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亲吻

    他未说什么,转身上了自己的马匹。

    “今日我与辰兄要分头射猎,你若一人怕有危险,需跟在我们其中一人身后。”夏彤骑马上前:“我射术本就不精,带个拖油瓶定会输,辰兄,那昙妃便只能跟着你了!”

    ”夏彤就是这般教你的?一点都不注重细节。” WWW.KanXs.ORG

    宁墨辰未说话,当是默认了,我冲夏彤露齿一笑,乖乖跟在宁墨辰身后。

    前半段基本都是骑着慢行,他时不时会提点我,腿肚收紧或缰绳松些.......

    我脸一红,坐在马上低声道:”其实我自己也能上来.....”夏彤教过我如何上马。

    到猎场时夏彤和宁墨辰已经骑在马上等候,宁墨辰未穿平日的金线骑服,选了身低调的淡青色,竟多了几分陌上公子的书生气,他目光也向我投来,我竟忍不住脸发烫。

    “愣那干嘛?还不过来!”宁墨辰出声唤道。

    看书几日肩膀发酸便去马场练练马,却恰巧碰见夏彤,她看我骑了一圈,点了点头:“进步很大!”

    我开心到跳起!用力点了点头。

    出发当日竹蝶帮我准备了身白色骑服,说我穿白色在马上奔驰,裙带飘飘的样子很是仙气。

    他径直走到树下,靠着树干席地而坐,在秋黄落叶下,微风抚发,如画一般。

    “你也过来歇会儿吧。”看我一动不动站在远处,他朝我招了招手。

    我回过神上前,犹豫了下,靠着树干坐在他旁侧,近距离下,又似闻到了那日他身上的味道,心开始乱撞。

    “没想到你竟真的学会了骑马,倒让朕刮目相看。”他突然出声道

    “上次险些坠马中箭,确实让我有了心理阴影,但又很是羡慕别人在马上奔腾的自由模样。”我说出心中所想。

    “听闻你自幼体弱不出房门,依你性格,很难想象怎么熬过来的。”宁墨辰捡起颗小石头,扔下山坡。

    我视线追随石头出去:“小时候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和亲前生了场大病,醒来便失了忆。”

    宁墨辰转头若有所思看着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点了点头,时常也会想象因病痛每日困于房中,是有多痛苦......所以才会选择彻底遗忘吧。

    “那你可会想找回记忆?”

    “既然忘了,那便是老天给我的新生,为何还要找回?”我冲宁墨辰一笑,若那记忆是苦痛,要来何用?

    “你就不怕遗忘了重要的人或事?”

    我想起一闪而过画面里的破门而入男子,我似对他有种焦急情绪,每每试图看清他的脸,便会头疼欲裂,难道他是我重要的人?

    正在发呆之际,宁墨辰突然伸手抚上我发,袖子掠过我脸庞,近在咫尺的粉色薄唇格外刺眼,脑海闪过书中许多描写亲吻的片段,竟有跃跃欲试亲上去的冲动......

    他手没有多加逗留,自发上取下一片枯叶,拿在手上把玩。

    只觉面红耳赤,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竹侠给的真是害人书!

    “你刚在想什么?”宁墨辰突然盯着我问。

    我如同心思被看穿,惊恐摇了摇头:“我.....我什么也没想!”

    粉色薄唇上扬,变成好看弧度,下一刻,突然放大靠近,脸颊如同柔软羽毛拂过,带着属于他的气息,被亲过的地方残留着一丝温热;

    我如晴天霹雳矗在原地不知所措,脑子秀逗般指了指嘴唇,问了句恬不知耻的话:“书中亲吻.....不都是亲这吗?”

    随即那抹柔软便印了上来,温柔辗转,我瞪大眼看到他的眸里深深笑意。

    “书中没写亲吻要闭上眼吗?”他突然停下,贴着我唇呓语道。

    似真有写....我两眼一闭,听闻他轻笑声,然后重重压下,不似开始的温柔,轻咬我唇,舌尖顶开贝齿,长驱直入,鼻腔完全被他的气息占满,血液似停止了流动。

    似漫长又似短暂,待他薄唇离开,方觉已快窒息,我咬紧下唇不敢看他,气氛很是微妙。

    他轻咳一声,打破沉寂:“你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我心慌意乱,不知怎么回答,正在这时,坡下传来马蹄声;夏彤骑着骏马,从坡下现身:“辰兄真是好生过分!若不是我奇怪为何你信号弹总在一处升起,怕是还被你蒙在鼓里!”

    夏彤翻身下马,身后跟着的正是那奉命放弹的侍卫。

    “你这小兵,怎如此蠢笨?”宁墨辰站起身,呵责侍卫却听出毫无怒意。

    “分明是你作弊,还怪别人蠢笨!”夏彤反驳道,目光突然扫向我,然后意味深长笑起:“陌上人无玉,公子世无双,好一幅美景~辰兄作假,就是为了跟昙妃在此谈情说爱吧?”

