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可能是佛陀

第38章 影子

  • 作者:饺酒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0-11
  • 本章字数:6119

“好吧。”

拦下一辆出租车,秦泽直接将程晓新送到了奥龙观邸。

程晓新尴尬地点点头:“比如神父,修女,主教那种。其实不怕你笑话,虽然我奶奶信佛,但我以前却进过修道院学习,是天主教徒,但我一直没有感应到圣召……

程晓新接过行李,盯着秦泽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你应该也是神职人员吧,而且是离神很近的那种人。”

“也是?”秦泽似乎听到了重点。

“不用客气了,今天周末奥体有陈一迅的演唱会,酒吧会比较忙。”

“不用客气,反正我下午也没事。”

秦泽拎起一大包行李,不是很重,大多都是生活用品和衣服。

中心医院,

“谢谢你!我没什么好的朋友,又联系不上我……家里人,只能求你帮忙了。”

程晓新有些过意不去,此刻的她没有了之前的傲娇之气,也不在浓妆艳抹,素面朝天倒是有了一点邻家女孩的气质。

秦泽换好衣服走入吧台,两名男子推门而入,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个年轻少妇和七八岁的小姑娘。

两男直接来到吧台坐定,少妇带着小姑娘在吧台边上玩耍。

小姑娘玩着两个荧光棒,头上戴着发光头箍,穿着印有陈一迅头像的T恤,俨然一副资深小迷妹打扮。

“两杯黑啤,给她俩来杯苏打水就行了。”为首的中年说道。

“我不喝,给倩倩拿一杯就好了。”

少妇画着淡妆颇有几分姿色,看起来是那种善于持家过日子的良家。

秦泽送上酒水,随后习惯性的拿起一只酒杯擦拭了起来。

“朱哥,来,这酒先祝贺您拆迁之喜!”

两人当中的瘦小伙举着杯子,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谄媚笑容,听口音像是来自外地。

“嗨……”中年象征性的抬起酒杯,并没见得有多兴奋,“拆迁有什么可喜的,我倒是挺喜欢住在老宅子里,种个花养只猫,坐在院子里就能瞅见天,活得自在。”

“您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这一套老宅子少说也能换个六套大三居吧。

这可是在泉城,房价多高啊,你这一夜之间可是多出了几千万的资产。

不像我那穷角旮旯的老家,那老房子请人拆都没人要。”

瘦小伙的语气羡慕到了极点,甚至带着一股怨气。

“要那么多套房子有个屁用,家里也没那么多人住。”

中年一口干掉整杯原浆,眼睛立刻被酒精刺激的布满血丝,随后又让秦泽接了一杯。

少妇立刻不满道:“你少喝点,别一会儿进场后总跑厕所。”

“知道了!”

回过头,他又继续道:“我倒是挺想把老房子留下当个念想,那毕竟是我爹妈结婚时候盖得,也是我跟我哥从小长大的地儿,可惜啊,不拆不行。”

“你倒是很重感情。”

中年苦笑道:“重感情有个屁用,人都不在了!全家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这倒也好,没人跟我争家产了。”

“你也不用太伤感,其实这也是命,人早晚都要走这一步。”

“呵呵……这确实是命,我估计我也快了,他们都走了,没理由让我自己还活着。”

中年突然变得挺悲观。

“呸呸呸!”少妇立刻斥道:“又瞎说什么!我告诉你别总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也不考虑考虑我和倩倩!”

小姑娘看了一眼中年,摇头叹气:“哎,爸爸又来了!”

秦泽一听倒觉得有点意思,这中年似乎经常如此,他打量了中年几眼,并没看到什么异样。

“躲不过了!这是报应啊!”

中年愈加沮丧,他突然指着那杯黑啤问道:“小孙,你说这杯酒是什么颜色。”

瘦小伙不解道:“这黑啤还能是什么色,黑色啊。”

“对,他妈的它应该是黑色!应该是黑色!”中年死死盯着那杯黑啤,“但在我眼里却是他妈的白色!和那种炖肉的汤一模一样的颜色!”

“朱哥,你这眼睛是不是……”

“绝对没问题!你嫂子带我去医院里检查好几次,医生都说没问题!

