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

55 055

  • 作者:红叶似火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1
  • 本章字数:1000

想个毛的办法,不过是让他们借村里的粮,来年再勒紧裤腰带还。周老三被噎得无话可说,他是个好面子的,怕落人口实,做不出直接张口问姜瑜要工资的事。

不过嘛,这屋子里还有一个姜瑜的克星。周老三给冯三娘使了一记眼色,叫她开口。

等她一走,周老三没了顾忌,气愤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吓得冯三娘蹭地站了起来。

姜瑜装作没看见这夫妻俩的眉眼官司,几口扒完了碗里的饭,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去林主任家拿小学课本,提前备课,翔叔相信我,我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不让翔叔失望,不给咱们家丢脸。”

她这番大话无疑又在戳周家人的心肺管子,周建英嫉妒得差点把筷子都折断了。

姜瑜装作没听懂,假模假样地安慰周老三:“周叔,你别急,翔叔最通情达理了,不会让谁家真饿着的,有困难咱们找翔叔,他会想办法的。”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嘛, 还是要让姜瑜先答应把工资交上来, 挣工分的事以后再说。

周老三咳了一声, 腔调很缓,像领导讲话一样,先表扬了姜瑜一番:“还是小瑜你有本事,会念书。咱们老周家出了个吃公粮的,好事啊,建英、建设,你们得向小瑜学习。”

爱我就请到晋江文学城来找我,么么哒短短几天, 姜瑜就实现了职业三级跳, 从最苦最累的挑胆子, 变成了一个吃公粮的文化人——村小老师。

不过周老三想得更多, 姜瑜以后上了班, 有了工资和粮食可以拿,他们家以后不是更宽裕了?况且,小学老师这活多轻松啊, 还有寒暑假,周日, 空闲的时候,一样可以去村里帮忙挣工分嘛。

周老三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连村小的王校长放了假一样要上工挣工分补贴家用,村里、公社的干部也都一样。他有意忽略了,王校长和这些干部都是上有老下有小, 家里负担重,不挣工分补贴, 家里就要饿肚子,而姜瑜可只是一个小姑娘,没有负担, 她的工资和分的粮食完全够她的开销。

“行了,我知道了,洗碗去,建英也受了伤,明早你多煮一个鸡蛋。”

听说又要煮鸡蛋,冯三娘心里叫苦不迭,现在家里就一只老母鸡,一个月顶多下一二十只鸡蛋,建设每天一个,建英又要吃,她上哪儿变去?更何况,家里的盐又要吃光了,火柴也只剩半盒了。

但她不敢在这个关头上再触周老三的霉头,只能答应。

***

姜瑜放下碗就去了林春花家。

她去的时间刚刚好,林家也正巧吃完饭。

瞧家她来,林春花让大孙女去洗了一只大凉薯过来,剥皮,切成几块,盛在大碗里,端上来招待姜瑜:“自家种的,你尝尝。”

姜瑜拿了一块凉薯,咬了一口,清脆甘甜,水分充足,口感非常不错。

“好吃。”姜瑜赞不绝口,又咬了一口。

林春花就喜欢她的直爽不扭捏的性格,等姜瑜吃完一块,她又把碗往姜瑜面前推了推:“喜欢就多吃一点。”

姜瑜刚吃过饭,哪还吃得下,忙摆手:“吃饱了,别浪费了。”

见她不是客气,林春花没再劝她,转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关切地问:“怎么样?你回家,他们没为难你吧?”

