到底是谁该滚?!”尚宇怒不可遏,两人气焰万丈的架势明显随时要出手。

    “你们停止好不好?!”後乔可能从未料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在自己家门口吧,虽然外人会觉得精彩备至,认为被这样两人所争是多么令人羡慕的过往,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心可无暇欣赏只剩有不间不界的忐忑。

    许是听到後乔的呵斥,彻一走了神,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後乔,游离时———迎面而来地一拳挥在脸上,虽然下意识地身体往后撤,但还是吃上了那凛冽的一拳,狠落在嘴角上,一阵痛楚和麻木使得他紧锁着眉头,抬头轻蔑地看向那挥拳的人,他一副不可一世地姿态凝视着彻一。

    “彻一?!”後乔看着硬生生的一拳打中他,立马上前过去扶住了他。

    “没事…”见她一脸担心地扶着他脑袋检查伤势,彻一心生一丝温暖,忍着疼痛安慰着她亦或者包括自己。

    “…”看着彻一嘴角渗出的血,一时收不住情绪,後乔哗地泪水流下,伸手擦拭着血迹,她含着泪珠转头怒视着那挥拳的人。

    “你竟因为他而哭?!你疯了吗?!”尚宇更是怒火,他上前一把扯过後乔,一脸愤恨道,他不解,明明後乔爱的人是自己,竟然会为这样的人如此动容。

    “你才是疯了?!你凭什么打他?!”他不解,後乔更是不解,难不成挥拳就代表对了吗……

    “我凭什么打他?哈——难不成我还等着让他先打我吗?!”尚宇大怒。

    “他根本没有要打你的意思。”後乔回道,若不是因为自己叫停而影响了彻一,他也不会吃到尚宇这拳。

    “他没有要打,也是活该被我打。难不成我还要把你拱手让给他不成?!”尚宇看着後乔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得事。

    “你没有拱手相让,不要胡乱揣测好不好?!”後乔解释道,力争两人未做苟且之事。

    “我胡乱揣测?!你们若没有关系,他怎么会从你家里走出来,这是他应该出现的地点吗?!”尚宇才不要信後乔的说辞,他更加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让他到我家里来的,不是他刻意为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原因在我,和他无关!”後乔回道,只是为了告诉尚宇出自她的原因。

    “你让他到家里来?为什么?竟然没有关系,又为何要把一个无关系的人请进家里,後乔,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尚宇听罢後乔的话,心塞的更是要紧,他紧紧抓着後乔的胳膊,直接将其拽在手里任她挣扎不放,所有未泄的怒火直指後乔,他不敢相信她会给自己一个这样可笑的答案。

    “我没想什么?!我让他到家里来有什么错吗?哪怕没有关系也不能进我家门吗,你真的觉得你做的任何事情都好有自己的道理,而我做什么都要被你这样质问你觉得这样公平吗?!”後乔心里埋藏的怨恨被骤然撩起,为什么再三的解释换来的还是他一味地自我而半点不由得别人。

    “所以,你为求公平合理,就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吗?”尚宇将罪责整个压覆在後乔身上,仿佛今日的因果都是她的卓越的杰作。

    “我没有。”後乔像是面对了一个自己再也看不懂的人一般,他的话里话外除了猜忌毫无顾虑。

    “那好,那就证实给我看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尚宇大力扯了一下後乔,一个踉跄,後乔差点倒地。

    “尚宇,她是人你这样做未必过分了?!”彻一看到後乔刚才差点被拉倒,甚是心疼,一把将尚宇的手从後乔身上拽开,扶向还未站稳脚跟的人。

    “我过分也都是拜你所赐。”尚宇将後乔挡住身后,鄙夷地目光讽刺着彻一。

    “彻一,你还是先回去吧,留在这你们两人只会更争执,而我会更难堪。”後乔知道现在能听得下自己话的人只有彻一了,若他离开了,也许尚宇的怒火随之也能降下一半了。

    “你真让我走?”彻一有些担心,看着後乔他不愿放手。

    “你走吧,我不会有事的。”後乔硬是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只是为了欣慰彻一,让他能相信自己。

