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连清羞赧,不还意思的低下头道:“佛经,我跟师傅读佛经的”,扭了扭身子,诚实跟她解释:“山上没有夫子和书的”,拜你们这些奸臣的娘所赐,本殿是和尚带大的,和尚读什么书,本殿读什么书。

    前一刻,众人还未来得及嘲笑出声,下一刻就心疼的嗷嗷叫,对呀,都是当初那个狠心的老道,非瞎说九殿下是个早夭的命相,逼他到了山林子去,连贵族子弟自幼研读的书都没读过。

    连清笑的腼腆,想小兔子一样有些逗趣:“小姐想象力好丰富”,好困,本殿好想一个降龙十八掌把这群女人给轰到天边去呀。

    却浑然忘记了,当初那老道判词的身后,下推手的还有她们家的老不休。

    “殿下,平日莫不是吸风饮露长大的,这冰肌玉骨,可把妹妹羡煞死了!”

    “殿下,殿下,你平日都读些什么书,想必定非凡品?” WWW.KanXs.ORG

    连清这厢还不知道有人偷偷把自己当成兔子惦记上了。

    他现在被一群眼睛冒着狼光的女人给包围了,胭脂味,口臭味,汗臭味交融成一种一言难尽的味道,只往他鼻子钻,他静静坐立坐乖巧聆听状,实则注意力早神游太虚去了。

    连清长睫微垂,然后众人就见到他那如冰雪一般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晕染双颊起来,娇不胜喜的说道:“女君子见笑了,清惭愧!”

    果然,众女见冰莲一般的九皇子竟然很给给面子的答话了,不免开始心思活络起来,纷纷摆出自认为最为优雅得体的笑容,上前见礼,你一句我一句试探着,想和美人拉近距离。

    于敏眼中划过一丝暗芒,这帮过河拆桥的小婊子,从她口中虎口夺食是好夺的吗?上杆子的谄媚讨好,不免落到下乘,能把兔子勾引到自己身边的狐狸才是真绝色。

    诊断完毕:连清就是一个长的好,胆子的土包子一枚,完全用不着防备。

    嗷嗷嗷,快点回到家里,把这个好消息禀报家中上辈,九皇子是个性情温软的好美人,居家旅行带在身边都很合事宜,强烈建议,家族批准俺们把美人娶回家,看着养眼,说出去也倍有面子。

    那可是女皇唯一的亲弟弟,娶了他就直接从白衣变成锦衣驸马,至少少奋斗几十年呢。

    这年头,流行讲求个出身和血脉,任你有谋略过人,军功赫赫,官拜将军,倘若你是个出身卑贱的泥腿子出生,那么众人背后提起你时,依然会将军前面加一个泥腿子将军。

    卑贱的血液,洗不白呀!

    退一万步说,无论风向怎么变,自古士庶不通婚,可皇子的身份和高贵的血脉,任是百年千年过去了,所生的后代依旧是血脉高贵,基因优良,这些都是永远无法抹杀的。

    关于这个提议,世家上辈听了,自然是欣然同意。要知道,世家和皇家比,什么最多?子息最多!

    然千百年来,世家为了谋求更大的利益,通常采取与世家之间缔结姻亲婚盟,来与皇权对持。

    但别忘了,世家彼此也存在残酷的竞争,目前的形势就是,世家那么多,世家内的子弟那么多,但皇子就只有一个。

    牺牲一个女儿,去把女皇拉到自己家族这一边,女皇代表什么,虽然是个空架子,但那也是正统的皇权,大齐万里疆土的真正的主人。

    有了皇权为自家家族护持,家族还怕不腾飞吗?

    那个很有威望的王家能否还能顺利篡权,改换超纲还说不定呢?

    王家能?为什么他们李家不能?为什么他们宋家不能?

    你王玄十几年前不还是一个喜马的小头目吗?未见得比我们能耐多少啊!

    世家家主们都不是个脑子蠢笨的主,这样的道理,你能想到,我自然也能想到,于是在这种心思浮动的氛围下,连清的小日子过得异常的忙碌。

    街头、巷尾、花园、小径..忘性大的丢帕子的,一不小心扭到脚的,趁着风光好扑蝴蝶的..时刻发生着搭讪大戏。

    而连日一来,各种喻示求爱,求美,求偶的鸳鸯帕子,装着小纸条的如意荷包,情书、琴谱流水一样的被送入皇子府,又被流水一样被退了回来。

    起初,众人还以为皇子性格清高,厌了这些人的孟浪行为,故而久久都没有回应。

    没成想,那个先前带皇子游街的马夫小孩,在一次退礼关门前,不屑的撇嘴攘道:“这帮子脑子被驴踢了的蠢货,皇子殿下又不识字,你们写了再多的情书,他也不认识,还不如送一堆金子,还能给我多买几个包子!”

    众人恍然大悟。

    大悟之余,心里不免生出几分轻视之心,皇子,听起来好听,不过是个空长脸大的俗物罢了,真是辱没了他那张出尘高雅的脸,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们也认了。

    嗯,她们也很俗,就爱看他那张脸。

    大手一挥,搬银子!

    就这样,收到银子的某皇子,表示自己心情美美哒,闲来无事也可以出去转转参加一下‘知己良朋’的宴会什么的。

    屁!