姜瑜特意过来就是给她通气的:“没有,放心吧,他们倒是想我以后上缴工资,不过都被我挡了回去。”

“那就好,我看你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心里是个有成算的,跟着老王好好干,攒点钱,过两年你也该说亲了,得好好收拾收拾。”林主任语重心长地说。

虽然这些年提倡妇女也能顶半边天,男女都一样,可在农村,丫头怎么都比不上小子,姜瑜的爸又走得早,谁会为她打算?她得自己替自己打算,不要搞得说人家的时候,连件没补丁的衣服都拿不出来。

说亲?姜瑜打了个寒颤,她这具身体才15岁啊,过两年也不过才17岁而已,在她的观念中,十几岁还只是个孩子,该天真烂漫地坐在教室里接受教育。不过这在乡下再正常不过,而且现在的最低结婚年龄是18岁。

林春花的话激起了姜瑜的危机感,她得多存点钱,等形势好转了就去最开放的南方沿海地带,住大别墅,吃香喝辣。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姜瑜收起发散的思绪,正色道:“林婶子,以后我晚饭都在你家吃,那我每个月给你3块钱吧。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只要你们不嫌我能吃就行。”

现在的大米是1.5毛一斤,黑市可能要贵一些,两三毛,她每天在林家吃一顿,半斤大米足够了。当然,林家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吃大米,肯定还会放些杂粮,到了青黄不接的年后,甚至可能碗里都看不到一粒米,所以这三块钱姜瑜给得不算少,当然也没有超出伙食费太多。

这是长年累月的事,林春花没有拒绝:“行,那婶子就不跟你客气了。”

“哪里的话,我还要多谢婶子帮忙呢!”这话姜瑜说得真情实意。真说起来,这件事是林春花吃亏,以后村子里多舌的人肯定会偷偷议论,说林春花贪她的钱,林春花这是帮她背了黑锅。

为了报答林春花的仗义,她以后多用灵气滋养他们一家子的身体,让他们没病没痛,健健康康地过完下半辈子吧。

姜瑜面露感动,握住了林春花的手。

林春花忽然觉得好似有一阵柔和的清风刮了过来,拍在她身上,把她浑身的疲惫都拍走了,甚至连因为长时间劳作酸痛的肌肉都舒展开来,像是泡在热水里一样,舒坦极了。

肚子里有货,又吸收了灵气,姜瑜简直是神清气爽,可周家这会儿却是一片乌云惨淡,因为周建设受伤了。

还没走到周家,姜瑜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冯三娘伤心的哭声。

姜瑜走进去时发现,都大中午了,周家今天还没开伙,周老三蹲在屋檐下,皱着眉抽烟,冯三娘边哭边忙前忙后,就连周建英也红着眼端了一盆浑浊的水出来。

“这是怎么啦?”姜瑜问道。

冯三娘抹了一把泪,伤心地说:“建设他被打谷机弄伤了,胳膊上划了好大一个口子。”

这个时候农村都还是那种脚踩的老式打谷机,村里的两台打谷机都是双人打谷机,两个人踩,然后一左一右站着另外两个人负责把稻谷分成一把一把的,递给踩打谷机的人,俗称递把子。

周建设干的就是递把子的活儿,不知道是昨晚吓了一大跳还是没睡好的缘故,今天干活的时候周建设老是走神,递着递着就有些恍惚,一不小心直接把稻谷递进了打谷机里。打谷机卷起稻草就往里拽,周建设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卷了过去,若非踩打谷机的那个人反应快,把他拉开,就不是划伤那么简单了,只怕周建设的整条胳膊都要废。

死里逃生,周建设吓得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到了水田里,连自己的手臂被打谷机的铁皮给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都没察觉。

还是旁边干活的人看他胳膊上都是血,反应过来,叫来了沈天翔。

经过昨晚的事,沈天翔是真不待见这周家父子。递把子多轻松的活儿,周建设这么大个人了都干不好,还闹出这种事故。心里再不耐烦也没法,沈天翔还是就在旁边干活的王二麻子把周建设送去卫生院缝了十几针,又让人去通知周老三。

周老三听说儿子出了事,吓得扔下镰刀就跑去了卫生院。

卫生院很小,药物缺乏,没有麻醉剂,医生没打麻药就给周建设缝上了,疼得周建设哭爹喊娘的。

周老三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可把他给心疼的。

好一通折腾,快到中午时,周老三才在王二麻子的帮助下,把周建设扶回了家。当时冯三娘正在做饭,米还没下锅,就看到父子俩一身是血地进来,吓得瓢都掉到了地上。

知道周建设的伤是这么来的,姜瑜很是无语,这家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打谷机把稻草卷走了,他不知道松手吗?