    “嗯,好,这次我听你的。尚宇,你打我这拳我会记得的…”大概明了後乔的用意,彻一为求後乔安心只好离开,本来今天是自己特别庆祝的日子,可是离去的整个路上,才明白这么特别的日子还需遭受一些特别的礼遇才具有意义,嘴角的淤青算是个教训,也算领教了人在失去理智下的疯狂,面对那份爱的执着是他最为渴望而无法自拔的。

    “你可以松手了吗?”後乔在彻一离开后,对着尚宇说道。

    “你觉得我还敢松吗?!”尚宇的话带着暗示。

    “我现在已不想和你解释了,就算说得再多,你也只会相信自己罢了。”後乔只想纷争结束,感情归零。

    “那我不相信自己还能信什么?难不成让我平静地看你和他有说有笑的从家里出来,然后牵着你的手感谢他把你送回家吗?!”尚宇不解明明是一出不可能平静的了的场景你让他如何心平气和接受。

    “就算这样做不到,我也不希望是刚刚那个局面。”後乔知道无法接受是个事实,可是出手打人也不见得是个好的范本。

    “後乔,我想知道你到底心里还有我吗?”尚宇只想知道更确切的答案,若是不爱还不如来得更为坦白更为痛心。

    “就算是有,现在也一点都不想有了。”

    “你真得不喜欢我了?”

    “不喜欢了,从心底里开始不喜欢了,现在看到你时就更谈不上什么是喜欢了……”後乔看着尚宇眼都不眨一下的说着,可某人却听不下去。

    “後乔,你觉得这样跟我赌气有意思吗?!”尚宇截断她的话,他听不下去。

    “…”後乔没有语言,用沉默回答着一切。

    尘埃落定,我希望我们的感情就此结束。

    一切归于零点,回到过去我们曾经的自己。你不认识我,我也不知道你,所谓感情的枷锁,我们都配戴不起。

    这是後乔大致最后说给尚宇话的总结。那时她便以为就此也许两人就回到各自的平衡点,可是谁又会料定某人哪天又会后悔自己曾经的决定,枷锁再重,也阻挡不住人想要回顾温情的心。

    “来…我看看,嗯,这样也蛮好看的?!”彻一转过她的肩,正面观摩着点头表示满意自己的杰作。

    “真的?”後乔怀疑着,有些勉强地问着。

    “嗯嗯…除了人傻了点,其他都挺好。”彻一看她笑着,做出了最后的评价。

    “这样会被风吹乱嘛……”後乔又甩了甩头,些许发丝又挡在眼前,她用实际告诉他这样会影响视线。

    “那把这里夹起来不好了吗?!”彻一把散在眼前的头发拎起向后挽去,提议道。

    “可我没带夹子。”後乔摊开手给他看手里只有橡皮筋。

    “你才傻呢?!”後乔伸手将他脸掰向一边,不让他继续打量自己。

    “你们俩不要在这走廊里继续秀恩爱了好吗?!帅老师是让我们来整理画室的,你们俩能不能不要仗着宠爱就不干活好嘛?!”画室的某位负责人有些看不过眼了,之前是看他们欣赏画作也姑且饶恕了,可这打情骂俏就有些多余了,不免要拿出权威来阻止下两人了。

    “那这样梳起来好了,就不会挡住脸了?!”彻一想到好点子,两手顺着发丝向脑后抓起一撮头发,然后腾出一只手拿走後乔手里的一只皮筋,将她脑后拿起的发丝绑上,其余的头发仍垂在两肩。

    “这就行了?!”後乔伸手朝脑后摸了摸已被他绑好的皮筋,确认道。

    “讨厌…我又要重新梳?!”後乔不悦道,推开他摆弄自己的手,阻止他继续玩耍的心。

    “所以嘛?!就是因为我以前走上了那样的道路,现在我才知道了过去的错误,因此才劝你莫要重蹈我的覆辙好吗?”彻一倒是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苦口婆心似的劝解道。

    “切——信你才有鬼呢?!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随你乱说好了?!”後乔转过身,朝向他的肩膀一拍,表示不认同。

    “你就不能说我一句好听的嘛?!”大早上,就听到後乔站在走廊里,对着身后的人说着埋怨的话。

阅读终究不是这样的我们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间谍的战争》《怪物聊天群》《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神机械师》《深夜书屋》《开天录》《篮坛第一外挂》《漫威中的奶妈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233/6582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