    “不...不是啦!”我连忙站起身,却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宁墨辰下意识扶住我腰,幸而没有摔跤,腰间手却未再松开。

    “朕若不作弊,只怕你要输到没脸面了。”他手扶我腰,目光看向夏彤,自然无异。

    夏彤哼了哼,转身上马:“没意思!回去了!”

    话音刚落,便扬鞭而去。

    腰间手紧了紧,感觉他垂帘看我,满脸娇羞,任由他搂着至马前托腰上马。

    回宫后,我简直像失了魂魄,呆坐桌前。

    “你都在这傻笑两个时辰了.....”竹侠在我面前用力扭动。

    “竹侠......我可能真的爱上他了!”我托着腮,忍不住又露出甜蜜微笑。

    “你不会现在才知道吧?!你既有型魄,肯定是修为五百年以上的精~能让你舍弃自由进宫为妃,不是爱是什么?!”竹侠懒懒得答道。

    又开始说胡话了,我摇了摇头:“五百年那得老成什么样~你这胡言乱语的病得吃药啊!”

    竹侠一个挺身:“唉~对了!承认自己老了吧!”然后将脸凑上前用力嗅:“虽然你失忆忘了自己是什么精,但我总觉你气味很是熟悉!”

    我一巴掌将它拍开:“说多少次了!我是旗国公主弥月,不是什么精!”

    ”公主,你在跟谁说话呢?”门外传来竹蝶敲门声。

    竹侠赶紧一溜烟躲进我袖中:“没.....没跟谁!我自言自语呢!”

    竹蝶推门进内,巡视屋中确实没人。

    “猎场回来公主便一直躲在屋中,可是遇到了什么事?”竹蝶放下手中托盘干净衣物,欲伺候我换下骑服,想起竹侠还在我袖中,连忙退了一步:“我.....我一会儿自己换就行!”

    竹蝶道了声”是“,见她唇白脸青,很是憔悴模样,问道:“你可是不舒服?脸色很不好。”

    竹蝶愣了愣,少有露出微笑:“无碍,可能是着凉了,头有些晕。”

    “那你赶紧休息去吧!活都别干了!”我关怀道。

    竹蝶退下,我还是有些许不放心,又命人去找太医抓了点风寒的药给送去。

    竹侠不解:“这竹蝶平日脸臭得黑,脾气又大,你还对她那么好作甚?!”

    我叹了口气:“竹蝶虽看起来凶,人却是极好的!”

    我当这妃子之所以那么轻松,可以说全靠竹蝶和秀蔓,后宫琐事,秀蔓都会先筛一轮,到我这的,基本是竹蝶在偷偷代为处理,起先她也觉得不妥,后来是对我彻底放弃.......

    宁墨辰心情不错,朝我得意一笑,险些害我坠马。

    一个时辰不到,便已战果累累,但后面猎中时侍卫都未放信号弹,宁墨辰停下吩咐:”接下来夏嫔每放一枚,你便放一枚,只要始终保持比她多一枚便行。”

    哭笑不得,想着那头一心忙着追平的夏彤若知道真相,会不会气到摔弓。

    我努了努嘴,分明是他太过严苛。

    北面林中突然一声巨响,升起了道红色信号弹,宁墨辰一笑:“可以啊,已经猎到第一只了。”

    但他依旧不紧不慢走着,直到信号弹升起了第三发,宁墨辰突然拉紧缰绳,提醒道:“跟紧啦!”然后策马奔起。

    慢骑到小山坡槐树下,槐花已经凋零,叶子泛黄落了一地,宁墨辰下马,将马拴在树上:“在此休息下吧。”

    未了帮忙将我马匹也栓在旁边。

    我紧随其后在林中四处穿梭,他耳朵十分灵敏,草丛中有声响一闪而过 ,便立刻抽箭拉弓,待我反应过来,那边侍卫已经冲上前,捡出了射中的麋鹿或野兔尸体。

    箭无虚发,仅一会儿功夫,便已追平夏彤,我瞠目结舌,只能连连惊呼:“厉害厉害!”

    夏彤说完冲我悄悄眨了眨眼。

    我赶紧笨拙跳下马车,不似上次是匹小马,侍卫牵来了一匹高大黑色骏马。

    宁墨辰翻身下马,走到跟前,径直拦腰一托,将我抱了上马。

    临走前说过两日她与宁墨辰去猎场秋猎,不如我也跟着去吧。

阅读寂寂昙花夜半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天影》《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刀镇星河》《重生之洛菲》《阴阳代理人》《天才召唤师》《当法师的我想干英灵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266/6583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