他一出事,这个所谓的家恐怕又要低气压一阵了。幸好她换了个养牛的活,可以借着干活的名义早出晚归,不受影响。

虽然不待见周建设,不过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姜瑜关切地问冯三娘:“那他好些没有?”

冯三娘又抹了把泪:“疼得叫了好久,刚睡着,建英才打了水过去给他擦身体。平时有空,你也多帮帮忙。”

姜瑜无语,真想抠开冯三娘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东西,周建英可是周建设的亲妹子,给他打水擦身体洗脚还说得过去,她这个继妹可是跟周建设没半点血缘关系,两人又都是十几岁这个敏感的年龄,合适吗?她就是再想拉近女儿与周家的关系也不是这个拉法吧。

面对父女俩的责难,冯三娘有些心酸,从自怜自艾中回过神来,捏着打满补丁的衣摆,硬着头皮说:“为了感谢林主任推荐她去学校,小瑜以后每天放学要去林主任家给她的孙子小伟补课,以后晚饭就在林主任家吃了。小瑜说不能白吃林主任家的,所以把钱给林主任,粮食拿回家,当时翔叔也在。”

这才是为何周老三示意她让姜瑜把钱交出来,她没动的原因。

冯三娘本来就胆小盲从,对周老三这个丈夫唯命是从,同样对强势的村长和林主任她也不敢反抗。当时在卫生院里听姜瑜这么说,她就隐隐觉得不妥,可面对林主任的冷脸,她不敢有异议,只能默认了。

“长翅膀了啊,不就当了个代课老师,就不把我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了?冯三娘,你自己说说,当初被婆家排挤,都快活不下去了,是谁收留你,是谁给你们娘俩一口饭吃,又是谁辛辛苦苦挣钱,供你那个好女儿上学的,现在有出息了,就一脚把我给踹开了!”周老三指着冯三娘的鼻子骂。

周建英也在一旁帮腔:“爸,有的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谁还记得你当初天天吃窝窝头老菜叶子,供人家上学的恩情啊。这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你当初就不该浪费这个钱。”

父女俩一唱一和,说得冯三娘无地自容。丈夫死后,她被婆家骂丧门星,婆婆、妯娌、大小姑子逢人都说是她克死了丈夫,她在婆家实在呆不下去了,这时候有人给她支招,让她改嫁,找个男人就有了依靠。

听到翔叔也在,周老三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林春花那娘们本来就难缠,再加一个沈天翔,他压根儿说不过,更何况,他还欠着沈天翔一只鸡和一块腊肉呢!

周老三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牵涉到这两个人,他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了。

冯三娘经人介绍后,改嫁到了周家。周家的日子算不上天堂,家里家外都是她一把手抓,但好歹不用受婆婆妯娌的闲气,每顿能填饱肚子。更何况,周老三还好心地供姜瑜念完了高中,这可是十里八村的头一份,提起这个,谁不夸周老三一声仁义。

以前,小瑜那孩子也跟她一样感激周老三。可自从落水后,不知怎的,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自私又有主见,一点都不体贴她了。她现在是根本做不了那孩子的主。

可冯三娘却低下了头,只顾着吃饭,气得周老三真想给她一巴掌。行啊,女儿成代课老师,尾巴就翘上天,不听他的了,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收留了她。

客套了两句,周老三话音一转,接着叹了口气,口吻无奈又沮丧:“哎,这么大桩喜事,本来应该好好庆祝庆祝的,可家里……建设受了伤,上不了工,建英也摔了,医生说这几天得休息。要给他们俩补身体,家里今年的工分肯定很少,分的粮恐怕都不够吃……”

拉拉杂杂说了一通,无外乎就是哭穷,暗示姜瑜把工资拿出来补贴家用。

别说周建英了, 就是周老三和周建设也眼红。

阅读老祖在七零搞迷信[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