但是我看到任何喝的都是白色!就连看到饭菜,也都是白色,而且是那种白花花的肉!大白肉!它的肉!”

“谁的肉?”瘦小伙楞道。

“那只刺猬的……”中年举起杯子一闭眼,又喝下一杯。

瘦小伙看看了少妇和女孩,母女俩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总是这样,我们也没办法……

秦泽倒是听出了兴致,索性放下杯子点上一颗烟等他继续说下去。

“小时候,家家门口都有草垛你知道吧?我那时候小啊不懂事,偷了家里的洋火跟我哥在草垛边上点火玩,

点了在用土灭掉,灭掉在点上。

结果最后一次火没压住,整个草垛都烧了。

亏得当时左邻右舍家里都有人,拎着水桶出来给浇灭了才没引起大火灾。

但你猜怎么着,灭完火后,有人从灰烬里拎出一只大刺猬,那刺猬估计是藏在草垛里睡觉被我给活活烧死了。”

瘦小伙道:“然后呢?”

“然后那时候家里穷没什么钱,这好歹是一块肉,还是我们家草垛里的,我爸就拎回家给炖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刺猬肉炖出来后惨白惨白的,白的瘆人。我吃了一口觉得太油腻就给吐了,但我爹妈还有我哥全给吃了。”

中年绝望道:“他们这些年都死了,而且都是死于胃癌,死的时候跟我现在一样,看什么都像是白花花的肉!

医生说那是幻觉,但只有我自己清楚,那肉就是那只刺猬的肉。现在,它的冤魂已经盯上我了,也想把我弄死,它想报仇……”

“朱哥,你最近是不是因为拆迁导致压力太大了……”

中年摇了摇头:“我现在做梦都能梦见那盆白花花的肉,有时候肉上还趴着那只大刺猬咧嘴对着我笑。

我现在就希望它把我自己弄死就好,千万别祸害我下一代……”

中年说话间摸了摸女儿的头,小姑娘也摸着他的手,很懂事道:

“爸!请你相信科学,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些封建迷信!放心吧,你肯定会长命百岁的!我将来还要给你养老呢!”

少妇恼怒地拉起中年:“一喝点马尿你就胡咧咧!赶紧走吧,演唱会也快开始了!”

“我又没喝醉,我说的是真的!”

四人纠缠着朝酒吧门口走去,

秦泽目送他们离开,这中年完全是正常人一个,根本没有任何异样。

然后,在他收回目光之际,

意外发现,映着酒吧灯光,那四个人的影子竟然有些诡异。

那小姑娘的影子,头上戴着牛角,但身体确是圆滚滚的肉球状,

而且还长满了无数的尖刺,

就像是只刺猬一样在地上慢慢蠕动。

程晓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她把秦泽的话理解成了拒绝。

曾经抛弃神的人,或许也没有其他神明愿意垂青了吧,她这样想着。

……

再加上最近两年和他的关系越来越不融洽,我便申请退出了。”

秦泽点点头,如果让信徒来解释她这种行为,她应该算是被魔鬼迷惑而放弃神的女人。

顿了顿,程晓新神色庄严道:“你能和我奶奶一起托梦,还能把我从死神手里抢回来,我知道你肯定是跟佛走得很近的人。如果可以,以后我希望能多给你接触学习一下佛学,我觉得我现在需要……某种信仰。”

回到酒吧,天色已暗。

演唱会还没有开始,酒吧里聚集了不少歌迷,于莎正在酒吧中忙碌着。

“学佛不一定要跟我,其实我都还没有领会到佛的真谛。”

秦泽坦诚道,他知道程晓新失去了最亲的人,急需要一种精神寄托,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能力给她这种期望。

楼下,

之所以来接她出院,程奶奶那层关系占了主要原因。另外,还有一丝同情心,程晓新在医院躺了几天,其父亲似乎并没有怎么露过面,孤苦伶仃一个小姑娘,让人看了确实有点不落忍。

“要不一会儿我先请你吃个晚饭吧,反正也不着急回家。”

秦泽替程晓新办理好出院手续,回到病房替她拿着行李。

阅读我可能是佛陀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