    实际上,自从破了先例,有心之人就在统计规律,连清每日参的宴会无一不是当天送的银子最多的,礼物最贵的,他口中所谓的‘知己良朋’也都是用天价的银子堆出来的。

    虚荣,简直虚荣到了极致!

    真当她们的感情是可以容银子侮辱的吗?

    贵女人气得摔桌子,赌咒发誓再也不要搭理那个眼里只有铜臭的伪莲花,可一不小心从下人哪里偷听了几嘴宴会上,皇子穿了什么衣服,带了什么配饰,说了什么乐子,有对谁谁笑了多少次,心里那个气啊!那个嫉妒啊!那个抓痒呀!

    其实,他不过也就是一个受过太多苦的孩子,穷怕了,才会这么喜欢银子的,于是又忍不住心疼起来。

    多么直白的一个孩子呀,别人喜欢银子,都藏着掩着,只他一个傻兮兮的说出来,说来还真是可爱!

    于是乎,想着想着,自己就把自己安慰好了,顺带着对他迷恋又增多了那么几分!

    连清每天穿的花枝招展,收钱收的手软,把参宴当成了前世参加时装发布会来做。

    心不在焉着,出场的身价却翻了倍的往上长,没办法,明星就他一个,贵女一大帮,谁送的银子少了,没有邀请到,背地里会被人议论家族底子薄弱,看来是要没落的节奏。

    日宴、夜宴,国宴,秋日宴,诗会、歌会、花会,选美会...

    到处都成了连清一个表演的舞台。

    全然不管那些打消疑虑的,身怀疑惑的,躲在暗处偷偷打量想抓他尾巴的,且放马过来的,影帝的演技上线了,保准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

    至于表演的内容嘛?自然是一个刚从山里出来的,没见过多大的世面,对外面所有的事物都充满好奇和向往,却总是对男女之情懵懵懂懂缺一根筋的土包皇子啦。

    如此过了一个月,连清依然和京里的贵男贵女打成了一片。

    可是别看大家表面一团和气,可套空家底的宝宝们心底那叫一个憋屈呀,本以为连清收了银子,赴了约之后,就是神女有心,湘王也有意了。辛苦了一大场,敢情人家对你笑了,转眼别人送了更多的银子,美人都奔着别人跑了。

    想埋怨美人一句:“你长的如此冰清玉洁的,怎么老干些水性杨花的事,不知廉耻!”,可是虎视眈眈的情敌环伺着,再对上美人一副天真懵懂   ‘你在说什么情爱,我怎么听不懂’的样子。

    一句话,扎心啊!

    扎心,还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不能发作,因为你一发作,就等于给别的小婊子腾地方,先前送的银子都打水漂了。

    非但不能减银子,还得加大筹码,打着‘反正那天把你搞到手了,你的银子还一样不得是老娘的想法’,继续跟。

    这人,美到极致,果然都是妖精!

    其实,连清玩的就是一手赌徒心理,只可惜,赌博这玩意,这个时空还真没有。

    一番话谈下来,该打探的信息也差不多了,  “嗨!”众人感叹,九殿下也太令人心疼了。

    明明是那么尊贵的身份,对待他们柔软的想快棉花糖,受过那么多的苦,笑起来时还是那么温柔,说话声音细细软软的,看人时眼睛湿漉漉的,清澈明澈,充满了善意和信任。

    可是这么好,这么完美的皇子竟然不识字,跟人多说一句话也会害羞,像是冰川上偷偷出来觅食的小兔子,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吓到他,你甚至都不忍心嘲笑他的无知和不识礼节。

    “殿下,三日后我杜府要举办一场赏花宴,不知可否有荣幸请到殿下屈尊参任评判一职。

    连清手足无措,他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这...如何当的,本殿不懂诗”,你们一个个金琢玉砌的,都是世家名门,我虽挂着一个皇子名头,却是个刚从山窝窝里爬出来的,没见过世面啊!

    “哎?殿下谦虚,诗歌讲究个情怀,若兰以为殿下当得”

    因为,这些伤害和不足恰恰是她们的家族造成的,什么测算道士,不过是世家向皇权施加压迫的一个借口,一个幌子罢了。

    这样的人,纯洁的像一块水晶,怎么可能如家主所踹踱的那么心机深沉,活在阴谋算计里的人们,通常看待人的眼光也是带了算计的,这很好理解。

    连清又惊又急,“这...这...本殿忏愧,本殿实不识字,让杜小姐见笑了!”

    ...

    可怜啊,太可怜了,他再怎么说,也是大齐的九皇子呀!

    “殿下,小女名柳如玉,不过我的家人都唤我玉儿,殿下如果不嫌弃,可以这样唤我的”

    连清睁大眼,一副我很好奇很天真,有疑惑就问的乖宝宝样道:“女子闺名,除了父母亲长,不是只有姐妹夫君才可唤的吗?”,柳如玉,你咋不叫颜如玉呢,我介意呀,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他在向众女释放一个信号,他这朵高冷之花,也只是看着比较冷而已,其实内心纯净,很好说话的。

阅读收个反派做徒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遥望行止》《圣武星辰》《混沌剑神》《传奇再现》《首席御医》《都市奇门医圣》《魔法世界的女符师》《凶坟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25/325267/6583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